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80章

    林予臻瞳孔中掠過一絲震驚。

    江弋說出的幾個字,就像一枚轟然炸開的暗雷,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眾多觀眾、守著決賽直播的經紀人、各工作人員,全部被震懵了。

    毫無疑問,這樣做必然為人詬病,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紀寧都是他的隊員,剛才又在邵听和他之間選擇了跟隨他,江弋倒好,進了林子,轉眼就將人拋棄——若是今後評選MR競技最渣隊長,江弋必定有一席之地。

    雖說這還是江弋第一次拋下隊員,這一次也不是完全沒有為救紀寧做出過努力,但過程比起這個干脆利落的決定,已經顯得蒼白無力。

    剛才听聲音,紀寧絕對沒有被下面的生物一擊斃命,而是被擄走了,這也就意味著,他還有生還希望,現在並不是合理的放棄時間。

    更何況,憑借幾年MR競技的經驗,下面應當是一個延伸副本,放棄救紀寧的同時,也代表放棄了延伸的得分點。

    驚異過後,林予臻略一點頭,神色恢復平靜︰“……好。”旋即從坑邊站起。

    林予臻能理解江弋,並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理解江弋。

    實時彈幕已經炸開了鍋,娛樂八卦區也就“江弋放棄隊員”這一話題蓋起了萬丈高樓。

    而看不到這些的江弋顯得毫無心理負擔,格外平靜。他從林予臻手中接過一根完好的錨繩,準確無誤地拋上較遠一些的樹干,拉緊,開始攀爬附近的一棵高樹。

    林予臻同樣拋出錨繩,開始攀爬。

    這片區域的野獸雖多,活動區域卻都集中在地面,比起不知埋伏在何處的猛獸,和稍不留意就可能落入的陷阱,從半空走無疑是最合適的選擇。

    兩人拉緊錨繩,攀登到一個合適的高度,收回帶錨的一端,向前方下一棵巨樹拋去,待固定好,再牽起錨繩另一端,從半空蕩向下一棵樹。

    這樣的方法看似簡單,做起來卻並不輕松,不僅消耗體力,還要快速估算,巧妙控制落點,否則便是一場一頭撞在樹上的慘劇。

    黑森林里光線昏暗,越往深處走,能見度越低,走到後半程,身體與樹枝間的刮擦幾乎是無可避免,兩人身上的傷也越來越多。

    樹下,時隱時現的綠色眼楮悄無聲息地跟隨著他們。

    “休息一下吧。”江弋在一棵樹上停下來,抬起頭看了下被爪鉤抓過的地方,樹皮破開的縫隙處,黑色的汁液汩汩流出。

    待在林予臻衣袋中的杜非也不輕松,雖然不用扯著繩子在樹間跳來跳去,但刺激程度不亞于在什麼都看不見的情況下坐了幾趟過山車,一听到兩人達成停歇的意見,便迫不及待把腦袋伸出來透氣。

    好暈……

    杜非呲溜一下,先伸出一個腦袋,再呲溜一下,兩只短短的翅膀尖也搭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被晃來蕩去那麼久,腦袋里都快被晃成了一灘漿糊,杜非艱難地扒著林予臻的口袋邊沿,眼前仿佛有一圈小星星圍著轉啊轉。

    林予臻也仰起臉,去看剛才爪鉤抓過的地方,那黑色汁液有些濃稠,不像普通樹汁的質地,倒是像……

    一只倒掛在樹枝上的蝙蝠忽然從層疊的樹葉間飛出,打斷了林予臻的思緒,他身體本能地向後撤了一下,大半個身子探在外面的杜非被這麼一晃,還未消散的眩暈感變本加厲,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直直腦袋朝下地栽了出去。

    與此同時,樹下一雙綠色眼楮一閃,一張血紅色的大口從地面彈起,迎著杜非落下的方向向上一躍——

    杜非︰“嘰——”

    看清樹下正準備迎接他的物種,杜非直接在空中炸成了一朵火紅的毛團。

    慌亂之間,一只手忽然捏住了他的腿,暫時止住了他的落勢,下一秒,那只手卻忽然和他一同向下墜去,樹下等待的野狼眼中閃爍著興奮的綠光。

    緊急關頭,林予臻伸手撈住了杜非,自己卻也跟著墜下去,還好他們原先站的位置較高,下面還有一些橫伸的枝丫,他一只手拎著杜非,一只手于千鈞一發間勾住下一層的橫枝,伴著樹葉嘩啦啦的搖動,他們掛在了半空。

    “先把杜非遞給我。”江弋蹲下來,向林予臻伸出一只手。

    杜非又向下看了一眼興奮得上躥下跳的野狼,數量已經從先前的一只變成了一群,有幾只在他們下方不停起跳,試圖咬住獵物,另有幾只甚至已經開始撲上樹干。杜非看著它們氣勢洶洶的來勢,不由打了個寒噤︰這狼……該不會會爬樹吧?!

