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74章

    兩只小灰鼠對視一眼,表情不盡相同。

    其中一只哼道︰“我們憑什麼相信你?”

    另外一只卻忍不住面露喜色︰“好啊好啊。”

    冷臉的那只立馬賞了傻白甜兄弟一個爆栗︰“好你個頭!你听說過誰讓快下鍋的食物幫忙盯著鍋嗎?”

    傻白甜委屈︰“可是,水開了要下鍋的又不是他……”

    ——沒錯,剛才老鼠爸爸只是叮囑他們看著時間,水一開便把蛋打進鍋,並沒說要放“四腳獸”。

    冷臉的那只明顯猶豫了。

    雖然打完蛋,爸爸差不多就快回來了,到時候應該會親自把四腳獸拆了下鍋,但畢竟暫時輪不到他,讓他幫忙盯著,又跑不掉,也沒什麼吧?

    “那好吧,”冷臉的這只比預料中更快地妥協了,奶聲奶氣道,“你不許耍花招!如果我們發現時間到了你還沒有告訴我們,我們會讓爸爸把你拆得很難看的!”

    林予臻按捺著想笑的沖動,一本正經地點了下頭︰“好的。”

    兩只小灰鼠把蒙眼用的黑布丟在一邊,開始鑽櫥櫃、跳窗台,翻箱倒櫃地尋找傳說中被藏起來的糖罐。

    林予臻背靠圓柱,一邊最大限度地活動手腕,努力松動捆得極為扎實的麻繩,一邊注視著玻璃罩下的兩只水杯,觀察著水位上升與下降的速度。

    眼前這個用來計時的裝置看似神奇,其實原理並不復雜。林予臻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想到了曾在理綜競賽中見過的一個裝置。

    神奇的不是水位變化,而是變化速度,秘密應該就藏在那個玻璃罩上。

    粗糙的麻繩摩擦著皮膚最薄的位置,隨著掙動力道的加大,疼痛也愈發強烈,林予臻眼皮也不眨一下,他能感覺到麻繩已經松動了一點,于是更加爭分奪秒地為自己爭取逃脫的機會。

    “喀嚓。”

    身旁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

    林予臻循聲望去,發現放在自己身側的淡黃斑點蛋裂了一條不甚明顯的細縫。

    “喀嚓。”

    這一聲比上一聲更大一點。

    翻箱倒櫃中的兩只小灰鼠也不由警覺地豎起了耳朵︰“什麼聲音?”

    “喀嚓!”

    伴隨著更響一點的碎裂聲,蛋向一側歪了歪,最上方的蛋殼掀起了一條窄縫,隨後又落回原處。

    兩只灰鼠糖也不找了,“砰砰”兩聲關上櫃門,十萬火急地往圓柱這邊趕。

    此時,玻璃罩下的其中一杯水已接近滿杯,再過一會兒,馬上就要溢出來了。

    林予臻咬著牙,借用身後不太平整的地面,加快了磨麻繩的速度。

    “蛋裂了?!蛋裂了!”傻白甜眼倒是很尖,還沒趕至近前,便跳著腳驚恐地叫道。

    “別廢話了,沒看到水要溢出來了嗎?別讓里面的東西出來,趕緊把它扔到鍋里去!”稍微聰明一點的這只當機立斷,兩只小爪子伸向有了裂縫的蛋。

    蛋里面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小生物又拱了一下,但力氣太小,收效甚微。

    傻白甜灰鼠听從哥哥的指令,忙不迭地伸出手去搬蛋,就在兩只灰鼠的爪子就要踫到蛋殼時,林予臻的身體忽然向那側重重一歪——

     !

    蛋殼碎裂的聲音第一次這樣清晰地在房間里回響。

    “嘰嘰!嘰嘰!”

    一團長滿淡紅色絨毛的小東西抖抖腦袋,從被林予臻砸開的殼里蹦了出來,扇動著不足寸長的小翅膀,叫聲急切地撲到林予臻身上,親昵地用不到拳頭大的腦袋蹭著他。

    兩只灰鼠︰“…………”

    玻璃罩下,透明液體正無聲無息地從玻璃杯中溢出,順著杯沿滑下。

    傻白甜灰鼠瞥了一眼,急了,伸手便要去抓那團嘰嘰亂叫的小東西,卻被哥哥攔下。

    “不行,”另一只灰鼠說,“你忘了爸爸以前說過什麼嗎?這種東西必須趁還在蛋里的時候吃,一旦孵出來,煮的肉香會飄出好遠好遠,會把它媽媽招來的!”

    另一只傻眼道︰“那、那怎麼辦呀?”

    冷臉灰鼠突然對著林予臻目露凶光︰“那就不加蛋了!”

