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24章

    一到十二點,各練習室內的攝像頭準時關閉,零星幾個舞蹈室的燈光陸續暗了下去。

    “今天就到這里吧,”周睿遙說,“明天一早還要錄音,回去早點洗洗睡。”

    邵听嘴里含著喉糖,愉快地比了個OK,打手勢邀請Ellis同回。杜非欣然點頭,抬腿就要跟出去,林予臻︰“杜非。”

    杜非做賊心虛地回過頭︰“……干嗎?”

    “回來練習。”

    杜非哭喪著臉︰“我的好大哥,我們放過彼此行不行?我這腰受了兩天摧殘,再練下去要斷了啊!舞蹈海洋真的容不下我這條淡水魚……”

    確定參加SUPER MR後,他們日常訓練的側重方向一直是MR競技,聲樂和舞蹈練習的比例相應減了下去。

    比他還淡的另一條淡水魚無情道︰“不行。”

    周睿遙笑著出來打圓場︰“行了行了,明天一早錄音呢。杜非你回去睡吧,予臻要是還練,我留下陪他一會兒。”

    杜非感激道︰“謝謝睿哥!睿哥真好!”一溜煙跑了。

    林予臻留下來繼續練習,周睿遙雙手撐著下巴坐在一邊看著,過了沒一會兒,便閉上雙眼開始放空。

    到十二點半,他嘆了口氣,站起身來︰“予臻。”

    林予臻回過頭。

    “哥有幾句話,可能不太好听,”周睿遙說,“不過都是過來人的經驗。”

    林予臻微笑︰“你說。”

    “真的沒必要再練了,你這樣的底子,根本沒有用,明天彩排後台公演,你就算兩個晚上不睡,也練不出明顯效果。”他道,“舞台才佔多少比重?你MR一項已經很抬分了,別做無用功。”

    林予臻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睿哥,我沒記錯的話,咱們是一組。”

    整體舞台效果完全不考慮嗎?

    周睿遙不以為意地笑笑,繼而語重心長道︰“你是聰明孩子,應該懂得怎麼走捷徑。”

    林予臻看著他︰“我好像不太懂?”

    “高完成度未必有高票數,除了MR競技以外,實力不等于人氣,你應該知道。”周睿遙說,“何況,在MR競技上,你已經走了捷徑,這會兒又何必裝糊涂?”

    林予臻淡淡道︰“抱歉,真沒明白你的意思。”

    “第一輪MR測試,你的成績並不突出,”周睿遙收起臉上的笑容,盯著林予臻,話中有話道,“僅僅訓練三個月,就能通過考核,作為正式選手參加節目——這份成績,還真是絕無僅有。”

    “謬贊。”林予臻隱約听出他話里的意思,卻只是笑笑。

    “這是什麼東西的加成,你自己心里清楚。”

    周睿遙語帶陰鷙,點到為止,犀利的眼神收起,面上又恢復了平常的親和寬厚,抬起腿向練習室外走。臨出門前,忽然想起什麼,又轉身撂下一句話,“對了,能被人看到的努力才叫努力——哥好心提醒你一句,希望你不要太辛苦。”

    目送周睿遙離開的背影,林予臻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果然是他。

    今早狀似無意的試探後,林予臻本沒期望太快得到結果,沒想到周睿遙這般坐不住。

    然而他感受不到絲毫推測被證實的喜悅。

    如果不是對方惱羞成怒予以反擊,他完全不能確定這個猜測有幾分靠譜。副本內的周睿遙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與他們認識的睿哥沒有半點相似,滿嘴噴髒、自私易怒。

    但也許這就匿名模式所要展現給他們的,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齟齬。

    林予臻垂下眼瞼,感到可笑的同時卻也不得不擔心——同樣是血族聯通的用戶,自己的電量已經跌到不能再低,如果今晚再次被拉入副本,即便是已經通關的希爾伯特迷宮,他也未必是鐵匠的對手。

