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18章

    林予臻仿佛沒有听到威脅,一步步走至近前,直到槍.口還差兩厘米就抵上他的胸口時,才似笑非笑道︰“江隊表達合作的態度一向這麼強硬嗎?”

    江弋淡淡望著他。

    “你可能有什麼誤會,”江弋道,“我不需要合作。”

    林予臻的眼角噙著點無所謂的笑意︰“那你開槍好了。”語氣篤定而冰冷。

    “我不是在和你談合作,”江弋道,“你最好珍惜這次機會,不想積分清零就好好听話。”

    林予臻眼楮眯了下,涼涼道︰“那江隊恐怕要失望了。”

    地板發出嘎吱一聲悶響,短暫的震顫過後,一道戲謔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原來我不听話的餐後甜點跑到這里來了,”霍林斯輕輕“啊”了一聲,或許是瘋狂的屠戮使他心情大好,對剩下的兩只獵物起了玩弄的心思,故作驚訝道,“怎麼不跑了,打不開門了麼?”

    江弋的槍口仍然對著林予臻,目光稍側,瞥了眼地上的石鏡。

    和普通的鏡面沒什麼兩樣,里面安安靜靜地映出木門的身影。

    “別費心思了,”霍林斯向前逼近一步,在地板上投下的巨大陰影覆上林予臻的肩,猩紅的舌尖在殘缺的獠牙上繞了一圈,舐去上面殘存的血跡,輕蔑笑道,“鏡子只受我的掌控,二位有這個時間,不如商量一下誰先誰後?”

    江弋的目光越過林予臻的肩頭,與那個身形龐大的怪物相觸,不急不緩道︰“這麼說,鎮上每年的祭品都是由你指定的。”

    霍林斯冷笑︰“沒錯。”

    “艾登也是?”

    霍林斯陰沉沉地盯著他們,半晌哼笑一聲︰“作為食物,你們沒必要有這麼大的好奇心。”

    “不巧,”江弋說,“剛好了解到一點關于石鏡的事情,覺得有必要幫你糾正一下。”

    霍林斯的目光像是蛇類淬毒的信子,在兩人身上來回游走,雖然迫不及待,卻對江弋的話產生了興趣︰“哦?”

    “鏡子里的影像並不受你控制,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操控它,”江弋說,“因為它反映的是同一時刻,在場多數人內心的想法。比如現在,鏡面對著木門,我希望它能打開,而你恰恰相反,另外一位也許正忙著在心里罵我,我們三個的想法達不成一致,它就只是一面普通的鏡子。一旦有兩個人的想法重合,情況就不一樣了,對嗎?”

    “編的不錯,很有想象力,”霍林斯冷冷笑道,眸色越發陰沉,“怎麼,這麼久了,二位還沒有商量出一個結果嗎?”

    “差不多了,”江弋朝林予臻抬了下下巴,“他先吧。”

    林予臻︰“……”

    “真是難得,”林予臻嘲諷道,“江隊居然也學會謙讓了。”

    “沒什麼,”江弋客氣地回道,“好不容易遇到這種機會,應該的。”

    “不要著急,一個一個來。”霍林斯舔了舔嘴唇,迫不及待地抓上林予臻的後頸,五指用力一扯,指甲深深嵌入白皙的皮膚,張口欲咬時,一張疊得方方正正的白紙忽然出現在眼前。

    林予臻沒有絲毫反抗,兩指捏著那張紙,輕輕巧巧地抬腕送到霍林斯面前,不僅沒有表現出應有的害怕,反而正用一種注視智障的目光凝視著他。

    “……”霍林斯不由停下嘴上的動作,不快道,“你這是什麼表情?”

