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70章

    兩人安靜地躺了一會兒,頭頂過于明亮的燈光讓人眼前生出一小片斑駁的光暈。林予臻眨了下眼楮,那片光暈便短暫地消逝,又隨著眼瞼輕啟,重新出現。

    過了一會兒,身旁響起江弋的聲音︰“家里人現在同意你干這個了?”

    林予臻回過神︰“……沒。”

    那一晚,林閔行與孫力的對話被兩人全程听了去,林閔行的態度再堅決不過,江弋本以為林予臻的娛樂圈之路到此為止,沒想到後來順利簽進了森熠,看來林瀟沒少幫忙打了掩護。

    江弋了然一笑︰“你哥本事不小。”

    “瞞不到現在,”林予臻心里再清楚不過,“比賽結束回去,指不定哪天就因為左腳先進公司被開除了。”

    江弋莞爾,別人口中的“森熠正牌太子”,居然要時刻提防著被自家公司掃地出門,也算是奇聞一樁了。

    林予臻將雙手交叉墊在腦後,心情復雜地仰躺了片刻,清理掉腦海里那些胡思亂想,一個挺身坐直了起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先練舞。”

    起身稍猛了些,肌肉的酸痛還未完全恢復,腦袋也有些發懵,林予臻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往左側一歪,手臂下意識向旁邊一撐——

    好巧不巧,練習室的門就在這時被推開了。

    丁莽伸進一個腦袋︰“各位,明天的采訪提前了,staff讓我們現在出去集……”合字卡在了喉嚨口,望著眼前的一幕,他猝不及防地瞪大眼楮僵在原地——

    只見林予臻坐在江弋身邊,一只手撐在江弋的胸前,身體正向躺在地上的江弋傾俯。

    “……”丁莽倒抽一口涼氣,默默替他們關好門,“……打擾了。”

    林予臻︰“……”

    江弋︰“……”

    林予臻穩住重心,迅速抽回了按在江弋身上的手,干咳一聲︰“……丁莽。”

    門外傳來丁莽氣若游絲的應答︰“我什麼都沒看見……”

    林予臻掐了掐眉心︰“幾點采訪?”

    丁莽弱弱地回︰“就現在,按照順序,星艦第一組,森熠第二組。”

    “……”看來是沒時間回寢室換衣服了。

    好在這次只是貓熊直播發起的探班形式的小采訪,為的就是拍攝選手們在基地內最真實的狀態,著裝不必太正式。前來探班的兩名主持人正是之前為比賽做解說的A&B組合。

    選手們按照順序排好座位,鏡頭首先對準星艦娛樂五人。

    依次向鏡頭打過招呼、做過自我介紹,開場白後,主持人A&B開始按準備好的稿子針對性提問。

    “目前賽程過半,星艦作為為數不多的滿員隊伍,我們特意收集了呼聲最高的一些問題,來進行依次提問。首先我們來問一下蔣鵬……”

    采訪是采用直播的形式,每當選手的回答提到江弋,彈幕的滾動速度便會比原先更加瘋狂。

    “江隊……日常訓練對我們都挺嚴的,其實比起老師,我怕他更多一些,”紀寧不太好意思地握著話筒,偷偷瞄了江弋一眼,“嗯……沒有,他也沒有對我們很凶,就是特別嚴格,但我們現在也很感謝他這份嚴格。”

    主持人笑道︰“紀寧這個回答很官方啊——還有沒有要趁這個機會控訴一下的?”

    蔣鵬學著方才紀寧的語氣接過話,半開玩笑道︰“嗯,他也沒有對我們很凶,只是變著法地折磨我們罷了。”

    鏡頭掃到江弋,被控訴的一方沒有吭聲,嘴角牽起一個漫不經心的弧度。

    【啊啊啊啊江弋你別這麼沖我笑!我要瘋遼!】

    【我老公怎麼這麼帥5555】

    【哈哈哈哈哈小朋友們都不敢說啊,放著讓蔣鵬來!】

    【實不相瞞,我有個朋友想知道是怎麼個折磨法呢?】

    主持人A大笑︰“別怕,來,對著鏡頭揭露他——江弋最近是怎麼折磨你們的?”

    蔣鵬非常貼心地把話筒塞回了紀寧手里。

    “……”紀寧支吾了一會兒,最終對著話筒道,“其實最近……最近都沒有,因為隊長他在……折磨林隊。”

    突然被cue到的林予臻︰“……”

    現場頓時笑瘋了一片,蔣鵬應景地鼓掌起了幾聲哄。

    主持人便順手將話題推給了江弋,忍笑道︰“那麼請問江隊,隊員反映的情況屬實嗎?”

    江弋拿了話筒,瞥了不遠處正在用眼神威脅蔣鵬的林予臻,正色道︰“沒有,我們是互相折磨。”

    【笑死,自己選的搭檔,跪著也要教完】

    【現在知道林予臻的厲害了吧?林予臻——舞蹈扶貧攻堅戰最後的堡壘(狗頭】

    ……

    主持人笑道︰“那麼我想了解一下,當時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慫恿林予臻選了這首歌呢?”

    在身後一片更加響亮的起哄聲中,江弋波瀾不驚地回答︰“沒別的,只是個人很欣賞林隊,決賽前如果和他沒有一場合作舞台,會覺得遺憾。”

    ——對了,林予臻還沒來得及公布自己卸任隊長的消息。

    主持人意味深長地點頭︰“你和林予臻分別拿下了這兩場比賽的積分第一,對于即將到來的決賽副本,有什麼展望嗎?很多人都覺得,第二場比賽的第一名實際上是你自己讓出去的,你怎麼看待?對這次的第一名有沒有什麼話要說?”

    ——如果江弋沒有在最後時刻把安東交給林予臻,積分榜的第一名應當不會易主。

    “願賭服輸,各憑本事。”江弋掃了眼林予臻的方向,微微一笑,只對林予臻說了四個字,“下場小心。”

    主持人撫掌大笑︰“好,謝謝江弋,謝謝星艦的選手們,讓我們拭目以待……那麼,下一組就從林予臻開始自我介紹吧。”

    大概是練舞時間過長造成了大腦短路,也可能是睡眠不足對智力造成了暫時性的影響,林予臻接過話筒,嘴比意識更快一步,順著主持人的串場詞便直接說了下來︰“大家好,我是星艦娛樂林予臻。”

    說完之後,空氣頓時安靜了兩秒,隊友看過來的眼神充滿了不可置信,而林予臻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自己犯了個多嚴重的錯誤。

    身後響起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我听到了什麼??】

    【隊友︰?我們之間出了一個叛徒】

    【笑裂了,是和親嗎?是和親吧】

    【哦 ,直播事故+1】

    ……

    江弋倒是難得主動地拿了話筒,淡笑道︰“反正我沒意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