    靜靜思索良久,林予臻決定還是按原計劃,泡在練習室通宵練舞。

    -

    天色將明。

    出乎預料地,系統一晚都很安靜,沒有搞出任何ど蛾子,但這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Super MR成團戰第一期正式上線播出。

    節目組貼心地將正片分為兩個版本,一個是跟隨選手視角的實時推進版,另一個則是上帝視角版本,並特邀貓熊直播旗下的人氣解說組合A&B做比賽解說。

    周睿遙回到宿舍,從行李箱里拿出私藏的手機,直接打開第二版看上帝視角。

    “現在鏡頭給到了星艦,”畫面上閃過星艦五人進入黑玫瑰城堡,打開各自房間的畫面,解說員A的聲音明顯更加興奮了一點,“這一組有兩名預出組選手,應該說經驗要比其他隊伍更豐富些,我們來看看他們會不會選擇不一樣的路線。”

    解說員B︰“隨機道具盒已經拿到手了,一個新手禮包和一個常規四選一,可以說還是比較友好的。我們看到星艦兵分兩路出了城堡,每隊各有兩人……哎,江弋去哪了?”

    “前期落單的風險還是比較大的,”解說員A笑道,“不知道這是不是來自預出組的自信,讓我們拭目以待。”

    大約十幾秒後,鏡頭切到江弋,解說員B的音調立時上了一個台階︰“江弋果然沒有選擇常規路線,他上樓了!沒有出主城堡!”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非常冒險的行為,”屏幕上,江弋已經用偏移密碼打開了粉狼的儲物間,“各方面都不明朗的情況下,不按照已有線索走,很容易觸發NPC的攻擊啊。”

    “不過我認為江弋一定是有自己的規劃的,”解說員B道,“只靠莽,絕對沒有可能拿下預出組隊長的位置。”

    “道理雖然是這個道理,”解說A半開玩笑道,“你的濾鏡還是要摘一摘的。”

    江弋在城堡四層搜到一只稀有限時道具盒——設定時間內開啟無需回答問題,過期自動消失——而後撤出房間,並沒有急著上樓。他打開隊內通訊聯絡蔣鵬,簡單調整了兩支小隊的任務,同時打開四選一道具盒,從里面開出兩支墨彈槍來。

    “確定是有效道具?”蔣鵬接到通訊趕回主城堡,望著兩支看起來雞肋無比的道具,陷入沉思。

    江弋簡單整理了一下現有道具︰從限時道具盒中開出的彩色汽水糖、新手禮盒中的礦泉水、並上兩支可換彈匣的墨彈槍,分給蔣鵬一半,簡潔明了地說︰“上樓。”

    周睿遙盯著屏幕,眉心擰得越來越緊。

    天色漸暗,他與林予臻兩人在萊特鎮尋找線索的時間段,鏡頭給了中央噴泉一個特寫,半空降下的墨點滴落在澄澈透明的水面,伴著層層漣漪漾開。

    畫面緩緩移動向上,黑色的筆尖隔著一層烏雲,在暗沉的空中若隱若現。

    江弋和蔣鵬踏入第六層房間,在四幅畫前仔細甄別,選擇第一幅進入。在畫中參與了一場粉狼被選中獻祭的儀式後,通過補色對比的方式脫身出來,手中多了只比先前所有更為精致的木盒——隱藏道具正式開啟。

