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12章

    是黑血人。

    林予臻輕輕揭開鐵匠的外衣,發現內側縫著一個不起眼的暗袋,如果不是因為裝了東西撐得鼓鼓囊囊,還真不好發現它的針腳與內側的分界。

    內袋里是一個比火柴盒稍大的軟質紙盒,里面裝著大大小小各種型號的鐵釘,還有幾根粗細不一、打磨得十分光滑的針。

    能打開“卡爾的心願”道具盒的鑰匙說不定就是其中一個。

    林予臻陷入些許迷茫,鐵匠還沒來得及說出任何心願就去見了死神,那個道具盒會不會跟著作廢?

    不管怎麼說,把東西帶回去試試總比放棄好,他把紙盒塞進口袋,靠在屋門與窗戶之間的牆上,試著用耳朵捕捉了一會兒外面的動靜,然後動作輕緩地將門拉開幾厘米,從桌角拿起一只干癟的隻果,用力擲出門外。

    沉悶的落地聲過後,隻果在草地上幾近無聲地滾動了幾下,再沒有了任何響動。

    林予臻身體靠回牆邊,試著撥出隊內通訊,卻發現根本沒有信號。

    也許是超出了通訊範圍,或者是在室內的原因。

    時間有限,耗在這里不是辦法,他決定賭上一把。快速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默數三個數,林予臻一把拉開了房門。

    外面依舊很靜,一絲風也無,林予臻甚至能听見自己咚咚的心跳聲。

    燈光在黑暗中闢出一小塊明亮的區域,他慢慢朝瞥見過黑影閃過的方位探索,剛移動了小半步,腳步忽然停住了。

    煤油燈微弱的光線照出門外牆壁上一道淡淡的粉色擦痕,他用手輕沾一下粉末,放到鼻尖下嗅了嗅,聞到一股清甜的蜜桃味。

    隊內通訊在這時響起,周睿遙的聲音傳出︰“我已經回到酒館了,你能听到嗎,現在在哪?”

    林予臻盯著那道擦痕看了幾秒,強忍著潔癖又用手踫了踫,粉末有一定硬度,觸上去又微微發黏,這樣的手感終于讓他確認,的確是來自糖果的碎末。

    “這就過去,”他說,“周隊,我們需要把閣樓西牆雜物架上的東西清一清。”

    回到凱斯的小酒館內,經過一段時間的忙碌,靠在閣樓西牆邊的種種雜物終于按林予臻所說全部搬離開來,以之前發現的拇指大小的白點為其中一個頂點,牆面上顯露出了一個與周邊顏色不同的菱形。

    林予臻指著牆上那塊區域問被扶到一邊癱著的凱斯︰“這里原來掛了幅畫麼?”

    凱斯無神的雙眼半晌才轉了過去,有氣無力地答︰“沒有,那兒一直用來放儲物架。”

    林予臻盯著他的雙眼,並不打算因為狀態低迷而放過他︰“你的酒館開了多少年了?”

    凱斯慢吞吞道︰“從我父親開始經營到現在……怎麼也有七十多年了吧。”

    周睿遙完全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問這個,在旁邊掛了滿頭問號。

    林予臻從鐵皮屋回來後,周睿遙已問過他收集到的有效信息,見他仍沒有開啟眼前這個“誰偷了我的□□”道具盒的打算,而是逮住凱斯問些摸不著頭腦的問題,忍不住道︰“這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當前所有的證據都指向粉狼——現場留下了粉色汽水糖的粉末,再聯系他今天無理由拒賣的行為,合理猜測是用作子彈原料了。雖然玫瑰城內的血族受艾登詛咒進不了萊特鎮,但粉狼不是血族,符合進入小鎮的條件。再根據上一個道具盒的問題,能看出他是早先被獻祭的鎮民之一,因此心懷怨恨,回來報復完全講得通,每年射殺一個鎮民,也符合先前祭品的數量。除了他還有別的人選?”

    林予臻輕輕點了下頭︰“但你注意到這塊菱形區沒有?尺寸和粉狼糖果鋪里西牆上的裝飾畫一模一樣,連掛的高度都相同。”

    “還有這個衣櫃,”林予臻抬頭看去,“你不覺得它高得有些過分了嗎?”

