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38章

    翌日,天剛蒙蒙亮。

    系統的播報聲在剩余下的全部選手耳邊響起︰“昨晚死亡人數︰1人。”

    看來,昨晚被擊殺的只有汪樹。

    林予臻與江弋對了個眼神,江弋道︰“我們盡快出發。我先去車庫找輛好車。”

    昨晚進入營地時,他們那輛越野車的裝甲損壞嚴重,撐到第一個地下營地已經不容易,下一程保不齊還有什麼危險。昨晚汪樹一死,選手只剩七個,這意味著今天必然有一輛車上要乘三個人,而四輛越野會空出一輛,正好給他們提供了換車的機會。

    林予臻點頭︰“我去接崔教授。”

    醫療室內,崔教授無聲地平躺在白色擔架床上,手臂上的傷口比起昨日不見減輕,面容依舊灰白。

    “很抱歉,病人的情況依舊不樂觀,”營地的醫療人員為崔教授調整了一下吊針的流速,低聲對林予臻道,“我們已經提供了能力範圍內最大限度的救治,但他的體溫仍然危險。”

    林予臻用手背試了下崔教授額頭的溫度,果然冰涼一片——如果不是醫護人員確認生命體征,他甚至要懷疑崔教授已經踏入了死亡的邊緣。

    “我們的建議是盡快送往正規醫院的急診,”醫生道,“再拖下去,恐怕真的會有生命危險。”

    正說著,身後傳來一道極輕的腳步聲,林予臻回頭,昨晚接引他們的營地工作人員手握一支袖珍針筒,走了進來。

    “化驗結果已經傳輸到了您的接收設備,”那工作人員說,“這是剩下的樣品。”

    原本封存在針管中的三毫升藥水,化驗用去了一半,剩下一點五毫升,被原樣交還。

    林予臻對工作人員道了謝,接過針筒,掃了眼崔教授還沒掛完的水,先轉身出門,快步向車庫所在的方位走去——他需要先確定江弋佔下了哪一部車。

    車庫門用的是與金屬牆壁一模一樣的材料,完全閉合時,肉眼竟然看不出一絲縫隙,但林予臻沒費多少工夫就找到了江弋——這人竟大剌剌地敞著庫門,半倚在高大的車頭邊,沒有做絲毫藏匿或掩飾。

    想想也對,他已經成功拿到阿帆的真實筆記,替換下了偽造品,現在除了作為殺∣手的NPC,沒有人能貿然擊殺他。

    林予臻走進車庫,江弋便觸動牆壁按鈕,落下庫門,道︰“四輛車我都看過了,只有我們那輛裝甲損壞嚴重。”

    這說明,一路過來,其他選手都沒有遇到羯蟻,或是同羯蟻差不多的具有可怕危害的生物,看來沙漠羯蟻的出現與攻擊是偶然事件,並不是所有選手都會經歷。

    在那片比人還高的草叢中偶遇蔣鵬和丁莽時,他們兩人的車從外觀來看也是完好無損的,並且二人臉上神情輕松,絲毫不見被羯蟻追擊過的心有余悸的樣子。

    如果羯蟻不是完全隨機出現,那麼只能說明他們車上具有引誘或觸發羯蟻圍攻的東西。

    “下一程的沙漠範圍比較小,從地圖上來看,還要經過大面積的草地。”江弋道,“崔教授怎麼樣?”

    林予臻剛要答話,金屬牆壁一陣 嗒聲響起,牆上滑出一個剛容一人通過的洞口,在兩人蓄勢待發的警惕下,那名男性工作人員推著載有崔教授的擔架車走了進來。

    “輸完液,”無波無瀾的聲音響起,工作人員眼楮望著林予臻,將擔架車交到他手上,“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大概是因為昨晚做過登記,他才能這樣準確地獲知林予臻的所在。

    林予臻︰“有勞。”

    他將渾身冰冷的崔教授扶至車後廂,幫他躺平,兩人分別坐上前排的座位,越野車啟動,車庫門再次滑開,他們平穩地沿旋轉通道向前駛去。

    到了某一節點,前方沒有再出現任何通道,四個輪胎下又輪番響起卡扣與鋼索滑動的聲音,他們被一塊厚實的金屬板平穩地拖著,自動上升,無需駕駛,趁著這個時間,林予臻打開腕上的微型設備,查看接收到的化驗結果。

    無論AS-1還是AS-2,都是泰絲島上進行的秘密實驗,沒有公之于眾,即便是駐扎在島下的營地,也無從得知兩種藥水的全部成分,因此,這只是通過化驗儀,對藥水主要成分的一次簡單解析,但只要與江弋手上的詳細成分一對比,便可以得知究竟是哪種藥水。

    兩人借著越野未完全上升到地面的機會,迅速對照了三份表格,很快得出了結論︰針管中的藥水是AS-2項目制出的成品。

    “AS-2……”林予臻回憶著崔教授筆記中提到的種種,目光逐漸凝重,“雖然後面的筆記還沒有加載完畢,但我猜想,他對歐力的AS-2項目仍然持懷疑態度。理論上應當產生的C類衍生物沒有檢出,AS-2獲批進行,崔教授又即將在這個關頭被帶走調查,來不及進行進一步驗證,所以,借著出島的機會,用這種方式向上級證明AS-2的毒副作用?”