    “沒有,只是懷疑您最重要的部位是不是還落在雕像里,”林予臻說,“否則出來這麼長時間,不會只對我們窮追不舍,完全不在意諾曼和他的筆去了哪里。”

    听到諾曼的名字,霍林斯面色沉了幾度,一把扯過林予臻手上的紙,粗暴地甩開,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姓名,不屑地冷哼一聲︰“省省吧,耍再多花樣也沒用。拿一個每年在黑玫瑰盛放的時候才能出來活動的鬼魂嚇唬我?哦,差點忘了,他當年為了困住我,可是耗費了不少力氣,早就連魂也不剩了。”他另一只枯白的手掌扔緊緊捏著林予臻的後頸,咧開嘴角笑得愈加陰森,“真是多虧你們幫我打碎那塊討厭的石頭。好孩子,我該獎勵你點什麼好呢?不如……就獎勵你永遠留在這里吧。”

    話音未落,那對略有殘缺卻鋒利不減的獠牙狠狠扎落下來——

    霍林斯的動作快到無法用肉眼捕捉,不到一秒的時間里,就連離得最近的江弋也只是眼前一晃,空中劃過一道森白寒光。

    然而,就在他的牙尖即將刺入林予臻動脈的那一刻,動作忽地停滯在了半空——兩顆獠牙間赫然卡上了一根帶有灼燒痕跡的短棍。

    “眼熟嗎?”林予臻松開短棍一端,抬眼冷冷問道。

    江弋眉峰微挑,不動聲色地壓回已抬起一個角度的槍口。

    盡管已被火焰燒去了大半,但不難認出這是巫師艾登的手杖。

    “比起發火,我更建議您再好好看一遍手上的名單,”霍林斯正欲暴起時,站在不遠處的江弋忽然懶懶開口道,“沒猜錯的話,上面應該是萊特鎮向城堡獻祭的第三年,推選諾曼當祭品的所有人。”

    林予臻側身險險避開霍林斯橫掃的一擊,聞聲瞥了江弋一眼。

    沒錯,這些密密麻麻的姓名雖然無法認全,但根據其中的“帕克•凱斯”和“艾登”,以及達到畫中鎮民數量一半以上的姓名總數,可以大致推出這樣的結論,但問題是,江弋先前並沒有看到那張紙上的內容。

    “伯爵先生,你真的以為困住自己的只是一塊石頭?”江弋說,“沒有考慮過被封在畫里的可能嗎?”

    霍林斯狠厲地將卡在獠牙間角度刁鑽的短棍咬斷吐出,正面目猙獰地撲向林予臻,卻短暫地被江弋這句話分了下神。

    此時他已隨著林予臻踏入石鏡周邊區域。

    “萊特鎮、黑玫瑰城堡、你和諾曼,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不用懷疑,”江弋說,“但麻煩你回憶一下,究竟是從哪一刻起,你進入了諾曼用畫筆繪制出的黑玫瑰城里——這對我們都很重要,畢竟現在誰都出不去。”

    霍林斯的動作凝滯了一瞬,血紅的眼中閃過片刻遲疑,就在這時林予臻故意發出一聲壓低的驚呼︰“門開了,快走!”

    霍林斯猛然一驚,轉頭看向那扇木門,意識到中計卻已經遲了——他的腦中隨著這句話不受控制地閃過房門開啟的影像,盡管只是短短一瞬,卻足以達到觸發石鏡顯像的條件︰巫師與石鏡的距離足夠、在場半數人以上想法達成一致!

    一句話落下,石鏡中原本映著的緊閉房門迅速產生變化,而正對鏡面的房門也隨鏡像一起,在無人觸踫的情況下自動打開了。林予臻眼疾手快地按住門邊,同時一把抽出藏在黑袍下的墨彈槍,迅速瞄準已展開翼翅騰空而起的霍林斯。

    砰、砰!