    縱身一躍,呲開尖嘴,直撲林予臻喉間而來。

    那長滿紅色絨毛的小東西正跟林予臻撒嬌,林予臻試著動了幾下,都沒能把這小玩意兒抖下去。不過這剛孵出來的小怪物倒是智力驚人,見情況不對,居然立刻發現了林予臻還被粗麻繩綁著——方才他只是將繩子掙松了些,還沒完全掙開。

    紅毛小怪物馬上跳到後面去,對著麻繩連撕帶咬,只是無奈太幼小,還沒來得及長出尖利到可以與粗麻繩相抗衡的牙齒,只勉強咬碎了一部分,一回頭,灰鼠已經張開口向林予臻撲過來,情急之下,小怪物扭過身子,本能地張大了嘴,“哈”的一聲,一團火焰居然從口中直直噴出來,射向迎面而來的灰鼠。

    “……”

    在場的一人兩鼠,包括小怪獸自己也愣了一下——它似乎也沒想到自己還有這個功能。

    但場面不會凝固太久,被火噴了一臉的灰鼠先是怔愣原地,隨後反應過來,毫發無損地哈哈大笑︰“爸爸果然說的沒錯!你這種小東西噴出來的溫度,是不會像成年那麼高的,根本傷不到別人。”而後招呼傻白甜弟弟,“愣著干什麼,先給四腳獸放放血,等爸爸回來,我們就直接開飯啦!”

    然而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它便仰面朝天飛了出去——林予臻甩掉手腕上殘余的碎繩屑,從圓柱前站起,對上傻白甜灰鼠震驚的目光,隨意指指放在一邊的玻璃罩子︰“你不是想找糖罐嗎?我告訴你糖在哪里。”

    傻白甜灰鼠下意識後退了一步,瞥了眼被甩飛出去的哥哥,隨後目光卻不受控制地向玻璃罩飛去。

    “溢出來的那杯就是糖水,”林予臻淡淡道,“信不信隨意。”

    傻白甜灰鼠臉上立刻呈現出了害怕與渴望交織在一起的情緒,甚至還不爭氣地大聲咽了口唾沫。

    林予臻邁開大步走向玻璃罩,掀開,瞥了眼腳步已不听使喚的傻白甜,道︰“或者,我們來打個賭——如果這杯是糖水,這個玻璃罩歸我,如果不是,我主動進鍋,賭不賭?”

    傻白甜灰鼠流著口水跟了過來,全然不顧哥哥躺在地上的大聲呵斥,伸出爪子端起那杯滿溢的透明液體,先在杯沿上舔了一圈,黑豆似的小眼楮立刻亮了起來——真的是甜的!

    隨後仰起脖子,咕咚咕咚一飲而盡。

    林予臻冷眼瞧著,更加確定了手里的玻璃罩是何種性質的道具——兩杯水之所以會一個下降,一個滿溢,是因為它們並不都是純水,其中一杯應該就是加了糖的溶液。由于兩杯液體表面蒸氣壓不同,放在密閉空間中足夠長的時間,純水會逐漸蒸發減少,而糖水增多,漸漸溢出杯口,但這個過程在正常情況下是非常漫長的,故而,林予臻推測,這只玻璃罩除了制造密閉空間,還有加速時間流動的作用。

    果不其然,在他心中下定論的下一秒,玻璃罩上亮起一片金色的小字︰

    【道具︰神奇的玻璃罩】

    【屬性︰不明】

    【使用次數︰3】

    【說明︰你以為我的作用只有加速時間流動嗎?呵,實話告訴你,我還能罩下整個宇宙。】

    林予臻飛快地掃完這行小字,忽然感覺自己的腳踝被什麼東西緊緊抱住了。

    低頭一看,紅毛小怪獸死死地圈著自己,抬起的眼楮中滿是委屈和羞惱憤怒。

    望著那雙眼楮,林予臻心底忽然生出個離譜的念頭——

    “上一場中被救回的選手,本場將以未知形態出現”。

    所以……

    林予臻︰“你該不會……是杜非吧?”

    紅毛小怪物︰“……嘰。”

    作者有話要說︰杜非︰正是在下。

    感謝評論區的各位天使,今天又重新理了一遍後面的綱,有在好好調整狀態了,謝謝你們的包容和支持,真的非常非常感激。為了不辜負你們的喜歡我也要盡最大努力把決賽和尾聲完成好,再次感謝,鞠躬

    感謝投出深水□□的小天使︰為了木嘰吃土又如何!;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瑪奇朵多鹽不加糖 ;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禍生、為了木嘰吃土又如何!、花朝月夕、楓。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