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31章

    杜非聞言轉過頭,發現隨著越野車的行進,原本只到腳踝處的青草,赫然已增加到了前擋風玻璃的高度,一米多高的野草擦過車身,發出令人牙酸的沙沙聲,前方視線已然受阻。

    “這是什麼品種的草地?”杜非張大了嘴,“這個高度再加上這個茂密程度……里面的動物應該過得很好吧?”

    仿佛是為了印證他的猜測,一只碩大的蚱蜢“嗡”地起飛,穩穩當當地落在前擋風玻璃上,寬大肥厚的後翅、一指來粗的黃綠色觸角、矯健有力的後足上的倒刺,在這個足有一米長的昆蟲身上分毫畢現,看得清清楚楚。

    黃黑色的復眼轉動了半圈,巨型蚱蜢忽然原地起跳,後足用力一蹬,在玻璃上發出清晰的刮擦聲,一道粗且深的白色劃痕赫然留在前擋風玻璃上,蚱蜢落入一人多高的草叢,不見了蹤影。

    “媽!”杜非怕正常體型的昆蟲都怕得不行,更別提這種plus款,當即崩潰大叫,“啊!好惡心啊!”

    “你還記得自己是個rapper嗎?”江弋穩穩地控制著車速前進,同時不忘玩笑揶揄他一句。

    “哪條法律規定rapper不能怕蟲子了?”杜非雙手抱頭的同時,也沒忘了為自己分辯一句。

    車子越往前行駛,攔路的草叢越高,茂盛的綠色使方向變得難以分辨,江弋幾乎是用車身破開瘋長的野草,根據地圖的提示,在看不清道路的情況下向前摸索行駛。

    不知過了多久,又一只蚱蜢從一側草叢躍出,攀上右後側的車體,長有兩道內扣利刺的口器懸在車輪邊,躍躍欲試。

    “噗嗤——”行駛中,車內三人明顯感覺到車身向右後方歪斜了一下,觸控屏上再次閃爍起刺目的紅光,右後輪胎迅速癟了下去。

    “爆胎了?”杜非嘆了口氣,“看來是非逼著我們在這兒停一下了。備胎在後面吧?”

    盡管在這樣的草叢中停駐並不是什麼好的選擇,可眼下也別無他法。

    “在後面。”江弋看了他一眼,“你去?”

    “嗯……不過你們得先幫我把那玩意兒解決了。”杜非指指剛從車身上蹦下來的巨型蚱蜢,臉上閃過一陣惡寒。

    “先別開窗。”林予臻制止正打算放下玻璃,便于射擊的杜非,“普通子彈不一定對變異生物有效。暫時不確定攻擊性的情況下,不要貿然招惹它。”

    杜非放下手,望著趴在車邊的蚱蜢,臉快皺成一團了︰“哪怕來頭獅子,也比這玩意兒好啊。”

    好在巨型蚱蜢在附近停留了一會兒,便彈跳著走遠了,杜非趴在車窗上觀望了一陣,沒看到其他昆蟲出現,深吸一口氣,準備去拉車門︰“我去了,給我把武器防身。”

    江弋痛快地遞了個物件過來,杜非發覺手感不對,轉頭一看,掌心里赫然躺著一柄匕首︰“……不是,萬一它蹦回來,你讓我用這個跟它斗?”

    “不好意思,”江弋坦然回道,“我的物資箱里沒有其他武器了。”

    杜非充滿懷疑地掃了他一眼,轉而求助林予臻︰“你的槍借我用下。”

    “好。”林予臻應了一聲,伸手去取,杜非靠在車門邊,眼角飛快地向隔板瞟了一眼。冰涼的觸感剛剛貼到掌心,他便反手用力一握——

    卻抓了個空。

    林予臻的槍口一閃,已然抬至杜非左胸口前,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開槍!

    砰!

    轉播畫面乍然黑屏,無數條震驚的彈幕帶著問號飄過——

    【我靠!什麼情況??林予臻對杜非動手了??】

    【沒記錯的話,林予臻這個身份,好像只能選擇一名選手擊殺吧?這個名額直接留給杜非了?兄弟們,把感動打在黑屏上。】

    【#杜非實慘#】

    【沒有物質的友情真的很脆弱,都不用風吹,問兄弟要把槍就散了。】

    僅僅過了兩秒,屏幕一閃,畫面重新出現,林予臻已經收起F36,杜非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落在副駕上的一只物資箱。

    【???什麼情況?我非落地成盒了? 】

    場景猝然閃回方才黑屏時發生的一切——

    從林予臻槍口飛出的子彈直直射入“杜非”隊服胸口的內置芯片,卻沒有發出耳熟的爆裂聲,既沒有代表選手積分截止的嘀嘀聲響起,也沒有被擊殺選手的影像淡出,“杜非”就像是披在外層的一層殼,被子彈擊中後便剝落消失,只有一個黑影從其中飛快躥出,落下了一只比補給站規格小上許多的物資箱。

    “原本擔心你下不了手,”江弋唇角揚起一個弧度,道,“看來是我多慮了。”

    ——從岸邊登上越野車、一路同行至補給站的杜非的確是選手杜非本人,而自補給站出來、聲稱什麼物資也沒有取到,剛剛企圖以借用的名義佔用一把槍械的“杜非”,卻是冒用身份的NPC。

