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2章

    有時電梯的反應過于靈敏,真的不是什麼好事。

    好比此刻,林予臻連再次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電梯載著飛速逃離了現場。

    他尷尬地收回按在關門鍵上的手。

    要是平時也就罷了,錯過這部電梯大不了等下一部,但今天……林予臻只能寄希望于2號電梯快些到達13樓。

    如果說眼下還有什麼值得慶幸的,那就是江弋應該還不知道自己是誰。

    “隊長。”

    時間還剩26秒,林予臻走進十三期1隊練習生的隊列,看著掛在紀寧身上哈欠連天的幾人︰“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昨天晚上回去睡得還挺早,今天就是特別困,怎麼都睡不醒。”頂著一頭蓬松自來卷的隊員將下巴搭在紀寧肩上,苦著臉回答完,又盯著林予臻一身黑衣疑惑道,“……隊長,你穿這麼厚不熱嗎?”

    林予臻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只好簡短地“嗯”了一聲,算作回應。

    “睡傻了吧,”紀寧一只手把肩膀上那顆腦袋推下去,順便附贈了一個嫌棄的眼神,“大夏天的誰不熱啊,這叫硬防曬。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黑了嗎?”

    林予臻向紀寧投去一個贊許的眼神。

    自來卷抬頭看向隊長,困倦的眼神中透出了一絲敬意。

    江弋到達二十六樓審核室的時候,月評倒計時剛好走到“0”。

    Ivy沖他挑了下眉︰“來得夠及時啊江隊,再晚一秒鐘,我都不知道該不該讓你進來。”

    江弋把手中那沓膠片放到桌角,在Ivy旁邊的位置坐下來,淡淡道︰“等電梯耽誤了點時間。”

    林予臻歉然地看了他一眼,希望他能接收到這個眼神里的含義。

    ——雖說只是一時手滑,但確實差點害江弋錯過月評。

    隊伍里響起了小範圍的竊竊私語,具體位置在2隊的隊列︰“那誰,你剛才不是說他不參加考核嗎?!”

    “我听別的師兄是這麼說的……不對,他一個十一期,就算要考也不該在這里考啊……”

    江弋像是感受到了什麼,轉過頭對隊伍中的林予臻微微一笑。

    他的五官線條凌厲而精致,不笑的時候,自帶一種迫人的氣場,可一旦笑起來,眼角眉梢盡是屬于少年人的溫柔意態。

    林予臻對上他的視線,忽然覺得自己的擔心有些多余,畢竟江弋看起來也不像是那麼小氣記仇的人。

    “十三期都到齊了,我先說一下考核方式。”藝人總監Ivy站起身,練習生們立刻自覺安靜下來,“兩人一組進行考核,現在先到這邊來抽簽,對手隨機。等幾項全部測評完,老師們給出考核結果,連續三次月評排在末位的練習生將被淘汰。”

    審核室牆上的屏幕緩緩浮起一片亮點,每個光點對應一名練習生,每人從中盲選一個,作為此次考核的對手。

    “另外,還要告訴你們的是,江弋的名字也在這里面。”

    此言一出,隊列中一片嘩然。

    萬一抽到,那豈不是要跟十一期的師兄、出道預備組的隊長、綜合評價榜第一同台競技?!

    Ivy似乎還嫌不夠,又特地強調補充道︰“跟他battle失敗的,和連續三次月評倒數的結果一樣哦。”

    看著在場的少年面露驚惶之色,她這才滿意地笑道,“當然了,不幸抽選到江弋的練習生,也可以選擇放棄,重新抽簽。但是……”

    總監別了下耳邊碎發,意味深長的眼神掃過一張張或緊張或期待的臉。

    江弋靠上椅背,平靜地催促︰“別賣關子了。”

    “——你們就浪費掉了一次絕佳的機會,”Ivy遺憾地攤開手,聳了聳肩,“其實我們的條件也不是特別苛刻,只要和江弋battle下來不輸,就可以直接晉升預出道組哦。”

    “來吧,先抽簽,”Ivy說著,眨眼沖江弋笑了下,而後轉向練習生,半開玩笑道,“小朋友們不用怕,畢竟也不是誰都有運氣抽到他的。”

    “——誰先來?”

    少年們你看我,我看你,面露猶疑,竊竊私語。

    “我說,要是真的抽到江師兄,你們跟他battle嗎?”

