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83章

    作者有話要說︰小修了一下,不影響劇情

    木門“吱呀”一聲開了。

    一張樹皮般布滿溝壑、中間聳立著紅色鷹鉤鼻的臉伸了出來,銳利的目光掃視了一圈門前七人,最後落到後面被五花大綁的樹妖身上,嘴角勾起一個刻薄的弧度︰“老妖精,你可真是有本事。”

    樹妖垂頭喪氣,一言不發,像被放掉了大半氣的膠皮氣球。

    “既然來了,都是我的客人,那麼,請進吧。”紅鼻子女巫後退了一步,縱橫交錯的皺紋里夾著意味不明的笑容。

    丁莽小心謹慎地向黑漆漆的樹屋里張望,林予臻和江弋卻直接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紅鼻子女巫的樹屋不像樹妖的安全屋那麼寬敞,圓形的房間中央,架著一口咕嘟咕嘟冒熱氣的大鍋,周圍鋪著厚實的地毯,女巫走進去後,徑自在毯子上坐了起來,拿起一個長長的鉗子,撥弄了一下燒的 啪作響的木柴。林予臻注意到,在女巫身後的牆面上,有兩扇被垂下的掛毯遮住的木門。

    余下幾人也走了進來,樹妖先生被他們扔到附近的角落。

    “老妖精,我的點心帶來了?”女巫捅著柴火,頭也不抬地問。

    樹妖先生忙不迭地點頭,同時面露難色。

    只見紅鼻子女巫從燒紅的柴火中抽回長鉗,遙遙朝樹妖的方向一指,錨繩瞬間崩成幾段,落在它的腳邊。

    其余幾人還能維持面色如常,丁莽的表情沒能控制住,“唰”地變白了。

    樹妖不知從哪里掏出那只盛放點心的提箱,畢恭畢敬地向女巫呈上,女巫掀開只看了一眼,便勃然大怒︰“好你個老妖精,又拿半年前的東西糊弄我!”

    樹妖的臉色愈發綠了起來,哆哆嗦嗦道︰“怎麼可能,您再看看,這是我來之前新做的啊!我怎麼敢拿半年前的東西糊弄您呢……”

    紅鼻子女巫冷笑︰“每次都這麼說,每次都是半年前的東西!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越來越不中用,不光點心做不對,連食材都處理不好了!”

    說著,余光意有所指地掃過一眾“食材”們。

    樹妖磕磕巴巴道︰“他們……他們和以前來的四腳獸不太一樣,我覺得,他們沒準真能對付那怪物……”

    紅鼻子女巫嗤之以鼻︰“能不能對付怪物,和我有什麼關系?”

    樹妖訕訕一縮,不吭聲了。

    “听說,你們帶來了藍蘑菇?”接著,女巫又不懷好意地轉向幾人,詢問道。

    林予臻一言不發地將手中提箱遞了過去。

    杜非縮在林予臻衣袋里,大氣都不敢出,邵听面色沒太大變化,右手卻暗暗攥拳,指甲嵌進掌心,整個人繃成了一張蓄勢待發的弓。

    女巫用她那格外引人注目的紅色鷹鉤鼻點了點地面,林予臻便沉默著將提箱放在厚實的毯子上,而後退後一步。

    紅鼻子女巫又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樹妖。

    樹妖立刻小跑上前,從女巫手中接過提箱的小鑰匙,非常狗腿地為她開鎖。

     噠一聲,提箱向兩邊攤開,邵听的心髒頓時重重一跳——

    那本該裝滿蘑菇的箱子,居然空空如也。

    他們費了那麼多工夫、消耗了那麼多道具使用次數、冒著生命危險采摘來的藍蘑菇,一朵也沒有了!

    邵听懊悔地想掐死自己。

    杜非透過林予臻衣袋縫隙看到外面情形,也不禁絕望地閉上了眼楮。

    “哈,”紅鼻子女巫尖刻地笑了一聲,“你們是第一批活著走到這里的人類,本想好好招待你們,結果你們卻不懂做客人的禮數,送了一個空箱子給我。”

    “——那麼,我該怎麼招待你們呢?”女巫黑漆漆的眼楮望著他們,里面帶著古怪的笑容。

    圓形的黑色大鍋內,沸騰的清水發出的聲響越發強烈,好像在催促著食物下鍋。

    女巫舔了舔她布滿干紋的嘴唇。

    她抬起老樹皮一樣干枯的手掌,手心里是那柄長長的火鉗,緩緩指向林予臻一眾人。

    “慢著。”江弋不知何時從口袋里抽出了那盒火柴,擦亮的同時,烏莎的身影在火光中浮現。

    “第二個願望!”小女孩在半空中喊道。

    “我希望你如實回答一個問題。”江弋無視巫婆向他投來的怨毒目光,不慌不忙道。

    烏莎沒有反駁,一雙大眼楮似笑非笑地望著他,看樣子是默許。

    “我們走進這個房間的那一刻,所有蘑菇都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對嗎?”

