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53章

    江弋嘴上說還要再壓一輪,實際上沒再伸出罪惡的手,主要是第一次撕韌帶的後勁確實比較大,頻率不能過高,第二天再動手比較合適。

    休息了一段時間,兩人進入練習舞蹈動作的環節。

    “這個地方肩部可以再打開一點。”江弋放慢速度,演示一遍後幫林予臻糾正,“不是所有動作都要向外放力,舞蹈簡單的發力很容易,但把力度控制好收回來更重要。”

    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實實在在出乎林予臻預料的是,江弋這個看上去並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教起舞蹈來居然格外有耐心。

    “旋轉的角度可以再大一些,這兩處手臂在三十度有兩個定點,不要模糊。”

    江弋有時會上手糾正林予臻的一些動作,但與方才完全不同,只是一些輕微的觸踫,點到即止。

    兩人練習了大約兩個小時,將整支舞蹈從頭到尾順了幾遍,還剩下一些細節處理上的問題。江弋看了眼時間,說先回去休息,明天繼續練習。

    臨出門前,林予臻轉頭望了眼拿起平板電腦回放剛才錄下的練習視頻的江弋,沒忍住問︰“你……以前也經常這樣教別人?”

    “沒有。”江弋說,“怎麼想起問這個?”

    林予臻沉默了一下︰“覺得你……很有耐心。”

    江弋失笑︰“謝謝,第一次有人這麼夸我。”頓了頓,他又搖頭無奈地輕嘆一聲,笑道,“我這輩子的耐心,全都給了你了。”

    林予臻推開門的一瞬察覺到了異樣。

    原本應該亮起照明燈的走廊漆黑一片,到處靜悄悄的听不見一點聲音。

    雖說人從光亮處乍然走進暗處,視覺會出現短暫的不適應,看不見東西,但停留幾秒後,眼前不應該還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純黑。

    林予臻︰“江弋?”

    江弋在他身後應了一聲。

    林予臻回過頭,能看清黑暗之中江弋的五官輪廓,剛剛走出的練習室的門卻看不到了。

    “你能摸到練習室的門嗎?”林予臻問江弋。

    江弋︰“已經消失了。”

    就在此時,前方隱約亮起點點白光,為眼前黑漆漆的走廊提供了一些微弱的光亮,林予臻再回頭,練習室的門依然不存在,往前方望去,原本整齊分布在走廊兩側的房門似乎也尋不到蹤影了。

    在這樣詭異的情況下,朝著有光亮的地方走未必是好的選擇,但停留在原地更是無解。

    兩人對視一眼,江弋道︰“我們走。”

    于是兩人沿著走廊向前走去。

    走到直廊盡頭,轉過一個直角,他們才看清前方的情況︰那柔和的白光並不是照明燈發出,而是來自牆壁旁一團白色的光暈,光暈中間,有一個眼熟的身影正背對著他們。

    林予臻望著那背影,低聲同江弋確認道︰“安東?”

    前方那道身影似乎正在等待他們,非常及時地轉了過來——是的,這是安東沒錯……可問題是,他們怎麼會在這種時候遇到副本中的角色?

    盡管沒有詭異的機械聲出現,但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林予臻的第一反應仍是血族聯通在作怪。

    “驚喜嗎,”安東臉上仍掛著不懷好意的半永久笑容,沙啞低緩道,“我們又見面了。”

    安東歪歪頭,目光在林予臻和江弋臉上來回梭巡,舌尖輕輕舐過剛剛露出的尖牙。就在這一霎,林予臻的眼楮捕捉到艾登的臉在他面部一閃,不過半秒的工夫,便又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快得幾乎讓人懷疑是錯覺。

    江弋沉聲道︰“你想干什麼。”

    “我的孩子,我不想干什麼,”安東眨眨眼,神經兮兮地拖長了語調,似乎想要玩弄他到手的獵物,“可惜,有的年輕人太不听話,居然在我眼皮底下長了反骨,我認為有必要給他一些小小的懲罰,你們說對嗎?”

    江弋冷冷地望著他,沒有搭話,林予臻也保持了沉默。

    安東緩緩收起臉上令人生厭的笑容,一字一頓道︰“既然你們感情這麼好,那就一起做個伴吧。”

    林予臻︰“?”你等等?

    不等林予臻質問他是哪只眼楮瞎了,安東猛然將右手一揮,走廊上的地板毫無征兆地開裂,伴著巨大沉悶的崩塌聲,林予臻腳下一空,整個人無可抵擋地向下墜去。

    混亂中,林予臻感到江弋的手緊緊握上他的手腕,兩人在空中一齊疾速下墜,抬頭能看到安東腳下那一小塊地面仍然完好,始作俑者正漠然低頭俯視著他們。過于快速的下墜讓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奇怪的是,盡管墜落的感覺過于真實,林予臻心里卻沒有慌張的瀕死感,也許是因為潛意識里清楚,這不是他們身處的真實世界。

    ……

    墜落持續了大約十秒鐘左右,他們落在了一片柔軟的泥土地上,毫發無損的結果更加驗證了林予臻的想法。

    “怕嗎?”江弋松開了墜落過程中緊緊鉗在林予臻腕上的手,問道。

    林予臻搖搖頭︰“是因為電量過低,所以被強行拉入副本?”