    兩聲槍響同時響起,從不同角度飛來的粉色子彈以極小的時間差距先後沒入霍林斯心口同一位置,兩人就像提前商量好一般,時間與射入點把握得分毫不差。霍林斯的身形在空中劇烈晃動了一下,而後不受控地向地面墜去。

    七層平台邊紋飾精美的圍欄被生生砸落一片,發出轟然巨響,林予臻即刻閃身進入門後,一只手不忘及時帶上房門。

    ——只是關到一半,門忽然停住了,另一只修長有力的手握上邊沿。

    江弋站在門外,皮笑肉不笑︰“林隊不厚道啊。”

    林予臻狹長的眼尾含著股冷意︰“彼此彼此。”手上力道又加了一些,力圖將門徹底關嚴。

    三個月不見,林予臻的手勁似乎比先前大了一些,江弋費了好些力氣才止住門的動勢。兩人正僵持著,江弋身後倒塌的圍欄邊悄無聲息攀上一只毫無血色的手。

    霍林斯心髒位置的彈孔猶在,嘴角的血液襯得臉色更加蒼白,身後龐大的翼翅重新展開,沒有發出任何響動地向江弋撲來!

    林予臻瞳孔一縮,只來得及發出一個單音節︰“霍……”

    江弋驀地回身,以最快的速度連開數槍,幾條彈道疾疾掃向霍林斯,在他身上爆出噴濺的血花,其中一顆精準無誤地射入心髒。

    霍林斯的攻勢肉眼可見地停滯了一秒,身體懸停在平台上方,龐大的翅翼也僵凝不動——下一秒,那具身軀驟然在空中逸散成千萬黑點,每一點都化作一只拇指大小的蝙蝠,遮天蔽日地向兩人壓來!

    林予臻瞬間松開握在門邊上的手,扯下黑袍,疾步後退的同時用火柴引燃,江弋及時避入了門內,卻抵不住這些群體龐大的蝙蝠過分小巧敏捷,仍有不少順著縫隙鑽了進來。

    厚重的木門被重重帶上,微弱的火光照亮了這個最頂層的房間。沒有其他出口,也沒有任何通風口或窗,進時的房門閉嚴後,就只剩幾堵密不透風的牆,數十只微型蝙蝠在密閉空間內沖撞撲咬。

    林予臻口袋里還剩下半盒火柴,可用燃燒物卻所剩無幾,江弋恰恰相反,不知何時掏出一支與林予臻從畫中帶出的一模一樣的手杖。

    “我擋一會兒,你去看看牆。”江弋面色平靜地伸手向他索要火柴,仿佛之前互坑的不是對方一樣。

    這種時候過于計較顯然不是明智的選擇,林予臻簡單粗暴地摔開一只空的道具盒,點起幾塊木片作照明用,剩下的半盒火柴悉數拋給江弋。

    灰色的牆面上,隱隱有幾條黑色細線向兩邊延伸,林予臻湊近仔細觀看,發現五條長線平行延展至牆的兩端,每兩條之間的間距完全相等。

    幾只迷你蝙蝠在火焰中燃燒成灰燼,簌簌落在江弋腳邊。“有發現嗎?”

    林予臻的目光從五條細線上移開,抬頭看了一眼黑色的天花板。

    “有。”他朝江弋伸出一只手,“槍。”

    江弋順從地遞過一支已經打空的,並慷慨地附上了三顆汽水糖。林予臻卸出彈匣看了眼, 噠一聲合上︰“那一支。”

    “過分了吧,”江弋不可思議道,“連支防身的都不給我?”

    “整個房間里威脅性最高的就是你,”林予臻面無表情地說,“希望你認清現實。”

    能夠將對手積分清零的特殊道具還留在江弋身上,林予臻必然不會現在就將線索和盤托出。

    江弋笑了下︰“原來你擔心這個……放心,我以臨時盟友的信譽向你保證,不對你動手。”

    林予臻冷漠道︰“不好意思,你在我這里根本沒有信譽。”

    “不能吧?”江弋看上去似乎還挺驚訝,“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林予臻冷冷剜了他一眼,“自己干過什麼心里沒數?”

    兩人無言地對視了片刻,逐漸膠著的空氣中,江弋率先別開視線,輕笑一聲︰“槍給了你,你怎麼保證我的安全?”

    “好說,”林予臻不以為意地朝房門揚了下下巴,“把它扔遠一點,這樣我們都安全。”

    “听起來很有道理,”江弋思考了一下,懶洋洋地說,“——我拒絕。你剛才關門的行為深深傷害到了我,槍不在手上,我很沒安全感。”

    林予臻︰“……”能不能要點臉?

