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75章

    林予臻彎腰把可憐巴巴的紅毛杜非從腳邊提起來,另一只手拎了道具【神奇的玻璃罩】,撇下一只意猶未盡舔著杯壁的傻白甜和一只捂著肚子爬不起來的不高興,邁步向房門走去。

    “咚、咚、咚!”

    木質的圓形房門震顫了三下,上方 里啪啦掉下來許多泥土碎渣,外面傳來灰鼠爸爸的聲音︰“孩子們,我回來啦!”

    “啪嚓”一聲,空了的玻璃杯摔在地上,砸了個粉碎,兩只小灰鼠同時張開嘴哭號︰“爸爸!”

    砰!房門直接被從外部撞開了,身長兩米的大灰鼠將手中大捆木柴往地上一扔,一見房內景象,布滿灰色絨毛的臉上立刻顯現出了明顯的震怒,大步流星地朝林予臻奔來。

    林予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大的老鼠——方才那兩只小灰鼠雖然也比尋常老鼠大個幾倍,但比起人類的體型來總還差得遠,這一只的身形幾乎趕上了人高馬大的黑血人,前肢上的腱子肉就像兩座隆起的山峰。

    紅毛小怪物形態的杜非急得嘰嘰直叫,滿肚子的話想說,無奈一出口全都變成了一個音節,身上短得不能再短的絨毛都急得炸了起來。

    卻見林予臻沒有半點要動彈的意思——雖說像山一樣逼過來的大灰鼠讓人無處可逃,但好歹也要做一下防御準備吧?

    杜非悲哀地發現,自己心底升起了一種熟悉的感覺——要涼了。

    林予臻一手拎著身體僵硬的杜非,一手緊握玻璃罩提手背在身後,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三兩步逼至近前的灰鼠,就在對方離自己還有一步之遙時,斷然抽出背在身後的手,將玻璃罩高高提至灰鼠頭頂,突然松手——

    “咚”的一聲悶響,杜非瞪著兩只只有黃豆粒大小的眼楮,眼睜睜覷著玻璃罩忽然變成了剛好能卡下灰鼠的大小,嚴嚴實實地將對方罩在了里面。

    杜非︰“!”

    林予臻輕輕吐出一口氣,望著玻璃罩內面目凶狠呲牙咧嘴的灰鼠,撥開跑過來試圖推開玻璃罩的小灰,靜待時間流逝。

    一秒、兩秒……

    玻璃罩內,灰鼠的表情從一開始的凶狠可怖慢慢變成了驚懼不安,雙爪用力地拍打著玻璃內壁,而玻璃罩紋絲不動,連一絲聲音都不曾傳出。

    沒過多久,罩下的灰鼠便發生了肉眼可見的變化︰先是油光水滑的灰色毛發漸漸黯淡下去、一綹一綹脫落,隨後健壯挺拔的身軀也逐漸前傾、佝僂起來。幾乎是瞬息之間,他便從一只正值壯年的灰鼠變成了暮年的老鼠。

    又過了片刻,他連拍打內壁的力氣也沒有了,蒼老的身體搖晃幾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形看上去比剛才小了將近一半。

    玻璃外壁上,金光閃閃的小字再次出現,【使用次數】一欄跳動了一下,數字從“3”變成了“2”。

    林予臻上前捏住玻璃罩上端,向上一提,離開地面的瞬間,又變成了原先大小,而下面的灰鼠沒有任何變化,依然透著股垂垂的死氣。

    林予臻將玻璃罩收進道具袋,把杜非放在自己的右肩,大步走出了灰鼠的家門。

    泥屋外的景象讓他稍稍吃了一驚,肩膀上的杜非也訝然地“嘰”了一聲。木門外,赫然是一片壯闊而茂密的原始森林——只不過這森林並不是通常的濃綠,高聳入雲的樹冠全都是不摻半點雜質的純黑色,遮天蔽日的樹冠原本就將陽光排斥在外,這個顏色使得森林中的光線更加黯淡。如果不是零星透過樹葉縫隙的光斑,他們幾乎無法分辨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

    但前方不遠處,一棵樹干上的一小塊部分正在閃閃發亮,仿佛森林中的一盞指示燈。

    林予臻和杜非走進,去看那塊發著光的地方。

    那是張貼在樹干上的一張告示,或者說,是一張懸賞令。

    -【致各位居民︰

    這些天來,在森林里神出鬼沒的紅眼楮怪物愈發猖狂,不僅肆意毀壞我們的房屋,更嚴重危及到了我們的生命安全,一位居民偶然觀察到怪物在天將明時的離開方向,推斷它的棲息地很有可能就在森林最深處。那是一片危險的無人區,至今尚未有人涉足,如果有勇士願意前往並消滅怪物,全體居民將致以最真摯的謝意——】

