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63章

    抹殺。

    這樣狠絕的兩個字,用那溫柔的口氣無比輕巧地說出,輕松得就好像只是用橡皮抹去五線譜上不和諧的音符。

    如果這句話是放在吳瑞良生龍活虎的時候道出,別說去相信,他一定會直接砸爛這胡言亂語的人工智障,再叫生產商對這一批次好好檢修。

    但現在不同。

    求生欲望最為強烈的時候,哪怕只有零點零零零一的可能,也要不惜一切去抓住。

    吳瑞良︰“怎麼抹殺?”

    “很簡單,有兩種方式,”那個帶著笑意的聲音說,“將他的存在從起始點抹殺——你和太太從未有過這個兒子,與他相關的場景自然也就消失掉了。或者,與他渡過相安無事的二十年,在這個時間節點前將他抹殺。”

    吳瑞良稍作沉吟︰“還有別的方式嗎?”

    “當然,”那女聲說,“我為您提供的方案是改寫造成這一意外的‘因’,如果您只想改寫結果的話,也可以做到。這個時間節點上,你們從未發生過爭吵,那麼意外自然也不會發生。”

    吳瑞良是個精明的商人,即便已經氣息奄奄,大腦還是在第一時間做出了論斷︰

    改寫起因,是阻止意外發生的最有效方式;只改寫結果,看似取得的效果相同,實際上,並沒有消除隱患——爭執只是不在這個時間節點上發生,誰知道在下一個時間節點上,他們會不會產生同樣的爭執?

    吳瑞良自然知道該怎樣選擇。

    “我要你改寫起因。”吳瑞良的大腦皮層自入院以來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活躍。

    “沒有問題,”那道聲音輕松愉悅道,“那麼,您選擇在哪個時間節點將他的存在抹殺呢?”

    “起始,”吳瑞良毫不猶豫地作出了回應,“不止他一個,我要你連他母親的存在一同抹去。”

    女聲微微一頓,繼而笑道︰“明白。”

    “那麼,您做好植入準備了嗎?”

    林予臻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回光返照的吳瑞良要求助理去星院,找幾個能適應MR儀器的孤兒,幫他測試系統植入後的效果。

    然而奇怪的是,這一片段在吳瑞良的記憶中並沒有出現。

    -【系統植入完成,歡迎使用血族聯通!】

    -【尊敬的用戶您好,從系統載入的這一刻起,您將永不停歇地向著永恆的生命行進。請遵照系統規則,努力升級。】

    吳瑞良眼前出現了與林予臻見到的稍有差別的系統頁面,沒有聊天室,沒有電量標識,系統的提示音也有所不同。

    血族聯通一經植入成功,吳瑞良立刻再次確認他最關心的事情︰“我讓你辦的事,做好了沒有?”

    那女聲道︰“當然,您可以親自驗證。”

    疑惑間,吳瑞良猛然睜開眼楮,病床前空空蕩蕩,哪里還有女人和孩子的身影。

    同一時間,他感覺到了自己生理上的變化,全身充滿了力氣,頭腦清醒,精神充沛。

    吳瑞良大聲呼喊助理的名字,向他詢問太太和兒子的去向。

    門外等候的助理應聲而入,看到吳瑞良的那一刻,臉上表現出明顯的吃驚︰“吳總,您……”

    吳瑞良不耐煩地重新問了一遍。

    助理萬般為難地斟酌道︰“……您是不是做夢夢到什麼了?您不是一直未娶……”

    吳瑞良稍作沉思,向他詢問太太的姓名。

    助理臉上再次顯現出無助的茫然︰“您第一次跟我提起這個名字……嗯,我確定公司里也沒有這個人。”

    吳瑞良長長呼出一口氣,靠在床頭靜坐了一會兒,揮揮手讓助理出去。

    意識再度沉入血族聯通。

    吳瑞良︰“我要再看一次未來發生的事情。”

    抹掉這兩個人的存在,他就沒了那膽大包天的逆子,也消除了生出別的小混蛋的可能性,未來的走向又會是什麼樣子?

    -【非常遺憾地告知您,每位用戶僅擁有一次查看時間線的機會。】

    吳瑞良發怒了︰“剛才植入前不說,等植入完了你跟我說這個?!”

    那道女聲依舊柔和︰“稍安勿躁,尊敬的用戶。要知道,植入成功後,您只需要向著永恆的生命邁進,時間線對您而言,只不過是一條用來度量的標尺罷了。”

    吳瑞良︰“什麼意思?”

    “您現在的等級為︰1級,滿級為︰99級,達到滿級的用戶將獲得永恆的生命,擁有無上的、支配任何事物的權力。”

    吳瑞良不耐煩地問︰“少給我繞彎子,怎麼升級?”