    “那你想怎麼樣?”他強壓著脾氣問。

    大概是意識到槍的問題不解決,兩人之間的較勁永遠不會結束。江弋深深看了眼林予臻,伸手拿回那支裝著空彈匣的槍,又從身上抽出另一支,利索地卸了彈匣,沒等林予臻分辨,兩只彈匣便一左一右飛了出去。

    江弋︰“我自己扔。”

    林予臻狐疑地打量他︰“……你身上到底還有幾支?”

    “就這些,”江弋垂下眼看他,“不信自己摸。”

    語氣一派篤定從容,仿佛拿定了林予臻不會上手。

    偏偏林予臻要爭這口氣。

    江弋還沒來得及怎麼反應,林予臻的手便隔著一層布料貼了上來,掌心的熱度瞬間傳了過來,並隨著搜尋需要緩緩向上移動。

    “……”

    兩個人站得很近,呼吸間甚至能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息與鮮活蓬勃的溫度。江弋不禁有些後悔——如果剛才采用普通詢問句式,比如︰“你要不要摸摸看?”結果應該會大不相同。

    摸到一半的時候,林予臻才後知後覺地察覺江弋的尷尬與僵硬,順帶意識到,當前的場景和動作在鏡頭記錄下有多麼不妥。他左手頓了頓,迅速從江弋身上收回,不冷不熱道︰“算了。”

    江弋也很快恢復了自然,提醒道︰“線索。”

    林予臻後撤一步,沒說話,驀然抬腕向半空開了一槍,粉色子彈自槍膛射出,不偏不倚打在一只意圖偷襲的蝙蝠身上,“噗”的一聲過後,黑影落地發出“叮”的輕響,就像金屬敲擊在地面上一樣。

    他彎腰撿起一塊黑色的“#”字型薄片,握在手里朝江弋晃了晃。

    “升號調?”江弋反應很快,勾起嘴角調笑,“果然,命運的囚籠少了塊天花板。”

    林予臻不再多說什麼,抬手扣動扳機連開數槍,擊落的微型蝙蝠紛紛落在地面,化成各式各樣的音符,一時叮當聲響連成一片。江弋手中暫時沒有可用的槍.支,調整火把角度將蝙蝠驅到合適的位置,方便林予臻射擊的同時,也保護兩人不被咬到。二人全程沒有任何交流,卻配合得出人預料的默契,很難說是不是幾次交手培養出的經驗。

    粉色汽水糖快要用完時,一套音符終于收集完畢,林予臻半蹲下身拾起最後一只,按照一定次序向灰色牆面上貼,音符立刻被牆面牢牢吸附,長長的五線譜上逐漸排列出G大調的音階。

    最後一個音符貼到牆上,房間內轟然響起G大調奏鳴曲,天花板一側隨著樂聲緩緩開啟——

    頂層房間是整場最大的一只道具盒!

    兩人對視一眼,趁房頂還沒完全掀開,心照不宣地朝彈匣掉落的方向拔腿狂奔,建立不足五分鐘的聯盟頃刻間宣告破裂。

    “動作挺快啊,江隊,”江弋剛沖出去幾步,一個身影橫插過來擋住他的去路,林予臻嘴角彎著,眼里卻沒有絲毫笑意,“要不是被坑的次數太多,差點信了你的保證。”

    “是挺快的,”江弋說,“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快。不過話說回來,難道不是你先跑的嗎?”

    “……”

    “別爭了,你們別爭了好吧,”站在監控屏前的邵听心累地嘆了口氣,“我宣布你倆並列第一。”

    “他們兩個……是有什麼特殊的恩怨嗎?”丁莽不懂就問,“為什麼就剩最後幾秒也非要置對方于死地?”

