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36章

    ……

    汪樹回到自己的房間後,蹙眉思索了許久,試圖理開心中的糾結,解開纏繞的眾多疑團。

    從江弋今晚的發言來看,他手中握著的,同樣是阿帆的筆記,可這筆記,究竟是真是假?

    林予臻與江弋的對線中透露出的信息量十足,他強行逼迫自己今晚運轉過度的大腦冷卻下來,將線索一一拆解——

    首先,林予臻擊殺杜非這件事,已經可以認定為真,江弋在亮紅燈的順次發言中承認,杜非上了他和林予臻的車,而擊殺杜非的卻不是他。林予臻主動承認獨自一人擊殺杜非,卻沒有從杜非身上得到任何東西,這說明,杜非手上的並不是與林予臻相匹配的筆記。

    再者,林予臻與江弋翻臉,揭露這一路過來,受到江弋的FF04脅迫,這句話的信息量更是格外巨大︰試想,一個手握阿帆筆記的選手,如何對疑似手握歐力筆記的人造成威脅?兩個人手上的筆記完全不匹配,根本談不上誰威脅誰。

    故而,只有一種情況符合——當一輛車上同時坐了三名選手,局勢便立刻變得微妙起來。

    林予臻既然不惜誤殺代價,也要在圓桌前解決掉杜非,後者勢必已對他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脅。

    這種威脅來自哪里?

    汪樹審慎地思考良久,認為唯一可行的答案是︰杜非輔助江弋對他造成了生命威脅。

    所以,那輛越野車上的情勢應當是這樣︰抵達營地前,江弋和杜非,都已百分之七十以上地確定了自己手上的是真實筆記,而林予臻暫且不知。這一路過來,兩人聯手,用槍械威脅著林予臻,但並未真的動手。經過途中的不斷試探交流,在即將抵達營地時,兩人忽然確定了林予臻手上的筆記為偽造,準備立即行動。眼看即將在圓桌之前被盟友擊殺,林予臻奮力反擊,扛著誤殺帶來的積分清零風險,果斷對杜非出手,解決掉了兩個威脅中的一個,扭轉局勢,以此確保自己的生命安全——這樣的邏輯完全講得通。

    這樣的假設一經成立……他便必須主動出擊了。

    汪樹悄無聲息地打開房門,在漆黑一片的走廊上摸索了一陣,眼楮逐漸適應黑暗,尋至6A11房間門前,抬手,敲了敲門。

    連續敲兩下,頓上兩秒,再敲三下,每一下之間間隔一秒。

    6A11的房門很快從里面打開了,Levi探出頭來,口型無聲地詢問︰“換?”

    汪樹點點頭︰“換。”

    Levi閃身出了房間,向著汪樹分配到的4A37去了,後者警惕地環顧四周,拎著一把FF04側身進入6A11。

    房間里沒有開燈,坐在一片悄然的黑暗中,汪樹緩緩摩挲著手上的脈沖槍,凝神靜思。今晚出手,或是待明早離開營地時出手,各有利弊,一時竟有些難以權衡。

    江弋站在倒塌下的金屬牆後,隨意地抬手揮開牆面砸地揚起的灰塵︰“準備好了嗎?”

    “……”林予臻望著那被削下的比門還寬的長方形空洞,“別問我,問牆。”

    “這金屬板隔人聲效果一流,隔其他噪音倒不怎麼樣。”江弋道,“動靜大了點,見諒。”

    後半句話無比正經地從江弋嘴里說出來,林予臻倒覺出幾分新奇︰“……難得。”

    “剛才的合作很愉快,”江弋的聲音帶著些許愉悅,“一會兒答案揭曉,能各自解決最好,如果情況麻煩一些……”

    “不是也已經做了準備嗎?”林予臻淡淡看他,反問。

    隔著一片幽深的黑暗,江弋朝他遙遙一笑,眼中鋒芒不減︰“只是防備最壞的情況。”