    那道聲音似乎輕笑了一下,而後隱去。

    吳瑞良剛要發火,喉嚨里忽然著了火似的,涌上一陣極為強烈的干渴燥意。

    床頭有杯溫水,他端起來一飲而盡,喉嚨里難耐的干渴感並沒有就此消退。

    吳瑞良煩躁地扯了扯領口,大聲呼喊助理的名字,外面的年輕人再次聞聲趕來,卻見吳瑞良背對著房門坐在床邊,腦袋微微低垂。

    他趕忙繞到床的另一側,想上前詢問有什麼事情,臨到近前,吳瑞良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領口,以大得驚人的力氣將他扯至近前。

    助理迫不得已地彎下腰,踉蹌著往吳瑞良的方向栽去,慌亂間,他看到揚起頭來的吳瑞良,兩顆長長的利齒從眼前一晃而過。緊接著,脖頸間傳來的刺痛讓他不由用力掙扎呼喊起來︰“吳總!吳總!”

    聲音里滿是驚懼和疼痛。

    吳瑞良貪婪地吮吸著他頸間的血液,不知過了多久,才松開攥住助理的手。那年輕人無力地癱倒在一邊,頸側留下的深紅血點甚是駭人,眼中寫滿驚恐。

    吳瑞良舌尖繞著血牙舔了舔,目光轉向縮在一旁瑟瑟發抖、面無血色的年輕人,眉頭一皺,再度伸出右手,重新將他提了起來。

    他直直盯著助理的雙眼,一句話都沒說,卻像無聲地傳達了什麼。

    少頃,那助理木木呆呆地走出房門,眸中的驚懼不復存在,似乎只是進來為吳瑞良添了杯水。

    而林予臻注意到吳瑞良眼前的系統頁面,電量標識出現在右上角,當前電量︰7%。

    只有7%。

    畫面停留在當前界面,身後傳來極輕的腳步聲。

    踏、踏。

    江弋就站在他身邊,這腳步聲也不是來自回憶。

    林予臻警覺地轉頭。

    “奇怪他的血液怎麼就能提供這點電量嗎?”一道略顯沉啞的笑聲在身後響起。

    林予臻看到了吳瑞良——沒有安東殼子的偽裝,是實實在在的吳瑞良本人。

    “沒能植入系統的廢物,血液里的能量自然也少得可憐,”吳瑞良盯著林予臻,“你嘗過這種廢物的血是什麼味道嗎?”

    林予臻面不改色地回視他,只淡淡道︰“你終于舍得露面了。”

    “像你這種天分極高的年輕人,我當然要來親自見見,”吳瑞良意味深長的目光審視著林予臻,“听說你現在還是一級?那真是太可惜了。你還不知道升級之後會帶來怎樣的能力吧?”

    林予臻笑笑︰“你現在多少級了?”

    “這不是你應該關心的問題,你只需要知道,升級會給你帶來多少意想不到的驚喜,”吳瑞良緩緩道,“而現在,你身邊卻有一個千方百計阻止你的東西。”

    吳瑞良眼楮始終放在林予臻身上,提到江弋時也沒有絲毫挪轉,仿佛這個人並不存在。

    “不過,這個東西也不是毫無用處,”吳瑞良面上浮現出冷冷的笑意,“他的血,倒是比那些廢物的強一些——你剛才吸過一次,應該已經體會到有無異能的差別。”

    林予臻︰“所以呢?”

    吳瑞良緊緊盯著林予臻的雙眼,嘴角咧開,語氣似是蠱惑︰“根本沒有必要克制自己,不是嗎?你難道不想體驗一下升級帶來的效果嗎?以你現在的等級,對上我根本沒有勝算。”

    “他就在你身邊,你不想再嘗試一下嗎?別這麼看著我,我知道你也喜歡牙尖劃破皮膚,血液流過喉嚨的感覺……他就在你旁邊,你只需要轉過頭,咬上去……”

    林予臻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雙眼與吳瑞良對視,似乎已沉浸在他富有感情的蠱惑里。

    “就現在,抓緊時間吸……”

    林予臻驀然開口,冷冷打斷道︰“他的血這麼好,你怎麼不吸?”

    江弋︰“……”

    吳瑞良︰“…………”

    角度刁鑽,有理有據。

    氣氛瞬間變了。

    吳瑞良的嘴角似是抽搐了一下,而後很快恢復了原先的狀態,眸色暗沉下來,意味深長、一字一頓道︰“你很相信他?他嘴里的事情,你都深信不疑麼?”

    “那你不妨做個選擇來看看,”吳瑞良道,“到底是我在騙你,還是他在騙你。”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黑純桂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