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繼承一棟樓我成了首富

正文 第61章

    讓不死樹放他們離開夢境前, 祁鈞問肖夢要不要跟夢里的父母道別。

    肖夢搖搖頭。

    不說再見,這個夢就會永遠在他心里做下去,說不定某個夜晚還會回到他的腦海里。

    他不想匆匆畫上句號。

    不死樹把兩人放出了夢境, 肖夢和祁鈞回到了那條林蔭小路上, 發現時間他們入夢時幾乎沒有相差多少。

    他們仿佛在夢里待了很久, 實際上也就過了幾分鐘。

    不死樹現了形, 還是那身綠油油的衣服,坐在樹杈上晃悠著腿看著他們,笑道︰“做完這場夢,是不是更愛對方啦?想不想立刻熱吻一下?”

    不死樹剛才沒看到被子里那個限制級的熱吻,糖沒磕到,遺憾得要命。

    肖夢問他︰“你怎麼又回這里了?”

    不死樹嘆了口氣,“沒地方可去,就回來了。看不到你們戀愛的後續, 每天都好無聊,可算等到你們回來這里了, 還不讓我好好看戲……”

    肖夢認真道謝,“謝謝你送我的這場夢,我不會忘記的。”

    不死樹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舉手之勞啦,如果你還想繼續做這個夢, 歡迎隨時回來找我呀。”

    說完不死樹又遺憾地嘆了口氣,“唉, 差點忘了, 你身邊就有個能造夢的鴿子,你以後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

    肖夢仰頭看著他,笑問, “如果你很無聊,要跟我走嗎?”

    祁鈞會心一笑。

    “跟你走?”不死樹茫然道。

    肖夢笑著說,“你可以挪個根,跟我回黃泉客棧,那里很熱鬧,會有很多人陪你說話,你就不會寂寞了,還能經常看到我們。”

    “可以經常看到你們?”不死樹的眼楮閃閃發光。

    也就是說他能經常磕糖了?

    不死樹從樹杈上蹦下來,拉住肖夢的手急切道,“走走走,現在就走!”

    不死樹變成一顆黑漆漆的小樹苗自己跳進了肖夢的手里。

    于是祁鈞就直接開車和肖夢一起把不死樹帶去了黃泉客棧。

    重修後的黃泉客棧白天也很壯觀,像著名文化景點一樣屹立在藍天下,塔頂流光的瓦片在陽光下反射著瑩亮滑順的光澤。

    鬼魂不喜光,白天空地上沒什麼鬼,都躲在客棧里休養。

    肖夢和祁鈞走到客棧前的空地上,選了一個合適的位置,把不死樹放到地面,不死樹迅速扎根生長,干枯的黑色樹苗長成了一顆樹干粗壯枝葉茂密的參天大樹,但是沒有結果。

    肖夢奇怪地問︰“你的果實呢?”

    不死樹搖動樹枝,聲音空靈地說,“不死國還沒有到建立的時機,現在的人間不需要我的果實。”

    肖夢看看烏漆麻黑的不死樹,又看看旁邊自己投資好幾千萬翻新出來的豪華客棧,突然沉默了。

    祁鈞也沉默了一會兒,和肖夢對視一眼,貼到他耳邊小聲說,“好像有點影響建築周圍的整體環境氛圍……”

    肖夢認同地點點頭,湊過去小聲說︰“來都來了,也不能再讓它回去……”

    不死樹不讀心都能听見兩人有點嫌棄的竊竊私語,忍無可忍道︰“你們夠了!我就那麼丑嗎?!”

    肖夢一言難盡地看著不死樹,“也不是丑,就你的造型有點像□□里被詛咒的植物,看起來……不太吉利,我記得之前你可以偽裝自己來著,可不可以變一下?”