    與此同時,上帝視角下,粉狼站在糖果鋪的後院正中,仰頭凝視著逐漸黯淡的天色,闔上了雙目。

    他的身體僵直不動,一點點化回了活靈活現的泥塑,半透明的黑影自塑像中穿出,虛無縹緲地飄出了仍有客人等候的糖果鋪。

    畫面拉遠,全景鏡頭下,烏雲壓頂的黑玫瑰城與陽光明媚的萊特小鎮由一條霧氣彌漫的小路溝通。小鎮外,是大片滄茫的留白,空無一物。

    鏡頭閃回凱斯的小酒館上空,一支筆的虛影伸進凱斯的衣櫥,一番涂涂改改,藏在盒中的槍彈被清掃一空。

    不多時,江弋同蔣鵬走出了城門,在萊特小鎮邊與他們狹路相逢……

    周睿遙粗暴地扯下耳機,將手機扔出很遠,厚實的地毯上,兩名解說仍在情緒飽滿地講解——

    “森熠兩名選手開始回程——情況不太妙,照目前這個情況,一會兒必然要和江弋和蔣鵬對上。”解說員A道,“兩邊物資很不均衡,星艦這邊幾乎是碾壓性的優勢,不過周睿遙作為森熠的實力選手,我很期待他接下來的發揮。林予臻雖然是新人,到目前為止的表現也都非常可圈可點,這兩個人的組合能不能絕處逢生? 我預感接下來的畫面將成為本場的亮點之一。”

    解說員B頷首笑道︰“森熠和星艦的對決,那必然是十分有看點。不過說句題外話,這兩個公司的Cody今年是商量好了麼?隊服設計走這麼統一的路線?”

    此言一出,彈幕頓時笑瘋了一片︰

    【噗哈哈哈哈哈我剛才就想說了!版型幾乎一毛一樣!森熠白底金標,星艦黑底銀標,一定是特別的緣分。】

    【兩家Cody聯誼實錘。】

    【嘖嘖嘖,別的不說,隊服真的很配。】

    四人在小鎮邊狹路相逢。

    “晚上好。”

    “……晚上好。”

    兩聲禮貌的招呼一出,解說員A也忍俊不禁︰“這麼友好的麼?我期待的畫面到哪去了?”

    解說員B配合地起哄︰“打起來,打起來——哎?”

    全頻通報下一刻冰冷無情地響起︰

    -【當前隱藏道具使用次數︰1,淘汰選手數︰1……】

    “周睿遙的積分直接清零了?!”解說員A震驚道,“這麼……猝不及防的嗎?”解說員B惋惜嘆道︰“可惜了啊。”

    林予臻絕境之中接任隊長,挾持蔣鵬與江弋對峙,兩名解說十分驚喜,重燃激情亢奮講解一番,畫面來到了奪槍的尾聲。

    彈幕更加熱鬧非凡︰

    【臥槽,剛才江弋槍里噴出來的是什麼東西?潔癖人士表示強烈譴責!!!】

    【對不起林予臻好慘但我好想笑】

    【啊啊啊啊江弋好帥!星艦你沒有心!這麼晚才把我老公放出來QAQ】

    【森熠的新人有點東西啊……】

    【剛的一批,粉了粉了】

    【淦!莫名覺得這倆有點般配啊!】

    ……

    “——沒咬你不錯了。”對峙結束,蔣鵬對江弋瘋狂賣慘,後者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成功戳到解說B的笑點︰“哈哈哈哈哈哈……江弋這一句話配上兩個人嘴里的‘不熟’,听起來……非常地有故事啊。”

    彈幕里刷cp的明顯比剛才多了一倍,更有甚者在江弋、蔣鵬和林予臻三人之間玩起了排列組合,不少彈幕由于嚴重變色,慘遭屏蔽。

    ……

    鏡頭最終跟隨兩人來到了城堡第七層。

    新一輪的對峙、試探、互坑,再到緊急情況下的被迫聯手,氣氛逐漸推至高潮,彈幕刷得越來越快,令人目不暇接。

    【有句話爺都說倦了,一定是特別的緣分……】

    【哦,這兩人該死的默契!】

    【林予臻,媽媽愛你!!!】

    【江弋/江弋/江弋/江弋/】

    【蔣鵬也太自覺了吧……槽,我蔣哥對江隊是真愛無疑】

    【#蔣鵬 工具人#】

    ……

    氣氛熱烈的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是,幾分鐘後,讓彈幕與評論區徹底爆炸的,會是江弋親口說出的那一句——“咬上癮了?”

    “噗嗤……這兩個人……”解說B忍了半天笑,實在憋不住,終于破了功,“不如單獨弄個組合出來吧?”

    解說A一本正經地點頭︰“名字我都給起好了,干脆就叫‘弋臻見血’吧。”

    彈幕靜止了半秒……再次爆炸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