    “可以這麼說。”

    【尊敬的用戶,檢測到您當前電量過低,請積極參與系統活動!歡迎來到鼴鼠叔叔的地下莊園!】

    話音剛落,兩只巨大的灰色鼴鼠便憑空出現在不遠處,向著他們兩人嘰嘰咕咕地跑了過來︰“怎麼這麼晚才到,艾克先生都要等急了!”

    說罷伸出兩只長著長長指甲的爪子,將兩人向來的方向推了一把︰“走快一些,不然艾克先生要發怒的!”

    兩人對視一眼,順從地由著兩只大鼴鼠用爪心推搡著,在黑色的泥土地上跋涉了一段,眼前出現了一座莊園,用泥土堆起的拱形大門上刻了四個字︰艾克莊園。

    兩只大鼴鼠異口同聲︰“艾克先生在正廳等你們!”

    說罷便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跑遠了。

    林予臻若有所思道︰“我們從練習室出來,外面的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到地面瞬間破裂,完全是受安東操控,整個過程中系統的聲音並沒有響起,這是不是說明我們進入了他的催眠之中?”

    江弋贊道︰“你確實很聰明。”

    “但系統音在剛剛出現,不是催眠的效果,”林予臻說,“它說‘檢測到電量過低’,安東應該不會知道我們的電量情況。”

    江弋說︰“還記得我們比賽的第一個副本嗎?”

    林予臻也想到了︰“所以說現在的安東就相當于諾曼,我們所在的副本由他繪制,並且由于他和系統關系匪淺,繪制出的副本是得到系統認可的、能用來給用戶制造難題的正式副本。”

    江弋表示贊同。

    說話間,兩人沿著黝黑的泥路,在微弱的光線下,來到了莊園正中一座半圓形的泥屋。屋門十分寬大,江弋和林予臻並肩進入,留下的空余還很寬松。

    “真是不守時的討厭鬼!”背對正門的鼴鼠艾克罵罵咧咧地轉過身來,“如果不是因為最近雇不到合適的育兒師,我真的不想和地面上的人類打交道!貪吃貪睡又不守時的討厭鬼!”

    見到鼴鼠艾克的一瞬,林予臻便明白了這座泥屋的房門為何如此巨大——因為艾克的身形就像個敦實的肉球,一只頂方才的兩只鼴鼠大。

    “快到育兒室去,開始你們的工作!”艾克吹胡子瞪眼。

    說罷,他挪動肥胖的身軀,朝著泥屋一側開出的小門走去。

    林予臻和江弋跟上,彼此心中都掛滿了問號︰育兒室??

    育兒室???

    艾克走路的時候,泥土地面也因為這難以承受的重量微微顫抖,它低頭穿過這扇側門,走過一段短短的通道,面前又出現了一扇圓圓的木門。

    “快進去,你們這兩個討厭的人類!”鼴鼠一爪子將圓形木門拍開,呵斥林予臻和江弋進入,自己卻站在門邊,不往里面走,“照顧好我三個可愛的小佷子,如果把他們惹哭了,這朵育兒花可要你們好看!”

    林予臻邁入這間圓圓扁扁的小屋子,房間一側的編織筐內睡著三只幼小的鼴鼠幼崽,另一側是一張比普通單人床寬不了多少的床鋪,中間靠牆的位置,長著一株奇異的植物。

    它就扎根在這間屋子內,綠色帶刺的藤蔓上頂著一朵深紫色的“花”,微微垂著頭,圓鼓鼓的花型像一盞燈籠。林予臻抬頭看去,只見那朵花開口的位置邊緣長著一圈細密的倒刺,鼓起的“肚子”里,隱約能窺見綠色的粘液和疑似人類的毛發殘留。

    比起“育兒花”,它的造型更像食人花。

    “你們應該懂得怎麼照顧孩子吧?”艾克站在門邊,不耐煩地用下巴看著他們,“每天早晨,去我的種植園采一些新鮮的根睫汁液,拿到集市上去換寶寶果泥,必須在七點之前拿回來喂他們,不然他們就會嚎啕大哭。”

    艾克舔了下嘴唇︰“你們不會想知道育兒花將怎樣懲罰惹孩子哭泣的壞人。”

    林予臻︰“我有些好奇。”

    “……”艾克轉動又黑又小的眼珠,目光陰滲滲地落在林予臻身上,“以為我在跟你們做游戲,不會付出任何代價嗎?沒關系,你大可以一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