    下面接上的是長長一串懸賞物品,都是森林中的居民自發提供出的,林予臻大致掃了幾眼,什麼紅蘑菇藍蘑菇、動物皮毛、珍稀草藥,不一而足。

    【我們渴望勇士的出現,如果您願意前往無人區消除怪物,請揭下這張告示,背面有通往藍風鈴餐廳的地圖。到達藍風鈴餐廳後,樹妖先生將為您指引無人區的方位。黑森林全體居民為您送上祝福。】

    林予臻伸手揭下這張發著光的懸賞令,翻到背面,那里果然畫著一個圖案,只是和地圖八桿子打不著——地圖該有的,它都沒有。

    沒錯,那只是一個純粹的圖案,沒有地點、方位,也沒有任何標識,它由三個大小不一的正六邊形嵌套而成,最上方的頂點重疊,邊長從里到外,依次為1、2、3個單位。

    其中,最里面的小六邊形加重描出了六個頂點。位于中間的中六邊形除描出頂點外,相鄰兩個頂點之間的中點也加重表示了出來。不過由于兩個六邊形最上方的頂點重疊,中六邊形頂點鄰邊上的兩個中點恰好也是小六邊形的兩個頂點。

    最外面的大六邊形除了描出頂點之外,相鄰兩個頂點間還等距描出了兩個額外的黑點,同樣由于三個六邊形最上方的一個頂點重合,由這個頂點引出的兩條邊上,額外的四顆黑點恰好是小六邊形與中六邊形的頂點。

    林予臻思索片刻,對肩膀上的杜非道︰“你覺不覺得這個圖案有點眼熟?”

    杜非︰“嘰。”

    林予臻又重新審視了一遍圖案上的二十八個黑點,道︰“……完全數?”

    杜非︰“嘰?”

    覷著兄弟的倒霉樣子,林予臻忍俊不禁地彎了下眼角,隨後邁步向前方走去︰“看看前面還有沒有其他提示。”

    向前直走了近十米的距離,林予臻果然在其他樹上發現了端倪——盡管不明顯,但距他最近的一棵樹干上,隱隱約約刻著一個阿拉伯數字“1”。

    “真的是這樣。”林予臻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借著告示發出的暗淡光線尋找下一枚數字。

    向前方走了十幾步,他找到了刻著數字“2”的樹干,隨後繼續行進,略過左手邊的“3”,在幾米外的斜右方找到了刻有“4”的樹木。

    下一棵應該在斜左方,目標數字是“7”。

    最後一棵離得更遠一些,林予臻略過8、9、10、11……最後在十幾米外找到了那顆刻有“14”的樹。

    “14”不遠處,一棵長相與其他樹木並無不同的黑色枝干上,垂著一朵毫不起眼的淡藍色風鈴花。

    林予臻知道,他要找的地方就是這里了。

    他上前謹慎地觀察了一下這棵樹干,上面並沒有任何能夠開門的印記。林予臻思量少頃,伸出右手,輕輕拽了一下半空垂下的風鈴花,樹干內部隱約傳來“叮呤”輕響,片刻,樹干上“吱呀”開了一扇小門。

    一只通體翠綠、長著滑稽大鼻子的人形怪物——或許可以稱呼它為樹妖先生,從樹干里探出頭來,小眼楮滴溜溜地上下打量了林予臻一番︰“四……有什麼事嗎?”

    林予臻將揭下的懸賞令往他眼前一展。

    “噢……”樹妖將臉上難以置信的驚訝稍作收斂,“你想去森林最深處鏟除紅眼楮怪物嗎?”

    得到肯定的答復後,樹妖先生道︰“請稍等。”

    翠綠色的腦袋猛地收回樹干,敞開的小門也“砰”地關上了,閉合之後,樹皮上居然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一陣瓶里乓啷的聲響過後,樹干下方一扇足以容納林予臻進入的門打開了,綠色樹妖站在門邊,客氣道︰“請進來坐。”

    林予臻肩膀上頂著紅毛怪物狀的杜非,走進了樹妖先生的藍風鈴餐廳。

    從外形看,作為餐廳的這棵樹木雖然粗壯,卻不足以容納太多客人,進去一瞧才發現里面別有洞天,空間比從外面觀察到的大太多,整個餐廳里彌漫著樹木特有的木質香氣,幾張表面打磨粗糙的寬厚木條交錯排開,削成矮圓柱狀的樹墩擺在一旁,樹妖先生繞回枝蔓纏繞的吧台後,指指前方的桌凳︰“隨意坐吧。”

    剛準備張口為他介紹無人區的情況,枝蔓上垂下的藍風鈴花又“叮呤叮呤”地晃動起來。

    樹妖先生轉過身,像剛才一樣探出腦袋去詢問來客,交談幾句後,打開了餐廳正門。林予臻戒備地盯緊門口,悄悄握緊藏在道具袋中的玻璃罩,做好防御準備,走進來的不是別人,卻是江弋。

    “隨意坐吧。”樹妖指指餐凳,江弋便隨意在林予臻身旁坐了下來。

    又要張口介紹時,藍色風鈴花再度響起。

    樹妖︰“……”

    打開正門,這一次到來的是邵听和蔣鵬。

    “今天的勇士好像格外多呢,”樹妖撓撓綠色的下巴,似是不解道,“看樣子,你們對這里並不熟悉,那麼,應該是都沒見過怪物吧?”

