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嫁給病嬌傻王爺沖喜

正文 第92章 除了死亡。

    “王妃娘娘, 我是你爹啊!”

    林奴兒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爹,有些發懵,下意識看了看他身旁的秦夫人,同樣也是滿臉殷切和激動, 美目中淚光閃閃, 一副恨不得要撲上來抱住她的模樣。

    顧梧皺了皺眉, 伸手護住林奴兒, 對秦渡道︰“秦將軍,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之前他確實派了人去查林奴兒的身世, 但是還未來得及查清楚, 秦渡就找上門來了, 看這架勢, 一口咬定他是奴兒的爹, 爹那是能隨便認的嗎?

    顧梧心中仍舊保持懷疑的態度,握住了林奴兒的手, 預備隨時擋在她身前,秦渡也覺得自己有些唐突了, 連忙解釋道︰“王爺見諒, 我只是見到王妃娘娘,喜不自勝,一時有些激動了。”

    他頓了頓,又看向林奴兒,問道︰“我派人去查了你的身世,你其實並非林富貴的親生女兒,有槐花巷子的鄰居佐證,他們說林富貴從前是有個女兒,但是病死了, 後來不知他從哪里又帶回來一個四五歲的女娃娃,描述的形貌模樣與你幼時一模一樣。”

    這些是顧梧還沒來得及查到的,不禁有些訝異地看向林奴兒,但見她怔怔的,像是還沒反應過來,便又問秦渡︰“那個叫林富貴的人呢?”

    秦渡派人去調查,自是知道林奴兒之後的遭遇,臉色一沉,粗聲粗氣地道︰“那狗東西好賭,後來欠了一大筆賭債還不上,被人活活打死了。”

    說到這里,他氣道︰“實在太便宜他了。”

    秦夫人沖上前來拉住了林奴兒的手,美目含淚地哭道︰“我的兒,你受苦了!”

    而林奴兒仍舊在震驚之中,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是秦夫人失散多年的女兒,秦夫人摟著她哭了半晌,林奴兒不知所措地拍了拍她的肩背,如同安撫。

    秦夫人的情緒總算平穩了一些,一邊拭淚,聲音帶著哭腔地道︰“你的腿上是不是有一個傷疤,是狗咬的。”

    林奴兒一震,她吃驚地張大眼楮︰“你知道?”

    秦夫人似哭似笑,用帕子擦眼淚,道︰“娘怎麼會不知道呢?那時你還小,你爹抱著你去騎馬,你覺得可威風了,高興得不得了,心心念念著還想騎一次,只是你爹去了軍營,一直沒回來,府里養了一條大黃狗,你便趁人不注意,爬到大黃狗的背上去,被咬了一口,流了好多血,把娘給嚇壞了。”

    林奴兒是怕狗的,但是她竟不知道其中的緣由是這樣的,一時間怔在原地,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至此,她已經相信了,秦夫人果然是她的母親。

    世事竟然如此奇妙,難怪她初時見對方第一面,便覺得親切萬分,想來母女的親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哪怕未曾相認,也不會忘卻。

    親人相認,總不好在外面站著,林奴兒立即將他們請回了王府,過程中秦夫人一直緊緊抓住她的手,像是生怕再讓她走丟了似的,不住地掉眼淚,哭得眼眶通紅。

    林奴兒也深受觸動,秦渡勸愛妻道︰“如今認回了奴兒,是一樁好事,快別哭了。”

    秦夫人破涕為笑,連連道︰“是好事,是好事。”

    她拉著林奴兒的手噓寒問暖起來,像是要把這些年錯過的關愛都找補回來似的,紅著眼眶道︰“你從前的那些東西,用的玩的,娘親都給你好好收起來了,每年都添置了新的,只是不想如今你這般大了,都用不上了。”

    林奴兒拿帕子替她拭淚,微笑道︰“娘親不是將最好的送給我了麼?”

    秦夫人一怔,林奴兒便柔聲提醒道︰“陽山的那半山梅花,我已看到了。”

    听聞此言,秦夫人只覺得鼻頭一酸,險些又要落淚,林奴兒好一通安撫,她的情緒才平靜下來,顧梧與秦渡兩人在旁邊坐著,面對面頗有幾分尷尬,一個是手握重兵的將軍,一個是天潢貴冑,平日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沒想到二者之間竟然還有這麼一層關系在其中。

    顧梧不知要不要喊對方岳丈大人,秦渡也不知該不該稱呼秦王為女婿,兩人不約而同地按兵不動,拼命喝茶掩飾這尷尬的氣氛。

    好在林奴兒和秦夫人倒算自在,母女倆聊了一陣,秦夫人又小心地問她︰“娘親听說那柴府騙了你,才故意將你認回去,可有這回事?”

