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19章

    那道聲音听不出性別,比起如今惟妙惟肖的仿生語音,它更偏向早期的機械音,但又沒有機械音那麼僵硬。

    林予臻轉頭問杜非︰“你听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沒有?”

    “沒有啊,”杜非眨巴眨巴眼,“你該不是體力透支,累出幻听了?”

    林予臻心說我倒希望是幻听。

    另一邊的江弋接收了一通來自隊員或附近選手的商業胡吹,終于被蔣鵬充滿探究和質詢的目光看得坐不住了︰“……你那是什麼眼神?”

    “江弋,你給我老實交代,少拿不熟糊弄人,”蔣鵬壓著嗓子湊過去,做賊似的朝林予臻的方向瞥了一眼,“你到底對人家做過什麼過分的事,弄得人家見面總要咬你?”

    江弋腰側那片還疼著,沒好氣道︰“這話你該去問他。”

    “我不,我怕他恨屋及烏,連我一起咬。”蔣鵬很沒出息地說,“你知道我從他眼楮里看出來什麼嗎?就那種以前被家里保護得很好的少爺,剛入世面沒多久就慘遭渣男欺騙,最懵懂干淨的一面被無情利用,所以現在滿眼燒的都是復仇的火焰。”蔣鵬語氣夸張地描述了一通,最後做出總結,“江弋,我看那個渣男就是你。”

    “……”江弋心說你個犢子猜得倒還有幾分準,表面依舊冷酷無情,“你最近是不是太閑,狗血劇看上癮了?需要加訓練量告訴我一聲。”

    “嘖,無情。”蔣鵬搖著頭回原位去了,末了老神在在地撂下一句,“要不是心虛,裝什麼不熟啊。”

    “……”江弋有點心累,懶得同他分辯,“我看你是要成精。”

    留給選手的休息時間不長,稍作休整後,第二part的錄制正式開始,各個隊伍的隊長被喊去抽簽,決定下一周舞台表演的內容。

    屏幕上滾動播放著可選曲目的demo或編舞,除了排名第一的星艦,各隊隊長均按照抽簽決出的先後順序,從vocal和舞蹈兩大類中盲抽曲目。

    江弋被喊到名字後,沒有任何猶豫,徑直走到vocal類的八個選項前,抽走了難度最高的一支《回溯》。

    林予臻抽到的次序是第12,處于中間靠後的位置,由于排在前一位的隊伍從vocal類中抽走了最後一首歌曲,森熠只能在舞蹈類中盲選。

    杜非緊張到在線做法,雙手交握抵著額頭瘋狂喃喃︰“簡單點的簡單點的求求你了老天鵝ball ball u……”

    VR投影中,剩余可選的五個光球徐徐轉動。

    既是盲選,也沒有什麼可糾結,林予臻隨手抓了一只,光球上下分開,露出里面的曲目︰

    -Into the Dark。

    杜非停止做法,睜大眼楮看清那行字母的瞬間,呼吸差點也一同停止了︰“……”

    Into the Dark,整場難度系數最高的一支舞,編舞完美契合曲風,走的是張弛有度的性感風,不僅對個人舞蹈基礎要求頗高,頻繁的走位也讓人眼花繚亂懷疑人生。

    杜非恨不得以頭搶地︰“林予臻!你的手開過光嗎!”

    “……”林予臻無法反駁,因為事實看起來的確如此。

    “沒事的啊,沒事,不用緊張。”邵听知道隊伍里這兩人舞蹈基礎薄弱,但並不了解究竟薄弱到何種地步,不僅沒放在心上,還自信滿滿地打起包票,“我和睿哥都有舞蹈教資呢,五天時間,還愁教不會你們一支舞?”

    舞蹈課進行三十分鐘後,邵听意識到自己的話可能說得太早了。

    “這個地方的wave稍微做大一點,舞台上的服裝會比較吃動作……你們知道wave怎麼做吧?”

    看著兩人欲言又止,茫然中又透出一絲抱歉的神情,邵听隱隱猜到了什麼,長嘆一口氣︰“不必說了,我懂。”

    平心而論,雖然杜非和林予臻都是零基礎舞渣,但“渣”的程度並不完全相同。

    Rapper杜好歹比林予臻的訓練時長多幾個月,動作勉強能過關的時候,林予臻看起來還像在復健進行中。

    “對不起,我真的不懂,”邵听欲哭無淚,“明明長了副那麼適合跳舞的身段,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林予臻也不懂。單說動作,其實也能學個七八成像,但連起來跳的感覺……怎麼看怎麼像是機械舞。

    “這樣吧予臻,你先找找這首歌的感覺——夜店去過沒有?”

