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39章

    林予臻無聲地提高車速,江弋回身檢查崔教授的情況,隔板拉開,縱使已有心里準備,仍然吃了一驚。

    短短數分鐘內,崔教授的身體產生了奇異的變化,手掌、面部、肋骨……身體多處的骨骼竟短時間內開始飛速增長,形狀不規則地外凸出來,在皮肉下鼓動,發出咯咯聲響。

    崔教授的面色看起來痛苦到了極致,整個人像是一團被包裹在形狀千變萬化的骨架上的面團,被隨意拉扯,揉捏變形,皮肉也在這個過程中,隨骨骼一同向外增殖、延長。

    江弋試了下他的體溫——果然又開始發燙。

    下一刻,不遠處的草叢猛然一晃,一頭龐然大物以極快的速度竄起,重重落在車前不遠處,嚴嚴實實地擋住了他們去路。

    由于身型過于龐大,他們甚至沒來得及看清它的全貌,只掃到一具矯健有力、覆滿淺棕毛發的軀體。

    林予臻疾打方向,那頭怪物敏捷地隨之調轉,前肢伏低,一對又圓又大、黃色彈珠一樣的眼楮直勾勾盯著他們,黑色的瞳仁只佔了中間一點,陰戾,飽含肅殺之意。

    屬于獵食者的氣息鋪面而來——這是一頭身形健碩、體積超出平常兩倍的獅子!

    難怪這片草地開始如此安靜,不見絲毫風吹草動,隨後又有這麼多野兔奪命狂奔。

    但顯然,眼下這頭獅子的目標並不在野兔,而在于他們。

    這一次,沒有巨型蚱蜢,也沒有超大甲蟲。

    這猛獸,如杜非所願。

    林瀟關掉了進行到一半的SUPER MR第二場成團戰首播,對辦公室外敲門的人道︰“進。”

    門先被推開了,隨後,兩名彪形大漢合力抱起放在地上的巨大紙盒,頗費力氣地將東西搬進室內︰“林總,這是您的MR小型模擬艙。”

    林瀟起身︰“放到里面來吧。”

    兩名大漢又吭哧吭哧地把東西搬至辦公室的休息套間,拆除包裝、檢查調試了一番。

    說是家用小型模擬艙,實際體積也並不小,只不過比起像SUPER MR那樣用來構建超大型副本的精密儀器、以及訓練生們日常訓練所用的模擬儀,算得上是微型了。

    林瀟滿意地覷著通體銀白、線條流暢的MR體驗艙,半蹲下身,開始在一側的觸控屏上點點按按。

    時彥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流線型的雙人MR體驗艙旁,林瀟蹲在一側認真研究、眼楮微微發亮。

    見時彥進來,林瀟大方邀請︰“新玩具,陪我體驗一下?”

    雙人體驗艙,即有兩個平行的艙位,可容納兩人共同進入MR游戲,當然,只有一人的情況下也可以正常啟動運行。

    時彥覷著那配置豪華的模擬艙,不為所動,臉上神情依舊淡漠︰“您自己玩就好。我不會,也沒有興趣。”

    “沒有興趣?”林瀟像是听到了什麼稀罕事,“居然還有男孩子對游戲不感興趣。”

    觸控屏上是林瀟調出來的一些古早經典游戲,什麼賽車、拳擊,居然都能在系統中找得到。

    儼然一副要回憶童年的架勢。

    “都是以前的老游戲了,換成MR模式玩應該挺特別,”林瀟並不放棄,“多少玩過幾個吧?你挑一種。”

    時彥說︰“這些我都沒見過。”

    林瀟困惑︰“那你小時候玩什麼?”

    “不玩。”時彥說完這兩個字,似乎也覺得自己冷漠過頭了,頓了頓,又淡淡補上一句,“星院沒有什麼游戲可玩。”

    林瀟儼然吃了一驚︰“哦……這樣。”

    星院,全稱星星福利院,二十年前由星耀與星艦的最大股東吳瑞良捐建,是當地最大的一家孤兒院。

    時彥眼瞼半垂︰“沒有別的事,我先……”

    “等等,”林瀟說,“我教你。”

    時彥眼中現出片刻遲疑。

    “游戲簡單得很,哪有什麼會不會的,”林瀟開啟一側艙門,自己率先躺入,“我先玩一局,你看看。”

    說完按下啟動鍵,賽車游戲的加載條在觸控屏上緩緩向前。

    林瀟閉合艙門,安然地等待進入游戲。這款新發布的小型MR游戲體驗艙,較MR競技專用的訓練艙又有所革新,觸控屏上可實時呈現體驗者在游戲中的動態。

    進度條加載至百分之百,色彩繽紛的賽車道清晰地呈現屏幕上,林瀟的人物卻沒有加載出來。

    游戲的倒計時開始閃爍,只听體驗艙里的林瀟“咦”了一聲,掀開艙門探出頭來︰“怎麼回事,我怎麼進不去?卡住了?”

    時彥默默後退一步,指指正常顯示的游戲畫面。

    林瀟大為驚奇,支起半個身子,在觸控屏上一通操作,退出,重新進入,再次躺回模擬艙。

    片刻後,再次費解地掀開艙蓋。

    屏幕上,一輛紅黑相間的無人賽車安安靜靜停在起始線上,其他賽車早已隨著倒計時沖入賽道,眨眼的工夫不見了蹤影。

    林瀟氣絕,翻身從模擬艙中跨出,一個電話將送貨的大漢叫了回來︰“我懷疑你們星耀的品控有點問題。”

    兩名彪形大漢也很困惑︰“剛才調試過了……沒有問題啊?”

