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50章

    “現在,想起來自己都做了什麼嗎?”

    安東的臉循著聲音轉向對面的莫維,後者明顯顫抖起來︰“不……”

    “作為泰絲島的總負責人,同時也是為數不多意識清醒的研究員,你不僅不為崔教授的項目洗刷冤屈,還全力幫助凶手推動AS-2,”江弋憐憫又鄙夷地看著他,“別的不說,你對阿帆就沒有一絲愧疚嗎?”

    “我沒有害她!”莫維猛地抬起頭,“她和崔教授執意進行已被上級叫停的項目,我已經給了他們能力範圍內最輕的處罰,AS-1的所有資料將被徹底銷毀的前一天,她央求我陪她進入檔案室,把最重要的數據備份下來。那時候人人都對AS-1避之不及,崔教授又已經病得神志不清,根本沒有人願意冒著被處罰的危險幫她這個忙,我答應幫她一把——如果因為這個受到處分,我沒有任何怨言,因為我的確出于私情,做了一件錯事,但是這個意外是我完全沒有料到的,我怎麼會想讓她死?”

    “如果你向我介紹情況的時候不那麼平靜,這番解釋還更有說服力一些。”林予臻涼涼道。

    江弋語氣淡淡︰“AS-1是崔教授獨立研發的項目,而AS-2名義上的發起人是歐力,實則由你們二人共同研發。你明知道AS-2的成品極有可能帶來可怕的副作用,還是不惜鋌而走險,除了對安東的畏懼、周圍環境的影響,研制成功後能夠帶來的巨大利益恐怕也是重要的原因。”

    莫維再次情緒激動地否認︰“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AS-2的藥效遠遠強于AS-1,而且規避掉了制作過程中可能產生的有毒物質,實際上它就是AS-1的升級版,更加合理和高效!你們說的什麼催眠效果實在太過可笑,我們是科研人員,相信科學而不是玄學!”

    “你相不相信玄學不好說,”江弋嘲諷道,“但比起愛情,你肯定更相信事業。”

    “我不知道崔教授在筆記中寫了些什麼,才會給你們造成這種誤解,”莫維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請相信我,他的精神真的出了非常嚴重的問題,筆下的記錄根本不能作為指控的證據。”

    “在你們眼中,崔教授當然瘋了,”林予臻說,“整個泰絲島都被謊言填滿時,追尋真相的人自然成了瘋子。”

    “順帶補充一點,崔教授的筆記當然不是指控你們的全部證據,”江弋看著莫維道,“為了驗證真實藥效,崔教授已經為自己注射了三毫升的AS-2成品。”

    莫維倏然瞪大眼楮。

    天色漸漸亮起,為兩人提供的復盤暫時告一段落,他們再次啟程,去往終點。

    江弋開過來的越野裝甲幾乎完全損壞,但他卻沒有要換一輛車的意思。林予臻注意到車後窗上的線條和羯蟻,湊近些看清了那行小字︰【抵抗一切生物啃咬破壞,進入線條範圍內無法自行脫出,取下為普通玻璃瓶形態】

    林予臻道︰“你可真是個人才。”

    江弋笑︰“彼此。”

    兩人將兩輛越野開上地面,江弋從後備箱中拿出一根牽引繩,把崔教授和安東都安置到林予臻的車上,然後將這輛傷痕累累的越野用牽引繩系在後面。

    林予臻則把自己的F36在腰間放好,提了從Levi那里收繳來的T17,坐上前排的中間位置。江弋發動越野,駛出沙漠,不多時便進入了上一輪曾與獅群遭遇的草地。

    兩人在全面戒備的狀態下經過了上一次被雌獅群包圍的地點,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怪物出現的地點可能有變化,”江弋道,“不能放松警惕。”

    莫維聞言,隱隱不安道︰“怪物……這里有什麼怪物?”

    江弋一哂︰“作為AS-2的主要研發者,您難道不是心知肚明?”

    莫維︰“什麼……意思?”

    “你們聲稱用以分解C類衍生物的特殊物質,不是取自島下水域麼?”江弋朝車窗外瘋長的野草抬了下下巴,“多虧你們在添加量上有所克制,不然現在這輛車完全躺不下崔教授。”

    莫維的嘴唇無聲地顫動了兩下,想說什麼卻沒能說出,表情看上去有些滑稽。

    江弋這懟人于無形的功力,一般人實在無福消受。

    一路上都沒有看到任何一只雌獅,而越野行駛到上一次遭遇雄獅的位置,那兩頭巨型雄獅卻如期擋在了車前。

    就在兩人準備配合使用T17解決時,那陣奇怪的帶著灼熱溫度的咸風再次出現,將兩頭雄獅大力掀開,兩人沒有動用任何槍械,便從綠地順利地離開了。而當他們進入第二個營地所在的沙漠後,卻發現營地神奇地從地圖上消失了。

    “當前場上剩余選手小于三人,取消圓桌,第二營地關閉,請選手直接前往終點。”熟悉的系統提示音在耳麥中響起。

    “這樣倒是省了不少時間。”江弋將車停在沙漠中,解開與後車間的牽引繩,重新將崔教授和安東移回斑駁的後車,對林予臻道,“打個賭嗎?”

    林予臻問︰“賭什麼?”