    不死樹哼了一聲,整個樹突然像迅速經歷了一年四季一般,樹葉漸漸干枯脫落,樹枝也從黑色變成了有點發紅的棕色,樹枝隨著風微微晃動,顫動著長出了淡粉色的新芽,不一會兒樹枝上就開滿了盛綻的桃花。

    風一吹,夢幻的花雨在藍天下隨風陣陣飄落,襯托得整個只有綠草的空地突然美像仙境,和後面的古風白塔形成了一幅極美的動態畫景。

    肖夢和祁鈞仰頭沐浴在飄零的花瓣微風中,看得入了迷。

    回過神,祁鈞和肖夢一起看向不遠處另一邊的鴿子廣場,正是傍晚喂鴿子的時間。

    “咕!”

    伯奇準時從空中盤旋著滑翔抵達戰場,在茫茫的鴿群中化作一道白色的閃電,在鴿糧落地的第一時間把地面清空。

    鴿群們仿佛已經習慣了被支配的恐懼,已經喪志了爭奪鴿糧的**,就原地木訥地站著,各自寂寞地縮著小脖不敢吱聲,連咕咕咕的小聲抱怨都不敢。

    肖夢︰“……”

    肖夢偷偷看了一眼祁鈞毫無波瀾的表情,紅著臉叫了一聲,“伯奇!你過來一下!”

    伯奇已經完成了傍晚的加餐,在鴿群畏懼的躲避下有力地拍著翅膀飛過來,落到肖夢的肩膀上。

    “咕咕咕,厲害厲害,不死樹都被你忽悠來做綠化了?”

    “……什麼叫忽悠。”肖夢額角跳了跳,戳了戳伯奇的頭,語氣隱忍,“我讓你去蹭飯,不是讓你去吃霸王餐,你能不能有點客人的樣子?”

    就不能蹭得低調一點嗎?

    祁鈞繃緊嘴角,“沒關系,不是客人,是自家鴿子。”

    肖夢的臉還是很燒,小聲問,“而且你哪兒來的肚子吃那麼多?在家不是也有按時喂你嗎?”

    伯奇無辜地歪著小鴿子頭,“你還真把當我鴿子啊咕咕咕?我是食鬼神獸,我的胃可是無底洞,我已經很客氣了咕咕咕。”

    肖夢︰“……”還真差點忘了。

    總算回了家,晚上肖夢洗了澡一身輕松地躺到床上,腦海里還在忍不住回想那場夢。

    祁鈞伸手摟住他,也在想著夢里的事,猶豫了很久,下巴抵著他的頭低聲說,“我在你的夢里……看到了一些事。”

    肖夢慢了半拍才聲音懶洋洋地問︰“看到了什麼?”

    祁鈞︰“過去的你。”

    肖夢沉默了一會兒,“你會覺得我很可憐嗎?”

    祁鈞低頭在他的額發上吻了吻,搖搖頭,輕笑道,“你很強大,比我想象中還要強,比我還要強。”

    肖夢抬手摸摸祁鈞的臉,笑了笑,“那是的。”

    祁鈞靜了一會兒,又說,“肖夢……我還看到一些很久之前發生的事,在你很小很小還不記事的時候,跟你的父母有關……你想知道嗎?”

    肖夢嘴角的笑凝固了,眼里的白色月光晃了晃。

    他猜到了祁鈞要說什麼,過了很久,突然轉身把臉埋進祁鈞穿著柔軟睡衣的溫熱胸膛里,悶悶地說,“不想。”

    祁鈞抱緊了他,有點自責地垂下睫毛,說,“好,不說了。”

    肖夢在他懷里又沉默了好一會兒,閉著眼啞聲說︰“我知道,他們的病是因為我……我早就知道了。”

    祁鈞驚訝地睜了睜眼︰“……”

