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繼承一棟樓我成了首富

正文 第60章

    哪怕是做夢, 肖夢也絕對不敢做這樣圓滿的夢。

    肖夢把祁鈞介紹給爸媽後晚上就把他帶回了家。

    肖媽媽在廚房里忙碌著,祁鈞幾次要去幫忙都被她推出來,肖媽媽熱情道, “去和他們聊天, 馬上就好了。”

    肖爸爸坐在沙發上朝祁鈞招招手, 拿出棋盤鄭重地擺在桌子上, 故作嚴肅地問,“會下棋嗎?”

    祁鈞在沙發上坐下,禮貌點頭道︰“會一點。”

    肖夢托腮坐在祁鈞身邊看著兩人下棋,時不時偏頭笑眯眯地盯著祁鈞看,故意伸手去抓他規規矩矩放在膝蓋上的手。

    祁鈞和肖爸爸下棋時神情格外認真,像在破解拯救世界的軍事密碼,但還是會在肖夢看過來時忍不住和他相視一笑,隱秘地抓住他的指尖捏一下。

    肖爸爸抬眼看著兩人甜蜜的小互動會心一笑, 一不小心下錯了一個棋子,心痛道, “完了完了,下錯了,輸了。”

    祁鈞忙說︰“沒關系, 您可以毀棋。”

    肖爸爸笑道︰“那可不行,這可是男人之間的對決。”

    肖夢笑出了聲, 祁鈞難得有點不知所措,在心里後悔剛才太認真, 應該讓步的。

    肖媽媽叫他們去吃飯。

    肖夢和祁鈞坐在一起接受對面兩個長輩的審視, 雖然知道是夢境,但還是緊張得呼吸都很謹慎。

    肖媽媽笑盈盈地給祁鈞夾菜,一直滿意地打量著他的臉, “夢夢的戀愛對象不是女生,我們有點意外。”

    祁鈞喉結滾動了一下,呼吸都停滯了,神情明顯又緊張了幾分。

    肖夢有點想笑,在桌子下握住祁鈞的手,被他反過來緊緊攥住。

    祁鈞的手心都出了薄薄一層汗。

    肖媽媽又說︰“但也沒想到他找的男朋友會這麼優秀,雖然他是我兒子,但你不用替他瞞著,跟阿姨說實話,是他追的你吧?”

    祁鈞愣了一下,肩膀下沉了一些,明顯松了口氣,攥著肖夢手指的力度稍稍松了些,笑道,“不是的,是我喜歡他比較久。”

    肖夢不樂意了,“不對,我崇拜你那會兒你還不認識我呢,一定是我喜歡你比較久。”

    肖夢還不知道祁鈞悄悄守在他身邊的那三年。

    祁鈞很輕地含笑斜睨了肖夢一眼,沒說什麼,把想要吻他的沖動變成在桌下的十指相扣。

    肖爸爸清了清嗓子,給祁鈞倒了一杯酒,“鈞鈞,這麼叫你可以吧?既然和我兒子在一起了,你也算是我們的兒子了,以後夢夢就拜托你照顧了。”

    祁鈞拿起杯子,認真說,“叔叔阿姨,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信任,以後的人生,請讓我來守護他。”

    說完,祁鈞把杯子里的酒慢慢喝光了。

    兩位長輩滿意地對視一眼,

    肖夢怔怔看著祁鈞,再看看對面夢里的爸媽,心情變得復雜,垂下視線緩緩呼出一口氣,眨眨眼,把眼楮里涌上來的熱氣散去。

    很奇怪,雖然是夢里的酒,但祁鈞放下杯子後竟然真的感覺到一陣輕微的眩暈。

    他的酒量不好,但還是陪著肖爸爸喝了很多。

    肖夢盡情沉浸在眼前無限逼近真實的夢境里,以為夢里的酒不會醉,就沒有攔著祁鈞。

    他細細看著眼前的三個人,眼里映著暖黃色的光,肆意享受著家庭帶給他的溫暖。

    他想,這場夢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

    他竟然帶祁鈞回家見了父母。

    無論以後的人生他還會做多少次夢,這都會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場夢。

    他甚至不想醒過來。

    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坐在一起吃飯聊天,這些最為平常的畫面,竟然會帶給他仿佛實現了人生目標般的巨大滿足感。

    直到祁鈞目光朦朧地撐著下巴,突然在兩個長輩面前毫無顧忌地拉起他的手輕輕吻了下他的指尖,肖夢才驚訝地反應過來,祁鈞竟然真的在夢里喝醉了。

    肖夢把祁鈞攙扶回房間,祁鈞重重地倒在床上,不肯松開摟著他的手臂。

    肖夢順勢跌在了祁鈞有點熱的胸膛上。

    臥室的台燈散發著暖色的光線,昏黃地照亮溫馨干淨的房間,每一個細節都無限真實,幾乎無法讓人懷疑這是一場夢。

    肖夢好笑地趴在祁鈞懷里戳了戳他臉上淺淺的酒窩,“真醉了?”

    祁鈞眼里蒙了一層薄霧,目光迷離地望著虛空,又把手臂環得緊了些,像是怕再把人弄丟了,垂下睫毛含笑看著他,聲音低啞地說,“不知道。”

    肖夢笑起來,“夢里的酒也能讓你喝醉,祁鈞,你的酒量真的好差。”

    祁鈞也笑起來,在床上側過身,炙熱的嘴唇在肖夢茸軟的發上輕輕蹭了蹭,抱著他低聲說,“嗯,一直很差。”

    肖夢清晰地感受到祁鈞說話時胸腔的震動,好像震到了他的心跳上,帶著他的耳朵也跟著熱起來,靜了一會兒,問,“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祁鈞抱緊他,想著之前看到的過去,心疼地把人摁在懷里,輕聲問︰“想不想留在這里?”

