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35章

    丁莽臉上的表情,瞬間四分五裂。

    蔣鵬頗為幸災樂禍地瞟了江弋一眼,那意思再明顯不過︰開場裝傻一時爽,這兩巴掌扇的響不響

    兩人同一輛車,一個擊殺了杜非,另一個居然裝不知道——信息量又豐富了不少。

    江弋不慌不忙,略作回想︰“補給站,還是剛剛?”

    “你覺得呢,”林予臻口中說的是問句,用的卻不是普通疑問句的上揚語調,“不然你再好好回想回想?”

    “二位先停一下,”蔣鵬比了個暫停手勢,望向林予臻,“既然你說杜非是你擊殺的,那麼他是什麼身份,你不可能一無所知,對吧。”

    “不巧,”林予臻淡淡道,“從他身上,我沒有得到任何有效信息。至于他的身份,自然也不知道。”

    其實,“林予臻擊殺杜非”這一事件,分開討論並不復雜,主要矛盾集中在他是獨自一人,還是伙同江弋干掉杜非上。

    假使兩人合作擊殺,那麼江弋、林予臻拿到真實筆記,杜非拿到偽造版的概率最大;

    假使是獨自擊殺,那麼最大的可能是杜非身上攜帶的恰好是林予臻想拿到的筆記,因而完美地實施了一次規則內的擊殺。

    這兩種是最合情合理的情況,否則沒有理由在圓桌前貿然涉險,除非……

    “如果你是殺.手呢?”江弋搶先一步說出了蔣鵬心中所想。

    “如果我是殺.手,”林予臻無波無瀾地望向江弋,語氣森然道,“現在坐在這里的就是七個人了。”

    丁莽︰“……”

    他默默把屁.股往左邊挪了一點,又挪了一點。

    江弋完全不放在心上,稍一沉吟,無聲笑笑︰“第一次圓桌前,你在無法確認杜非的身份下對他開槍,其實只有三種可能。第一種既然已被排除,那麼只有你作為特殊調查員,在運送崔教授時被杜非撞破,情況緊急逼不得已的條件下對他開槍;或者他作為特殊調查員,抵達營地時和崔教授一起,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你撞破,因此喪命。而不論是這兩種中的哪一種,都可以推斷——”

    “崔教授的筆記現在在你手上。”

    江弋話音落下,圓桌上一時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審視的目光再次集中到林予臻身上。

    “江隊推斷得很有道理,”林予臻冷冷道,“好,我們一條一條來算,你姑且可以認定崔教授的筆記在我手上。如果我開場抽到的身份是特殊調查,我們一路同車,抵達地下營地的時候為什麼不對我開槍?”

    “至于第二條,”林予臻眸色清冷,“杜非也在我們車上,他是不是和崔教授一道,除了我,還有人比你更清楚嗎?”

    丁莽︰“……!”

    以丁莽為首,六個人眼中的審視紛紛跳成了大寫加粗的驚嘆號。

    ……這是什麼滿到溢出的爆炸信息量。

    “我提前對杜非動手,不是別的原因,”林予臻最後道,“為了自保。”

    “假如……”周睿遙忽然開腔,“對杜非動手的其實是江弋呢?”

    江弋用鼻音嗤笑了一聲。

    “你看我像動了手不敢承認的嗎?”

    周睿遙收聲沉默下去,心中的懷疑卻並沒有減淡。

    “討論時間差不多了吧,”蔣鵬道,“不知道下一輪紅燈還是綠燈?”

    話音剛落,金屬盒子重新轉向江弋。第三次順次發言開始,紅燈亮起,禁止說謊。

    “崔教授被禁閉處罰時,在一名男性研究員的提示下,‘我’去送過一次衣物。”江弋淡然道,“另外,杜非的確上了我和林予臻的車。擊殺他的人不是我。”

    汪樹的眼中流露出些許疑惑,神色凝重,陷入沉思。

    金屬盒安然無恙地轉向了下一名選手。

    丁莽道︰“我同意江隊之前的發言——的確有人對崔教授的助手,抱有一些超出普通同事的情感,但並沒有確立關系。”

    江弋淺淡一笑,微微頷首,以示贊同。

    汪樹心中的疑惑更重一層。

    思索半晌,汪樹慎重地開口︰“在驗出C類衍生物之前,‘我’對崔教授的AS-1項目一直懷有認可和尊重。”

    “歐力的AS-2項目與崔教授的AS-1相比,”周睿遙望著金屬盒上的小孔,謹慎道,“‘我’認為前者的確有明顯的優勢。”

    金屬盒指向了Levi。

    “崔教授的體質,比起其他研究員要特殊一些。”Levi道,“不知道是不是年紀較大的緣故。”