    “他。”江弋眼尾掃向被捆得扎扎實實的安東,“你在上一個營地清完場,積分應該已經清零了,我沒幫上忙,多少有點不公平。”

    林予臻不禁失笑︰“……你最近的覺悟高的有點嚇人。”

    “就賭你能不能比我先到終點吧,”江弋道,“你贏,安東歸你。”

    林予臻似乎不信︰“還有這麼好的事?”

    “別急,”江弋說,“我贏,莫維歸我。”

    听到這句,林予臻反倒放下心。

    “好,”他說,“一言為定。”

    莫維在方才颶風造成的側翻中受了些皮外傷,驚嚇不淺,沉浸在親眼見證那樣龐大的獅子的震驚中久久不能自拔。

    直到兩輛越野車之間的牽引繩解開,林予臻回到駕駛座,風馳電掣的速度將他從怔神中喚醒。

    “我們的試驗是成功的,”莫維喃喃,“你看到了嗎,崔教授的身體素質得到了非常有效的增長,骨骼強度和傷口愈合速度都強得驚人。”

    林予臻沒搭理他。

    “我要回去,”莫維大叫道,“讓我回去!我們的項目是沒有問題的!”

    林予臻禮貌地問︰“請問您的眼楮平時是用來喘氣的嗎?”

    莫維明顯噎了一下,而後憤然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這樣說話,如果你指的是攔路的兩頭獅子體型增長同樣超出正常範圍,我只能告訴你這樣的聯系是毫無道理的。我現在必須抓緊時間回去,島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我沒有時間跟你們浪費,AS-2需要我,島上的研究員也需要我回去安撫。你們可以向上級匯報我幫阿帆打開檔案室的過失,但我無論如何都不應當被劃為凶手,我只是幫她開了一扇門。”

    “看來您的記性也不怎麼樣,”林予臻語氣冰冷道,“那我幫你回憶一下好了。”

    “你說和歐力在回寢室的路上,發現緊閉的檔案室大門發紅發燙,才和歐力一起打開檔案室查看,但事實上,那時候的大門根本沒有任何異常,”林予臻目視前方,“汽燈是在你們開門之後才爆炸並引燃的。”

    莫維搖頭︰“我用我自己的生命發誓,我和歐力除了開門查看以外,什麼都沒有做。”

    “沒錯,你們除了開門之外,的確什麼都不需要做,”林予臻道,“因為只是‘打開’這個動作,就足以引發爆炸了。”

    莫維說︰“荒唐。”

    林予臻毫不在意︰“你和安東的準備工作做得非常充分,你負責制造基地的電源故障,從而讓備用電源啟動,關停檔案室登記系統的同時,也讓阿帆不得不去借用汽燈照明,負責提前在汽燈上動手腳的應該是安東。倉庫內的所有汽燈中,只有一盞能正常使用,阿帆沒有選擇余地地提走了這一盞——之前我一直在想,你們怎樣控制汽燈爆炸的節點,後來發現這並不難,安東只要想辦法在汽燈的金屬外殼上鍍一層低熔點金屬,比如銫,然後再用含油量較高的石蠟隔絕空氣,這樣就為爆炸創造了前提條件。”

    “阿帆受安東催眠控制,拿到汽燈的第一時間便去往檔案室,這個時候,制冷系統剛停止不久,溫度還沒有立即攀升。在到達檔案室之前,石蠟不會熔化,里面的低熔點金屬也就不會露出。”林予臻道,“你親口告訴我,檔案室的牆體采用了整個基地最好的保溫材料,所以即使制冷系統停止工作,外面溫度快速上升時,里面也能保持很長一段時間的低溫,因而阿帆有很多時間在檔案室內翻找材料、備份數據,這樣,她進入檔案室的目的便有了充分的證據證明。”

    “而安東需要的是一場摧毀AS-1所有資料的火災。檔案室內的溫度攀升到石蠟的熔點需要太久,很可能在天亮之前都等不到了,所以他需要有人來提供引發爆炸和燃燒的條件,這個人就是你,莫維先生。歐力不過是催眠驅使下用來轉移視線的一個工具人。”

    莫維強裝鎮定,聲音里卻有了細細的顫抖︰“一派胡言。”

    林予臻繼續道︰“凌晨四點左右,檔案室外的溫度幾乎與室外齊平,由于牆體和大門的絕佳保溫性,位于檔案室內的汽燈仍然安全。你按照安東的要求,在這個時間帶歐力來到檔案室。你所描述的大門異常,就像島上並不存在的長期陰雨,在歐力眼中或許真的出現過。當你們打開這道門,外面的熱空氣大量涌入檔案室,直接將溫度提高到了一個新的節點,石蠟迅速熔化,下面的低熔點金屬暴露,劇烈燃燒、瞬間爆炸。”

    莫維的呼吸有些急促,臉色發白。

    林予臻嘲諷道︰“對于阿帆的死訊,歐力和崔教授都要比你難過得多吧?”

    莫維的嘴唇蠕動了幾下,最終卻什麼也沒有說出。

    林予臻說話的同時,車速也分毫未降,和江弋的車一直處于來回拉鋸、難分先後的狀態。

    最後一個營地已在視野中出現,兩人都將速度加到了極至,風聲呼嘯,輪胎絞起的泥點與草屑飛濺。

    作者有話要說︰三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