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52章

    魯迅曾經說過,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林予臻沉默地注視著江弋,只覺整個人裂成了兩半,一半想打爆江姓選手的頭,另一半則已經宣告死亡。

    雙人舞蹈。

    听听,多麼簡約而不簡單的四個字,蘊含了江弋對他的無限期望……個P啊!

    杜非再次情不自禁地感慨︰“野啊,兄弟。”

    接下來的時間里,排位第三名的選手選了什麼歌,又是和誰組成了一隊,林予臻已經完全沒有心思去听。熱心群眾邵听帶著震撼與欽佩的目光,用簡短的語言向林予臻表達了他對這支舞蹈的獨特見解︰“或許……你看過trouble maker這支編舞嗎?”

    林予臻緩緩搖頭。

    “這個Chasing Light的編舞倒是沒有那個……那個,但是,你懂的吧?”邵听咽了口唾沫,“多少還是有點那個。”

    林予臻︰“……?”

    邵听吐了口氣,臉上說不出是八卦還是欣慰︰“不管怎麼說,你願意挑戰自己,總是好的,就是這舞真不比Into the Dark容易,你……多加油。”

    林予臻只想加油錘爆江弋的狗頭。

    攝像機記錄下,林予臻很好地保持了面部表情,眼尾泄露出的殺氣卻是掩藏不住。

    理智告訴他,這件事情其實也不全是江弋的錯——誰讓他鬼迷心竅信了不該信的呢?

    【哈哈哈哈哈林予臻好慘一VOCAL,預感第二場舞台又是機器人跳舞(狗頭】

    【江弋你怎麼能這個亞子!】

    【仿佛看到了我上課走神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狗逼同桌假裝好心實則坑害我的樣子】

    【江弋你好狠的心!!!】

    【不,江弋你沒有心!!!】

    ……

    “走,先去吃點東西。”全體晉級選手分組完畢,攝像機一關閉,江弋便從容地對林予臻道,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那樣自然。

    林予臻冷冷道︰“飽了。”

    “也好,”江弋略一點頭,“那就直接去練習室,時間比較緊。”

    “……”林予臻的聲音從牙縫里擠出來︰“江、弋,我是不是和你有仇?”

    江弋莞爾︰“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

    林予臻恨恨磨牙,一字一句道︰“麻煩你從我眼前消失,不然我不敢保證對你做出什麼事。”-

    深夜十二點,林予臻找了個邊角位置的小舞蹈室,用節目組提供的平板電腦慢速觀看Chasing Light的編舞。

    不得不說,編舞老師是個極其有想法的男人。雖然林予臻沒有看過邵听用來舉例的那支舞蹈,但看完一遍手中的視頻,他突然明白了邵听的“那個”指的是哪個。

    整支舞蹈充滿了配合和互動,雖然不是什麼貼身熱舞的類型,但兩人同樣需要相當的默契與極高的同步率,一個節奏慢了或者動作沒有餃接好,觀眾立馬就能看出不對,沒有任何補救余地。

    林予臻感到頭大。

    將0.75倍速調到0.5倍速,開始艱難地扒舞。

    Chasing Light開場的設計是舞台中央立體投射一面巨大的“鏡子”,他和江弋兩人分隔兩端,相錯而站,兩人都是面朝台前。前奏開始,鏡子前端的人與在鏡子後方的人有一段完全一致的舞蹈動作,呈現人與鏡像共舞的效果,到某一點,音樂倏然一頓,站在鏡子前端的人轉過身,與鏡子後的人遠遠對望,後面的人則慢慢走至鏡邊,將手貼上鏡面,兩人開始合作部分。

    音樂的結尾,立體投影的鏡面倏然破碎,鏡子中的人走出來,兩人擦肩時音樂停止,動作定格,舞台結束。

    林予臻持續頭大。

    過了許久,練習室的門響了兩聲,江弋的身影出現在門邊︰“晚上不好吃太油膩的,我點了蛋羹和粥,你……”

    林予臻冷冷打斷︰“出去,誰讓你進來的?”

    江弋把餐盒放在門邊的連椅上,毫不介意林予臻惡劣的語氣,自若道︰“和你商量一下站位,可以嗎?”

    這支舞誰跳鏡子前誰跳鏡子後,確實還沒有定下來。

    林予臻心里堵著一口惡氣,完全不想好好說話,冷笑一聲︰“有什麼可商量的,全都听你安排。”

    江弋寵辱不驚︰“OK,那你跳前面,身高出來的效果會比較合適。”

    林予臻︰“……”

    江弋,拱火十級專家。

    林予臻深吸一口氣︰“你走不走?不走我走。”

    江弋脫了外套搭在椅背上,對林予臻的威脅置若罔聞︰“動作應該順得差不多了吧?合一遍試試。”

    並沒有順得差不多、甚至還沒能參透編舞的林予臻︰“……”

    江弋望著林予臻臉上隱隱的羞憤和惱怒,強壓著忍不住向上翹的嘴角,淡聲道︰“Chasing Light是偏難了一點,學完這支,往後再跳其他會容易一些。”

    這支舞單論動作,技巧性並不是特別強,但非常注重核心控制力和層次感,林予臻目前屬于一個勉強學完動作、也不知舞感為何物的階段,而這支舞跳下來,必定能在俗稱“舞感”的方面取得長足的進步。

    林予臻︰“我真是謝謝你。”

    不知道為什麼,江弋總是能從林予臻吃癟的表情上獲得一些隱秘的快樂。他強忍笑意,走到練習室中央︰“先熱身。”

    很快,江弋就遺憾地發現,僅僅是拉伸這一項,林予臻的韌帶就已經開始抗議了。

    江弋忽然想到什麼︰“你……胯開的下去麼?”