    “有件事情,你是不是忘了告訴我,”江弋又回身查看了一次崔教授的情況,不疾不徐地回道,“第一次,他一直處于高燒不退狀態,和這一輪完全相反,除去沒有被羯蟻噬咬的因素,他是不是一開始就為自己注射了藥水?”

    隨著對雙方實力的進一步了解,對于江弋能做出這樣的推斷,林予臻已經毫不意外,坦然承認︰“是。”

    “這樣。”江弋略一停頓,“我有一個純粹憑直覺的猜測,說起來……可能有些殘忍。”

    林予臻道︰“我大概……也猜到了。”

    兩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上一輪中,崔教授上岸沒多久,就自行掙開了腕上的束縛,為自己注射了藏在內袋中的藥液,疑似力圖自證AS-2的副作用,結果立竿見影地發起高燒來,抵達補給站時已經人事不省,不知道還有沒有命撐到第一個地下營地。

    這一輪,林予臻提前收緊綁縛帶,有效避免了他為自己注射藥水,途中卻遭到羯蟻噬咬,體溫低得不似活人,營地的醫療室對此也束手無策,直言讓他們盡快趕赴正規醫院的急診——然而又怎麼可能?

    他們要經過三個規制相同的營地,才算出了島下這片荒無人煙的詭秘之地,能不能找到正規醫院都要另說,更別提什麼急診了。

    但是如果將這兩輪結合起來看——注射藥水會導致體溫升高,被羯蟻噬咬則導致體溫降低,兩廂結合一下,倒說不定會有奇跡。

    沒有什麼科學依據,但從另外一個方面想,崔教授一心求證注射試驗,如今更是不惜用在自己身上來親自證明,他們一味阻止,也許只會妨礙正常劇情的展開,說不定,系統正是要他們遂了崔教授的意。

    崔教授唇色已近青白,金屬板徐徐上升,落盡車內的光線越來越多,他們即將重抵地面。

    江弋望著駕駛座的林予臻︰“試嗎?”

    林予臻轉過臉,沉沉注視著情況越發惡劣的崔教授,半晌,從口袋中抽出還剩一半的針劑,作出決定︰“只能一試了。”

    走到現在這步,如果因崔教授的不治身亡導致副本再次重啟,前面的種種努力也將付之東流。

    越野車抵達地面,林予臻回身握好方向盤,平穩向前駛去,江弋接過他手中的針劑,將崔教授的袖口向上折了一道,藥液緩緩推進。

    地下營地的入口再次與沙漠融為一體。

    行駛了大約兩個小時左右,前方隱約出現綠色的邊界。

    江弋每間隔幾分鐘便查看一次崔教授的情況,注射過AS-2藥水後,崔教授面上漸漸有了血色,體溫也逐漸恢復正常水平。

    “兩種可能,”江弋道,“健康的身體注射AS-2,會引起高燒不退,而一旦受了傷,情況危急時,AS-2反而能發揮治療的作用。”

    “另一種情況是,AS-2的確具有毒副作用,表現為體溫非正常的升高。剛好崔教授被羯蟻噬咬後體溫持續下降,藥水誤打誤撞地達到了暫時性的緩沖平衡,”林予臻自然而然地接上了第二種可能,“所以,我們一會兒可能還要面對體溫居高不下的狀況。”

    說話間,越野車已駛入草地,盎然的綠意在眼前鋪展開來,比起一望無垠的黃沙添了許多生機,只不過被巨型蚱蜢爆胎的陰影難免隨之浮上心頭。

    不過這一片草地看起來,勢頭似乎不比孕育出巨型蚱蜢的草地。雖說長勢仍要超出尋常野草許多,但總不至于高得那樣過分。

    進入草地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都安然無恙地正常行駛,沒有遇到體型巨大的昆蟲,也沒有出現格外肥碩的野兔,整片草地靜悄悄的,除了越野車劃過野草的沙沙聲,再無其他響動。

    似乎靜得有些過分了。

    這樣的安靜並不能使林予臻感到清淨,相反,隱隱不安漫上心頭。

    在一片仿佛凝固的靜謐中,後箱忽然傳來異動,崔教授似乎是醒了,伴著低啞難耐的悶哼,肢體不斷與隔板相撞,砸出砰砰巨響,與此同時,車身後方竄過幾只黃黑相間的巨大野兔,奮力蹬動後肢,沒命似的越過他們,向前奔逃而去。

    那兔子的體型不如上一片草地中的大,但也是尋常野兔的兩三倍。

    這次不用憑直覺懷疑,林予臻和江弋都清醒地認識到——他們一定被比巨型蚱蜢更可怕的東西盯上了。

    作者有話要說︰一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