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62章

    ---

    黑暗之中,林予臻沉默地立在原地,久久無言。

    江弋望著林予臻臉上的復雜神色,安慰道︰“不急,慢慢來。”

    一個人的意識中可以同時出現幾個畫面,產生幾個不同的聯想,這並沒有什麼好稀奇,但問題是,眼前出現的場景太過龐雜,很多畫面還透著撲面而來的年代感,很難讓人相信全都是吳瑞良此時此刻的想法。

    這些紛繁雜亂的畫面讓林予臻忽然意識到,也許是他升級過後的異能太過強悍,也許是因為吳瑞良需要動用自己的全部意識來構建副本場景,當前他所看到的,其實是吳瑞良腦海深處的意識……換句話說,是他全部的記憶。

    而林予臻難以啟齒的原因是,大篇幅的畫面都有那麼一些……少兒不宜。

    那些黑霧纏繞彌漫的房間內,除正式商務會談以外,大多充斥著形形色色的女性面孔。有星艦知名的模特、演員,也有些林予臻記不起名字、但隱約感到眼熟的老影星,更多的則是曾在舞台或熒幕上曇花一現的小明星。

    她們大多衣衫不整,坐在吳瑞良懷里或是同床共寢……屬于播出就會被嚴打的範疇。

    林予臻不忍直視地別開眼楮,心下不可謂不吃驚。

    ——吳瑞良一輩子未婚未育,端的是獨善其身的老企業家做派,私下居然混亂成這樣。

    江弋雖然看不到吳瑞良的意識世界,但見林予臻表情,也猜出了一二︰“吳瑞良私生活是很混亂,業內高層基本都了解一些。你父親不在你面前提起,不知道這些也很正常。”

    林予臻完全不想看這些辣眼楮的東西,但眼下卻不得不一幕幕看過去,從里面找出可以擊潰催眠的關鍵點。

    “沒有。”迅速掃完當前這層的所有畫面,林予臻對江弋道。

    “再下一層。”

    兩人一次次推開角落里那扇門,參觀了不知多少層形形色色的旖旎畫面,林予臻甚至從某個房間里覷見了一個坐在吳瑞良懷里的妖艷男孩。

    林予臻︰“!”

    接著眼神便不由自主地向江弋身上飄,也不知道是想向他求證什麼,還是在擔心些什麼。

    江弋剛開始還以為林予臻是看到了些什麼難以接受的畫面,右手自然虛握上林予臻的手腕,無聲地傳達安慰和鼓勵,隨著時間推移,漸漸覺出些不對來。

    江弋沉默許久,忽然道︰“……我沒有。”

    林予臻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一下。

    江弋堅定不容置疑地重復︰“從來沒有過。”

    林予臻僵硬地擠出幾個字︰“……我相信你。”頓了下,不知是否因刺激畫面看太多造成了大腦短路,鬼使神差地添了一句,“你應該……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江弋︰“……”

    江弋︰“謝謝你的肯定。”

    又走下數層,瀏覽了足夠多的記憶,林予臻發現,吳瑞良在意識中的投影年齡有一個大致範圍,集中在星艦發展如日中天的幾年里,而更往前一些,他更年輕些的時候,一點相關的記憶都沒有出現。

    林予臻已經清楚,這些記憶的順序並不是按照經歷的次序在樓層內排列,很多時候,間隔幾年的事情也會在相鄰的房間里出現,所以,這並不代表他們進入的樓層不夠多,才導致沒有早些年的記憶呈現。

    林予臻大概明白了一些。

    “我目前能看到,或者說意識顯示的範圍,是從他植入系統起,一直到現在。”

    江弋不意外地點點頭︰“畢竟副本的建立依托于系統。”

    林予臻忽然知道該去尋找怎樣的畫面了。

    找到這段記憶的起點,也就是系統植入的源頭,就有機會擊潰夢境,找到出口。

    而這個源頭,就是吳瑞良將死之時,系統出現的那一刻。所以,他們的目標地點,是一座醫院。

    --------------------------

    一片黑霧繚繞的暗色中,純白得沒有一點瑕疵的牆壁顯得格外刺眼。

    終于,不知瀏覽了多少該看不該看的畫面後,林予臻發現了一間病房布置的房間。

    吳瑞良的投影躺在一張白色的病床上,臉上帶著一部用于臨終關懷的MR小型儀器,身體一動不動,渾身上下透著股行將就木的死氣。

    病床邊,一個滿眼悲色的雍容女人半倚半靠在牆邊的沙發,身邊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正漠然又不耐地敲打著手中的游戲機。他長得與吳瑞良有七分相似,細看起來,眉眼間也像那女人幾分。

    這兩個人,在先前瀏覽過的記憶中從未出現。

    林予臻不免有些駭然︰“他……有未公開的家室?”

