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40章

    就這麼一個隨心所欲的圓,並上連筆的六字注解,空氣中,一個立體的黑色蛋狀物居然就這樣成型了。江弋伸手摘下它,立時,一股臭烘烘的味道自蛋中發出,氣味濃烈撲鼻。

    林予臻險些當場去世︰“……”

    雄獅的體味,的確有夠……令人窒息。

    江弋也捏著鼻子︰“……先忍忍。”

    林予臻蹙眉屏吸,強忍著作為一個潔癖患者的強烈不適,將兩側車窗各降下一道縫隙,江弋沒忘記後箱的崔教授,放下一只手拆解了綁縛帶,動手幫他改造了一條堵住鼻子的工具。

    來自雄獅的氣味從越野車中一路散播,不容忽視地朝蓄勢待發的雌獅沖去,圍獵的獅群動作明顯停滯了片刻,而後,逐漸退後,最終完全撤去。

    兩人又往前開出一段,目之所及沒有再出現任何猛獸,蛋狀物的強烈味道也逐漸消散。

    林予臻艱難地吐出一口氣,咬牙切齒道︰“江、弋。”

    “嗯。”江弋神色如常地應了一聲。

    林予臻深吸一口氣︰“我殺了你。”

    江弋笑︰“不是你提供的靈感嗎。”

    轉頭瞥了眼骨骼漸漸趨于穩定,身形短時間內至少拉長拉寬了十幾公分的崔教授,回身又正色道,“上一次我們被羯蟻追擊,其他人卻沒有,這一次,被獅群圍攻,其他人遭遇的可能性同樣很小。我忽然覺得,這樣的情況或許不僅僅是因為崔教授,也有我們的原因在里面。”

    江弋提起正經話題,林予臻自然也不在上一件事情上過多停留,稍作思索便明白了江弋的意思︰先前,沙漠羯蟻對他們窮追不舍,並成功破壞裝甲,而其他車沒有遇到同樣狀況,潛意識中,他們自然而然地將原因歸結于車後箱的崔教授,然而現在看來,卻不一定完全是崔教授的原因。

    憑借車技和河流的助力,沙漠羯蟻雖然恐怖,卻並非完全無法擺脫;而身型龐大的獅群構成的包圍圈規劃嚴密,若沒有諾曼畫筆的幫助,他們葬身于此的概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而如果畫筆的使用機會不在中途消耗掉,江弋完全可以將三次使用權全部用在對付其他選手上——好比昨晚多出來的一道金屬門,無形中增加了其他選手進行擊殺的難度。

    雖然諾曼的畫筆是上一場副本排名第一的獎勵,但作為比賽,出現勝率過于傾斜向某位選手的情況,顯然是不妥的,比如林予臻拿到全場唯一一本無需判斷,便知真假的筆記,就要承受任一選手都可獨自擊殺他的規則;當事人崔教授在他的車上,就要承受中途遇到更多風險的可能。

    故而,當兩人選擇同乘一車時,優勢相加,便注定中途會遇到比其他選手更多的危險。

    ——然而分開走的結果並不會比同乘好太多,遭遇半數的羯蟻與獅群,處理起來的效率想必也不會比現在高。

    所以……盡管他們可以下島時選擇各自的隊友,分別組隊,但當下的聯手,卻是數種解法中的最優解。

    林予臻沉默半晌,問︰“崔教授怎麼樣?”

    “骨骼基本定型了,”江弋仔細查看過崔教授的情況,道,“溫度趨于穩定,還是偏高。”

    這兩三個小時內,崔教授的骨骼增長量驚人,原本可以舒舒服服平躺在後廂的身量,硬是長成了須得蜷起身子才能容下的巨人。江弋抽出補給站中得到的礦泉水,半扶著崔教授喂了幾口,剛準備蓋起瓶蓋收起,林予臻一個急剎,水不受控制地從瓶口噴涌出來,潑了崔教授一頭一臉。

    江弋︰“……”

    他轉過頭,無需詢問也得知了林予臻急踩剎車的原因︰車身正前,兩頭體型比方才的雌獅更為壯碩的雄獅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每一只的身量居然和越野車一般大,碩大暗黃的眼球更為陰戾凶狠,豐厚的鬃毛就像兩座奇異的山峰。

    諾曼畫筆的使用權,只剩最後一次。

    江弋抽出身側的FF04,看了眼林予臻︰“左邊?”