    兩人都未點破,交流卻十分順暢。很奇怪,先前對著干的時候,拳拳搗在對方痛點,恨不能置對方于死地,一旦聯起手來,又不知從何而來的默契非常。

    【你們管這叫不熟?差點信了你們的邪。】

    【這配合打的太強了,圓桌節奏帶的飛起,居然不是事先商量好的?!瑞思拜瑞思拜】

    【我流淚了,他們真的好默契,先是為了避嫌,人群中各據一邊,又在彼此需要時心照不宣地靠近。】

    【是在談吧?是在談吧!】

    【又是為弋臻見血美好愛情落淚的一天.jpg】

    【我批準了,我允許你們當場結婚!】

    ……

    彈幕上CP黨嗑聲不絕。林予臻看不到實時彈幕,心下倒沒有太大波動。

    兩次合作都能如此順利,緣分談不上,智商處于同一戰線,跟得上彼此節奏倒是真的。

    兩邊的房間都沒有開燈,只有腕上的特殊裝備泛著微微熒光。

    “有些話,放在現在說或許不太合適,但我想,暫時也找不到更合適的機會了,”就在林予臻以為他們完成了行動或防守前最後的交流時,江弋忽然將自己的微型耳麥摘掉,起了個莫名其妙的話題,聲音低沉道,“你……和我預想中的不太一樣。像今天這樣的合作,我的確從未預料到。”

    “……等等,”林予臻被這突如其來的剖白弄了個猝不及防,嚴重懷疑江弋被什麼奇怪的東西上了身,“為什麼突然跟我說這個?”

    是不是想逼我開槍?

    盡管全息攝像頭幾乎無死角地存在于副本各個場景,但兩人都清楚,現下的畫面,播出的可能性幾近為零,再交流些與副本無關的東西,則更沒有可能被觀眾看到了。

    雖然導播鏡頭切得還算及時,但江弋忽然摘麥的這一秒,還是如實放送出去了。

    【?干什麼干什麼?比著賽呢,有什麼是不能讓我們听的?!】

    【江弋你big膽!耳麥是說摘就能摘的嗎!說了什麼我也想听听?】

    【鏡頭給我盯死他們!我倒要康康這倆人有什麼小秘密】

    “抱歉,有些事情,不是不能向你解釋,”江弋神色不變,似乎決心要將這個主動挑起的話題進行到底,“而是時機並不合適,你……”

    “呲——”

    正要說到關鍵點時,門外陡然爆發的奇怪銳響將兩人的注意力全部拉了回來,聲源來自林予臻房間的右側斜對方向,也是江弋房間的斜左方。

    江弋听到聲響,立即終止了話題,第一時間拉開房門,身形利落地沖了出去。

    FF04交火的鳴響瞬間在走廊上爆發。

    林予臻手按在F36上,保持高度戒備,身形未動,心里回味著江弋剛才的幾句話,嚴重懷疑在回到房間的這段時間內,對方是不是在隔壁喝到假酒上了頭。

    進入副本前,放著那麼多解釋的機會不說,偏偏要在比賽中提起這茬……自己那天去問的時候,回復一句“等到時機合適時再解釋”很難嗎?

    江弋此人,簡直比血族聯通還難搞懂。

    -

    汪樹無聲無息地穿過回廊,在毫無規律錯落分布的房間中看到了系統播報過的幾個︰1A77、1A39,然後在1A39的斜對面,看到了標著3A04的、屬于江弋的房間。

    走廊上光線極弱,為防止驚動他人,汪樹沒有使用任何照明工具,全憑一雙適應黑暗的眼楮來辨認。

    找到江弋的房間,他將耳朵貼上冰冷的金屬門,仔細聆听內部的響動——什麼聲音也听不見。

    汪樹攥緊了FF04脈沖槍,心髒在胸腔中劇烈跳動,手心微微滲出冷汗——與江弋交手,是他比賽中最不願踫上的情況,但事已至此,避無可避,趁早出擊還能為自己多爭取一些勝算。

    深吸一口氣,汪樹提槍,找好角度,後撤,對著門鎖區域扣下扳機!

    “呲——呲——”高能光束穿透門板,發出的聲音卻有些不對勁。

    汪樹悚然一驚,閃身後撤,卻已經晚了。

    斜對角一扇房門措手不及地大開,江弋手持一把一模一樣的FF04激光槍進入走廊,瞄準汪樹胸口芯片,射擊——

    -

    林予臻坐在床尾,指腹無意識地摩擦著F36的手柄,听著外面交戰的槍聲,知道他和江弋這波節奏帶成功了。

    方才在圓桌上,兩人假意翻臉,互相揭短,爆出大量信息的同時,又在關鍵點上刻意模糊,將其他人向“林予臻手上筆記為假,江弋為真”的錯誤結論上引。

    順次發言時,圓桌上沒有第二人暴露阿帆的身份,江弋主動認領這個角色,並故意道出筆記上根本不存在、完全靠推理得出的信息,使得手中攥有阿帆真實筆記的選手對其真偽產生懷疑。