    困惑歸困惑,他們還是非常盡職盡責地蹲下身來,重新調試了一遍。為了驗證效果,林瀟躺進去,隨便選了個什麼游戲,方才的情況果然重現——游戲正常加載,人卻無法進入其中。

    送貨的兩人掛了滿頭問號,翻來覆去地調整、試驗,無解。其中一人忽然想到什麼,對站在一旁的時彥道︰“不然……兩個人試試?”

    時彥下意識退後了一步,神情有些抗拒。

    那大漢道︰“沒事的,別緊張,這東西和專業競技不一樣,不管身體素質怎麼樣,都不影響。”

    另一個附和︰“對,就是幫我們排除一下客觀因素,你當它是個普通游戲機就好。”

    時彥不動聲色地又退半步,卻不偏不倚撞上林瀟的胸膛。

    “怕什麼?”林瀟聲音里帶著毫無惡意的笑,“又不是吃人的機器。”

    時彥的身體僵了僵,無處可逃。

    在林瀟的連說帶哄,並兩名彪形大漢的齊聲附和下,時彥終究不太情願地和林瀟一起躺進了模擬艙。

    “這邊沒問題。”觸控屏上的賽車內出現了時彥的真人影像。

    “林總這邊……還是不行。”屏幕上仍遲遲不見林瀟的實時影像。

    兩名大漢相對撓頭,束手無策,調試了一個多小時,仍無法找出原因所在,只能承諾帶回去調修,如果故障依然存在,便為林瀟調換一台。

    只是這頂配版的雙人艙屬于私定,恐怕要等很長時間。

    林瀟圍著它煩躁地踱了兩圈,最終也只能同意這個方案︰“好吧,盡快。”

    時彥靜靜立在一旁,不易察覺地松了口氣,隨後又半垂下眼瞼,凝神思索起什麼。

    眼前的獅子,是只雌獅。而雌獅,通常不會單獨行動,所以,這四周必然還埋伏著其他圍獵的獅子。

    林予臻飛快地向斜後方瞄了一眼,崔教授一只手臂已然脹大至先前的一點五倍,看上去頗為駭人,骨骼的咯咯聲響不絕于耳。

    ——與他在筆記中提到的、在AS-1注射試驗中出現問題的樣本如出一轍。

    一瞥過後,林予臻迅速收回目光,車身疾速向左調轉,那頭眼神凶狠陰戾的巨獸反應迅速,縱身一躍,橫向直撲車身!

    林予臻余光密切關注雌獅動向,當即猛踩剎車,疾打方向,車尾側向滑出。

    輪胎與地面擦出刺耳的摩擦聲,雌獅喉中也發出低低的咆哮,半空中,尖利的爪鉤從寬厚的肉墊中簌然亮出,直直向車頂拍下!

    這一掌的威力,足夠將他們拍成夾在廢鐵中的肉泥。

    天窗已然映出巨獅極其發達、還掛著幾絲涎水的犬齒,林予臻眸色沉沉,攥緊方向。越野車只差毫厘,幾乎是緊貼著側旋出雌獅掌底——然而也並不是毫發無損,鋒利的爪鉤劃過車身,發出一道令人牙酸的吱吱聲,外壁火星迸濺,側面裝甲損壞30%。

    發動機發出巨大的轟鳴,幾乎是原地彈跳起來,以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擦過雌獅壯碩的前肢,向前挺進。

    一擊不中,雌獅低吼一聲,跟了上來,四肢有力地蹬地,轉瞬便追到了車尾近前。林予臻控制越野車在草地上反復轉向,呈S曲線疾馳向前。

    獅子是爆發力驚人的物種,然而耐力偏弱,只要將它的體力消耗殆盡,便有逃出生天的可能。油門已經踩到了底,然而雌獅的速度卻不見減慢,或許這片土地孕育出的巨獸不僅是體型得到了極大增長,耐力也有所提升。

    這一切發生的很快,江弋回身安頓好痛苦到變形的崔教授,再抬起眼時,後視鏡中赫然是雌獅那尊窮追不舍的龐大身軀。

    粗獷的喘氣聲透過車壁,不懷好意地縈繞在他們耳畔。

    肉墊下的鋒鉤頻頻對傷痕累累的車身發起攻擊,裝甲的損壞程度直線上升。

    而這還不算最壞的情況。

    隨著車身的行進,前後左右、斜前斜後,陸續有七八只雌獅慢慢出現,收緊圍攏,而他們處于包圍圈的正中。

    這一次,縱使有再精湛的車技,也絕無可能輕易逃出。

    林予臻眉心漸漸擰起,目光卻愈發沉靜,在越逼越近的獅群中尋找可以突破的空缺,車速慢慢降低。

    “你說,”江弋從制服口袋中抽出一支黑色水筆,“我現在給車套一個成年雄獅的殼子,還來得及麼?”

    林予臻目視前方︰“你當它們的鼻子是擺設?”

    江弋捏著筆帽,輕笑一聲︰“你倒是提醒我了。”

    下一秒,江弋旋開筆帽。

    林予臻余光覷著江弋——車上沒有可供他繪圖的紙,看他的動作也不像要從口袋中取紙的樣子。不過諾曼的畫筆既是尊貴的獎勵道具,雖說長得和普通水筆殊無二致,但想來繪圖方式也不會和普通的筆完全一樣。

    只見江弋抬起筆尖,在面前的空氣中,畫了一個隨性的圓形。

    林予臻︰“?”

    空氣中隨之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蛋形圓圈。

    再然後,江弋從這個蛋上扯出一條引注線,箭頭指向的位置,瀟灑地寫下六個大字︰雄、獅、體、味、腺、體。

    林予臻︰“……”

    諾曼的畫筆,果真拔群出萃。

    江弋這一招,恐怕是要他死。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