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68章

    林予臻立即對比喻鬼才進行了制裁,邵听在一旁默默看著,慢慢發覺了更多的異樣。

    林予臻今天不只是看起來精神不振,行動的時候,兩條腿明顯有些發僵,手臂去勾杜非脖子的時候,似乎還牽扯到了腰,不易察覺地皺了下眉。

    林予臻︰“杜非,以後想挨揍直接跟我說。”

    杜非委屈且頭鐵︰“你自己去照照鏡子看看像不像啊……”

    ……

    制裁完了比喻鬼才,林予臻一抬頭,剛好與邵听視線相接,那一刻,他清楚地從邵听眼中看到了兩個大字——左眼一個“確”,右眼一個“實”。

    林予臻︰“……”

    今天這一個兩個的是想造反嗎!

    邵听趕緊心事重重地將視線轉開。

    林予臻也察覺到了邵听的異樣——以往這位師兄話最多、不論什麼時候見面都最熱情活絡,今天臉上的神情卻相當復雜,顯然是有什麼心事藏掖著。

    杜非就著被林予臻勾著後頸的姿勢,趁機耳語道︰“兄弟,你朝睿哥開槍的事,基地里都傳瘋了……”

    林予臻微微一愣。

    邵听猶豫一下,道︰“我先過去了。”

    “邵哥。”林予臻轉身喊住邵听,也不繞彎子,直接了當道,“能幫我借部手機過來嗎?”

    邵听轉過頭,滿臉不加掩飾的震驚。

    雖然基地里某些選手私藏通訊設備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但這種事畢竟還是不那麼光彩,其他選手想要借用,都是趁四下無人時悄悄去找這些選手。就算林予臻與那幾個藏了手機的人不那麼熟悉,最好的選擇也是托杜非私下去借,然後再找個沒人的地兒偷偷用……這麼光明正大的,是鬧哪一出?

    林予臻坦然地迎著邵听驚奇的目光,道︰“我想給喬哥打個電話。當著選管的面不太方便。”

    邵听回過神來,如夢初醒地哦哦應了兩聲,一溜煙兒地跑了。

    半分鐘後,某二愣子訓練生望著忽然空出來的手心,欲哭無淚地伸出爾康手︰“邵哥——”

    ……

    邵听將強行借來的手機往林予臻手里一塞,非常自覺地指了了下外面︰“我到那邊一等,用完給我就OK。”

    “不用回避,邵哥,”林予臻說,“沒什麼不能听的。”

    這一次邵听控制好了表情,沒有再把驚訝表現到臉上,點點頭,後退小半步,在一旁站定了。

    洪喬接到林予臻來電時,正忙得不可開交。林予臻將決定淘汰與否的關鍵一槍瞄向同門,當晚就登上了熱搜。

    森熠的公關部反應不可謂不快,然而事情卻沒那麼容易壓下來,熱搜並不難撤,已經播出的節目卻沒辦法撤回來,那“自相殘殺”的高能片段在各個社交媒體平台上傳得火熱,一時間,各種猜疑甚囂塵上。洪喬第一時間趕去MR錄制基地接了被淘汰的周睿遙,後者狀態很差,基本拒絕與人交流,洪喬與他面對面談了很久,還是無法從他口中得知林予臻開這一槍的真實原因。

    森熠公關部發了一篇不痛不癢的聲明,針對聲音最大的輿論,否認旗下藝人存在霸凌抱團現象,而周睿遙始終不開口,兩人之間究竟有沒有私人恩怨,林予臻那句話暗含什麼意思,都還是未解之謎。

    正一籌莫展之時,洪喬接到了林予臻打來的電話。听到林予臻聲音那一刻,洪喬真想跪下喊他一聲祖宗——最惹不起的這位爺真是不鳴則已,一鳴便搞了個大的,同門師兄弟有什麼恩怨不能私下解決,非得搬到台面上弄的世人皆知?

    這下可好,周睿遙打道回府、外界惡意猜測不說,林予臻的風評也在某些營銷號的刻意引導下開始下滑。

    洪喬長長地嘆了口氣︰“予臻啊,你……”

    一口氣沒嘆完,就听那邊的林予臻飛快道︰“喬哥,長話短說,我身邊現在沒有工作人員。麻煩你調一下周睿遙從第一次MR訓練到最後一次的全部數據,越詳細越好。”

    洪喬納罕︰“什麼?”

    林予臻︰“周睿遙的積分排名有問題。模擬艙能記錄的數據有限,如果能把過往數據全部比對分析一遍,肯定能找到問題所在。”

    畢竟,第一次進入MR模擬艙時,周睿遙已植入系統的概率非常小,而剛獲得異能與升級後熟練使用異能之間,也不可能毫無差別。這種差別縱使微小,也會在詳細數據上有所體現。也許單看相鄰兩次還不明顯,但從頭看起,一定會有所發現。

    “還有,最好能查一下他之前是否有在星艦訓練的經歷。”

    洪喬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動︰“你是怎麼發現……怎麼懷疑到這里的?”

