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6章

    清早,敲門聲在臥室外連響了數分鐘︰“予臻?林予臻!”

    林瀟篤篤篤篤敲得手都腫了,門內一絲動靜也無。

    “起床了!爸讓我押你去輔導學校,听見沒有?”林瀟半張臉貼在門上,靜待數秒,仍然沒有回音,“我進去揪你了啊!”

    一片死寂。

    林瀟暗暗磨了下後槽牙,轉身下樓取來一枚鑰匙,哼笑著插入房門︰“裝死是沒用的,我勸你還是面對現實……”

    伴隨鎖舌彈開的輕響,房門豁然洞開——

    -

    林予臻是被他哥響徹天際的一聲驚叫喚醒的。

    漆黑一團的視野中,隱約有“升級完成”的字眼一閃而過,而後意識重歸清明,猛然睜開了眼楮。

    就看見床邊的林瀟一竄三尺高︰“臥槽槽槽槽槽槽!你這牙……”

    林予臻下意識就要去捂嘴,林瀟卻搶先一步捏上了他下頜,瞪大眼楮湊近他的臉︰“這真牙假牙?!”

    “……”林予臻被他捏得說不出來話,憤怒地“嗚嗚”了兩聲。

    林瀟卻絲毫沒有放手的自覺,掀起眼皮對上他的眼神︰“怎麼弄的?”

    這次林予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因為就在兩人眼神對上的片刻,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林瀟眼中飄過了一條彈幕——是真的彈幕,九個黑體字並上一個標點符號——

    “這也太他媽像真的了!”

    對臉震驚中,林予臻腦海中忽然冒出了昨晚看到的一行字︰我這雙眼楮,看透太多了……

    難道這就是升級以後的效果?

    緊跟著便听林瀟嘆出一聲︰“這也太他媽像真的了!”

    林予臻︰“……”

    他費力地一根根掰開林瀟的魔爪,盡量鎮定地回答︰“假的,能拆。”

    眼看林瀟又要伸出探索的手,林予臻一個翻身跳下床,用力把人往外面推︰“哥你出去,我換衣服!”

    林瀟不屈不撓地轉過腦袋,兩只眼里莫名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牙先別拆,出去啃個隻果給我看看。”

    林予臻︰“……?”

    未等林瀟回答,他再次先一步看見了從對方眼中飄過的彈幕︰“刨個皮應該挺方便吧? "

    林予臻冰著一張臉說︰“……出去。”

    好不容易把親哥拍在門外,林予臻回到房間內的盥洗室,發現經過一夜的時間,兩顆尖利的牙齒似乎又長長了一點。

    他皺了下眉,試著閉上眼楮,再次進入血族聯通界面。

    過了大約十秒的黑暗後,熟悉的紅色字體跳了出來。

    -【升級完成,歡迎回來!】

    這一次,林予臻駕輕就熟地打開背包,向蝙蝠爪鉤下的對話框快速輸入昨晚未完成的命令︰如何收回血牙。

    蝙蝠停頓約三秒,將對話框翻了個面︰

    -【查找結果如下︰

    1、用戶可于購物商城內購買磨牙棒調節,每根磨牙棒有效時長為十個小時。

    2、通過集中精力于血牙,適當調整呼吸收回。如此條難以實現,請參考第一條。】

    ……這根本就是強制購買道具吧?!

    二十多分鐘後,林予臻目光飄忽地下了樓。

    林瀟在餐桌旁捏著湯匙,抬頭不滿道︰“你還能再磨蹭點。”

    林予臻放空地“嗯"了一聲,過了半晌才把這句話在腦子里走完一遍,回嘴道︰“我洗完澡才下來的,已經很快了好嗎?”

    林瀟搖頭︰“少爺,你一天到底打算洗上幾遍?我看你真的是潔癖晚期了。”

    林予臻坐下喝了口粥,沒還嘴,算是默認。

    反正他是受不了帶著一身冷汗換衣服出門。

    林瀟低頭吃了幾口,忽然想起來︰“牙拆了?”

    林予臻撥弄了幾下湯匙,悶悶道︰“扔了。”

    林瀟看上去好像還挺遺憾。

    林予臻沒什麼胃口,勉強吃下點早餐,便擱了餐具︰“哥,問你個事。森熠有沒有那種……第一次MR模擬成績特別高的人?”