    蔣鵬一言不發,看江弋的眼神逐漸變得復雜。

    兩人在互不相讓的你推我擋中逐漸逼近彈匣掉落的地方,林予臻死死卡住江弋意圖伸出的手臂,自己的手腕也被江弋鉗得動彈不得。他抓住時機用腿掃向江弋的腳踝,後者也借機旁撤一步,手上同時用力牽扯,將他硬生生扭轉了一個角度。

    “進步挺大,”一只手從後面扣上林予臻的肩,江弋聲音里依舊帶著點似有似無的笑,“不過還是差了一點。”

    林予臻在心里冷笑一聲,毫不猶豫地偏過頭張口就咬。

    “……咬上癮了?”江弋條件反射地抽了手,躲得及時,心下卻是一驚。

    林予臻嘴張到一半忽覺不妙,安分了數月的血牙隨著他咬人的念頭瘋狂滋長,這個念頭不過是情急之下的一閃而過,卻催生了他對血液的強烈渴望。他別過頭抿緊唇角,喉嚨里像是起了火,燒得整個人急劇升溫口干舌燥,幾乎是用盡了全部的意志力壓制咬上去的欲望,同時卻又不得不強迫自己集中精力,一邊感受血牙的存在,一邊調動回憶調整呼吸,按照“血牙使用說明”上的方法強行抑制它伸長。

    察覺到林予臻身體的顫抖,江弋停頓了片刻,慢慢向彈匣走去。

    隨著房頂——或者說盒蓋的開啟,房間內的光線越來越充裕,不需要額外照明也能看清這里的邊邊角角。

    江弋走了一步、兩步……距離彈匣越來越近,就在只剩一步之遙時,林予臻喘息急促地從後面撲了上來——

    兩個人再次陷入全力以赴的纏斗,直到房頂徹底開啟,誰也沒能再更靠近彈匣一步。

    傳送艙在嗡嗡聲中急速啟動,兩人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拽出。銀白色的艙體內,林予臻的面色微微泛白,江弋腰側被林予臻狠掐過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

    “看不出來,”江弋咬牙切齒低聲道,“林少爺手挺黑。”

    “那是沒發揮好,”林予臻強撐著回敬,“不然還能更黑一點。”

    機械音打斷了二人的斗嘴︰“Super MR•綜合競技成團戰,第一場︰霍林斯伯爵的假面舞會,當前進度100%,恭喜通關。”

    隨著提示音落下,艙門自動向兩側滑開,兩人立刻收聲整理好面部表情,目不斜視地走出,歸入各自的隊列。

    “首場積分統計排名結果如下︰”沒有任何緩沖的串場,機械仿生男聲通過耳麥傳到每位選手的耳中,效率極高地直接通報本場排名,“——第九十六名,個人積分︰0,森熠娛樂,周睿遙……”

    難以置信的“啊?”在隊列中此起彼伏,周睿遙臉色差到不行,眼楮一眨不眨地望著前方,強作鎮定。

    “第十六名,個人積分︰12,青禾傳媒,丁莽……第十三名,個人積分︰13.5,森熠娛樂,Ellis……第九名,個人積分︰16.5,森熠娛樂,杜非……第六名,個人積分:21,森熠娛樂,邵听……第三名,個人積分:39,森熠娛樂,林予臻;第二名,個人積分:41,星艦娛樂,蔣鵬;第一名,個人積分:58,星艦娛樂,江弋。”

    男聲停頓片刻,在一片輕輕的抽氣聲中,公布了本場獎勵︰“恭喜第一名,星艦娛樂江弋,獲得【諾曼的畫筆(低配版)】一支,使用範圍︰2號副本。”

    “哈?低配版?”杜非戳戳站在前面的林予臻,笑了一會兒忽然反應過來,“也對……要是這一場的那個版本,咱們還玩什麼啊,收拾收拾回家算了。”

    林予臻沒笑。

    因為就在那道男聲公布第一名獎勵時,他的耳麥中忽然傳出了第二種聲音,虛無縹緲,卻足以讓他听清。

    “恭喜你……獲得鐵匠的怨氣。”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桂圓兒的深水□□!破費啦,中午十二點還有一章加更~

    ps:昨晚我人困傻了,這章本來要今天凌晨3︰00發出來的,迷迷糊糊弄好時間,起床一看怎麼沒有發表!原來是弄到明天3︰00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