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21章

    身後傳來MSG0001的一聲輕笑。

    林予臻不再理會,徑直越過他,大步向前方跑去。

    第三個直角彎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林予臻感到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怪異,但尋找出口的緊迫感壓在身上,不及深想,便匆匆拐過狹窄的彎角。MSG0001跟在他身後,始終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跳跳糖三十秒的效用很快消失,李小婷也重新恢復到氣喘吁吁,彎腰撐著膝蓋,感受著肺葉快被撐到爆炸的窒息,痛苦不堪道︰“我們……還要跑多久啊?”

    此時,他們即將折過第四個90度彎角。

    林予臻向身後望了一眼,黑暗中,鐵匠模糊不清的身影依舊以均勻的速度向他們逼近——無論他們是走還是跑、是停或是動,鐵錘與地面摩擦出的鈍響一刻不停地凌遲著他們的神經。

    這一路奔來,雖然拐點不少,但他們從未見過一個分岔口,說是迷宮,卻連糾結向左向右的機會都沒有。

    這很不對勁。

    前方不時傳來EA00140用長斧劈砍牆面和地面的聲響,他走得最遠,已經與他們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

    林予臻突然停下腳步︰“140。”

    頓了一秒,遠處才響起沒好氣的回應︰“干嗎?”

    “前面有沒有岔道?”

    “沒有,”EA00140道,“直角彎倒他媽遍地開花!”

    林予臻即刻轉身︰“往回走。”

    李小婷吃了一驚︰“往回?!可是鐵匠他……”

    MSG0001嘴角邊展露一絲笑意,什麼也不問,當真轉向來路,充分展現了一個一級號的自我修養。

    “我們走不到前面的出口了,”林予臻冷靜地向李小婷解釋,“迷宮的行道是一種空間填充曲線,離我們最近的出口就是入口,除了那里,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出去。”

    希爾伯特曲線,一種遍歷空間所有點的連續曲線,出口一定就在前方,卻是難以企及的距離。繼續走下去,他們遲早會體力耗盡,被鐵匠錘成肉泥。

    可回過頭又談何容易?兩人並行都困難的行道,他們必須繞過人高馬大的鐵匠,趕回迷宮的入口,才能結束這場噩夢般的游戲。

    “不急,”林予臻微微仰起頭,輕喘了兩口氣,靠在牆角爭分奪秒恢復體力,“等他過來。我讓你跑的時候動作快些,別猶豫。”

    跑出去老遠的EA00140听力倒是敏銳,第一時間拎著長斧趕了回來,對林予臻的說辭將信將疑︰“你確定?”

    他回來的速度快到令人不可思議,很難讓人不去懷疑是否使用了道具。

    林予臻瞥了眼他手中的斧頭,發現已經劈得卷了刃,淡淡道︰“不確定,你可以繼續向前,隨意。”

    EA00140低低咒罵了一聲,泄憤地踹了腳隔牆,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站在拐角處,緊緊握著卷刃的斧頭,望著鐵匠逐漸逼近。

    林予臻表面淡定,內心實則也在緊張,倒是MSG0001看起來輕松又隨意,抱著臂斜斜倚在牆上,含笑的眼神透過薄薄黑霧,總是似有若無地掃過來,帶著幾分探尋——只是每次都被林予臻狠狠瞪回去。

    鐵器刮擦地面的吱吱聲終于停了下來,鐵匠沉默地立在三步之外,像一堵高大厚實的牆。

    他漆黑的眼楮在幾人身上過了一個來回,唇邊緩緩綻開殘忍快意的笑,鐵錘高高揚起,跨出一步,直逼林予臻而來——

    李小婷躲在折角的牆壁後,泛白的指尖狠狠掐著自己的胳膊,強壓下已經沖到喉嚨口的尖叫,眼楮一眨也不敢眨地盯著那個逐漸逼近的黑影——她不知道林予臻會用什麼方法對付鐵匠,只知道一旦不奏效,他甚至連避入折角的時間都沒有。

    EA00140悄悄後撤了兩步,預備情況不對,拔腿就跑。

    MSG0001雖然看不出多麼緊張的跡象,卻放下了抱在胸前的手臂,不再斜靠牆面,挺直的脊背繃出蓄勢待發的線條。

    一步。

    鐵匠的腳掌落在地上,眼神充滿惡意地打量著他的獵物——手無寸鐵,身處死角。

    第二步,他的步子剛剛邁出,正前方的少年忽然抬起眼楮,認真而飛快地對他道︰“w23et61z991。”

    鐵匠︰“?”