    “當然有,第一次拿89、90的我都見過。”林瀟拿餐巾按了按嘴角,推開椅子站起來,“怎麼了?”

    林予臻︰“那,超過93的呢?”

    仿佛听到了什麼笑話,林瀟帶著一臉的“你在逗我”,說︰“應該還沒出生吧。”

    林予臻︰“……為什麼?”

    “哪有這麼多為什麼,”林瀟不禁好笑道,“人體有極限的。你吃完沒有?好了就趕緊出門,今天別想再耍花招。”

    林予臻沉默了一會兒。

    他沒法跟林瀟說,自己可能就是那個不小心打破了人體極限的……而就在剛才,更讓他感到迷惑的是,在樓上盥洗室內,他試著閉上雙眼,將意識盡量集中于那兩顆牙齒,不抱希望地做了個深呼吸——再睜開眼時,鏡中的自己居然恢復了原樣!

    震驚了片刻,他難以置信地回到【購物商城】中磨牙棒的詳情頁,再次從那些滑不到頭的評價中挑出數十條瀏覽︰

    -【瞬間起效好評,就是太貴了,10%才能撐十小時。】

    -【每日剛需。話說有誰把第二條參透了?呼吸到底是怎麼個呼吸法?】

    -【同問第二條,每天10%真的太貴。老子各種呼吸頻率都試過了,p用沒有。】

    ……

    諸如此類。

    總之都在抱怨第二條解決方法太坑,根本找不到正確打開方式。

    林予臻有些恍惚。

    他沒抱希望隨便一試……然後就成了?

    雙手輕輕撐上盥洗台面,林予臻睜開眼楮,又試了一次。

    這次他將深吸氣改為緩慢吐息,然後兩顆尖牙在鏡子的見證下,隨著意識與氣息的配合,很快重新長了回來。

    林予臻唯物主義的信仰從來沒有崩塌得這麼徹底過。

    -

    那邊林瀟還在催促,林予臻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哥,那我要是拿了93……”

    不等他說完,林瀟直接嗤笑一聲打斷︰“那我直接簽你進公司,爸攔都沒用。”

    林予臻沉默片刻︰“一言為定。”

    ……

    十一個小時過去,當MR測試結果出來的那一刻,林瀟恨不得撕爛自己的嘴。

    林予臻笑得無邪︰“哥,說話算數。”

    林瀟低頭看一遍膠片,又看一遍正戴著蒸汽眼罩舒舒服服靠在沙發上的林予臻,臉色幾番變換,最後咬著牙說︰“我說話算過數嗎?”

    林予臻在眼罩後面閉著眼,一邊調試著血族聯通的頁面,一邊真誠地給予他肯定︰“當然了。”

    借著測試完畢需要休整的理由,林予臻又在林瀟辦公室里賴了半天,待在房間一角,不斷磨合、適應這個擊潰他唯物主義信仰的神奇系統。一下午的成效十分卓著,他現在不僅可以熟練登陸與退出,還在背包里找到了關閉特殊技能的正確方法,然後,一秒不帶耽擱地把【我這雙眼楮看透太多了】關上了。

    蝙蝠助手不可置信似的接連跳出了三次提醒,反復確認他是否真的要關閉技能。

    林瀟一時沉默下去。林予臻摘了眼罩,將他臉上的糾結盡收眼底。

    林瀟深知,林閔行絕對不會同意此舉,但另一方面,林予臻有這樣的成績,卻不能進入這個領域發展,實在是有點兒沒天理。

    林予臻眨了下眼楮,並不催促,目光掃過辦公室內的種種陳設,沒有出現透視的效果令他滿意。

    林瀟沉吟許久,最後正色道︰“我必須先和你確認幾件事情。”

    “第一,三個月後有一場側重MR競技方向的男團選拔,星艦、青禾幾個大公司都有藝人參加,出道位幾個還是未知。這是離你最近的一次機會,也可能是唯一一次機會,我不會為你提供任何形式的幫助,如果這次沒有選上,也不會再支持你繼續從事這項工作,同意嗎?”

