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84章

    林予臻卻無動于衷,似乎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頭也不抬地問︰“天黑了嗎?”

    “……”女巫的臉色很臭,在此之前,她還從未見過如此膽大包天的“客人”。

    但“天黑之前如果不能帶著正確數量的蘑菇回來……”的確是她親口說的,現在的天色也確實還沒有暗下來。

    她臭著臉,冷眼看林予臻接下來要做什麼。

    只見林予臻從袋中掏出一只紅毛小怪物,後者心領神會地開始對這片能讓密集恐懼癥當場去世的蘑菇進行噴火處理。等冰晶全部融化,林予臻又開始用手向外撿蘑菇,具體操作流程為︰抓一把、放進口袋;再抓一把、再放進口袋……

    如此重復數次,簡單粗暴地抓出了大半蘑菇,林予臻站起身,將剩下的小半部分推給女巫。

    “三百七十五朵,”冷冽的少年音響起,“你可以再數一遍。”

    女巫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黑白分明的眼珠直勾勾地望著林予臻和他手上的“打火雞”,眼中閃爍著晦暗難以捉摸的光。

    半晌,她忽然冷冷尖笑一聲,道︰“老妖精。”

    樹妖瑟縮了一下,還是乖乖走上前。

    女巫用她醒目的鷹鉤鼻隔空點了點地上的藍蘑菇。

    樹妖趕緊抱起箱子,將里面所有蘑菇倒入咕嘟咕嘟沸騰的熱水中,女巫手中長鉗一勾,將掛在牆壁上的一塊毯子摘下來,覆到鍋口上,原本掛著壁毯的位置露出一張完整的木門。

    “天亮之前,別再讓我看到你們。”女巫用長鉗指著木門說。

    奇異的香氣透過毯子,從煮著藍蘑菇的鍋里裊裊散出,逐漸布滿了整個房間。

    在這樣的香氣中,林予臻面不改色地推開了眼前那扇木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又矮又小的單人床。

    林予臻的腳步一頓,下意識轉頭去看身後的人——蔣鵬輕咳了一聲,收住腳步向後撤了一步;結束人質身份的江弋目光與他在半空相接,淡淡笑了一下,氣定神閑地轉向另一側,揭下了掩在另一塊門板上的壁毯。

    另一扇門後的布置,與這一間很不一樣,寬大的鋪著不知什麼動物毛皮的圓形床,點綴著風鈴花的牆壁,放在角落的雕花木箱……

    江弋旁若無人地走了進去。

    “……”

    林予臻不用回頭去看,也能猜到巫婆的臉色黑得有多麼可怕,旁邊默默圍觀的樹妖眼珠更是差點掉出眼眶——這他媽是女巫的房間啊!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蔣鵬先是怔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復坦然,隨著江弋大步走進了這個房間中。

    江弋關門之前,還頗有風度地對女巫道了句“晚安”。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林予臻總覺得女巫的鼻子好像氣歪了一點。

    他收回目光,帶著杜非走進這間房間,身後有一道目光如影隨形,別有意味地追隨著他肩頭上那個小小的紅色身影。

    -

    房間牆上有一扇斜向上的圓形小窗戶,透過它可以看見朦朧的枝葉間的天空。

    藍蘑菇在女巫的鍋里不知發生了什麼奇妙的反應,香氣越來越濃,穿透力極強地透過房門,傳入兩個房間,起初還能忍受,漸漸地,那氣味濃烈到讓人難以接受,比電梯間內的劣質香水還要讓人窒息。

    林予臻沒有要睡的意思,坐在床沿,微微仰著頭,神情專注地望著窗外,不知在等待什麼。他兩根手指輕抵在鼻尖下,以抵抗外面飄來的可怕味道。

    “唉……”

    身後忽然飄來一聲悠悠嘆息。

    林予臻警醒地轉過頭——身後沒有別人。

    杜非坐在他身後的床沿邊,兩條小細腿耷拉在沿下,兩只黑溜溜的眼楮無辜地望著他。

    停頓了幾秒,林予臻重新回過身去,看似放松戒備,實際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在警惕背後情況。

    過了大約一分鐘,又是一聲輕聲長嘆︰“唉……”

    這次,嘆氣的聲音剛剛出現,他便倏然回身,鎖定了聲源——

    杜非尖尖的小嘴半張著,後半聲嘆息正從喉嚨里飄出來。

    “……”林予臻一把抓起杜非,拿到眼前,“你搞什麼?”