    隔牆後的李小婷瞪大了眼楮,整個人完全呆住︰“……”

    這是什麼神奇招式?念暈鐵匠?

    EA00140再次緩緩後撤,唯有MSG0001露出一點稍縱即逝的了然微笑。

    鐵匠的動作稍一遲疑,繼而凶狠地掄了鐵錘,猛地逼近——

    林予臻身上並沒有出現任何變化,眼前倒是蹦出一個意料之外的半透明彈窗︰

    技能【發光】準備就緒,請選擇你喜歡的顏色︰

    A、紅色

    B、橙色

    C、黃色

    ……

    G、紫色

    林予臻︰“……”

    這種時候給我搞這個?!

    根本來不及思考,沉重的鐵器帶著呼嘯聲破空砸下——

    千鈞一發之際,林予臻周身轟然迸出一簇強烈綠光!

    距離最近的鐵匠首當其沖,那光束太過明亮強盛,鐵匠先是眼前一綠,繼而兩眼一黑,手中的鐵錘憑著順勢重重落下。

    “跑。”強光一閃即滅,林予臻俯身用力撐了把牆面,幾乎是靠反推力將自己推出這逼仄的一角,與陷入短暫失明狀態的鐵匠堪堪擦身而過。鐵錘狠狠砸入堅硬無比的牆面,能將稀有級別斧頭砍卷刃的特殊材質,竟在鐵器的重擊下頃刻間破碎,牆面上赫然出現一個碩大的圓形裂口。

    李小婷得到指令,以這輩子從未有過的沖刺速度從拐角後狂奔而出,跑得血脈僨張,心跳飆升;EA00140雖然隔得最遠,卻在第一時間吞下一把高效藥丸,以更猛烈的速度從蔽身處沖出。

    林予臻剛直起身,身旁一個人影颶風似的卷過,蠻橫地撞過他的肩頭,林予臻一個重心不穩,瞬間被掀得歪斜出去,來不及找到最近的支撐點,鐵匠已調轉方向,沉重的鐵錘再次高高舉起——

    破空聲在頭頂響起,迅速砸落的鐵器下,一只溫熱有力的手忽然從左側伸出,牢牢承托起他的後背,幫他找回平衡的下一秒,握住他的手臂,大步向前跑去。

    目標倏然脫出攻擊範圍,鐵匠舔舔嘴唇,遺憾地放下了鐵錘,繼而大步流星地追了上去。

    兩人跑出一小段距離,MSG0001便放開了手,林予臻抬頭望他,帶著喘息低聲道︰“謝謝。”

    “不客氣,”MSG0001邊跑邊十分客氣友好地回道,“都是江弋的黑粉,應該的。”

    林予臻一哽︰“……”

    這茬你還記得?

    不過現下顯然不是討論這種話題的恰當時機。

    剛才那番突破自我的猛沖將李小婷本就所剩無幾的體力徹底消耗一空,這會兒腳步又沉重緩慢了下來,幾乎是全憑求生本能掙扎著向前,速度一降到底。林予臻看她越挪越慢,默不作聲遞了第二顆跳跳糖過去。

    跑在最前面的EA00140卻突然剎住了,回過身來,剛好看到李小婷接過糖果這一幕,不等她送入口中,便氣急敗壞地一把打掉,對著林予臻叱道︰“都什麼時候了,你他媽還把道具浪費在這種廢物身上!?前面出不去了,鐵水已經從入口灌進來了!”

    林予臻皺了下眉,但顧不上計較他的粗魯無禮,抓住重點問︰“鐵水?”

    他沒有感覺到空氣中溫度升高,也沒有听到任何液體流動的聲響。

    “老子聞到的,不信你可以試試,”EA00140煩躁得不行,“不想化在這兒就趕緊另找出路!”

    狂躁的怒氣中帶著清晰可辨的恐懼與顫抖。

    嗅覺方面的異能。林予臻心想。

    說話間,空氣中的溫度已隱隱攀升,伴著進入听力範圍內的呲啦聲,不遠處亮起忽隱忽現的紅光。

    李小婷嚇得哭叫出聲︰“怎麼還會有鐵水?我知道這絕對不是節目組策劃的,我們到底在哪,為什麼會這樣……”

    前有上千度的熔鐵,後有緊追不舍的鐵匠,他們進退不得,陷入兩難境地。

    在隊友絕望的哭聲與鐵錘拖在地上的刺耳摩擦中,林予臻半蹲下身,借著微弱的光線查看了一下地面的情況。

    原本平滑的地面上,中央靠右位置出現了長長一條凹槽,是鐵錘拖過的痕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