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歡迎使用血族聯通﹝娛樂圈﹞

正文 第90章

    冰冷的黑浪撲面而來,林予臻鼻尖隱隱嗅到一股泛腥的鐵蛃薿均C

    然而預想中水浪拍臉的窒溺感並沒有出現。

    與黑森林副本中被紅鼻子女巫掀飛和巨型蝙蝠裹起的狂風的力量都不同,他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攫住,安穩而毫無阻礙地穿過了這道水幕。

    視野有一瞬的全黑,而後重獲清明,他滴水未沾地進入了墨色水柱內,看清周遭事物的那刻,心髒漏跳了一拍。

    周遭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虛空,腳下沒有地面或河道承托,同樣也尋不到河水和水幕的蹤影。他無偏無倚地漂浮在這片神秘莫測的空間中,遠方的景象慢慢清晰起來。

    ——“牙還學不會控制,就急著往星艦鑽?不知死活。”

    左前方,一扇厚重的紅木門內,熟悉的貴賓休息室中,他和江弋相對而立,氣氛劍拔弩張。

    “正常人的測試結果絕對不可能高出93分……”

    沒有任何相隔屏幕的疏離感,如果不是當事人之一,他幾乎要以為是那里正在真切上演著的一幕。

    短暫的錯愕後,林予臻向著那處走去。

    他看到自己充滿戒備的眼楮,听到自己的聲音在問︰“你得了多少分?”

    江弋漫不經心含笑的反問中,林予臻向自己伸出了一只手。

    就像來時穿過水幕一樣,他毫無阻礙地穿過了自己的身體——那只不過是空中的一道虛影,卻真切得分毫畢現,原原本本地展現在他的眼前。

    空氣中,一道若隱若現的金線從他身邊流走,林予臻收回右手,目光一動,緊緊跟隨上去。

    ……

    “你不會想知道這支槍有什麼效果。”

    “你可以開槍試試。”

    那是霍林斯伯爵的假面舞會,SUPER MR的第一個副本,也是他和江弋在夜幕下的第一次對峙。

    ……

    “江隊表達合作的態度一向這麼強硬嗎?”

    “我不需要合作。”

    ……

    金色的絲線在空中不停穿梭,林予臻便跟隨著他,回顧了鐵匠迷宮里的疾奔、泰絲島下的怪風、地下莊園內的默契與尷尬,還有,剛剛走過的、在藍鼻子女巫門前的交涉……

    像是進入了一個巨大的MR觀影廳,一路走來的種種畫面以這種方式回放,只是這次,他站在更高的角度,不僅像旁觀者那樣重新審視了過往發生的一幕幕,還清晰地看到了它們之間奇詭的聯系。

    那些依靠蛛絲馬跡的隱約得到的猜測、與完全無解的謎題,在此時此刻仿佛都得到了解答。

    發生在不同時間節點的場景順著金絲線游走的次序排列共存,無論是泰絲島下為他們橫掃雄獅的怪風,還是夜晚副本中總是多出的零點五個人,都以這樣的上帝視角呈現在了眼前。

    “看的怎麼樣了?”身後,一道難辨性別的飄渺嗓音毫無預兆地響起。

    林予臻倏然回身,一道只有輪廓的黑影不知何時、也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

    盡管看不見五官,林予臻卻能感覺到,這道黑影的心情是十分愉悅的。

    “第一次站在這里,用高維視角看過去的自己,感想如何?”黑影慢悠悠地說。

    林予臻後退一步︰“你是什麼東西?”

    “我?”那道黑影不緊不慢地笑道,“我是你未來的樣子。”

    “……”林予臻很想送他一句放屁,奈何張嘴的瞬間,“扣錢警告”條件反射般在腦海中響起,于是第一時間咽了回去。

    “知道這里為什麼只有你我能進嗎?”黑影向他逼近一步,聲音飄忽不定,卻依舊听得出笑意,“因為這里是連接兩個世界的核心,是邁入高維世界的通道,當然不是什麼閑雜人等都能進的。”

    林予臻︰“我不是閑雜人等麼?”