    無需回答,林予臻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沒關系,我看看能下到哪里。”江弋示意林予臻趴下試試。

    實話講,林予臻內心是極其抗拒的。

    然而從理性層面上來講,他知道江弋的舞蹈水平更在邵听之上,這種指導的機會十分珍貴。

    心里激烈斗爭了一番,林予臻別過臉,咬牙俯身,趴地。

    不用江弋說,他很清楚,自己離地面的距離十分感人。

    “放松,”江弋在他身側半蹲下來,此時林予臻還沒能預測到他要做什麼,直到江弋的手貼了上來,“別用力。”

    溫熱的掌心覆上他的後腰,然後開始施力。

    林予臻瞬間睜大眼楮,不可思議地瞥了江弋一眼——這人居然在強行將他往下壓!在他上過的為數不多的舞蹈課上,老師都沒對他這樣干過。

    韌帶撕拉的疼痛頓時潮水一般向他襲來。

    “別向上用力,”江弋又強調了一遍,“你越抵抗越疼。”

    說話間,他已經持續穩定地發力,將林予臻向下壓了好幾厘米。

    林予臻艱難地從喉嚨里擠出兩個字︰“……住手。”

    江弋稍稍停了停手,並沒有拿開,只不過是沒再繼續向下加力,維持了當前的力道,將林予臻控制在現有的高度。

    隔著一層衣服,他能感覺到林予臻的身體在微微顫抖。

    往常這種初級的舞蹈課上,新來的練習生哭天搶地是常有的事,韌帶撕拉的疼痛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忍受。

    他看見林予臻無聲地將整張臉埋在自己的臂彎里,耳朵尖微微泛著紅。

    兩人一起沉默了半晌,練習室內安靜得能听到對方的呼吸。

    許久,林予臻的呼吸聲漸漸趨于平穩,江弋詢問道︰“可以了嗎?”

    明白江弋話里的意思,林予臻本能地開口︰“不,你等等……”

    然而江弋並沒有听從。

    再一次的加力讓林予臻勉力忍受的疼痛又上了一層,倉促間一聲壓抑的低呼。江弋的手不由自主地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平穩地施力,將林予臻的胯骨按至幾乎完全貼近地面的位置。

    林予臻感覺整個下半身即將離自己而去,壓抑著想要喊疼的強烈欲望,咬著牙擠出兩個字︰“……江、弋。”

    “我在。”江弋應了一聲。

    他知道林予臻非常煎熬,但連基礎中的基礎都做不好,怎麼可能出色地完成一個有難度的舞台。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足夠他幫林予臻完善一下基礎,雖然看上去下手重了些,但他有把握不會傷到。

    林予臻從臂彎中悶悶地吐出四個字︰“……我不在了。”

    從此SUPER MR沒有他。

    ……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林予臻感覺自己的韌帶已經宣告陣亡的時候,江弋終于撤開了手。

    林予臻幾乎是僵在原地,從腰到腿一片麻木,找不回知覺。

    “休息一下吧,”江弋倒是難得地善解人意,拿了還熱著的蛋羹過來,“吃點東西。”

    林予臻額前的黑發幾乎全被冷汗打濕,有氣無力地掀開眼皮掃了他一眼。

    “你可以再多按一會兒,”林予臻說,“這樣雙人舞就能改獨舞了。”

    因疼痛而變得濕漉漉的眼睫給林予臻冷淡的臉上平添幾分旖色,明明是在控訴某江姓選手的惡劣行徑,配上因虛弱而變得發飄的聲音,莫名有種嗔怪的感覺,導致他整個人看上去有點軟,與平時的風格大相徑庭。

    江弋低頭看著他,嘴角止不住地上挑,想要欺負人的惡劣心思也愈發強烈,見林予臻生無可戀地翻了個身,側躺在原地不動,端了食物問他︰“需要喂麼?”

    林予臻閉著眼楮︰“走開。”

    江弋忍笑︰“真不吃?一會兒還有一輪,你體力跟得上就行。”

    林予臻垂死病中驚坐起,悲憤道︰“江弋,你到底是不是人?!”

    江弋終于沒忍住,低笑出聲。

    林予臻看到他表情,很快反應過來,一把奪了江弋手里的蛋羹,恨恨往自己嘴里送。

    星艦預出組人氣愛豆?不,某江姓選手明明就是個氣人愛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