    烏莎干脆地回答了一個字︰“對。”然後身影便隨火光一同消失了,火柴燃盡的灰燼簌簌落在女巫的地板上。

    女巫在不遠處注視著這出小把戲,听完江弋許的願望,不屑地嗤了一聲。

    “來打個賭,”江弋上前一步,與女巫對面而立,眸色沉靜道,“我留下做人質,換他們三小時的時間出去,如果三個小時後,他們不能把所有的蘑菇帶回來,我自己下鍋;如果他們做到了,你不能傷害任何人,今晚我們住在這里。”

    邵听強行維持冷靜的面色差點掛不住——雖然江弋給他們如此大的信任,讓他非常感動,但是三個小時……怎麼可能采得完啊?!

    紅鼻子女巫似乎覺得有點意思,拖長調子“哦”了一聲,而後反問︰“我怎麼知道,他們出去之後,不是逃走,而是去采藍蘑菇了?”

    “因為我們不會拋下他不管。”林予臻的聲音從江弋身後淡淡響起。

    “沒錯,”邵听也開口道,“都是一家人嘛,逃跑也太不仗義了——況且,我們能跑到哪兒去啊?”

    “好啊,好,”女巫突然哈哈大笑,過于尖銳的嗓音刺得他們耳膜發酸,她意味深長道,“真是讓我感動啊——我給你們放寬時間,天黑之前,如果你們不能帶著正確數量的藍蘑菇回來,他就是我今天的晚餐。”

    听到“天黑之前”,林予臻隱約有不妙的預感——女巫會有這麼好心?不可能的。

    果不其然,她緊接著又道︰“看在你們這麼友愛的份上,我再送你們一程好了。”

    話音剛落,沒給他們任何反應時間,女巫手中的長鉗一劃,樹屋的門砰地打開了,除江弋以外,余下六人被一道無形的颶風掃出門外,拋向高空。那道橫風在空中分為兩部分,一段將邵听、蔣鵬、Ellis刮向右側,一段將林予臻、丁莽、還有衣袋中的杜非吹向左邊,六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不知在空中狼狽地飛了多久,颶風消失,他們重重落在地面。

    林予臻和丁莽還沒睜開被風刮得難以睜開的眼楮,身體已經先一步察覺到了四周的危險氣息。

    一雙、兩雙……數不清的綠色眼楮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

    林予臻掀開酸脹的眼皮,立刻明白過來女巫把他們送到了哪里——那片野獸橫行、他和江弋靠錨繩走過的區域。

    但眼下,已經沒有時間給他們上樹躲避了。

    林予臻摸了一下口袋,抽出錨繩,另一只手確認了一下杜非的安危,丁莽也迅速從地上爬起。

    狼群的包圍圈緩緩縮緊,林予臻環視周邊,附近倒是有一棵相距不太遠的高樹,但拋錨上去、再拉繩攀登,速度絕不會快過野狼群,所以他們必須先應付一波襲擊,再上樹躲避,但問題是,錨繩只有一根,丁莽該怎麼及時上去?

    這些問題都已來不及細細思考,林予臻與丁莽背對而立,面對狼群,全神戒備。

    丁莽忽然開口︰“我的肉片,全都用完了。”

    林予臻低低“嗯”了一聲。

    這也意味著,除了手上這根錨繩,他們暫時沒有任何可用的工具——玻璃罩的使用次數倒是還剩兩次,但對于來自四面八方、分布不甚集中的野狼,顯然不太合適。

    丁莽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在給自己打氣,但聲音還是不可避免地有些發顫︰“一會兒,我往外跑,應該能引開一部分,你帶著杜非……”

    林予臻瞬間明白他的意思,皺著眉打斷︰“還不到那個時候。”

    “可是,時間實在太緊了……”丁莽苦笑,“就算女巫把時間寬限到天黑之前,那麼多蘑菇,那麼多蟒……”

    林予臻沒時間解釋那麼多︰“現在我們只需要考慮怎麼走出去。”

    丁莽搖搖頭,聲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語︰“那太難了,我就算出去,也幫不上什麼忙了……”

    他還想說,其實他止步在這里的概率,遠遠高于逃生,為了一個概率較低的事件,浪費本該用在采集蘑菇上的時間,太不值得,而如果能為整支隊伍獲勝做點什麼,在這里止步也不算太遺憾——從現實一點的角度講,他們只要贏過另一個平行副本里的隊伍,所有人都有可觀的加分。

    只是後面的話來不及說了,狼群越逼越近,他們已經能清楚地看到從齒間滴落的涎水,听見野狼呼哧喘氣的聲音。

    丁莽忽然收了聲,某一時刻,咬緊牙關,毫無預兆地向外沖去!

