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22章

    林予臻站起身時,心里已有了初步計劃,只是靠一個人,完成的難度過大。

    EA00140顯然不是好的合作伙伴,李小婷這會兒沒癱軟在地已經足夠給面子,林予臻不得已將目光轉向MSG0001,恰巧對方也在看自己。

    “真他媽倒霉透頂!”EA00140在最後的時刻也不忘發光發熱輸出祖安文化,“別讓老子知道今天是誰觸發的副本,否則一定把他全家骨灰揚了!”

    “閉嘴。”MSG0001冷冷道。

    他的語氣中帶著不容抗拒的威勢,EA00140一時竟被他所震懾,立馬閉了嘴,兩秒鐘後才反應過來——不對啊,他一個指望抱我大腿的菜雞,哪來這麼大口氣??

    EA00140重振祖安雄風︰“你他媽……”

    話沒說完,MSG0001一只手突然覆上了他的稀有道具。

    EA00140眼皮一跳,未及做出反應,MSG0001便後退撤開半步,手掌挪開時,竟從他的道具上面抽出了一柄一模一樣的長斧!

    EA00140愕然瞥向自己手心,斧頭還在,卷刃也還是原來的樣子,重量分毫不差……對方居然把自己的道具完美復制了過去?!

    這還不算完。

    他眼睜睜看著MSG0001另一只手輕輕撫過卷起的斧刃,就像撫平一張褶皺的白紙,輕而易舉便將斧頭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EA00140的下巴頦兒緩緩下墜——這他媽是什麼屬性的異能?簡直聞所未聞!

    “你根本不是二級,”他半是訝異半是驚恐地對MSG0001道,“這也不是電量能買來的東西!”

    MSG0001沒理他,握著鋒利如初的長斧望向林予臻,唇角微微翹起︰“信我麼?”

    林予臻不咸不淡地反問︰“我有的選?”

    對方主動展現出的異能過于強大,于當前情況下既是意外之喜,也是深不可測的威脅。

    “那就認栽吧,”MSG0001掂掂手里的斧頭,“多少比卷刃的強點,你說呢?”

    EA00140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換了個稱呼鍥而不舍地追問︰“大哥……你到底多少級?”

    “多少級,”MSG0001漫不經心地答,“你猜的挺準,我的確不是二級。”

    黑霧後,EA00140的表情變幻莫測︰“您……”

    MSG0001卻不再理會他,拎著長斧避入最近的一個折角後,招呼李小婷︰“這邊。”

    EA00140非常狗腿地跟著跑了,林予臻一人靠著折角的隔牆坐下來,心里默默補全了MSG0001未說出口的答案︰是一級。

    應該還是一級。

    從血族聯通的聊天室到今天的副本,足足四個月時間,他的等級從未有過變化。

    可作為一級選手,MSG0001已經擁有如此令人震撼的能力,他這個二級卻只有一個萬分雞肋的視覺異能……是運氣?林予臻直覺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不斷朝這邊涌動過來的熔鐵將迷宮照得通紅一片,借著迷幻的紅光,林予臻注意到迷宮的隔牆並非純粹的黑色,上面斑斑駁駁地殘存或深或淺的印記。也許是噴濺的血液,或者其他什麼液體凝固過的痕跡。

    空氣中的溫度持續上升,越來越近的拖拽聲刮擦耳膜。林予臻再次無比清晰地意識到,這不是輸了可以重新再來的游戲,這是沒有絲毫憐憫仁慈可言的生死歷練。

    鐵匠的雙腳已踏入視線範圍,林予臻快速吞下最後一顆跳跳糖,抬頭看向鐵匠,身體卻依然一動不動,坐在原地。

    鐵錘帶起風聲呼嘯,這次毫無停頓地向他砸下,林予臻卻沒有一絲一毫閃避。

    李小婷渾身僵硬地貼在牆角,喉嚨里梗著一口咽不下吐不出的氣,鐵匠明明還在幾步開外,強烈的瀕死感卻已將她籠罩得密不透風。

    她驚恐地望著林予臻的方向,不明白他為什麼還不躲開,身旁的MSG0001握著長斧,也沒有一點要動的意思。

    剛才這兩人好像商量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說,看他們氣定神閑的模樣,她覺得自己或許也應該試著放松一點,但自始至終無法做到。

    斧頭距林予臻還有幾公分的距離,MSG0001動了。

    林予臻也終于有了反應。他故技重施,借由隔牆給手臂的反推力,向一側半滑半沖了出去,道具加成下,速度明顯提升了上去。

    鐵匠體型雖大,行動卻並不笨重,鐵錘緊跟著調整了方向,挾著駭人的力道向林予臻頭頂墜去!

    “砰!”

    利器劈入骨肉的聲音和巨大的撞擊聲響幾乎同時響起,地面瘋狂震顫,血腥味撲鼻。

    李小婷顫抖著閉上雙眼,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下來。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這只是一場驚險萬分的夢境。

    “啊——”

    突如其來的慘叫將她從巨大的驚懼和悲傷中拉了回來,李小婷猛然睜開眼楮,看到右手手腕血流不止的鐵匠,被MSG0001一腳踹出去的EA00140,還有……地面上被鐵錘砸出的巨大圓洞,險而又險從錘下撈回一命的林予臻。

    慘叫聲自EA00140口中發出,MSG0001把他當炮.彈踹向鐵匠的同時,分毫不差地伸手撈住了差點落入圓洞的鐵錘。

    EA00140叫得淒慘,實則毫發未傷,在鐵匠右手重傷、失去武器的情況下,只靠自身重量和MSG0001那一腳帶來的慣性,便將鐵匠撲得後退兩步,瞬間失去平衡栽倒在地,黑色血液自傷處越發洶涌地流出。