    肖夢愣了兩秒,垂下睫毛,誠實地說,“想。”

    祁鈞閉上眼︰“好,那我們就一起留在夢里,你想留多久都可以,如果不想回去,可以永遠不用醒過來。”

    肖夢眼楮有點燙,把額頭抵在祁鈞的喉結上,“……祁鈞,你怎麼這麼好?”

    祁鈞︰“我想讓你開心。”

    肖夢閉了閉眼,低聲說,“我很開心。”

    “一直很開心。”肖夢啞著聲音說,“你不用為我擔心。”

    祁鈞醉意的呼吸沉重而緩慢地安靜了一會兒,喑啞地問,“門關好了嗎?”

    肖夢忍不住笑了,雖然只是一場夢,但和男朋友在家里,在父母身邊親近的緊張感卻很真實,他的心跳又快了一些。

    雖然和祁鈞在一起有段時間了,每次單獨相處時卻還是有強烈的心跳感,絲毫沒有因為關系的不斷升級減弱什麼,反而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悸動,更能清晰地感受到對這個人越來越多的喜歡。

    肖夢低聲笑道,“關好了,你想做什麼?”

    祁鈞也輕笑了一聲,低下頭來,在他發上很溫柔地吻了吻,啞聲說,“想這樣。”

    “只是這樣?”肖夢仰起臉笑著說,“那不用關門也可以。”

    祁鈞目光很沉地看了他一會兒,又低頭在他嘴唇上一觸即分地親了下,誠實道,“還想這樣。”

    肖夢的眼楮都笑得彎起來,把手環到祁鈞的腰上,揶揄道,“就只是想做這些?那我可以去把門打開了。”

    祁鈞靜了一會兒,把他的頭用力按進懷里,無奈又有點幽怨地說,“只能到這兒了,有人在看。”

    肖夢愣了一下,“誰?”

    祁鈞不想讓肖夢從夢境里抽離太多,沒有回答。

    但肖夢還是反應過來了,應該是制造這個夢境的人。

    兩人側倒在床上抱了一會兒,肖夢听見頭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以為祁鈞睡著了,推著他的胸膛悄悄從他懷里掙脫。

    祁鈞卻突然翻身把他猝不及防壓在床上,一手扯過旁邊的被子把他們蓋住。

    肖夢的視野瞬間一片漆黑,眼楮還沒適應黑暗,下一秒祁鈞炙熱的吻就落了下來。

    沉而暖的黑暗里,偷情一般的吻帶給兩人帶來了強烈的感官體驗。

    祁鈞的吻因為醉意沒有前幾次那麼溫柔了,帶著無意識的強烈佔有欲有點凶地磨蹭肖夢的唇瓣,舌尖侵略性極強地探進肖夢的齒間,霸道地勾纏舔舐。

    肖夢試圖回應,卻被他更強烈的攻勢深吻得近乎窒息,用鼻音發出一聲本能的悶哼。

    肖夢在迷離的狀態下隱約听見有人在被子外的空間里發出帶有空靈質感的不滿的“嘖”聲,瞬間就猜到制造這個夢境的人是誰了,忍不住笑起來。

    祁鈞把手按在他的額頭上,往上撩起他的額發,不滿地用吻的深度把他的注意力拽回自己身上,另一只手克制地放在他頸後。

    因為已經有過更深度親密的體驗,很容易喚醒身體的回憶,祁鈞怕自己把持不住,所以不敢多踫。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額頭都有點冒了汗,他才不舍地離開,最後輕輕親了親肖夢的嘴角。

    兩人的嘴唇和舌尖都因為這次過于熱烈的吻有點發麻。

    祁鈞上身壓在肖夢身上,低喘著把臉埋進他的肩頸間,鼻息溫熱沉重地打在他同樣滾燙的皮膚上。

    “我們走吧。”肖夢突然說。

    祁鈞靜了一會兒,聲音性感沙啞地問,“這麼快?不會遺憾嗎?”

    肖夢釋懷地笑了笑︰“越是美夢,越要在最好的時候結束。”

    “這樣我才能永遠記住。”

    祁鈞沉默著揉了揉肖夢的頭發,安撫地偏過頭在他的脖子上吻了吻,“听你的,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

    肖夢沉默了很久。

    祁鈞听見肖夢的呼吸聲有點不對,抬起頭想伸手去摸肖夢的臉確認什麼。

    肖夢沒給他機會,突然翻身把他壓著主動吻上去。

    這是肖夢第一次主動深吻。

    祁鈞呼吸瞬間粗重,環著他的腰,一秒也沒猶豫,立刻抬手按著他的後腦勺把這個熱烈的吻往下壓,配合著張開唇縫讓肖夢的舌尖肆意進入。

    黑暗中,祁鈞感覺到一滴溫熱的液體滑落在他的臉頰。

    第二滴。

    第三滴。

    祁鈞怔愣了一瞬,心髒猛地抽痛了一下,把身上的人用力抱緊,熱烈的吻溫柔纏綿起來,帶上了安撫的意味。

    除了很久很久以前在媽媽懷里哭過一次,肖夢這輩子流的眼淚都可以按滴來數。

    每一次都是在黑暗里,在沒有人能看到的地方。

    微酸的味道混進兩人的味蕾。

    接吻的低低水聲在被子里發出很久後,肖夢稍稍抬起頭,聲音帶著鼻音,很啞地說,“沒騙你,我真的很開心。”

    “遇見你之後,我一直很開心。”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12-02 18:20:35~2020-12-03 21:32:5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崔小寶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