    這無疑預示著林瀟同意他進入公司訓練了。林予臻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揚,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第二,這份測試結果我先銷毀。雖然模擬測驗與正式比賽差別很大,這個分數除了證明你天賦高以外,說明不了其他什麼,但也不許向任何人透露你這次測驗的成績。另外在訓練期間,我希望你保持低調,可以做到嗎?”

    林予臻明白他哥的意思。這種打破紀錄的成績一旦傳出,勢必會引起高層的注意,萬一被林閔行發現,誰也留不住他。而隱瞞家庭關系自不用說,林予臻心里有數。

    “第三,”林瀟說到這里頓了頓,“今天起,直到出道或淘汰,家里不會再支付你的任何開銷,你的零用錢由我幫你保管,生效時間從你簽下練習生合約開始——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林予臻不以為意︰“沒問題,我有工資。什麼時候簽字?”

    林瀟看他連思索一秒的時間都沒給自己留,忍不住提醒︰“……你是不是對自己的工資有什麼誤解。”

    林予臻仍然不覺得這能算得上什麼問題,嗓子里發出一個代表疑問的音節。

    林瀟看著他勢在必得的架勢,不由嘆了口氣︰“少爺,我勸你還是好好想想,練習生每月那點工資,夠你買一件衣服嗎?”

    林予臻說︰“我知道。”

    該說的都說了,既然如此,林瀟也沒什麼好阻攔,拿電話叫了助理過來︰“時彥,帶這個小朋友去徐老師那一趟,先把弄丟的校招資料補一下,然後讓老徐帶著去找洪喬,把練習生合約簽了。”

    時彥是林瀟新招來的助理,比林予臻大不了幾歲,生得一副好皮相,眉眼分外清秀冷艷,就算塞進藝人堆里也毫不遜色。和林予臻的冷白皮不同,時彥的皮膚是偏向女孩子的嫩白細膩,那雙上挑的鳳眼更是把某種混淆了性別的孤高艷麗又襯托上幾分。

    時彥听完,只說了聲︰“哦。”然後望了眼林予臻,示意他跟上,率先轉身朝門外走。

    林瀟低聲對他說︰“時彥話少,有什麼問題主動問他。”

    林予臻頗為詫異地看了林瀟一眼,隨即便意識到,他哥的本質,仍然是個不折不扣的顏狗。這樣一想,倒也不覺得奇怪了。

    冰山美人的話豈止是不多。

    一路上,林予臻沒主動開口,時彥也非常樂于當個啞巴,兩人卯著勁似的,誰也不吭一聲。

    他們一前一後沉默地走,一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練習生的目光。

    所謂“丟失的校招資料”很快便補上了,與經紀人洪喬的會面也十分順利。

    看著林予臻在紙面上利落地落下最後一筆,洪喬收起合約,臉上露出老父親般慈祥的微笑,對他說︰“歡迎加入森熠。從現在起,你就正式成為十期三隊練習生的一員了。我先帶你各處熟悉一下。”

    林予臻禮貌地應了,然後跟著經紀人開始熟悉自家公司。

    此行的終點是十期三隊練習生們所在的舞蹈室。

    洪喬推開門,拍了兩下手,示意正處于下課期間的練習生們集合並安靜,然後側開一步,讓林予臻站到他身邊來。

    臉上掛滿笑容的經紀人剛準備開口介紹新人,隊伍中一個人影忽然越過他直撲過來。

    杜非一臉興奮地沖上來搭上林予臻的肩,喊了聲“哎呦臥槽”,然後拖長調子說︰“我看看這是誰啊——”

    林予臻說︰“你哥。”

    洪喬臉上老父親般的笑容在杜非開口那一瞬“唰”地消失了,齜牙咧嘴地把手里幾頁文件卷成一個紙筒,跳著腳往杜非後頸上砸︰“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可以說髒話,不可以說髒話!”

    杜非嗷嗷叫著彈開,委屈道︰“不是喬哥,這話它不髒吧……”

    一陣雞飛狗跳過後,在洪喬的扣錢警告下,練習室終于重新安靜下來。

    洪經紀︰“行了,你們互相介紹一下吧。”

    站在排頭的杜非像模像樣地朝林予臻伸出手︰“杜非,rapper。以後喊我杜前輩就可以了。”

    “……”

    林予臻發誓,沒揍杜rapper絕不是因為他脾氣好,而是因為打架扣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