    “肯定不掰啊!保命要緊。”

    “可機會多難得啊,直接進預出組,再說就算失敗了,公司也不一定真的刷人吧?八成是嚇唬我們。”

    “得了,抽到他的幾率才多大,說得就跟自己有這個手氣似的。”

    “快一點,不要浪費時間。”坐在評分席的老師催促道。

    在一片私議過後的靜默中,林予臻利落地脫掉外套,率先走向滿是星點的屏幕︰“我先。”

    Ivy的眼中流露出贊賞的神色︰“很好,那麼——”

    她的話還沒說完,林予臻的掌心已貼上了中央一簇星光。

    光點先是閃爍了一下,很快便翻轉過來,繼而放大並拉近,最後露出了刻在背面的兩個大字︰

    ——江弋。

    林予臻︰“……”

    短暫的抽氣聲過後,審核室內安靜得落針可聞。

    ……這是怎樣一種又非又歐的手氣。

    片刻後,江弋的聲音率先打破了這片死寂︰“重抽吧,不用勉強自己。”

    說的雲淡風輕,語氣中卻隱隱透出“不行就直說”的含義。

    林予臻轉過身,面色平靜地開口詢問︰“就比一項,還是比綜合成績?”

    江弋的嘴角揚了一下,回答︰“一項就可以。”

    林予臻毫不猶豫地點頭︰“沒問題。”

    饒是見過大風大浪,Ivy也不由暗自吃驚,忍不住揚聲確認︰“予臻,一旦battle失敗,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你確定要和江弋比?”

    做了這麼多年藝人總監,Ivy非常清楚江弋的個人資質與實力,如果真的有那麼好超越,公司也不會拿他當破格進入預出道組的選拔標準。

    林予臻的個人資料和選拔成績Ivy都看過,訓練時間僅有一個月,盡管vocal能力從初選時就得到老師們的集體認可,聲線條件也確實非常優異,可在技巧上應該還是很難敵過江弋。雖說在場的聲樂老師最終給兩人打出持平的分數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事就怕萬一。

    放棄這一簽重新抽取不丟人,可要是挑戰失敗,等待他的就是離開這里。

    這就是公司用江弋來篩選破格晉升藝人的用意,需要一點運氣,充分的實力,十足的勇氣,還要有清晰的自知之明。

    林予臻不卑不亢道︰“確定。”

    “好。”江弋輕笑一下,眼角掃過評分席上實時打出的練習生個人信息,起身走至林予臻身前,禮貌地詢問,“林隊的隊內定位是?”

    “Vocal。”

    “了解,”江弋轉身面向評分席,從容道,“那我們就比一下舞蹈實力。”

    “……”在場的所有練習生都被此言此舉所震撼。

    就連Ivy也忍不住開口輕喝︰“江弋!”

    江弋眼角彎了彎,笑得還是很溫柔︰“我剛才有說比哪一項嗎?”

    “……”林予臻忽然感覺身體里的寒氣彌漫得更加肆無忌憚了。

    他深吸一口氣,忽然笑了,反問道︰“江隊對自己的唱功這麼沒信心?”

    江弋不以為意︰“恰好相反,是太有信心。”

    林予臻用力攥了一把手心,看向Ivy︰“我申請換vocal。”

    “按照規定,”總監低頭掐了下眉心,心痛不已,“……不可以。”

    2隊隊長看向身旁臉色煞白的1隊隊員,悄悄問紀寧︰“你們隊長舞蹈實力怎麼樣?”

    “這麼說吧,”紀寧虛弱地擺擺手,“在終試的舞蹈測試里,我們林隊成功擊敗了百分之三的十三期。”

    “……”

    是了,就算林隊一路被星艦的聲樂老師夸贊天賦流、當之無愧獲選十三期的vocal第一名,也掩蓋不了他是個零基礎舞渣的事實。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挽救一個音痴,卻救不回一個毫無舞蹈功底的舞渣。

    與其期待林予臻在battle中超常發揮,還不如期望江弋突然失憶,功底盡失。

    ……林予臻輸的毫無懸念。

    Ivy的心從江弋說出“比一下舞蹈”的那刻起就開始大把大把地滴血,月評一結束,便氣急敗壞地把江弋拽到審核室旁邊的辦公室內,壓著聲音怒吼︰“江弋!你故意的吧!”

    江弋臉上既沒有幸災樂禍,也看不出半點慚愧,語氣淡淡道︰“我給過他放棄的機會了。”

    “你……”Ivy氣得咬牙切齒,“你明明知道我看好他的吧?放點水很難?”

    “放水?”江弋重復了一遍,不禁失笑,“憑他現在的舞蹈水平,泄洪都救不了。”

    藝人總監Ivy看起來快瘋了︰“所以你從一開始就知道!他一個主唱,你跟他比什麼舞蹈?!”

    江弋漫不經心地回答︰“當然是希望他全面發展。”他瞥了眼總監已經和豬肝一樣的臉色,嘆了口氣,只好又正色道,“規則公司定的,你也再三提醒過了。我承認我是給他挖了個坑,可他自己等不及非要跳有什麼辦法?你手上就缺他一個主唱?”

