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88章

    江弋在短時間內做出的抉擇其實非常簡單,可以說他什麼都沒選,也可以說是什麼都選了——因為他伸出兩只手,從容地從紅鼻子女巫手里接過兩杯蘑菇汁,然後倒在了一起。

    再然後,他再自然不過地舉起那只唯一盛了紅色汁液的杯子,仰起脖子一飲而盡。

    甚至沒給林予臻留下半刻做出反應的時間。

    林予臻︰“你……”

    倒空的玻璃杯被江弋直接扔在腳邊,他飲盡右手中那杯,將杯口旋了半圈,轉向紅鼻子女巫,淡然道︰“可以讓他進去了。”

    女巫陰晴不定地盯著江弋看了一會兒,似乎想要看穿他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麼,半晌,她沉沉笑了一聲︰“你知道哪杯是無毒的嗎?”

    江弋坦然︰“不知道。”

    “沒有,”紅鼻子女巫緩緩道,“這兩杯,都有毒,只不過毒性不大一樣。”

    “哦,”江弋真心實意地求教,“那我還能活多久?”

    紅鼻子女巫咬牙切齒︰“你死不了。”

    “?”

    “不管你倆各自選了哪杯,都活不過五秒,”女巫沉沉道,“除非有一個人喝下了全部——因為一杯就是另一杯的解藥。”

    這答案听起來超乎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

    總之,紅鼻子女巫臉色很黑地容忍了他們再次與她同住一處——只不過這次先下手為強,率先走入一間臥房,重重拍上了門。

    林予臻與江弋走進余下那間。

    “你什麼意思?”門一帶上,林予臻便面色不善地質問江弋。

    很顯然,江弋在喝下兩份蘑菇汁前,並沒能想到這個角度刁鑽的正確答案,他抱的是犧牲自己一個,保林予臻走到最後的心思。

    但林予臻並不領他的情。

    合作和讓步完全是兩個意思,這是競賽,不是拍什麼你推我讓的公益宣傳片。

    面對林予臻的詰問,江弋當機立斷采取的措施是……裝傻。

    江弋︰“啊?”

    林予臻︰“……”

    他不著痕跡地磨了磨牙,眼里帶著追根究底的執拗,加重了語氣逼問︰“剛才是為什麼?”

    對上林予臻的目光,江弋無奈地勾了下唇,旋即正色道︰“因為,你比較重要。”簡簡單單的七個字,誠懇而坦蕩。

    這樣的答案,讓林予臻始料不及——無論是內容還是時間。

    而始料不及的也不只林予臻一個——

    【臥槽臥槽臥槽??!】

    【江弋你清醒一點?錄著呢!這是可以說的嗎!!】

    【OK fine,我已經猜到接下來刷屏的是什麼了,前排提示關閉彈幕】

    【不是,這門今天就堵不住了嗎?】

    ——而本該在彈幕上狂歡的CP粉畫風卻不似往常︰

    【冷靜,兄弟們冷靜】

    【是的,我們都知道,他們只是純潔的好兄弟而已】

    【朋友之間這樣說,很正常】

    【兄弟之間這樣講,很普通】

    【大家不要多想!】

    【大家不要多想!】

    ……

    將“堵櫃門”的正確姿勢演繹得淋灕盡致。

    短暫的怔愣過後,林予臻蹙眉道︰“你好好說話。”

    “是實話啊,”江弋望著他,淡笑,“或者,你希望我再斟酌一下措辭?”

    “——因為你更重要。”

    林予臻頭一遭體會到啞口無言是什麼感覺,別過臉去,只覺得大腦局部地區開始迅速升溫,燙得他無力思考,只好硬邦邦道︰“別說了。”

    江弋便從善如流地閉了嘴,開始同他透過房間牆上的圓窗,全神貫注地盯向窗外。

    他們在等,那只怪物的出現。

    今晚的等候沒有讓他們失望,室內的靜默持續了短暫的一會兒,某一時刻,窗外的樹影開始劇烈搖晃,如狂風過境。一陣飛沙走石過後,黑色的天幕下出現了一只碩大的紅色眼楮——或許是一雙,他們在室內視野受限,看不到全貌。

    “走。”沒有更多的語言,兩人相視起身,毫不猶豫地打開房門,奔入黑暗。

    生怕夜幕中的怪物注意不到他們似的,踏出房門的一瞬,江弋便沖高空中的龐大生物打了個呼哨,隨即和林予臻向著他們采集火龍菇的方向跑去。

    黑森林的夜晚能見度低得可怕,在疾奔的速度下,他們幾乎是靠白天的記憶和對障礙物的本能來閃避林立的樹木。林予臻抽空向上空望了一眼,在黑夜與枝葉的掩映下,怪物的全貌依然看不真切,只有一對血紅色的眼球在黑暗中時隱時現,緊緊追隨。

    以藍風鈴餐廳為起點,他們的行進方向為正方向,紅鼻子女巫所影響的時間流動方向為逆向,即沿行進方向,時間倒退向更早的時候,而藍鼻子女巫恰好相反,沿行進方向的反方向,時間倒退向更早,也即在行進方向上正向加速。兩個女巫調換位置後,這種影響顛倒過來,他們現在正奔向更早的時間節點。

    在這條路上,沒有蜷成山丘狀的火龍,耳邊是來自兩個方向的風聲呼嘯——一個來自正在追蹤他們的怪物,另一個則是它飛來時帶起的颶風,兩相抵消,聲音雖無比駭人,卻不至于把他們吹飛。

    他們義無反顧地向前奔跑,奔向傳說中怪物的棲息地,也奔向傳說中那個系統最深處、最為核心的位置。

    風聲長嘯,在耳邊鼓蕩的心跳聲中,林予臻忽然開口︰“如果只剩我一個人,有幾成可能性到達那個位置?”