    這問題乍一听有些奇怪,江弋頓了頓,而後篤定地回答︰“沒有。”

    如果江弋確定吳瑞良沒有家室存在,那麼吳瑞良的確應該沒有,畢竟江弋自小跟在他身邊,這種事情沒那麼好隱瞞。

    但這兩個人又是從哪里來?

    林予臻慢慢走近這間房間,眼前三人的投影忽然隨著四周潔白的牆壁一同消失了,純粹的黑暗中,一個淡紅色的小光點從遠處顯現,逐漸靠近。

    -【尊敬的吳瑞良先生,我是可以為您實現任何心願的MR智能,您在腦海中構建的任何一個心願,都將由我為您展現。】

    那道柔美的女聲在黑暗中並不突兀地響起,可以想象,當前的視角已切換到了帶著臨終關懷MR儀器的吳瑞良身上。

    -【您想回顧的經歷、想看到的風景、想見到的朋友,只要是您的需求,我都會盡全力為您實現。】

    -【現在,您可以試著擬出一個心願。】

    吳瑞良閉著眼楮,腦海中既無想回顧的過往,也無想見到的風景,更沒有日思夜想的朋友,只有活下去的念頭最為強烈。

    -【很抱歉,您當前擬出的心願已超出我的能力範圍,請更換一個心願。】

    吳瑞良︰活下去。

    那道女聲無波無瀾地將提示重復了一遍︰“很抱歉,您當前擬出的心願已超出……”

    忽然,一道極輕的“滴”聲響起,紅光閃爍兩下,耳邊響起的女聲仍然是那道女聲,提示的內容卻發生了質的改變︰“檢測到您當前的心願︰活著,即將為您規劃最優方案。”

    吳瑞良大腦皮層活躍的細胞似乎在這句話的催動作用下增加了一些。

    “為了給予您最佳的生存體驗,下面將為您生成未來發生概率超過95%的事件,以便您決定是否繼續實現當前心願。”

    話音落下,黑暗中隱隱約約出現了一條深色軸線,一枚紅色的指針停留在軸線上某一點,隨著停留時間的加長,上方加載出了吳瑞良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的畫面。

    那道女聲溫柔地說︰“您的選擇是︰在這一點作出改變。”

    隨之紅光一閃,畫面變成了吳瑞良從病床上坐起,面色紅潤、精力充沛地推開門向外走去。紅色指針緩緩向前移動,一幅幅畫面飛快地從眼前閃過,在MR智能模擬出的場景中,吳瑞良繼續開拓商業版圖,星艦蒸蒸日上,成為行業內無可置疑的領軍者……總而言之,人生飛黃騰達,如日中天。

    就在吳瑞良正沉浸在眼前的美好畫面,身心愉悅之時,畫風忽然一轉,意外突至。

    在那條長長軸線上的某一點,在吳瑞良家中,一個長著與方才那帶著不耐神色靠在病房牆上打游戲的男孩子完全相同面部的年輕人與吳瑞良起了爭執,摔杯砸碗間,忽然抄起桌上的水果刀,狠狠捅進了吳瑞良的小腹內。

    林予臻感受到那一刻,吳瑞良的意識活動明顯一僵。

    畫面破碎,光點散落,重歸寧靜。

    一片黑暗中,柔美的女聲適時響起︰“非常遺憾,吳先生,即便您選擇在這一點做出改變,前方依然有可以預測到的事件,對您的生命造成威脅。”

    吳瑞良心緒劇烈起伏,馬上在腦海中作出指令︰“這點一並更改!”

    那女聲似乎笑了起來︰“不愧是我們的優質客戶……尊敬的吳先生,其實更改這一點並不難,您只需要作出等價交換。”

    吳瑞良︰“?”

    那女聲溫柔而清晰地說︰“安裝MR智能最新推出的【血族聯通】APP,我們即刻為您抹殺他的存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