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57章

    房間內原有的工具報廢不算什麼,只要他們能在外面找到其他工具,石頭也好,木材也罷——可一路走來,就連一塊可用的小石子也沒發現。

    “不怕,”江弋自若道,“我們有牙。”

    林予臻︰“……”他隱約懷疑這人在內涵什麼。

    “那你一會兒多啃點。”林予臻面無表情地將房間內帶出的雨衣從口袋里取出、展開,鋪平在地面。帶帽子的一端朝向自己,余下的部分盡可能多地鋪入綠色藤蔓所在的區域。

    對于侵入地面的半透明物體,藤蔓並沒有表現出像之前那樣的攻擊性,或許它們所攻擊的對象只會是生命體。

    江弋將自己的那件以相同方式鋪展在地面,兩人相視一眼,像是對了一個無聲的暗號。林予臻將玻璃瓶向身後放了放,保證它不會因藤蔓的攻擊破碎,隨後兩人散開一段距離,在相同的時刻,從不同的方向踏入了這片綠色的領地。

    領地的主人果然敏銳地察覺到外來的入侵,再次展開了強壯的枝蔓,均勻地分成兩撥,同時向兩人蕩來!

    林予臻踏著攻擊範圍的邊緣,向中間雨衣鋪展的方向疾奔,江弋也從另一側向中間匯聚。兩撥藤蔓緊咬不放,跟隨兩人的動勢一左一右揮蕩,呈夾擊之勢向中心襲來。

    數條藤蔓在空中帶起凌厲的風聲,耳畔也是風聲呼嘯,林予臻眸色沉毅地向著江弋的方向奔去。在臨近雨衣的地方,兩人同時縱身一躍,江弋手臂毫不猶豫地攬過林予臻肩頭,兩人的運動軌跡同時向外側偏移,在半空劃出一道弧線,緊追其後的藤蔓擦過他們的衣角。

    兩人在最後關頭一同側身落在那片綠色覆蓋的範圍外,柔軟的泥土為他們做了緩沖,從兩個方向發動襲擊的藤蔓卻來不及收住攻勢,狠狠地交疊、踫撞在一起,粗糙表面被利刺相互刺破的悶響與汁水滴落、砸在雨衣上的淅瀝聲響混合在一起。

    一時間,那片區域就像下起了一場淺綠色的小雨。

    藤蔓的汁液滴滴答答在兩片雨衣上匯聚,有一些順著土地輕微的坡度流下,匯入雨衣的連帽中。

    不多時,便收集了大半個連帽。

    兩人將雨衣上的藤蔓汁液倒入玻璃瓶中,兩件雨衣收集到的量勉強裝了三分之一瓶。

    兩人整理好工具,準備故伎重施時,身後的根系叢中忽然躥出一只黑色的老鼠,敏捷地溜入了綠色藤蔓所在的區域,而藤蔓對此毫無反應。

    林予臻和江弋對視一眼︰“……”

    江弋︰“高度問題?”

    說著只將右手放入那片區域親身試驗,只見一條帶刺的藤蔓當即從半空抽下,靈敏依舊,沒有半點猶豫。

    看來,只是針對他們。

    但不會無緣無故,其中一定有合理的原因。

    “艾克說,每次從外面回來,必須在房間外把身上沖洗干淨,否則有可能引起那三個小東西過敏,”林予臻忽然回憶起鼴鼠叔叔說過的話,“原因會不會就在這里?”

    兩人下意識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剛才落地蹭上的零星泥土,沒有沾到任何東西,隨手拍打幾下,也沒有發覺任何異常。

    江弋毫不遲疑地脫下自己的外衣,重新進入綠色藤蔓的區域試驗,這一次,他們發現了明顯差別——之前進入這塊區域時,藤蔓的攻擊方向大多至上而下,而這一次,攻擊目標點明顯下移。

    也就是說,他們的外衣上,真的沾有看不清摸不到的物質。

    江弋沉默一會兒︰“……這樣不太好吧?”

    林予臻︰“……”

    只有兩個人的副本里,也是要注意些影響的。

    兩個人只脫了外套上衣,在地上鋪好雨衣,沿用第一次的經驗,重復兩次,終于將玻璃瓶裝滿。

    雖然不能完全避免藤蔓的攻擊,但重心稍許下移,多少還是能節省些體力。

    他們沿來時的路返回,經過種植園第一片散發熒光的根系,江弋停下來,用手指輕輕觸踫了一下淡黃色的側根,拿開時,指腹上竟留下了一些細碎的發光碎末。它們只在皮膚上停留了一小會兒,便神奇地消失不見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這片根系雖然生得稀疏,卻瑩瑩照亮了這一塊區域。兩人登時恍然,問題就出在這里——他們從淡黃色的根與根之間穿過時,浮在空中的細小熒光粉末便無可避免地沾到外衣與皮膚上,引發綠色藤蔓攻擊的,不是從其他區域闖入的生命體,而是這些肉眼無法看到的粉末。

    出了種植園,外面比先前熱鬧許多,每天“早晨”都會舉行的集市已經開始了。

    兩人帶著那只巨大的玻璃瓶在鼴鼠群中穿行,其間吸引了許多或驚詫或嫉妒的目光——林予臻注意到,集市上的買家們手中都拿著或大或小的玻璃瓶,只是最大的一只比起他們手上的也要遜色不少,他們瓶中裝盛著顏色各異的液體,也鮮少有和他們一樣的綠色。