    ——準確的說,即便是森林中的居民,也還沒有見過怪物的全貌,他們唯一能夠準確描述出來的,是那雙血紅色的、像樹冠那麼大的可怖雙眼。

    據樹妖先生說,怪物只在夜間活動,一開始只是掀起狂風,刮毀居民的住處,到後來殺死了許多身強體壯的居民,尸體被毀得慘不忍睹。

    “沒人見過它的全貌,當它出現時,那雙紅色的雙眼會悄無聲息地降臨在某個居民家門外,然後……就是血腥的屠戮。”說著,樹妖先生情不自禁地打了個抖,“就像鬼一樣……沒錯,它就像鬼一樣。”

    林予臻提問︰“如果沒有人見過它的全貌,那它的離開方位是怎麼確定的?”

    “風,”樹妖說,“靠掀起的風。見過那雙眼楮的人,活下來的太少太少了。”

    “那麼,觀察到這點的居民,現在在哪里?”邵听迫不及待地問。

    “這正是我下面要跟你們說的。”樹妖先生道,“哦,風鈴又響了……今天是什麼好日子?你們請稍等,我去開個門。”

    這次到來的是Ellis和丁莽。

    決賽分為兩個平行副本,每個副本八人,現在還差一位。

    就在還沒見過杜非的成員開始懷疑是否有兩名成員開局祭天的時候,紀寧終于到了。

    藍風鈴餐廳里坐得滿滿當當,樹妖清清嗓子,開始為這一屋子的“勇士”講解無人區的方位和注意事項。

    首先,他們必須趁白天趕路,到了夜晚,務必住進安全屋。

    安全屋是唯一能夠抵御狂風的存在,這一路上,共有三處。

    第一處屬于樹妖先生,如果他們速度夠快,今晚就能趕到那處。

    第二處屬于紅鼻子女巫,她是個脾氣古怪的老巫婆,除非帶上她最愛吃的藍蘑菇,否則她絕不會同意別人入住。

    第三處則屬于藍鼻子女巫,她最愛吃的是紅蘑菇,如果勇士們能夠為她采來最新鮮的紅蘑菇,那麼她願意滿足任何請求。

    說到這里,吧台上一朵比其他風鈴花都大的藍色風鈴響了起來,樹妖做了個“抱歉”的手勢,拿起這朵花,靠在耳邊。

    “喂,哪位……當然能听出來,除了紅鼻子女巫,誰還有這麼美妙動人的聲音呢?”樹妖對著風鈴花道,“啊,記得記得,您要的餐品還是和從前一樣……這次不會再遲到了,請相信我。”又客套了幾句,樹妖心有余悸地放下听筒,對他們道,“這不,紅鼻子女巫剛剛訂了餐,我要馬上去給她做,然後親自送過去,路上可以順便幫你們打開安全屋,鑰匙也一並分好。唉,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管我出發的有多麼及時,每一次送餐都會遲到,惹她大發雷霆,這一次可不能再遲到了。”

    樹妖先生嘀咕著,繞出吧台,快步走向廚房,讓林予臻他們在外面稍等片刻。

    “紀寧,你沒事吧?怎麼看起來這麼虛弱。”邵听發現紀寧的臉色不太好,關切地問道。

    紀寧沖他擠出一個看起來更虛弱了的笑容,搖搖頭說沒事。

    “大家都是怎麼找到這里來的?我們的開場應該不會完全相同吧?”邵听擔心地瞥了眼紀寧,轉向正式話題。

    在場七人做了一下簡單交流,果然,每個人都不相同。江弋對上的是第一個副本中出現的女孩烏莎,從她那里得到了一盒火柴道具,作用是許願,使用次數為3次。

    “三個副本之間明顯有人物關聯,但她好像完全不認識我了。”江弋毫無隱瞞地將這個疑點告知了在場眾人。

    Ellis從猴子那里得到了一張繪制較為詳細的森林地圖;丁莽拿到了一袋可以使用3次的道具肉片;邵听獲得了一支可以縮小物體的手電筒;蔣鵬則拿到了一支外形強悍的燃燒槍。

    紀寧慚愧地說,自己只顧著逃命,什麼道具也沒有獲得。

    在場幾人中,紀寧的實力的確相對弱上一些,大家沒有太過意外,簡單寬慰了幾句,邵听道︰“還有一個人呢?”

    林予臻沉默須臾,從口袋中掏出某只毛都蔫下來的小東西,掌心向上攤開。

    眾人︰“……”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禍生 ;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Lyl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