    禮部尚書柴元德冒認了一個女兒,頂替自己的親生女兒嫁給秦王做王妃,這事兒她今天就听說了,只是秦夫人自覺自己的女兒是絕不會有錯的,必然是柴府太可恨,騙了她。

    林奴兒猶豫了一下,還是搖首,解釋道︰“柴府並沒有騙我,這一切我當初都是知道,且心甘情願的。”

    她說著,便將當初在瓊樓里的事情說來,秦渡夫婦二人都十分氣憤,秦渡震聲道︰“豈有此理,待我明日把那瓊樓給端了,叫那勞什子的大娘子給你磕頭謝罪。”

    林奴兒忙道︰“倒不關大娘子的事情,她只是做買賣的,我那時時運不好,其實怨不得她。”

    秦渡只好道︰“那就把偷你銀錢的賊抓來,送到官府去。”

    顧梧終于有機會說話了,道︰“我已教訓過她了,如今還在牢里待著呢,沒個四五年出不來。”

    秦渡看了這便宜女婿一眼,沒再說話,神色看起來勉強還算滿意。

    顧梧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氣,道︰“天色不早了,二位……”

    他頓了頓,又改口道︰“岳母與泰山大人不如在舍下用膳。”

    秦渡夫婦二人才與林奴兒相認,求之不得,便順勢答應下來,顧梧便去吩咐下人布置了,趁他離開,秦夫人拉著林奴兒的手,悄聲問道︰“奴兒,你既是迫于無奈才答應柴府,嫁給這位秦王爺的,如今你與我們相認,你爹雖算不得什麼頂厲害的官,但是在皇上面前還說得上話的,你若不喜歡他,咱們就寫個和離書,依舊還回家去,與爹娘在一塊,好不好?”

    林奴兒不防她說起這個,表情有些詫異,但還是道︰“娘親多慮了,我……”

    秦夫人關切道︰“怎麼?”

    林奴兒微微紅了臉,低聲道︰“我很喜歡他。”

    “原來如此,”秦夫人頓了頓,心中頗有幾分不舍,但還是道︰“那他待你好麼?”

    林奴兒立即點點頭︰“王爺待我很好。”

    秦渡忙道︰“他若待你不好,千萬要告訴爹娘,京中青年才俊數不勝數,你挑誰都好,咱們沒必要在這棵樹上吊著。”

    踏進門檻的顧梧正好听見這一句,秦渡發覺之後,即刻閉上嘴巴,假裝自己什麼也沒說過,倒是林奴兒忍不住笑道︰“沒有的事情,我和王爺很好。”

    秦夫人只好道︰“那就好,那就好。”

    縱然萬般不舍,用過晚膳之後,秦夫人與秦渡兩人還是告辭了,離開之時,秦夫人還殷殷叮囑道︰“若是得空,可歸家來,娘親心里念著你。”

    秦渡聲如洪鐘︰“爹也想你。”

    突然多了一對爹娘,這感覺十分奇妙,和當初在柴府時候不同,林奴兒知道,他們是真心愛著自己的,于是微微笑著,乖巧應好。

    依依惜別過後,林奴兒與顧梧回了府,才進屋子,顧梧便將她攔腰摟住了,把臉埋在她的脖頸處,林奴兒被蹭得癢癢,輕笑起來,道︰“王爺這是怎麼了?”

    顧梧不語,只用力地抱著她,林奴兒輕輕撫過他的背,如同在安撫一只不安的小動物,輕聲道︰“怎麼了?”

    顧梧聲音悶悶地道︰“他們不喜歡我,奴兒要被他們搶走了。”

    他因此不安。

    林奴兒輕嘆一口氣,道︰“怎麼會呢?他們不是那個意思。”

    顧梧繼續告狀︰“我都听見了,他們說想讓你跟我和離,然後再去挑京師的青年才俊,他們就是不喜歡我。”

    這是鑽了牛角尖,林奴兒故意道︰“既然如此,王爺想同我和離麼?”

    “不行!”

    顧梧猛地抬起頭來,摟著她的雙臂也越發用力,林奴兒被勒得隱約生痛,像是要把她整個擠入顧梧的懷中,他眼神沉沉地盯著她,低聲道︰“不可以,你是我的。”

    永遠。

    林奴兒仰頭望著他,指尖帶著安撫的意味拂過他的眉心,將那里的褶皺一點點撫平,輕聲道︰“對,所以我們不會分開,除非有一日,你不要我了。”

    “不會的!”顧梧急急地道︰“除非我死。”

    下一刻,縴細的指尖貼在他的薄唇邊,林奴兒輕輕噓了一聲,示意他噤聲,道︰“所以王爺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顧梧的一顆心倏然間安定下來,他捧著懷中人的臉,用力吻了下去,餃著那柔嫩如花瓣的唇廝磨。

    他是她的,她也是他的,沒什麼人或事情能把他們分開。

    除了死亡。

    不,即便有朝一日,他先死去,他一定會在奈何橋邊等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