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69章

    “別這麼說,”邵听道,“外面怎麼議論是他們的事。你也沒做錯什麼。”

    邵听覺得林予臻其實挺不容易——隊內年紀最小,比賽過程中又是“臨危受命”,猝不及防地接任了隊長。周睿遙這件事,絕對會落人話柄,他不是不知道,仍然選擇這樣做,說他是意氣用事也好,眼里揉不得沙子也罷,都不是出自壞心。

    一直沉默著的Ellis忽而開口道︰“沒有人……比你積分更高了。”

    在SUPER MR之前,各公司訓練都是單人模式,預判、統籌,全都是由個人決斷,頭一次以組隊形式競賽,便自然而然由個人能力最強的人擔任指揮位。

    至于對外發言、管理隊內紀律等,倒都屬于附屬職責了。

    換句話說,如果決賽副本是組隊的形式,最有資格擔任這個隊長的還是林予臻。

    但撇開周睿遙這事不談,林予臻也有其他的顧慮——系統的不可預測性讓他無法確認決賽副本前是否還會出現別的意外,如果被強制拉入副本,他不能保證自己能在良好的精神狀態下參賽;另外,他和江弋在決賽副本中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兩邊沖突,必定要放棄比賽副本,轉而去尋找江弋所說的核心部分。

    一片微妙的氣氛中,杜非大剌剌地一揮手,道︰“要我說,決賽就是組隊,同公司組到一起的概率也小到沒邊了吧?隊長不隊長的,主要不就是決賽之後對外發言?別糾結了,干脆舉手表決……愣著干嘛啊,發個言有什麼難的?你們都不當?我來!”

    “……”

    杜非這麼一說,邵听也忽然想開了︰“那我……也不是不行。”

    杜非講究公平競爭,把選擇權又遞回了隊友手里︰“林予臻,那你和Ellis看著投票吧。”

    “……”林予臻心里合適的人選自然是邵听,看了眼煞有介事的杜非,不忍打擊他的積極性,“我棄票。”

    兩人的目光轉向又開始貫徹沉默是金的Ellis。

    Ellis在兩道灼灼的目光下,艱難道︰“……我也棄票。”

    邵听︰“……”

    杜非︰“……”

    兩人對望一眼,忽然心照不宣地一笑。

    “指揮歸你,發言歸我。”杜非道。

    邵听愉快地同杜非擊掌︰“成交。”

    做好決定,杜非哼哼一笑,帶著一臉翻身農奴把歌唱的喜悅搭上林予臻的肩膀︰“弟弟,這個月扣了我多少錢來著?咱倆可得好好算算賬……”

    林予臻︰“……”

    ---------------------------

    一天的課程下來,訓練室里橫七豎八地癱了不少練習生。從比賽副本出來不到一天,身體原本就沒緩過來,再加上課程訓練對體力和精力的巨大消耗,不少選手決定放棄今晚的自行練習,休整一晚,明日再戰。

    中午的短會結束後,林予臻難得回寢室補了一個覺。抬頭看到衛生間的鏡子時,只能勉強睜到原來一半大小的眼楮與下面的淺青色的確把自己也嚇了一跳,爭分奪秒地睡了一會兒,雖然沒那麼快就能恢復,好歹看著精神好了一點。晚上最後一節訓練課程結束,又回去沖了個冷水澡,換了寬松些的衛衣衛褲,自覺去舞蹈練習室加練。

    他沒有約江弋,一方面是對方已經完成得很好,並且給自己不厭其煩地講解了多遍,沒必要浪費他的時間來陪練,等自己練好之後再合也不遲;另一方面,江弋雖然看起來沒有那麼疲憊,但林予臻心里清楚,他比起自己的消耗,只多不少,自己中午還偷空睡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江弋有沒有休息好。

    林予臻參照平板電腦里留存的視頻,調整、熟練動作,錄下自己的第一遍練習視頻,與舞蹈老師的放在一起作比對,尋找細節問題所在,剛比對下來,舞蹈室的門被人推開了,江弋走了進來。

    “抱歉,”江弋道,“處理隊內的事,晚了一會兒。”

    林予臻眼中的訝異一閃即逝,頓了下,道︰“你……其實沒必要過來,我一個人加練就可以了。”

    江弋笑笑︰“兩個人的效率要高一些。”

    林予臻便不再推遲,江弋脫了外套,隨意地折了下袖口︰“先壓一會兒?”