    緊張的胡思亂想間,林予臻已經用一只手完成了與江弋的交接。江弋接過杜非,迅速往衣袋里一塞,空出來的手復又遞回去,緊緊握住林予臻的。

    他撐住旁邊較粗的枝干借力,與林予臻交握的手向上拉拽,林予臻抓住枝干的手也配合著用力,沒過多久,便翻回了原來的橫枝。

    【嘖,江隊這碗水沒端平啊(doge】

    【在自家隊員和對家太子之間果斷選了後者,江弋,真有你的(大拇指】

    【救自己男朋友的事,能叫救嗎】

    【胡說,那明明是伸出了友誼的手】

    【笑死,紀寧哭暈在坑里】

    ……

    兩人稍作休整,便繼續前進,過了大約三十分鐘,樹下出現了一枝紅色的花朵,代表他們已到達該區域的邊界,從樹上躍下,拐過這道彎,眼前再次出現了一小片藍蘑菇,這次共有34朵。

    看樣子,邵听一行人還沒從食人花叢里走出來。

    分道之前,他們約定,裝盛藍蘑菇的箱子依舊由林予臻帶走,畢竟融化冰晶這件事,只有杜非能完成。如果江弋一組先到達,就先行采集,如果邵听一組先到達,可以先在蘑菇叢邊休整等待。

    林予臻和江弋便開始了采集。

    這次他們早有準備,在第十七朵蘑菇的冰晶融化到一半時,杜非及時收住火,向一旁撤去,黃金蟒果然如期而至。江弋用手中的錨繩牽制它,林予臻則負責在巨蟒被引開的當口,和杜非配合,將效率發揮到極致,采摘剩余的部分。

    黃金蟒在襲擊杜非和躲避錨繩的攻擊間不停來回,被江弋弄得傷痕累累,卻沒能傷到杜非分毫。然而,僅僅靠一根錨繩,江弋也無法將它置于死地。

    林予臻和杜非爭分奪秒采集完了所有藍蘑菇,黃金蟒轉而集中力量去攻擊江弋,林予臻抽了另一根錨繩,分散巨蟒的攻擊。被砸下的粘著血液的鱗片散落在草地,過了不知多長時間,重傷的巨蟒才終于放棄他們,逃匿于茂密的枝葉中。

    林予臻輕輕吐出一口氣,從地上摘了片草葉子,將錨頭上沾的蛇血一點點擦拭干淨——那血不是紅色,而是近黑的紫。

    待收拾停當,兩人準備踏上前行的路時,空中忽然砸下一人,那人灰頭土臉,以自由落體運動著地,如果不是躲閃及時,兩人剛好被砸個正著。

    林予臻定楮一看,落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另一組的隊長邵听。

    緊接著,另外三人從不同的角度被發射過來,不用問太多,光看這苦大仇深的表情就知道,食人花叢讓他們吃盡了苦頭。

    邵听緩了一會兒,從地上爬起來,抹了把臉,疲憊地敘述了一下他們的遭遇——這對已經見識過“綠舌頭”的林予臻、江弋來說,其實並不稀奇,只是規模也許比他們預想中還要更大一些。幾人被卷進食人花腹中,蔣鵬迫不得已在里面開了火,點燃了一大片植物,最終從火海中九死一生逃出來,還是借助了食人花的“舌頭”。

    “對了,紀寧呢?”邵听講到半截,發覺沒見他的人影。

    江弋語氣平靜地簡述了一下事實,包括紀寧已經“死去”、和正在通關這兩種可能性。

    邵听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那我們抓緊時間趕路,天很快就要黑了。”

    抵達樹妖的安全屋時,天色只差一點便陷入全暗。

    和藍風鈴餐廳有異曲同工之妙,安全屋從外面看,只是一棵粗壯的巨樹,走進之後卻別有洞天,六個小房間呈曲線排列在樹干內部,每個木門上都有一個數字編號,上掛一把金燦燦的小鎖。

    大門一次只能容納一人通過,六人依次走進樹門。房門內垂下一只小巧的藍色風鈴花,每進一人,便將一把小巧的金色鑰匙送進來客手中,每把上都刻著一個阿拉伯數字。杜非最後從林予臻口袋里鑽出來,從綻開的花苞內叼走一枚屬于自己的鑰匙。

    第一個進門的是邵听,他手上的鑰匙數字編號為“7”。

    Ellis的編號是“5”。

    蔣鵬是“8”。

    江弋是“2”。

    丁莽是“4”。

    林予臻同樣拿到了“4”。

    杜非是“1”。

    六個房間,七個人,有兩人注定要住進一間。

    丁莽亮完自己的鑰匙,後面的林予臻沉默了一下,道︰“我也是4。”

    丁莽︰“……”

    林予臻微蹙了下眉︰“所以是我們兩個住一間?”

    丁莽以為他是對房間安排不滿,偷偷瞄了一眼江弋,咽了口唾沫,艱難道︰“嗯……你也可以把我當成其他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