    一多半的野狼瞬間向他逃跑的方向圍攻過去。

    林予臻甩出錨繩,將撲向自己的一小半野狼蕩開一段距離,金屬撕開血肉的聲音中,他抽空回頭瞥了眼丁莽——跑得最快的野狼已經從背後將他撲倒,其余一擁而上,將地上的獵物包得嚴嚴實實。

    林予臻咬緊牙關,攥緊手上的繩結,愈加狠厲地抽開身前的野狼,余光中,丁莽的身影已徹底看不見,外圍的野狼大概是分不到什麼,便逐漸散去,轉頭重新朝他的方向奔來。

    空氣中彌漫著越發濃重的血腥氣,林予臻眼中也逐漸泛起血色。

    一個人對付這些野狼,難免左支右絀,他清楚地知道,再拖延下去,遲早要被它們拖死,而他必須將杜非平安帶出這片區域,才能采集決定江弋、乃至決定他們整支隊伍生死的藍蘑菇。

    狠狠踹開已撲至腳下的一頭,林予臻不再猶豫,無視掉腿上幾處疼得要命的傷處,將錨拋上離自己最近的一棵樹,爭分奪秒地拉緊繩結,向上攀登。

    ……

    當林予臻從樹上精疲力盡地躍下時,體力幾盡。

    杜非頂著暈眩的腦袋,費力地從他口袋中鑽出,開始為橫在草地上的林予臻療傷。

    林予臻身上的傷慢慢愈合時,蔣鵬也從天上掉了下來。

    依舊灰頭土臉、滿身是傷,只是這一次,等了半晌,邵听和Ellis依舊沒有出現。

    蔣鵬疲憊地抹了把臉,先痛罵紅鼻子女巫不是人——可以想象得到,他們的情況不會比林予臻和丁莽好到哪去,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扔進危險區域,簡直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了。

    而邵听和Ellis在那片區域里,做出了和丁莽相同的選擇。

    兩人沉默地在草地上橫尸了一會兒,誰都沒有發表什麼決心,但無論如何,他們知道,這一局必須要贏。

    短暫的休憩過後,兩人向著紅鼻子女巫樹屋的方向趕去。

    杜非回到林予臻衣袋里,心中疑惑越來越大,無奈語言功能受限,什麼也問不出來——他們不是應該采集除了那朵最小的蘑菇之外所有的蘑菇嗎?這一路走來,蔣鵬和林予臻卻都對途中的藍蘑菇叢視而不見,只顧趕路。

    終于,在天黑之前,他們回到了紅鼻子女巫的樹屋前。

    林予臻將杜非托在手心里,輕輕放在最小的那朵藍蘑菇前。

    杜非腦袋都要憋大了——不久前,他們才剛在這朵蘑菇上吃過虧,怎麼又要動它?

    但本著對林予臻的信任,杜非也就小心地噴了火。

    然後蔣鵬負責對付小一號的黃金蟒,他們順利地摘下這朵蘑菇,放進了專用提箱里。

    他們再次叩響了女巫的房門。

    “哦,速度很快嘛,”紅鼻子女巫故作驚訝道,“咦,好像少了幾個人?”

    林予臻冷冷地注視著他,將手中提箱重重放下。

    樹妖再次小跑著上前,為女巫打開。

    只見箱子里安安靜靜地躺著一只小小的藍蘑菇。

    紅鼻子女巫不由放聲大笑,幸災樂禍地瞟了眼身後的江弋︰“你的朋友還真是重情重義哪,下鍋也要陪著一起。”

    林予臻冷冷道:“急什麼。”

    他拎出那只透明的玻璃罩,半蹲下身,直接扣在了藍蘑菇上。

    瞬息之間,那朵蘑菇便長到了和途中多數蘑菇一般大小,然後,它旁邊出現了一朵新的小小蘑菇,一朵、接著一朵……

    沒過多久,玻璃罩下便長滿了密密麻麻的藍色蘑菇。

    女巫的臉色先是一變,繼而恢復正常,重新掛上古怪詭異的笑容。她看著林予臻掀開玻璃罩,咧開嘴露出一口森然白牙,幸災樂禍地宣布結果︰“孩子們,游戲結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