    林予臻的聲音不算大,江弋卻听得很清楚︰“一定能。”

    林予臻︰“你哪來的信心?”

    江弋笑︰“秘密。”

    林予臻有一絲不快︰“你的秘密是不是太多了。”

    來自對向的風漸弱,而身後掀起的風力穩定不變,層疊的枝葉間也漸漸透出了點點微光,江弋知道,他們就快要到了。

    “不多,”他認真地回答,“現在只剩下一個了。”

    後來,林予臻回憶起副本中那個狂奔的夜晚,秘密揭曉前的一刻,說不上究竟是哪種情緒佔了更多。如果提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將是什麼,還會不會這樣全力以赴地向前奔跑。

    天光瀉下更多,視野盡頭出現的一幕,讓林予臻有一瞬間的錯愕。

    那是一道橫亙在森林盡頭的墨色長河,河面寬闊,水勢浩大。

    但如果只是一條純黑色的河流,在見識過各種各樣離奇古怪的場景後,已不足以讓林予臻感到驚訝,真正讓他啞然的,是河面中央崛然而起的一道水柱——

    那是與河水如出一轍的深黑墨色,直徑幾乎與河面同寬,盤旋著與天際相接,水流自下而上,磅礡逆行,屬于牛頓看見棺材板都要壓不住的類型。

    而再往上,黑色水柱的餃接處,赫然是一座黑色的圓形噴泉,周邊浮現出披著黑袍的男男女女,四座石像在半空中的噴泉池外圍成一個圓。

    ——那是黑玫瑰城堡前的廣場,他們進行MR競技的第一個副本,以這樣匪夷所思的方式,與現在所處的位置連接。

    背後愈發強盛的風勢中,林予臻看到,在高空浮現的廣場上,一只尋常大小的蝙蝠忽然不甚落入了噴泉池中,隨後,它逆著水流方向下落,在墨色的巨大水柱中懸浮了一會兒。

    蝙蝠的體型不斷變大、變大,那看似迅猛的水流竟傷不到它分毫。某一時刻,它的體型膨脹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胸脯上的黑色短毛像又粗又硬的鋼刺,根根分明。閉著的眼楮甫一睜開,兩只碩大的血紅色眼球便透過黑色水流的包裹,發出駭人的幽幽熒光。再然後,它倏然展開雙翼,裹著滔天的風浪從恢宏水柱中穿出——而林予臻也終于能確認,那就是總在夜間出沒、掀起令人聞風喪膽的颶風、無人見過全貌、目前稍小了一號的森林怪物。

    身後大了近一倍的、來自後面時間節點的怪物已經追趕上他們,降落在河水與森林之間一片空曠地帶上,兩只血紅色的眼球緊緊盯著兩人。

    林予臻仰起頭來看它,那感覺就像在看一座難以攀登的高山。

    而來自最早時間節點的怪物即將完全穿過水柱。

    江弋抽出最後一根火柴,毫不猶豫地點燃。

    “最後一個願望,”他說,“玻璃罩功能倒轉。”

    話音剛落,從巨浪中沖出的蝙蝠掀起一陣狂風,將兩人高高卷起,拋向空中。

    一片混亂之中,林予臻扣住了江弋的手腕,兩人緊挨著被拋向一處,沖出水柱的巨型蝙蝠緊跟著向他們滑來,林予臻抓住時機,在高空向它拋出了那枚容量可彈性變化的玻璃罩道具。

    小小一枚玻璃罩在空中以難以察覺的速度展開,嚴絲合縫地扣下,精準地罩住了那只蝙蝠。

    江弋的許願火柴開始發揮作用,玻璃罩下,原本將被正向加速的時間此時被反向加速,時間倒退,體型驚人的怪物開始縮水,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至變成不足拳頭大小,而玻璃罩外,那頭山一樣巨大的怪物也在悄無聲息地發生著變化,最終,徹底消失不見。

    -【SUPER MR決賽副本︰黑森林,當前進度︰百分之……】

    宣告副本結束的語音適時響起,然而播報到半截,系統提示戛然而止,隨之而來的是刺耳的故障警報。

    -【錯誤!錯誤!】

    蝙蝠與森林的景象淡出,化為一片空白,而橫亙眼前的黑色長河與沖天而起的水柱依然維持原狀。

    林予臻和江弋同時抬手,摘下嗡嗡作響的耳麥,身邊的人影漸漸多了起來,邵听、蔣鵬、Ellis、杜非……中途宣告死亡、被彈出副本的選手竟一個一個被傳送了回來。

    故障警報聲愈發尖銳,一聲高過一聲,恢復人身的杜非痛苦地堵住耳朵︰“這是什麼情況?”

    林予臻沒有回答他,他的視線投向不遠處,一個本不該出現于此的身影。

    “哥。”時彥從容地撥開人群,站到江弋面前。

    作者有話要說︰終于!完結了!這個副本!正式進入收尾階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