    如果說根睫汁液是這個市場上的流通“貨幣”,那麼縱觀整個市場,也找不到比他們更富有的買家了。

    兩人保持警惕,穿過重重鼠潮,走到集市最深處,才找到售賣果泥的攤主——一只身形肥胖的鼴鼠穿著花裙子,坐在一只大號的馬扎上,背靠一根又粗又高的枯木,攤前圍滿了鼴鼠。她鋪在地上的碎花桌布擺著玻璃質地的奶嘴瓶,每一只瓶中都裝滿了新鮮的水果泥,按照種類分成了三堆。

    前面的鼴鼠遞過裝著紅色汁液的小瓶子︰“我要兩瓶2號果泥。”

    胖胖的攤主收下瓶子,熟練地轉身,將里面的根睫汁液倒入準備好的大桶內,拿起兩瓶2號果泥,遞了過去。

    輪到林予臻和江弋。

    一看到他們手中的巨大玻璃瓶,胖胖的鼴鼠便露出滿意的笑容,叫道︰“哦,我的老天爺!像你們這樣能干的年輕人可不多了。”

    江弋遞過瓶子︰“三瓶。”

    花裙子鼴鼠拿起三瓶1號果泥,喜氣洋洋地囑咐︰“明天再來哦。”

    林予臻和江弋接了果泥瓶,卻沒有急著走。

    整個集市上,只有這一個售賣果泥的攤主,而地下並沒有水果這種產物。他們如今被困在這個地下世界,對于怎樣回去沒有頭緒,眼前的胖鼴鼠一定知道怎樣到達地面,或者,掌握著去往地面的通道。

    他們退到一旁,看著胖鼴鼠賣完了所有的果泥,兩只爪子拎著桌布角,慢條斯理地疊起,折成一個小小的方塊,塞進布兜。然後,她回身擰開那根枯木上開出的小門,正要進入,忽然听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還感到兩道不加掩飾打在她後背上的目光。

    花裙子鼴鼠警惕地捂住裙擺︰“為什麼看我!?”

    江弋低頭輕咳一聲︰“……這位女士,你好像忘了把瓶子還給我們。”

    花裙子鼴鼠狐疑地扭頭看向桌布被收起前的位置,哪里還有瓶子的影子。

    “不會吧,”她狐疑道,“我這里也沒有呀。說不定是被別的顧客拿走了,你們再到別處找找。”

    說著便要匆忙閃身進去。

    江弋上前一步,抵住門邊,禮貌又不失囂張地問︰“我們想進去找找,可以嗎?”

    花裙子鼴鼠︰“……”

    “走開,流氓!!!”她尖叫一聲,以最快的速度沖進了門內,砰的一聲,門的顫動聲在四周回蕩。

    江弋收起臉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回身對林予臻點了下頭。就在剛才,他確認這根高得望不到頭的枯木與地上相連。

    方才從另一角度觀察的林予臻道︰“里面有株食人花,大小和育兒室里的差不多,其他都是些普通家具。”

    除此之外,並沒有發現其他的可能作為通往地面工具的擺設。

    “不急,”江弋道,“先回去喂那三個小崽子。”

    ------------------------------------------

    兩人回到艾克的莊園,用房間外一根會噴出細細水霧的軟管簡單沖洗了外衣與裸露在外的皮膚,那水霧並不濕衣,稍一停留便蒸干了,倒是非常符合林予臻這個潔癖晚期的需求。

    回到育兒室,幾只小崽子果然已停止了哭聲,育兒花也已將那張床從“舌頭”上扯下了大半,還剩一點相連。它精疲力盡地橫在地上,兩人從它身邊經過,也沒有任何反應。

    江弋拎起一只滿面淚痕、緊閉雙眼,似乎是哭累了睡著的小東西,將果泥瓶的奶嘴塞進它的唇瓣,小東西立刻閉著眼楮吮吸起來。

    林予臻做了一番心理建設,極為嫌棄地將另一只小崽子拎起,同樣將奶嘴塞進去。江弋很快又安排好第三只幼崽。

    育兒花休息一會兒,似乎又活了過來,一陣   後與床徹底分離,粘液悉數縮了回去。吃飽喝足的鼴鼠幼崽安安靜靜地睡去,它便也沒有再找兩人的麻煩。

    待所有事情忙完,渾身泛起揮之不去的疲乏感,在種植園內的體力消耗實在巨大,林予臻瞥了眼角落里的床,身體最誠實的想法是立刻躺上去休憩一會兒,理智卻告訴他不能。

    “去睡一會兒吧,”江弋適時對他道,“我盯著。”林予臻搖頭。

    同樣經歷了這些,江弋怎麼可能不累?他不想佔這個便宜,同時也擔心三只幼崽隨時哭嚎醒來。

    江弋笑笑,徑自走向那張床,在一側側身合衣躺了下來︰“一人一半,輪流盯吧,有事我隨時叫你。”他面朝的方向是三只幼崽所在的竹筐,意思再明顯不過。

    林予臻頓了下,不再強撐,走向另一側,向著反方向側身躺下,中間保持了相當矜持的距離︰“最多十分鐘,到了喊我。”

    江弋道︰“好。”

    盡管周身繃緊的弦並沒有完全松懈,林予臻還是一沾床鋪就睡了過去,意識極度昏沉間,居然還做了一個詭異又真實的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