    “當然。”那黑影又逼近一步,笑盈盈地反問,“現在,你難道沒有察覺到一點身體的變化嗎?”

    就在黑影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林予臻便清楚地感覺到了——無論是大幅上升的感官敏銳度,還是瞬間恢復充沛的體力,都讓他找回了系統剛植入不久的感覺。但兩者又不是完全相同,這次的上升幅度顯然比那時要迅猛得多。他若有所感地抬起頭,在自己頭頂上空看到了一行迅速變幻的小字,短短數秒內,“LV.1”、“LV.2"……等級符號後的數字以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一路飛奔到了“99”,然後停下,緊接著,“EA”後面的問號跳動了幾下,變成了五個一模一樣的“0”。

    LV.99,EA00000。

    “恭喜你,”黑影抬起手,虛虛擦過林予臻的發頂,他比林予臻稍高一些,說話時好像略低下頭,望著林予臻的眼楮,“現在,低維世界的時間對你來說,不過是一條可以任意移動的坐標軸,無論是想填補的遺憾,還是想預見的未來,都由你來調控。”

    ——“你是想回到過去,還是去看看未來的自己?”

    大約是升級太快,剛才一瞬的耳聰目明神清氣爽過後,林予臻只覺太陽穴開始針扎般刺痛,眼楮也在發熱的同時,伴隨著視野忽明忽暗的模糊。當他努力撐開眼皮,望向近在咫尺的黑影時,黑影內部忽然出現了一團光暈,隨著他視線的緊盯,慢慢放大、逐漸將他籠罩進去。

    ——“你想不想回到過去,拯救自己的母親?”

    這句話悠悠落下,地點瞬間轉換,他發現自己回到了十幾年前的家中,而幾步之外,林太太剛剛面色蒼白地倒了下去。

    不遠處,十幾年前的林瀟剛剛發現異樣,驚慌地大步向這里趕來,而來自數年後的他卻已經知道,救命的藥就在林太太的貼身衣袋里。

    他毫不猶豫地蹲下身,從她口袋中拿出藥瓶,擰開,倒出一粒白色的小藥片,第一時間送到她顏色淺淡的唇邊。

    ——然而,他發現那顆藥片觸到唇部,便如同虛影,沒能喂進母親嘴里,反而穿過了她的面部。

    此時,十幾年的林瀟已經打開了沙發下的盒子,發現那里的藥瓶已空,于是大步沖上樓梯,準備去取臥室里的藥。來自數年後的他怔了一怔,很快便丟掉整瓶藥片,速度更快地沖進臥室,趕在小林瀟之前取出了放在抽屜里的藥,沖下樓梯。

    剛跑下兩級台階,他便如遭雷擊地立住了。

    他看到倒在一樓地板上的林太太,和灑落一地的白色藥片,忽然反應過來,為什麼小林瀟沒有找到臥室抽屜里的藥,存在于母親衣袋中的藥又是為什麼灑了一地。

    身旁,小林瀟急的滿頭大汗地從他身旁沖過,跪在母親身邊的一片狼藉中,徒勞無功地撿起、試圖喂服,顫抖著撥出急救電話,最終趴在母親身上嚎啕大哭。

    像是心髒被人狠狠攥了一下,無力的酸楚與痛苦剎那間奔涌而出。林予臻在這樣的震悚與悲傷中沉浸了片刻,猛然驚醒——不,所有的畫面雖然都是第一視角,但這不是他的選擇,更不是屬于他的記憶。

    他奮力將自己從這樣的情緒中抽出,家的景象漸漸消散了,周遭恢復了漫無邊際的虛空。

    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忽然有了實感,眼楮的不適感也徹底消散。他抬起頭,眼前的人影忽然有了清晰的五官與細節,他的頭頂,也出現了同樣的等級與ID符號。

    ——LV.99,EA00000。

    與他如出一轍的標示下,他看到了一張屬于林瀟的臉。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小天使﹝郁三小﹞的地雷*4∼

    謝謝各位小可愛的鼓勵支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