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30章

    越野車飛馳了二十公里,前方出現了第一個補給站。

    這一路上,車後箱沒有傳出任何聲音,林予臻隱隱松了口氣,將車在補給站一側停了下來。

    江弋看了眼杜非︰“輪流下去取物資,你先吧。”

    杜非本來不覺得有什麼,江弋一謙讓也令他格外警覺︰“憑什麼啊!?”手上不由拽緊了車門,屁股也坐得更牢了些,“你先!”

    江弋用眼神示意他們兩人所處的位置,心平氣和地征求他的意見︰“那你覺得我從誰身上跨過去比較合適?你,還是林予臻?”

    杜非︰“……”

    “我先吧。”林予臻撥解了身上的安全帶。

    江弋饒有興味地瞥了他一眼。

    在杜非“你想想清楚?”的嚎叫挽留下,林予臻向著上一輪中差點喪命的地點走去。

    深吸一口氣,將掌心覆上銀色按鈕,熟悉的滴滴聲再度在林予臻耳邊響起。

    “你要干什麼!?”望著向駕駛位移動過去的江弋,杜非每一根頭發絲都繃緊起立,下意識地跟著往右邊挪,一邊隨時準備著撲上去搶方向盤,一邊嘴里嘮叨不停,“……雖說咱們是臨時隊友吧,在這兒把人扔下也忒不道義,我雖然不能從道德層面譴責你,但是路上多個人也多個保障對吧?萬一路上有個什麼意外,也不至于連車都被鎖定,你……再仔細考慮考慮?”

    江弋打斷他的絮絮叨叨︰“我找個方便下車的位置。”

    杜非︰“……哦。”

    白白浪費這麼多感情。

    另一邊,六秒的驗證時間一過,機械音照常響起︰“驗證通過。”

    沾滿細小沙礫的大門自動向兩側滑開。

    林予臻繃緊的神經稍稍松懈下一些,邁入補給站大廳,發現內部空間實際要比從外部估測小很多,三面特制磨砂玻璃後,是層層疊疊的機械儲物架,隨著他的進入,開始根據輸入的身份信息,自動為他匹配物資。

    機械運轉的嗡鳴響了片刻,槍械、藥品、食物,依次打包進入配給箱,面前一扇磨砂玻璃下部拼接的鋼板自動掀起,履帶將屬于他的物資輸送到腳邊。

    林予臻彎腰撿起配給箱,查看里面的內容︰一支普通的F36□□,一瓶500ml礦泉水,一枚刻著“1A39”字樣的鑰匙,還有一盒鎮痛抗炎的藥品。

    收好幾樣物資,林予臻將配給箱拎到回收履帶,回到越野車旁。

    江弋推開車門踏上沙地︰“到我了。”

    “兄弟,你……是自願的嗎?”林予臻一上車,杜非便做賊似的湊上來,掩著口型輕聲耳語道。

    林予臻︰“?”

    “你知道我看見你們倆在一輛車上的時候什麼感覺嗎,”杜非說,“情敵之間握手言和促膝長談也不過如此。”

    林予臻面無表情︰“你的想象力過于豐富。”

    “不,我的想象力根本不夠豐富,”杜非緩緩搖頭,“我完全想象不到你們兩個是怎麼……”

    話沒說完,江弋已經回到了車旁,對坐在駕駛位的林予臻道︰“下一程我開。”

    杜非趕緊閉了嘴,麻利地滾下車前往補給站去了。

    杜非前腳剛走,林予臻和江弋就打開了車廂隔板,崔教授這次沒能掙開綁縛帶,依舊面容疲累地躺在後箱,闔著雙眼。

    江弋摸了下崔教授額頭的溫度,暫時正常。

    “看來崔教授的健康狀況是可變量,”江弋道,“引起變化的部分因素在你手上。”

    林予臻不置可否。

    這一輪開局,他懷疑引起掌紋驗證失敗的原因並不是“殺手”對安全系統動了手腳——在不經意的接觸點下手可行性更高,于是拒絕與莫維、歐力和安東握手告別。這一嘗試已在剛才被證實正確,凶手的範圍也隨之縮小。

    但這樣關鍵的信息,他並不想過早透露給江弋。

    “我們上島之後,接觸過的主要人物應該相同,”江弋看著林予臻重新拉下隔板,不疾不徐地淡聲分析,“如果你上一次身份驗證失敗並不是系統的原因,那麼就是凶手同你接觸時動了不易發覺的手腳。”

    “所以我猜,我們要找的凶手,應該就在莫維、歐力、安東三個人之間。”

    江弋篤定地落下最後一句,杜非空著手回來了。

    “我懷疑我被針對了,”杜非苦著一張小臉,無奈向兩人攤手,“為什麼你們都能取到物資,我卻領了個寂寞?”

    “你……”林予臻瞥了他一眼,道,“連鑰匙都沒領到?”

    “是啊,”杜非嘟囔,“上一輪我還沒進補給站,就被強行重啟了,這一輪就給我來這?來這?”