    “那是普通的主唱嗎!”Ivy痛心疾首,“你給我找出一個聲線跟他差不多,還能長成他那樣的主唱?江弋,他一個十三期的新人,什麼時候得罪到你了?!”

    江弋微微皺了下眉︰“別把我想得那麼小氣。Ivy姐,有些事現在不好跟你解釋。”

    “我管你什麼理由,”Ivy悲從中來,忍不住嘶聲咆哮,“江弋,你賠我主唱!”

    江弋哭笑不得︰“……你先冷靜一點。”

    “我冷靜不了!”總監大喊,忽然悲中生智,“——對了,昨天他們MR測試的膠片呢!?是你去拿的吧!”

    江弋說︰“在審核室桌上。”

    Ivy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再跟他吵鬧,拉開辦公室的門便大步沖了出去,沒注意到江弋眼中掠過一抹不易察覺的苦笑。

    “隊長——”

    “隊長嗚嗚嗚嗚嗚……”

    林予臻費力地扒開身上掛的幾名隊員,無奈道︰“能不能別哭的像我死了一樣?”

    自來卷少年哭得尤為賣力︰“隊長!你要是走了,以後誰還陪我在舞蹈課上一起挨罵啊!嗚嗚嗚嗚嗷——”

    林予臻︰“……”

    “先別哭了,我們去找Ivy姐求個情,她那麼重視隊長,肯定不會舍得讓他走的。”紀寧提議說。

    “別說傻話了,”林予臻一只手搭上紀寧的肩,笑道,“battle輸的人淘汰,哪有為了一個人破壞規定的道理。”

    姓江的,你大爺!老子記住你了!

    “予臻!”幾人正說著,Ivy忽然踩著高跟鞋,從公司正門沖了出來,隔著老遠便揚聲喊他,“等一下——”

    一眾隊員驚喜地轉身,眼楮都亮了。

    “跟我到這邊來。”Ivy把林予臻拉到一邊,避開其他人,將手里的東西塞給他,那是一張載有林予臻個人MR測試分析的膠片。

    林予臻接過膠片掃了一眼,頷首道︰“謝謝Ivy姐。”

    “哎,不急,先听我說,”Ivy的聲音壓得極低,“今天這事……我個人也表示非常遺憾,但規則就是規則,確實不容人情。不過呢,也並不是完全沒有轉機——你知道公司很重視MR競技這一塊吧?”

    林予臻略帶疑惑地點點頭。

    Ivy點點他手上的膠片︰“右上角是指紋驗證,輸入成功後下面的信息才能完全解碼。本來要你們七點鐘集合去確認信息的,現在你的名字被剔出系統,膠片留在公司也沒有意義了。公司目前很需要MR競技方面的選手,你解碼看一下,成績在79分以上,就拿著它去找吳總,他有把已淘汰藝人二次錄入系統的權限。”

    林予臻禮貌地跟她道了謝,依言輸入指紋,膠片下方的一行行星號跳躍變換,順次轉化成了各種數據。

    最高反應速度、夜間動態視力、體能指標……

    林予臻眼中的神色卻隨著數字的顯現而越發沉郁。

    不可能。

    昨天的測試明明通過得還算順利,最終成績怎麼會只有69分?

    Ivy的臉色也明顯黯淡下去。

    “Ivy姐,”就在總監心如死灰時,忽然听到林予臻問,“在我們之前,能接觸到這張膠片的人多嗎?”

    Ivy無奈地搖了搖頭︰“交給你們前,過手的人不會超過三個。況且,在指紋驗證之前,即使被其他人拿到,也查看不了上面的數據。”

    她望著林予臻若有所思的神情,試探道︰“你是對這份結果有異議?”

    林予臻蹙起眉心︰“數據有點奇怪……我能重測一次嗎?”

    “這個,真不好說,”Ivy說,“一般來說儀器是不會出問題的,不過具體要問吳總了。”

    “那我現在上去找他。”林予臻說著就要往公司里面走,吳瑞良的辦公室就在總部頂層,“Ivy姐,麻煩幫我刷一下電梯。”

    Ivy卻攔道︰“別急,吳總現在不在辦公室,他一般在晚七點之後才……哦不,今晚有個慈善晚宴,看來只能等到明晚七點了。”

    總監回到二十六樓的辦公室時,江弋還坐在原位沒走。

    Ivy心情欠佳,一看到江弋就來氣︰“你還待在這兒干嘛?!”

    江弋不想跟她吵,輕輕皺了下眉,問︰“膠片看完了?還我。”

    “哦,真不好意思,”Ivy攤開手,“膠片還給予臻了,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成了你的。"

    江弋︰“……你把膠片給他帶走了?”