    林予臻抿著唇角,點了下頭,有了第一次,心理上也沒那麼難接受,不聲不響地趴下了,照例一聲不吭地忍過全程。

    兩個人又開始一起練舞,中間江弋提起被舞蹈老師強行安利的黑絲帶︰“開場用到,的確會是一個視覺沖擊,但絕不能全程系著跳下來,觀眾審美疲勞是一方面,限制舞蹈動作是另一方面,我簡單改了一下,一會兒試一下開頭部分。”

    兩人練習了三個小時左右,林予臻的耐力算是發揮到了極限,多年潔癖得到了暫時性的治愈,也顧不上什麼形象不形象了,整個人直接呈大字形仰面躺在地板上,胸口無聲而急促地起伏著。

    江弋也在他身邊躺下來,凝集的汗水從頸側滑下,幽深的黑瞳中映著照明燈細碎的光芒。

    林予臻平復了一下呼吸,低聲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江弋笑︰“這才到哪,哪有那麼嬌貴。”

    林予臻忽然想起第一次公演前,在凌晨的走廊上遇見以江弋為首的星艦一行人,那時他們心里也微微訝異了一下——以星艦的整體實力,這首歌怎麼也不至于練到那個時候。只是那時兩人的關系並未緩和,連個招呼都欠奉。

    林予臻︰“上次你們練到那麼晚,也是因為……有人需要單獨輔導嗎?”

    江弋莞爾︰“沒有,只是覺得整體還不夠好。”

    林予臻記得,早在那日下午,聲樂老師就已特別表揚過江弋那一組,所以在江弋心里……好的標準恐怕不太一樣。

    放在以往,兩人的對話就到此為止了,但不知是身體的疲憊讓繃緊的神經放松下來,還是其他什麼原因,林予臻非常自然地問了出來︰“第一天就練到能上台的標準,才算好麼?”

    “這個標準,我也沒法下明確的定論,”江弋側過頭看他,“只是覺得,如果這是我們最後一個舞台,就還不夠好。”

    林予臻沉默下去。

    星艦內外,各種傳言都將江弋塑造成了一個天分過人、運氣爆棚的天才,靠著“干爹”吳瑞良的生捧,和與生具來的天賦,毫不費力地走到了現在。

    但林予臻現在知道,他不是那樣。

    那是汗水和忍耐鋪就的道路,沒有任何燈光和鏡頭。燈光照在最高的舞台上,而陰影里是那條長長的路。

    他有天賦,但努力更甚;有運氣,但那里面不包括尊重。

    林予臻現在還能清晰地回想起吳瑞良看江弋的眼神,和那句嫌惡的“被自己養的狗反咬了一口”。

    江弋看他沉默不語,笑問︰“怎麼了?”

    林予臻道︰“沒……就是忽然想起來周睿遙的一句話。”

    江弋︰“什麼?”

    林予臻︰“……不被看到的努力算努力嗎?”

    江弋輕輕揚起嘴角︰“你不是已經知道答案了嗎?”

    否則也不會在這里。

    林予臻轉過臉,看到江弋那個英氣無儔的笑,以及這個姿勢下,自然敞開的領口裸∣露出的鎖骨與一片頸間皮膚,不可避免地回憶起副本內的那一晚,立刻被燙了似的轉移開視線。

    有的人是注定要在舞台上、鏡頭前發光的。

    挪開目光的那一瞬間,林予臻心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