    兩人發覺後,沒有即刻拆穿動手——很顯然,殺手選擇了與第一次完全相反的策略,既然選了冒用選手身份接近他們,那麼相處中自然能透露出比武力強攻更多的蛛絲馬跡。

    林予臻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撿起袖珍物資箱,打開看了一眼︰“看來作為殺手的NPC不止能復制選手的外貌身份,語言習慣、日常喜惡也能一並復制,偽裝的比我預想中更完美。”

    “是偽裝,就會有破綻。”江弋道,“不過規則中沒有提到殺手被揭穿後能否再借用其他身份,保持警惕還是有必要的。”

    袖珍物資箱中,靜靜躺著一把同首場副本中一模一樣的銀灰色手|槍。

    規則預告中的隱藏道具。

    林予臻將它收好,拉開後箱擋板,查看崔教授的情況。

    隔板後,被束縛的蒼白雙手上,幾只金色的羯蟻正貪婪地爬動啃噬著他的皮膚,鮮紅的血肉模糊一片,細細碎碎的傷口泛著血沫,最嚴重的一處深可見骨。崔教授雙目緊閉,嘴唇白得越發不見血色。

    ——裝甲損壞程度達到100%,方才從河流中穿過,後箱內側沒有滲進半滴水,幸存的羯蟻卻在上岸後輕而易舉啃穿了車皮,鑽進了後箱。

    林予臻迅速抽過一旁的礦泉水,將幾只羯蟻悉數沖落,碾碎,又攬起崔教授的後背,將他扶靠到車壁上,剛要對江弋說“搭把手”,一只擰開的嶄新水瓶便遞到了崔教授口邊。

    “羯蟻的口器會分泌一種特殊毒素,”江弋說,“我這里只有普通的消炎藥,不知道能不能行。你那里還有別的麼?”

    林予臻從口袋中取出一模一樣的廣譜消炎藥盒放在一旁備用,搖了下頭,先動手幫崔教授清洗傷處。

    “體溫偏低,毒素恐怕已經深入了。”江弋用瓶蓋將兩粒消炎藥送入崔教授口中,試了一下他身體冰涼的溫度,“我先下去換後胎,營地或許會有必要的醫療措施。”

    林予臻“嗯”了一聲,隨口道︰“當心。”

    江弋從駕駛位前的暗格中取出一把FF04小型脈沖槍,拉開車門。

    林予臻半扶半攬著崔教授,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撥解開他前襟的紐扣,內袋勾出熟悉的注射器形狀。他將針管從袋中取出,三毫升的黑色藥水完好保存于管中,分毫未動。

    看來“崔教授自行注射不明藥水”是可以通過外力制止的事件。

    車外的草叢猝然晃動了一下,緊接著響起脈沖槍發射的爆裂聲——又一只巨大的甲殼蟲自野草深處振翅飛出,目標明確地直撲江弋,半徑足有八十公分的鞘翅在空中展開,天色一瞬間都被遮蔽得黯淡。

    江弋沒有絲毫猶豫,抬手,高能激光一瞬射入巨型甲蟲的腹部,泛著油光的堅硬外殼猝然間四分五裂。黃色的汁液從甲蟲體內噴射而出,以車為中心的區域下起了一場小範圍的降雨,燻人的腥氣隔著車窗都能聞見。

    林予臻收好存有黑色藥液的針管,扶著崔教授重新躺平,推開車門剛踏出一步,便被燻得一陣反胃,一只手掩了口鼻,拍了下江弋的肩︰“我盯著,你換。”

    江弋遞過FF04︰“有勞。”

    兩人分別負責戒備周遭和更換報廢輪胎,一時無話。半晌,江弋完成手上的工作,將軟癟的廢胎扔進備用輪胎留下的空缺處,拍拍手站起身來︰“有件事差點忘了問——我進補給站的時候,杜非有沒有向你透露一些筆記相關的線索?”

    林予臻將手上的FF04遞交回來︰“沒有。”

    “沒有?”江弋啞然失笑,“我離開的那段時間里,你們在忙著討論天氣嗎?”

    “不然呢,”林予臻反問,“你的速度難道還夠我們聊點別的?”

    “……”

    草叢之中,遠遠傳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兩人心照不宣地停止了互杠,林予臻繞了半圈,率先向駕駛位快步走去,剛拉開車門,一輛外觀完全一致的越野車從他們旁邊呼嘯而過。

    ——前方傳來一道緊急的剎車聲。

    緊接著,那輛超過他們的越野在兩人注視下,又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倒了回來。

    蔣鵬降下車窗,帶著謎一樣的微笑沖兩人道︰“嗨。”

    “……”

    副駕駛上坐著丁莽,玻璃降下後,目光猝不及防地與兩人對上,實在無法裝作沒看到,只好含羞帶怯地伸出手來,朝他們揮了一揮。

    蔣鵬望著江弋,眼帶欣慰地嘆道︰“不錯。”瞥了眼林予臻,別有深意地略一停頓,又由衷地對江弋道,“加油。”

    林予臻︰“?”

    吐完這四字箴言,蔣鵬一腳踩下油門,帶著謎之微笑,深藏功與名地飛馳離去。

    “……”江弋冰著一張臉轉過頭,冷峻道,“他脖子以上的部分最近可能出了點問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