    Ivy不以為意︰“不然放在公司等著銷毀處理嗎?”

    “你瘋了?”江弋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她,“為了留住他,連這種規定都違反?”

    星艦娛樂眾多強制規定中的一條,練習生驗證指紋後,膠片交由公司統一保管,任何人不得私自帶出公司。

    Ivy無所謂地聳聳肩︰“否則等他被別的公司挖走嗎?相信吳總會理解我的。”

    江弋臉色一沉,站起來就要往門外走,Ivy卻在身後道︰“晚了,人早就上車了。江隊現在有空,不如跟我解釋解釋排擠新人的原因?”

    江弋沒回頭,冷冷道︰“不放他走,你遲早會後悔。”

    林予臻在星艦總部外上車時,終于看清了在外蹲守的大批粉絲手幅上都寫了什麼。

    -【江弋0731生日快樂】

    -【請十九歲的江隊盡快出道,否則我的錢包將不再為你等待/doge】

    -【祝江弋十九歲生日快樂】

    臨近下班時間,聚集的粉絲較之前又增加了不少,很難想象這樣的陣仗是為一個還未正式出道的新人準備的生日應援。

    林予臻低頭裹緊外衣,快步走出這片“包圍區”。

    如果說以往看到“江弋”這兩個字,林予臻心里還存有仰慕欽佩,而現在,千言萬語只能匯成一句話——人干事?

    他坐在出租車上,心情多少有些低落。

    恰巧發小杜非打來了電話。

    通話一連接,那邊便心情愉悅地說︰“喂,趁咱倆今天都沒訓練,晚上出來吃一頓?”

    杜非目前在國內排名第二的娛樂公司,森熠娛樂旗下做練習生,兩人自小就認識,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出生時——他們的母親在同一家醫院的相鄰病房待產,生產日期前後也不過差了幾天而已。

    林予臻這會兒連呵出來的氣都是涼的︰“不了,以後估計有的是時間——我被星艦開了。”

    “哈?”杜非先是震驚了一瞬,繼而大笑起來,“被開了就來找我唄,反正森熠永遠歡迎你。”

    林予臻只是笑笑,沒搭茬。

    杜非又慫恿道︰“晚上出來玩啊,反正你也沒事了。對了,我听說林總晚上要去北谷參加慈善晚宴,應該回去不早。來啊,造作啊~”

    林予臻依然說︰“不了。”

    “兄弟,你在擔心什麼?”杜非笑道,“哦,你哥不去,該不會是怕他罵你吧?”

    林予臻心說過會兒他哥估計不會想罵他,只會比較想鯊了他罷了。

    說話間,他的手指一直搭在隨意放在身旁的膠片上,此時忽覺手感不對,便側頭看了一眼。

    ——只見PET材質的膠片不知何時結起了一層霜一樣的東西,薄薄地覆在上面,字跡變得模糊不清。沒過一會兒,整張膠片竟開始皺縮起來。

    林予臻萬般訝異地收回左手,不可思議地瞥了眼自己的指尖。

    膠片在“寒霜”的作用下漸漸分成了兩個部分,上半部分已皺縮得不成樣子,並在這個過程中產生出無數細小的裂隙;而下半部分巋然不動,並從那些裂隙與空白處露出越來越多的數字與文字來。

    那是份格式與上半部分一模一樣的分析報告,不同之處僅在于部分數據與最終評分。

    膠片果然被人動過手腳!

    而林予臻的真正模擬測試成績,遠遠超過優良分界線的79分。

    杜非接連“喂”了好幾聲︰“怎麼沒動靜了,你那邊信號是不是不太好?”

    林予臻從震驚中緩過神來,深吸了一口氣,沉下聲道︰“不行,我必須抓緊時間去找一趟吳總,最好就在今晚。”

    杜非拖長音調“啊”了一聲,有些遺憾,不過還是認真道︰“好吧,祝你好運……另外哥們這兒有個建議,應該對你很有幫助,要不要听听?”

    林予臻︰“什麼?”

    只听杜非無比懇切地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出賣色相。”

    林予臻笑罵︰“滾!”

    剛掛下杜非的電話沒多久,五六個未接電話的提示就一窩蜂涌了進來,隨之而來的是屏幕上瘋狂閃爍的“林瀟”二字。

    該來的總歸躲不過。林予臻摘下無線耳機,並把手機拿遠了些。

    果不其然,下一秒,林瀟憤怒的吼叫就從听筒中萬馬奔騰般沖了出來︰“林予臻!我鯊了你!老子跑了八十公里路,連根青金玉雕的毛都沒見著!我鯊了你!”

    林予臻冷靜地說︰“現在不行。”

    老子先去鯊了江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