    周睿遙︰“你的意思是……”

    “雖然這個道具盒是在凱斯的酒館里發現的,”林予臻說,“但這個問句中的‘我’,指代的並不是凱斯。”

    “嗯?”周睿遙頓了一下,反應過來,“你是覺得……這個酒館其實是粉狼被獻祭給霍林斯之前經營的店鋪?粉狼獻祭以後,凱斯家霸佔了這里,所以,那把槍真正的主人其實也是粉狼?證據呢?不能只有這個看起來曾經掛過畫的牆面和過高的衣櫥吧。”

    林予臻轉身將清空的雜物架提起翻了個面,讓周睿遙看清支腳的底部,靠牆根的地方沾著兩根不太起眼的毛發,發端淺粉,根部卻是淡淡的灰︰“是狼毛。”

    周睿遙微微一驚,想起邵听的話來。

    “酒館真正的主人是粉狼,”林予臻說,“這也能解釋手槍為什麼總是故意落在被射殺的居民身旁——讓鎮上的幸存者懷疑疏離凱斯,後者卻根本無從辯駁,很可能正是作為對凱斯一家鳩佔鵲巢的報復。但我還有兩個疑問︰粉狼獻祭之後,是怎麼存活下來的?以及在凱斯嚴密的防範下,他如何神不知鬼不覺拿走被藏起的手槍。”

    周睿遙“嗯”了一聲︰“不錯,我也這樣想。找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也就能知道為什麼他在鎮民生出警惕性後仍然年年得手,不被抓住。我認為這是他的某種異能。”

    林予臻並不完全贊同︰“可他不是血族。作為在艾登之前被選中的祭品,他極有可能是黑血人,但黑血一族除了長壽、身形高大以外,在目前看來沒有其他特殊之處。”

    周睿遙沉吟了一會兒︰“這兩個問題以後再說,開道具盒回城要緊。一個我們已經知道艾登是最後的祭品,直接排除掉BCD選項,另一個偷□□的就是凱斯了。快一點,一人開一個。”

    “誰偷了我的手槍”道具盒就擺在兩人面前,在黑玫瑰城堡找到的四選一木匣卻在林予臻身上,周睿遙伸手拿了面前這一個,手指抵在答題區就要劃下“凱”字。

    “等一下,”林予臻眼看第二筆寫到一半,一把攥住周睿遙的手腕,阻止他拐下那一橫,“是帕克•凱斯。”

    周睿遙怔愣片刻,很快就恢復了神態自若,略帶抱歉地笑笑︰“走神了。”

    林予臻雖然沒多說什麼,心里不免升起疑惑,按照周睿遙日常訓練中表現出的水平,這種低級錯誤是絕不會犯的。眼前的老板凱斯顯然沒有參與過所謂的獻祭日,他的父親帕克•凱斯——酒館的第一任老板才是經歷過那個時代,霸佔這間店鋪的始作俑者。

    周睿遙在答題區內寫完答案,盒子開了。

    伴隨著一陣叮叮咚咚的鋼琴聲,一股清甜香氣徐徐散出,里面竟是一小袋包裝簡易的汽水糖,藍、黃、黑,三色各有幾粒。

    周睿遙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緩了好一會兒,他才疑惑道︰“難道說,之前錯選了酒心巧克力,現在因為答對問題,它又把正確的手信原料提供給我們了?”

    林予臻的注意力卻並不完全放在開出的道具上︰“我記得第一個道具盒的開盒音樂是G大調協奏曲,這個卻是e小調。”

    在公司的日常訓練中,隨機道具盒並沒有配過任何BGM。

    周睿遙隨意嗯了聲︰“但目前判斷不了曲子和答案對錯的關系,再說,還有隨機播放的可能,別寄太多希望在這個上面。你那個四選一呢,怎麼還不開?”

    由于目前還沒開出任何含金量較高的道具,更別提能淘汰對手的隱藏道具,周睿遙心里很急,盡管斂了又斂,望向道具盒的眼神仍然充滿迫切。

    林予臻拿著木匣,不知第幾次掃過問題下的四個選項,卻遲遲沒有按下按鈕。

    總覺得這個問題不會這麼簡單,僅僅憑借凱斯對巫師當年終結獻祭日的描述,就能輕易排除掉三個答案。

    和“誰偷了我的手槍”不同,目前存在著的疑問的的確確影響著最終的答案——比如,匣子上寫的是【進入順序】,這個順序是否完全等同于【獻祭順序】?

    萊特小鎮隱隱約約為他們揭開了謎團一角,而黑色玫瑰城內必定還藏著更大的秘密。

    周睿遙卻不認為這種顧慮值得納入考慮︰“現在最要緊的是回城,不要浪費時間在猶豫不決上!天已經黑了,穿過那片迷霧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我們連件有效的攻擊型道具都沒有!別跟我說你打算用那把匕首防身,它對得過子彈嗎?”

    林予臻躲閃不及,周睿遙的手已經出其不意地按了上來,A選項對應的銀色按鈕深深陷下去,盒子“砰”地彈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