    江弋道︰“先上車再說吧,必要的時候勻你一點。抓緊時間。”

    杜非眼楮一亮︰“謝謝弋哥,弋哥真好!”高高興興地跳上了副駕。

    江弋啟動越野車,三人平安駛出補給站範圍。

    “在補給站,物資和身份信息應該是一一對應關系,對吧,”杜非胳膊肘支在車門上,認真琢磨起這件事來,“我們的身份信息又和抽到的筆記所屬人相關聯。所以說,我這本筆記的主人有特殊身份?還是說,我抽到的其實是一本偽造筆記?”

    見他大大咧咧地直接將兩種可能性開誠布公,林予臻忍不住提醒他︰“圓桌還沒開始。”沒必要這麼超前。

    “臨時隊友也是隊友啊,”杜非不甚在意地擺擺手,“再說了,我什麼物資都沒有,不是還得靠你們嗎。”

    林予臻沒再說話。

    橫風刮過,車後揚起一片黃沙,杜非從後視鏡望去,沙塵散去的車後,一片流動的金色悄無聲息地向他們涌來。

    “那是什麼東西?”杜非揉了揉眼,懷疑自己在沙漠里待得太久,出現了幻覺。

    江弋瞥了眼右鏡,猛然用力踩下油門,車速瞬間飆升兩格,發動機發出一聲低沉轟鳴。

    金色的流沙越流越快,尾隨越野車一路奔騰。發動機的咆哮聲中,幾株淺黃色的肉蓯蓉從窗外一閃而過。

    杜非在後視鏡中看到,那股流動的金沙赫然分出幾支,迅疾地攀卷上所經之處茂盛生長的肉蓯蓉,像是刮起了一陣微型龍卷風,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幾股流沙重新匯入隊伍,席卷之處,植株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是沙漠羯蟻。”林予臻神色凝重地回答了他的問題。

    那道金黃色“流沙”,正是數以萬計的沙漠羯蟻群。它們通體金黃,體型與普通螞蟻相差不大,但上顎兩只鋒利帶鋸齒的利牙極其靈活,可以張開超過一百八十度,像兩只微型獸夾。單單一只羯蟻並不可怕,但它們通常集體行動,所到之處就像刮過一道金色旋風,無論是植物還是猛獸,被這樣龐大的羯蟻群一擁而上,要麼消失得渣都不剩,要麼化為一具森然白骨,最多也只需要幾秒時間而已。

    越野車的油門幾乎踩到了底,羯蟻的速度卻快得超乎尋常,某一刻,操控面板猝然閃爍起危險的紅光,伴著刺耳的警報鳴響︰“嘟——警告!警告!當前裝甲損壞已超過30%!請……”

    “嘟——警告!當前裝甲損壞已超過40%!”

    杜非愕然回頭,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密密麻麻的金色螞蟻已爬滿了越野尾部,瘋狂啃食侵蝕著外層裝甲。

    “坐穩了。”江弋沉聲提醒,方向猛轉,向著一個下行的陡坡沖去——

    “啊——”杜非還沒來得及抓住頂板右側的拉手,整個人就往林予臻身上甩去,倉促間想要摳上椅背,手一滑一拳搗在隔板上,于此同時,分毫不差地,有什麼物體重重撞上了隔板,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什麼聲音?”杜非脫口問出一句。

    然而下一秒,他便說不出任何話了。越野車騰空一躍,以一個可怕的速度落上斜坡,瘋狂地向下面俯沖而去。

    自上而下的窒息感讓人連尖叫聲都無法發出,時間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又好像只是短短一瞬,隨著“嘩啦”一聲巨響,車前濺起一米多高的水花,豆大的水珠重重砸在前擋玻璃上,車速驟減。

    江弋將車駛入了坡下的河流。

    杜非一臉驚魂未定地向後看,車尾兩旁的水面,赫然飄起一層金黃色的浮沫,那是被水沖落下的數百只羯蟻。

    “好險……”

    觸控板上,裝甲的損壞程度已經達到100%,徹底報廢。江弋一秒不耽擱地將越野切至涉水模式,勻速橫過河流,登上對面的陸地。

    他們正式進入了綠洲區域。金黃的沙漠與羯蟻被越落越遠,迎接他們的是繁茂的草地。

    越野恢復正常速度行駛,偶爾有一兩只野兔受驚躥起。

    杜非驚魂甫定地坐直身體,揉揉腦袋,嘟噥一句︰“磕死我了……你倆怎麼能這麼淡定?”

    江弋瞥他一眼︰“這就刺激了?”

    言下之意是,後面必然還有更大的障礙,開胃小菜而已。

    林予臻沒說什麼,默不作聲地將掩在隊服下的F36挪了位置。

    杜非摸摸下巴,忽然想起︰“說起來,剛才急轉彎的時候,我好像听到有什麼東西撞在擋板上了……要不要檢查一下?”

    林予臻︰“有嗎?”

    “我應該不會听錯,”杜非說著便要伸手去掀隔板,“一聲悶響,你一點都沒听見?”

    林予臻道︰“我只听見你砸在我身上的聲音。”

    “……”杜非仍擰著脖子,鍥而不舍地盯著隔板,“里面該不會有什麼東西?”

    “到前面找個安全的位置停下檢查吧,”林予臻按下杜非躍躍欲試的手,“這里的草越來越高了,不太對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