    “嗯。”

    下一秒,越野車極速後退,兩頭巨大的雄獅分別從斜左和斜右撲了上來!

    方向向左猛打,車身旋了半圈,槍口自副駕駛的窗縫探出,瞄準左側方的雄獅。

    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很近,巨獸胸腔中的怒吼震得車身都在輕顫,江弋穩穩持槍,手指勾住扳機,激光束從槍口噴射而出,直取雄獅脖頸——

    然而它雖然身形龐大笨重,反應卻相當靈敏,江弋出手不能說不快,而它居然閃身避開了。

    激光從雄獅身側射過,只擦掉了頸間一部分蓬松高聳的鬃毛。

    一槍未中,成功地激怒了雄獅,它們調整方位,呈夾擊之勢向越野車襲來!

    誠然,在通常情況下,越野車的速度要大于雄獅的奔跑時速,然而這並不是尋常身量的獅子,能躲開高能激光束的靈敏度也並不多見。兩頭憤怒的雄獅就像兩座高速運動的山體,避無可避地向他們沖撞過來——

    時間只過了兩三秒,這一鏡頭卻被無限拉長,林予臻緊攥方向盤發白的指尖、全速向後倒退的越野、江弋穩穩持槍的手,以及,兩頭無論是初速還是加速度都明顯大于車速的巨獸……

    從放慢的鏡頭看起來,他們在這里必死無疑。

    ——然而,突然不知從哪里刮來一道極其酷烈的風,帶著滾燙的溫度,其中還夾雜著一股又腥又咸的味道,兩頭雄獅並著這台越野車,一同被這風掀翻了出去。

    車子翻滾了整整一圈,如果不是安全帶將兩人緊緊束縛在位置上,結果恐怕不會太樂觀。兩頭獅子被掀得更遠,其中一只撞狠狠上了遠處樹木橫伸的枝椏,堅實的皮肉登時被枝葉刮開。

    失重墜落的感覺大概只有數秒,心理感覺上卻度過了足有一分鐘,值得慶幸的是,越野車最終以輪胎落地,沒有側翻。

    沉悶的砸地聲響過後,兩頭獅子傷勢較重,一時站不起來,越野車中的氣囊悉數彈出,江弋和林予臻雖有瘀傷,卻並不算嚴重,第一時間轉身確認崔教授的安危。因著藥水作用,骨骼增長飛快,原本寬敞的後廂對崔教授而言已變得非常有限,再加上疼痛難忍,他勉強以一個蜷曲的姿勢縮在角落,沒有受太重的傷。

    只有額頭在車門上擦破了。

    但這處輕微的皮外傷卻使林予臻和江弋格外警覺。

    無他,自傷處流出的血液,竟然是墨一樣的黑色!

    林予臻瞳孔一縮——想起了那個同樣擁有黑色血液的鐵匠。

    比普通人身量更為高大、壽命更長的黑血人。

    難道說,這兩個副本看起來各自獨立,實則存在隱秘的聯系?

    崔教授的筆記上提到,AS-1藥水能將戰士的各項生理機能提高到可怕的程度,而歐力聲稱自己主導的AS-2是對AS-1的改進,采取另一路徑達到目的。

    從崔教授的親身試驗來看,雖說不是完全沒有副作用,但就結果而言,似乎也達到了預期。

    所以是歐力在關于試驗副作用的問題上說了謊?