    林予臻道︰“現在還不太方便說,但我對剛才的每一個字負責。”

    洪喬在電話那頭沉默了須臾︰“好,我馬上讓人去查。但是予臻,你要知道,這件事本來可以有更溫和的處理方式的。不論結果如何,都必須給……”他本來想說外界,話到嘴邊,生生改成了,“給你的隊員一個交代。你現在是隊長,無論如何這件事都做的不妥。”

    林予臻道︰“我明白。喬哥,還要拜托你一件事,家用小型MR模擬艙就要正式發售了,請你盡可能阻止身邊人購買,它的危險性遠遠超出你們的想象,除了不買,也不要接受任何形式的試用體驗。”

    洪喬愣住︰“啊?”

    林予臻︰“就這些,請相信我。掛了。”

    不只是洪喬,在一旁听了全程的邵听也陷入了恍惚——兩件事情都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他甚至都不知道該先琢磨周睿遙涉嫌作弊的事,還是家用小型MR模擬艙。

    林予臻將手機遞交回來︰“邵哥,訓練課結束之後通知Ellis,我們開個短會。”

    邵听恍惚地接過手機︰“啊……好。”

    ------------------------------------------

    林予臻又用冷水洗了把臉,打起精神去了練習室。

    舞蹈老師對他主動選了這首歌的事情驚訝到不行︰“非常好……我真的沒想到你有主動挑戰這支舞的勇氣。”

    林予臻︰“……”

    不,他沒有。

    舞蹈老師仍沉浸在感動和欣慰之中︰“很好,真的很好,一次舞台失誤算不得什麼,怕的是被笑過一次之後就再也不敢嘗試。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你有這樣的覺悟,老師真的很欣慰……期待你的逆襲。”

    “逆襲”這個詞太重,林予臻怕他承受不起。

    林予臻︰“謝謝,我……盡力。”

    由于昨晚進入副本前,已經將動作跟著江弋順了兩遍,林予臻的表現顯然超出了舞蹈老師預期,于是開始突發奇想地開始為他們加花樣︰“這個舞蹈適合加點道具,出來效果會更好。”

    林予臻隱隱有不妙的預感。

    舞蹈老師︰“這樣,你們一前一後,手腕上系條絲帶吧,我覺得黑色的比較好,你們覺得呢?”

    林予臻︰“我覺得……不太好。”

    不談別的,系不系帶子,完全是兩種難度等級,兩人動作稍有不同步,就可能釀成一場直播打結的慘劇。

    老師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興奮︰“你們不要看這只是一根小小的帶子,它既為這個舞蹈增色,又呼應舞蹈主題,加和不加的效果絕對是天差地別……”

    林予臻無奈地看了江弋一眼。

    江弋直言道︰“老師,予臻雖然和以前相比有了一些進步,加道具還是操之過急了。目前我們的目標是把編舞完成好,舞台上不出現任何失誤,還是再練幾天,根據完成效果決定加不加吧。”

    舞蹈老師︰“也好……江弋,你課下多指導一下,看看怎麼磨合出來的效果更和諧,雙人舞台嘛,兩個人配合比個人亮點更重要。”

    江弋道︰“明白。”

    中午下課,杜非、邵听和Ellis在與林予臻約定的地點見了面,等待林予臻要宣布的事情。

    “昨天的事情,你們應該都听說了。”林予臻向來不喜歡繞彎,上來便直奔主題。

    “周睿遙的淘汰,直接原因的確是我對他使用了隱藏道具。”

    Ellis波瀾不驚的臉上也露出一絲驚詫。

    林予臻繼續道︰“我這樣做的原因,不是出于私人恩怨。早晨邵哥和杜非應該已經听到了,周睿遙在公司內的積分排名存在問題,真實實力遠遠達不到預出組水平,一個靠作弊獲得參賽名額的人,沒有資格留在這里。在處理方式上,我做的的確有些欠妥當,對我們團隊名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對你們三個人,我感到抱歉。但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

    林予臻堅定道︰“我依然會選擇在賽中淘汰周睿遙。”

    “周睿遙作弊的具體證據,我暫時還沒有辦法拿出,但已經托喬哥去查過往數據,比賽後會給大家一個明確的交代,”林予臻迎著三人的目光,“很抱歉對我們的隊伍造成了不良影響。這一場是個人積分賽,決賽副本是什麼樣的賽制,雖然暫時還不清楚,但我沒有資格再擔任這個隊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