    林予臻透露出的“江弋持有FF04”等信息,輔助江弋將身份做實——接下來,他們不必主動出擊,靜等手握阿帆真實筆記的選手找上門來即可,順帶還避免了目標更換房間藏匿、找不到人的尷尬。

    在兩人一通忽悠下,手握真實筆記的選手果然相信自己的筆記存在關鍵疏漏,是為偽造,單槍匹馬送上門來。

    至于那道多出的門,自然也是江弋的手筆。抵達圓桌時,林予臻還在思考江弋去了哪里,為什麼遲遲不露面,剛才也已明白,【諾曼的畫筆(低配版)】的第一次使用權,江弋是用在了這個上面。

    -

    江弋帶著存放阿帆真實筆記的微型設備走進門來,捏在掌心對林予臻遙遙一展,道︰“汪樹。”

    汪樹才是阿帆真實筆記的攜帶者。

    至此,杜非與蔣鵬的身份也跟著水落石出︰

    蔣鵬抽取到的是歐力的真實筆記;

    杜非身上則是歐力的偽造筆記。

    也難怪蔣鵬如此篤定,和杜非第一輪同車時,後者的身份應當就暴露了出來。本輪杜非開局祭天,除了殺手和特殊調查員,根本無人能對他構成威脅。

    “畫工不錯。”收回思緒,林予臻面無表情地夸贊了江弋一句。

    “過獎。”江弋客氣地回道。

    首戰告捷,林予臻卻看出江弋的神色並不輕松。如方才所說,用諾曼的畫筆繪制一道標有3A04的房門,只是為了防備最壞的情況——即阿帆真實筆記的持有者、身份不明的殺手、以及想要從林予臻身上得到“偽造筆記”的真實筆記持有者,至少四人在同一時間,或前後緊鄰地對他們發起攻擊,僅憑他們兩人,不能保證百分百的勝算的情況。

    但汪樹一馬當先地送上門來,破除了產生最壞情況的可能,同時也意味著諾曼畫筆的第一次使用機會,用掉得有些可惜。

    不過,既然是以防萬一,對于這樣的結果,江弋自然也有心理準備,令他神色凝重的,則是另外一件事——蔣鵬手握歐力的真實筆記,又已經確定歐力筆記的偽造版本在杜非手中,圓桌上,林予臻跳了歐力,蔣鵬必然第一個發現不對,從而從其他角度審視林予臻的發言。

    這件事林予臻也同時想到了,可以這麼說,如果蔣鵬心中拉出一個特殊調查員身份嫌疑的名單,他必然在列。

    雖然他在第二輪“在AS-2注射試驗中沒有驗出C類衍生物”的發言,很好地淡化了這一懷疑,但蔣鵬心中的調查員人選,應該已經圈定在了他和汪樹之間。

    正思索著,忽然听江弋喊他︰“坐那麼遠干什麼?”

    林予臻回頭,江弋靠在被脈沖槍切割出的空缺旁,正眸色沉靜地注視著他。

    “離我近一點。”江弋又說。

    林予臻︰“?”

    江弋的耳麥還握在手里,從中傳來的違規警報隱隱作響——這不是違反副本規則、會收到系統制裁的違規,但選手長時間摘下耳麥,不管怎麼說對播出效果都有一定影響。更何況江弋剛剛擊殺了汪樹,這種重要的畫面不可能不如實播出。

    江弋自己的粉絲還好,不帶粉籍的觀眾著實惱火︰

    【江弋在搞什麼?全場就他一個私自摘耳麥的,鏡頭還總給他,讓我們讀唇語?】

    【導播能不能提醒一下他?】

    【應該提醒了吧,關鍵是江弋沒帶麥也听不到啊……】

    【這樣還不算違規?星艦太子就是牛批】

    不少別家粉趁機下場混入其中,彈幕逐漸□□味四起,一片激烈的混戰之中,唯有CP粉歲月靜好,坐懷不亂,甚至心懷大愛地勸導各家︰

    【大家不要吵了,xql想多說幾句悄悄話罷遼!一會兒應該就帶上了。】

    【吵架有什麼意思,不要吵了姐妹們,一起來磕cp啊!我真的流淚了,弋臻見血第一次發這麼大的糖!】

    ……

    □□味似乎被沖淡了那麼一些些,然而下一秒,混亂的彈幕神奇地統一了︰

    【CP狗滾粗克!!!】

    【CP狗滾粗克!!!】

    【CP狗滾粗克!!!】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