    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

    林予臻忽然想起什麼,翻過崔教授被羯蟻咬過的手臂,只見那坑坑窪窪、邊緣泛白的傷處已然愈合,恢復如初。這一眨眼的工夫,額頭上擦踫破皮的地方也光潔如新,連簡單處理傷處的時間也為他們省下了。

    電光石火間,林予臻腦海中浮現出在晚宴那天,江弋手臂被自己咬破的皮膚與快速愈合的傷口。

    只是……江弋的血液是正常的紅色。

    -

    “為什麼這麼抗拒模擬艙?”

    林瀟的聲音將時彥從凝思中拉回現實。

    時彥抬頭,撞進一雙清亮含笑的眼楮。

    “我……”時彥一瞬有些失神,退了半步,才勉強穩住了聲音,“我不適應。”

    “不適應游戲?”林瀟挑眉。

    “是。”時彥的神情又恢復了一貫的淡漠寧靜。

    “這就是你拒絕簽約當藝人的原因?”林瀟笑笑,“這麼一說倒是可以理解了。不過我還有一個疑問,你為什麼不去星艦,選擇這里?星艦的待遇應該會更優厚吧。”

    星星福利院本就是吳瑞良捐建的慈善機構,對星院出身的孩子有相當好的福利待遇。

    時彥垂下眼楮︰“去過。”

    “哦?”林瀟感覺自己像在問訊,沒辦法,時彥話太少,不主動問,他又不會說,“誰欺負你了,跟我說。”

    時彥倒是難得地笑了︰“林總要替我報仇麼?”

    “那就是有了,”林瀟點點頭,沉思道,“你太安靜,身上氣質又這麼干淨,到這邊來也好。”

    關于吳瑞良潛規則旗下藝人,且男女不忌的傳聞,圈內早有流傳,只是這“圈”僅限于娛樂高層,林瀟與林閔行素日不提,林予臻自然也不知道。

    听到林瀟說自己氣質干淨,長長睫羽下,時彥的眼神不易察覺地閃爍了一下,嘴角牽起,聲音卻隱隱發澀︰“是嗎。”

    “嗯,”林瀟看著他,“你年齡還小,本來應該還在上學的——考慮過回去念書嗎?”

    時彥倏然抬頭︰“——您要趕我走嗎?”

    “不,”林瀟無奈一笑,"只是覺得你這麼聰明,放棄念書太可惜了。”

    時彥低頭不語,半晌,才道︰“我想留在這里,不去。”

    “去了也不耽誤你回來,”林瀟補充道,“——當然,如果你到時還願意回來。”

    時彥想了一下,微微扯了下嘴角︰“既然最後都會回來,念與不念有什麼分別?”

    ——這算是林瀟認識時彥以來,听他說的最長的一句話了。

    林瀟好好琢磨了一下,竟然被說服了︰“……有道理。”

    時彥安安靜靜地看他︰“所以,我會一直在這里待到……您不需要我為止。”

    林瀟望進時彥的眼楮,意識恍惚了片刻,那句輕飄飄的話仿佛只是在耳膜上打了個旋,卻下意識地點頭應道︰“……我也希望你一直留在我身邊。”

    -

    剛才那陣颶風來得很不對勁,風中夾雜的腥咸氣息與灼熱溫度也無一不彰顯著它的詭異。

    林予臻沉默地開著車,腦中思索怪風可能的來源,與那幾道愈合得過□□速的傷口。

    出了草地,又進入沙漠地帶,這一次,他熟練地找到並進入了二號營地的地下入口。

    車庫內仍有工作人員等待登記,並將崔教授帶至醫療室,一番檢查後,醫生告知林予臻,崔教授目前只是有點輕微的發燒,問題不大,其余指標一切正常。

    林予臻從醫療室走出,照例循著無序的編碼找到1A39房間,掏出鑰匙,金屬門剛剛推開,忽然听到深處傳來一聲極輕微的脈沖槍啟動的聲響。

    作者有話要說︰三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