    杜非的嘴又閉上了,滿眼委屈地望著他。

    大約又是一分鐘左右,杜非重新張開嘴,這次說了一個字︰“爺。”

    林予臻︰“?”

    他隱約猜到了一點什麼——杜非的語言功能開始恢復了?

    六十秒後,杜非︰“燻。”

    “……”沒有再給他繼續發言的機會,林予臻听完第二個字,一把捂上了他的嘴。

    ——作為兄弟的默契,讓他準確地預測到了杜非下面要蹦的兩個字︰吐、了。

    杜非就著林予臻的手冷靜了一會兒,嘴巴重獲自由時,對這濃烈到極點的氣味勉強產生了一點抵抗力,顧不得吐槽紅鼻子女巫的神奇癖好,迫不及待地扒拉著林予臻的手,吐出一個珍貴的字︰“復。”

    不知語言功能的恢復還需要多久,反正截至到目前,他還是只能以一分鐘一個字的速度往外蹦。

    林予臻︰“復盤?”

    好在林予臻理解他的能力夠強,杜非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林予臻的目光重新望向窗外,頓了下,道︰“簡單來說,從樹妖的餐廳,到現在的樹屋,一路上的時間都是逆流的。”

    杜非說不了話,眼皮一眨不眨地認真听著。其實從最後的蘑菇上面,他也明白了一二,但林予臻顯然發現的要早得多。

    “我們最早懷疑時間逆流,其實是從蘑菇的數量上,”林予臻道,“第一片,一百四十四,第二片,八十九,第三片,五十五,第四片,三十四……這些數字之間的聯系其實非常明確,每一位減去下一位數字,都等于第三個數字,或者說前面的數字是後面兩個數字之和,這是一小段倒過來的斐波那契整數序列。數字是其中一個提示,樹妖的安全屋里,按進入次序分給我們的房間號也暗示了這點︰7、5、8、2、4、1,恰好是倒過來的走馬燈數,我們覺得這兩處倒寫應該不是巧合。”

    杜非忍不住發出了一聲來自學渣的寶貴的嘆息。

    從黃金蟒身上,這個猜測進一步得到了證實。每一次的攻擊方式、攻擊角度,還有選擇的時間節點,都太過一致。

    “江弋在第一只黃金蟒身上留下的‘記號’,在下一只身上沒有任何痕跡,這也佐證了時間逆流的猜想,它們根本就是同一條蟒蛇,在後面的時間點造成的傷害,自然沒有辦法在前面的時間點呈現。”林予臻說。

    “最關鍵的,是最後一朵蘑菇,和樹妖的點心。”

    “最後一朵蘑菇其實是第一朵蘑菇,我不說你也清楚了。這個很像在學校做過的繁殖問題,它需要一段時間長大,然後按一定規律開始繁殖,周圍長出許多小蘑菇,本體衰亡,再從原來的位置長出新的,這樣延續更迭。”

    “樹妖的點心的確是在出發前才做好的,女巫卻說他每次都用半年前的食材,這件事沒有辦法,把藍風鈴餐廳和這里的連線看作一條時間軸,兩個位置的坐標始終相差半年時間,從接到女巫的點餐通訊開始,無論樹妖做的有多麼及時,對女巫來說,收到的永遠是半年前的食物。”

    “大概就是這樣,”林予臻最後說,“比較神奇的是,一路走過來,我們和樹妖的記憶都不受逆流影響。”

    杜非張了張嘴,想說這要是受影響,根本沒法玩了好嗎,不過張嘴前默默數了一下字數,明智地選擇了閉嘴。

    -

    “三個小時,”另一間房里,江弋和蔣鵬也沒有睡下,後者正在富有激情地討伐江弋,“萬一那老巫婆真的只給三個小時,您可真是看得起我們。”

    “不會,”江弋干脆篤定地說,“我簡單算過,那個位置和樹屋的時間差,最多不會超過兩個半小時。”

    “呵,”蔣鵬說,“我們要是回不來,您老怎麼打算?鐵鍋炖自己?”

    江弋不由莞爾︰“我信不過你們,難道還信不過他麼?”

    “……”蔣鵬明顯噎了一下,最後服氣道,“江弋,你可真是我們親生的隊長。”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副本就快結束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