    又輪到了信心滿滿跳醫生身份的蔣鵬。

    “和Levi口中的崔教授不太一樣,‘我’沒有什麼特殊體質,”蔣鵬說,“按時上班,自覺加班,僅此而已。”

    紀寧道︰“‘我’的診療效果顯著。崔教授來診療室座談的次數比其他研究員要稍多一些,估計是心理壓力大,自我難以消解的原因。”

    “‘我’推動項目並非為了名或利,”林予臻說,“只為制出藥效顯著、毒副作用輕微的藥水——僅僅是作為一名軍方研究員的責任與追求而已。另外有必要補充一下,我並沒有獲得杜非身上攜帶的筆記。”

    金屬盒子“滴”了一聲,代表第三輪順次發言結束,機械聲從內部響起︰“圓桌時間結束,請選手盡快回房休息,每間房間僅允許留宿一人。剩余時間請嚴格遵守開場宣讀規則,祝大家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系統兀自讀得愉快,選手們走出房間時的神情卻半點愉快不起來,各自帶著各自的凝重與沉思。

    第一晚,筆記還未加載至起火那一晚的情形,判定凶手還為時過早。他們今晚的任務,僅是梳理出各自攜帶筆記的歸屬,以及判斷真偽,確定擊殺目標及行動方案,至于是否要在今晚動手,在將圓桌上獲得的信息分析完畢前,暫無定論。

    大家正準備沉默地奔赴各自房間,金屬盒子又說話了︰“現公布各選手分配房間︰江弋——3A04,丁莽——1A77,汪樹——4A37,周睿遙……”

    “……林予臻——1A39。”

    眾人︰“……”

    如果系統具象並擬人化,此時此刻,它的臉上一定興奮地寫滿了三個字︰打起來!

    所有房間悉數公布,是生怕動手的時候找不到人嗎!

    江弋第一個走出房間,懶洋洋地回頭望了眼身後神態各異的眾人,道了句︰“晚安。”

    便大步流星地向3A04的方向去了。

    營地的房間分布毫無規律,房門也不像常規那樣規整排列,大家循著來時的記憶,各自回到房間,閉門落鎖——其實這道金屬門閉與不閉、鎖與不鎖並無太大分別,無論如何都難以抵擋意圖破門的激光或子彈,林予臻捏著薄薄一扇門板,嚴重懷疑只需要一腳的力道,便能輕松替代鑰匙的職能。

    但就眼下而言,閉上門畢竟能創造一個適合思考的空間。林予臻將要關門時,忽然覺得走廊上有什麼地方不對,斜對自己房間的位置似乎多出了一道門。

    正待仔細查看斜對面的情況,走廊上的照明燈光忽然黑了個徹底,緊接著,再熟悉不過的機械提示音響起︰“各選手注意︰請勿在廊上逗留!請勿在廊上逗留!”

    站在1A39的門檻內,黑暗徹底阻隔了通往對面的視線。林予臻無奈,閉了房門,抱臂靠在床頭,將圓桌上的記憶從頭到尾梳理一遍,首先確定出三人的身份——周睿遙後兩輪提到“崔教授的固執令他為難”、“比起AS-1更贊同AS-2”,顯然是抽到了莫維的筆記;

    Levi第二輪“常與研究員們私下談話,幫助他們紓解壓力”的發言將身份圈定在莫維與安東之間,最後一輪對崔教授體質的發言,使林予臻認定他的筆記來自于安東;

    紀寧則更明確地表示出了“醫生”的身份。

    余下幾人,汪樹手上的筆記在真/假歐力與真阿帆三者中選其一的概率較大,真/假莫維的概率偏低;

    丁莽的兩輪真實發言劃定了“安東”與“莫維”的身份範圍,但由于Levi和紀寧已被確定,故而可以直接排除安東,得出莫維的身份;

    蔣鵬透露出的信息量從全場來看其實是最少的,“按時上班,自覺加班”全員滿足,但依據前面所得,排除掉莫維和安東的身份,就只剩下阿帆與歐力。

    故而,全場梳理下來,利用排除法可以得出,杜非抽到的筆記不是來自歐力,便是來自阿帆。

    正快速思索著,隔壁突然傳來猛烈的響動,尖利刺耳的摩擦分割聲透過金屬牆壁穿進耳膜……不,不只是聲音,林予臻的視線向右側移去,發現房間的牆壁上自下而上爆發出一串淡紫色的火花,一條平整的分割線正旁若無人地在上面游走。

    林予臻不動聲色地握緊F36,繞到單人床另一側,半蹲下來。

    砰!被切割下的長方形金屬板重重倒地,激起一陣煙塵彌漫,震耳的回響過後,江弋拎著FF04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野。

    作者有話要說︰一更。

    感謝各位小仙女的理解和關心,感謝sissi的地雷,感謝鏡中靈灌溉的營養液~

    今天的二三更會陸續在晚九點前發出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