    暫時解決了鐵匠,MSG0001這邊卻並不輕松。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鐵錘的重量還是超出了他的臂力範圍,稍一停滯,便繼續向看不到底的圓洞沉沉墜去。

    ——要麼被鐵錘拖下洞口,要麼松手保命,沒有第三種選擇。

    亮紅的熔鐵蜿蜒流過迷宮,距離越來越小,炙熱的溫度烤灼著凝滯的空氣。

    MSG0001沒有放手。

    一旦丟掉了鐵錘,他們沒有任何工具可以對付越逼越近的鐵水。

    刺耳的摩擦聲越發急促,而後在某一刻戛然而止。

    林予臻將手覆上鐵錘手柄,臉上還掛著眼淚的李小婷隨後趕到,三人齊力拉回鐵錘,此時,刺目的亮紅色已近在眼前。

    “可以了,後退。”MSG0001簡單地對李小婷說。

    林予臻和MSG0001共握著手柄,合力用鐵錘將圓洞擴至與行道同寬,兩側留出足夠他們一步跨過的寬窄。

    滾燙的熔鐵逼至近前,剛好從洞口落下,緩緩流入未知之處。

    “救命!”背後的EA00140仍然倒在鐵匠身上,卷刃的斧頭也不知摔去了哪里,見鐵匠完好的左手成拳,大力向他揮來,忙不迭掙扎著呼救起身。

    “別告訴我你連這樣的都打不過。”MSG0001頭也不回。

    EA00140仰頭狼狽地避開鐵匠一拳,匆忙起身,鐵匠稍慢兩拍,也用僅剩的左手支起身體。

    “小心!”李小婷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EA00140爬起的下一秒,目露凶光從後方沖來,目標明確地奔向MSG0001——不需要使用什麼武器,只憑這股蠻橫的沖力,就足夠將他撞下熔鐵掉落的洞口。

    一聲悶響。

    林予臻橫過一步,右手手肘準確無誤地與EA00140的鼻子在洞口前相遇,後者痛苦地悶哼一聲,倒退一步捂住鼻梁。

    MSG0001掃了他一眼,利落地將鐵錘踢下洞口,拎起長斧跨過圓洞,招呼林予臻與李小婷︰“走了。”

    熔鐵的熱量雖然未完全散去,但已降到能夠承受的地步。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原路返回,終于跨出來時入口。

    粘稠灼熱的空氣散了,瀕死的窒息感漸漸褪去。

    站在最初始的那片暗色中,李小婷大口做了兩次深呼吸,重獲新生的慶幸與後怕齊齊翻涌。

    這一次的眼淚比迷宮內來得更加凶猛。

    林予臻望向身旁的MSG0001,那柄復制出的長斧仍然在他手中。

    EA00140隨後逃出迷宮,右手手腕重傷的鐵匠居然也墊在最後,只是這一次,周身駭人的氣息蕩然無存,走出之後,便僵直地靜止在了某一處。

    冰冷的機械聲再次響起︰“副本︰鐵匠的迷宮;

    當前進度︰100%;

    勝方︰玩家隊伍;

    獎勵︰進餐;

    餐品內容︰鐵匠的血液。”

    機械聲甫一落下,EA00140便迫不及待地朝著動彈不得的鐵匠大步奔去。

    隔著一層黑霧,林予臻仍看不清他的相貌,卻能清晰瞥見兩顆森然尖利的血牙正在肆意向外伸長。

    EA00140貪婪地將腦袋埋在鐵匠頸間,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氣里蔓延。

    李小婷難以接受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幕,即便作為餐品的對象是方才差點要了他們性命的鐵匠︰“……這算是什麼獎勵?!”

    “接受不了?”MSG0001對這一幕並不感到意外,語氣淡淡地向她解釋,“吸食血液是獲取電量的唯一方式,電量不足,就會被動進入像今天這樣的副本,要麼成為別人的供給源,要麼從別人那里得到補給。”

    李小婷輕輕搖著頭後退︰“我接受不了……”

    即使她這輩子再也不想第二次進入副本。

    林予臻站在原地,沉默不語。

    如果說三個月前的“血族聯通”還能勉強令人感到新奇有趣,三個月後的它已然撕碎偽裝,露出猙獰可怖的內核。

    用戶電量過低,則將自動進入副本,勝利者吸食血液、補充電量,失敗者葬身關卡,成為對手的補給。然後,電量在日常生活中逐漸消耗,不斷重復這一過程。這是一場注定以死亡為終點的惡性循環。

    要麼學著適應接受規則,以血為食;要麼與規則相對,葬身副本。

    “不去?”MSG0001向他投來一瞥。

    “不去,”林予臻滿眼都是大寫加粗的嫌棄,“太惡心。”

    “我也這麼覺得,”MSG0001輕輕活動了一下手腕,無所謂地笑,“看來我們注定升不了級。”

    林予臻心說,你這異能再升幾級豈不是要反了天?這樣想著,不由再次低頭瞥了眼他手中的斧頭。

    鋒利、堅實、與原版初始狀態別無二致。

    林予臻輕踫了下斧頭手柄︰“能給我看下麼?”

    話音剛落,長斧竟從手柄開始起了反應——淺白的霜花在斧身上密密麻麻地擴散生長,不多時便結滿了整只斧子,緊接著,原本堅硬鋒利的斧頭輕輕巧巧地在MSG0001手中散了,皺縮成一團廢紙樣的東西,零零星星地飄落在地。

    這場景似曾相識,瞬間喚起了林予臻腦中某段不算愉快的記憶。

    林予臻從齒縫中低低擠出四個字︰“……果然是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