    Ellis剛拿起水杯抿了一口,聞言差點盡數噴出。

    “你……”Ellis警覺地掃了眼攝像頭,無奈道,“說點能播的行麼?”

    邵听低頭搓了把臉,嘆道︰“說真的,放松一點,融入到音樂里面去,表情別太嚴肅,不然我們像店里的dancer,你像混進店里掃黃的臥底。”

    “……”

    從下午一點到晚十二點半,整支舞陸續學完,個人part也討論敲定,周睿遙說身體不適先回去休息了,剩下四人留下來繼續練習。

    整個下午基本都是邵听在教,人生第一次教學就經此大風大浪,心態已經從開始的信心滿滿,到中間懷疑人生,最終不太平穩地過渡到了超然物外。

    “挺好的,”邵听臉上掛著看開一切的微笑,“上天既然已經給了你這樣的聲線和MR競技的天賦,自然要剝奪你其他方面的才能,我願意稱之為藝能守恆定律。”

    說著恍惚起身,“對不起,我收回上午說過的話,明天就去注銷教資。”

    杜非安慰他︰“邵哥,看開點,還有兩天半呢,我們能行。”

    邵听眼神幽怨地看了他們一眼,啞著嗓子半信半疑道︰“真的嗎?”

    “我們把動作順下來再去睡,明天合隊形,”林予臻看了眼時間,略帶抱歉道,“辛苦邵哥,你先回吧。”

    邵听虛弱無力地走了︰“你們加油。”

    Ellis主動留了下來,他的舞蹈水平穩定在中上游,雖然不及邵听周睿遙,教教林予臻杜非還是完全夠用的——當然,講解教學還是太為難他了,采用的是半練習半示範的沉默式教學。凌晨四點鐘,幾人終于結束練習,走出舞蹈室,走廊上的燈光已經暗下去大半,到處安安靜靜,只有感應燈隨著幾人的走動偶爾亮起幾盞。

    “我人廢了,”杜非滿臉寫著生無可戀,整個人歪歪斜斜地往林予臻身上倒,“喬哥看了都要為我落淚,這時長我自己听了都想給自己下跪。”

    林予臻渾身酸痛,比起杜非也沒好到哪去,艱難地抬手推開杜非的腦袋,揶揄道︰“可惜了,攝像頭一過十二點準時關閉,不然你還能見見喬哥難以置信的眼淚。”

    “明天別關了,求求你,”杜非一臉怨念地仰起脖子嘆氣,“攝像頭下班真的沒必要這麼準時。”

    臨近拐角處,前方傳來幾個人的腳步聲,杜非揉了把臉,強打起精神︰“來,讓我康康練到這個點的除了我們還有誰。”

    林予臻被他勾著肩膀,向拐角疾走了幾步,剛剛好好和星艦一隊人打了個照面︰“……”走在前面的江弋及時收住腳,一旁的蔣鵬望著林予臻笑了︰“喲。”

    杜非完全沒想到,江弋他們也能練到這個時間——畢竟星艦選送出來的人,某一方面的短板不可能太嚴重,起碼不會嚴重到他們兩個的程度。

    江弋淡淡掃了他們一眼,略略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站在原地沒動,似乎是等他們先走。

    杜非往右邊看看,林予臻神情冷淡站著不動;往左邊看看,Ellis沉默不語像塊石頭。杜非尷尬地干咳一聲︰“咳……那什麼,你們先走。”

    江弋也不推拒,直截了當越過他們向宿舍方向走,蔣鵬又意味深長地看了林予臻一眼,然後緊隨其後。杜非緩了緩才反應過來——靠,我尷尬個什麼勁兒啊?!

    星艦另外兩名隊員看著臉生,都是非預出組的新人,對江弋的追崇已經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地步,雖然不明白江弋和森熠這幾人有什麼恩怨,但察覺氣氛不對,招呼也沒打,有樣學樣地頂著兩張冷漠臉,從他們身邊高貴冷艷地走過。

    倒是走在最後面的紀寧悄悄跟林予臻招了招手。

    “……不是,”杜非望著星艦一隊人走遠,匪夷所思道,“這一個兩個的,拽個pea……ch啊?”一轉臉看見身邊頂著更拽的臉的兩位,及時改了口。

    林予臻倒是無所謂別人對他什麼態度,表面看上去一臉冷酷,實際已困得神思不屬,除了趕緊回去沖個澡睡下之外,什麼也不想。

    深思飄忽地洗了把臉,意識短暫回歸,林予臻瞥了眼已進入夢鄉的周睿遙,猶豫了一下,還是輕手輕腳地打開了行李箱,從里面拿出那台舊平板電腦。

    開機,熟悉的密碼驗證頁再次跳了出來。

    用戶名是長長的一串︰It's not important to decipher the code.

    -【請輸入登錄密碼︰】

    林媽媽說,破譯密碼並不重要。

    雖然不知道用戶名為什麼會設定成這樣,但對林予臻來說,又怎麼可能不重要?

    數不清已經是第多少次試驗,他借著屏幕的光在一本便攜筆記上寫寫畫畫,謹慎地輸入了三次,密碼錯誤提示如常彈出,系統再次鎖定。

    林予臻苦惱地扔下筆,身子向後一躺,腦袋里混混沌沌地想︰以C開頭的詞組還有哪些來著?會不會是漢語拼音?-

    “我們來打個賭吧,”十一年前,小林瀟掌心撐在自己的膝蓋上,饒有趣味地俯身看著在屏幕上一通亂按的林予臻,說,“你這樣試絕對是沒用的,一輩子都試不完所有的排列組合。”

    還是小學生的林予臻很不服氣︰“不可能,如果我先解開了呢?”

    林瀟有些同情地看了自家傻弟弟一眼︰“要是你先解開,我那些游戲碟全都隨你玩,不告訴爸;否則的話,你就乖乖當我的小跟班,必須老老實實听我的話——怎麼樣?”

    林予臻警覺地問︰“你說的‘否則’,是指你比我先解開嗎?”

    “……”林瀟的表情透出一種“孩子大了就是不好騙”的失望,咳了一聲,更正道,“這樣吧,到你十八周歲之前,解開就算你贏,沒解開算我贏。公平起見,把我知道的信息分享給你,密碼開頭首字母是C,怎麼樣,夠意思吧?”

    林予臻背負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警惕心︰“你怎麼知道首字母是C?”

    “我就是知道啊,”林瀟說,“騙你是小狗。”

    林予臻睜大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林瀟的臉看了好一會兒,確定找不出絲毫憋壞的痕跡,才謹慎道︰“好吧,你要是騙我的話,不管我十八歲之前有沒有解開密碼,都判你輸。”

    漫無邊際地想著,意識漸漸模糊了下去,就在林予臻即將進入沉睡時,一片似曾相識的炫目光暈突兀地出現在眼前,強行將他的意識喚醒。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

    -【尊敬的用戶EA?????,歡迎回來!】

    林予臻︰“……”

    謝謝,並不是很想回來。

    交流灌水區似乎比上一次更加熱鬧,在公屏上發送奇怪信息的用戶有明顯增多,具體表現為刷屏速度比上次更快。

    林予臻一點也不好奇他們都聊些什麼,一心只想找到退出方式趕緊休息。

    貼心的小彈窗適時出現︰

    -【溫馨提示︰當前電量不足40%,請及時充電。】

    ……這怎麼充電?

    這特麼還能充電?!

    林予臻掃了眼右上角的圖標,電量剩余39%,迷惑之余又不禁隱隱感到愉悅︰按照通常情況來講,沒電就會自動關機,這樣最好,以後再也沒有什麼莫名其妙的血族聯通跳出來打攪他的睡眠。

    然而現實很快給了他沉重的一擊。

    “——歡迎來到鐵匠的迷宮,”上午听到過的類機械聲猝不及防地在耳邊響起,大晚上顯得格外陰森詭異,“請在電量允許範圍內購買所需道具與異能,進入副本後購買鍵將被鎖定。”

    那道聲音落下,林予臻猛然睜開眼楮。

    上一秒他還躺在宿舍的床上,現在卻站在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而身體沒有感受到絲毫移動的痕跡。

    並不陌生的購物商城頁面以VR投影的形式展現在他面前,倒計時的嘀嗒聲伴著機械音的催促響起︰“請于30秒內選擇完畢,30、29、28、27……”

    作者有話要說︰提前給訂閱正版的小可愛們說一下,因為V後第四天會上夾子,夾子上是按這幾天的千字收益排名,名次越靠前曝光量會越大,所以為了爭取讓這篇文的排名稍稍靠前一點,我需要根據這幾天的訂閱情況調整一下更新時間(撲街作者也很無奈 向現實低頭OTL),如果今天的末點比較好的話就沒有問題了,但是如果慘淡的話就不得不壓一壓新章,到夾子當晚11點後再一次性更2-3章補上,這樣子苟一苟名次。希望大家可以理解一下撲街作者,感謝~

    然後給我的預收文求個收藏!打開作者專欄就可以看到幻耽預收《雙向狩獵》了,點擊收藏加快開文進度~非常感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