    那件事發生的時候肖夢應該還不記事,但肖夢竟然知道,祁鈞有點意外。

    進入肖夢過去的回憶後,祁鈞還看到了一些發生在肖夢嬰兒時期的事,一些本該沉入他潛意識海底的記憶。

    肖夢出生後一整年,幾乎就沒有離開過醫院。

    各種大大小小的離奇病癥不斷疊加在這個脆弱不幸的新生兒身上,醫生甚至幾次下了病危通知書。

    肖夢的父母不能接受孩子的夭折,兩個無神論的大學教授,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帶著奄奄一息的孩子去見了一位親戚介紹的玄學方面的高人。

    那個高人就是還未過世的地藏地魂所有者,吳仙仁。

    吳仙仁似乎早就在等待著肖夢的到來,沒有隱瞞,直接告訴他的父母,“你們的兒子不是普通的凡胎,他是地藏王菩薩人魂的攜帶轉世者。”

    吳仙仁用手掌拍了拍嬰兒的腦門兒,嬰兒竟然在肖媽媽的懷里全身綻放出白色的光,身體里隱隱顯現出地藏王法相的輪廓。

    吳仙仁神情里有幾分肅穆和憐憫,看著震驚的肖夢父母繼續說,“這是他的幸運,也是他的考驗,地藏之魂的繼承者身負冥冥中賦予的使命,但每個地藏之魂的繼承者都要在尚未開智的早年歷經不同的劫難,知人間之苦,方能救人間之難。”

    “如果不加干預,這個孩子會在十八歲成人之前一直飽受各種疾病的折磨,他注定不會像正常的孩子那樣健康快樂地長大成人,如果撐不過這個天劫,他也會有歷劫失敗幼年夭折的可能。”

    肖爸爸難以置信地看著妻子懷里開始因病痛大哭的嬰兒。

    肖媽媽眼淚嘩地一下就流出來了,跪地祈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

    吳仙仁意味深長地搖了搖頭,“都是天意,你們找到了我,這個孩子就注定要被你們夫妻二人守護。地藏之魂帶來的劫難雖然無法消除,但的確有辦法可以讓他免受歷劫之苦。我可以做法,把這個劫難轉移到你們身上,但一個人是受不住這天劫的,必須你們夫妻二人一同承擔,才能勉強替他撐過成人前的這十幾年。如果你們意志力不夠堅強,撐不住這十幾年的病痛,提前因病喪命,劫難還是會回到這孩子身上,他便又要從頭再歷劫一次。如果你們能撐到孩子成年,他便可以順利度過這一劫,只需等待日後轉運時機到來,就可以成為人中龍鳳,一生都有吉星高照,順風順水。”

    肖夢的父母對視一眼,目光堅決,默契地應道,“就這麼做吧。”

    嬰兒的哭聲更大了一些,近乎聲嘶力竭。

    肖爸爸把孩子抱過來哄了哄,苦澀一笑,“夢夢,兒子,相信爸爸媽媽,你一定可以健康長大。”

    ……

    肖夢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做關于這段對話的夢了,夢里的人都是模糊的,只有聲音是清楚的。

    一開始他也只以為這些總是出現在他夢里的對話是他無厘頭的臆想,直到他得知自己真的是地藏之魂的所有人,一切都在恍然間變得清晰明了。

    祁鈞在他頭頂小聲說︰“他們很愛你。”

    肖夢抓著祁鈞胸口的睡衣,睫毛低垂著,有點艱難地發聲,“很久以前,有個爺爺說我是幸運的人,我的一生中會有兩件最幸運的事,第一件幸運的事就是我有一對好父母,他們是我人生中的守護星。”

    祁鈞專注地听著,手指輕輕在肖夢的發上順過,見他沒有繼續往下說,好奇地低聲問,“第二件幸運的事是什麼?已經發生了嗎?”

    肖夢抬頭和他對上視線,目光柔軟而明亮。

    借著月光仔細地看了眼前的人一會兒,肖夢揪著祁鈞胸口的睡衣往上湊近。

    “發生了。”

    祁鈞被親得睫毛都顫了顫。

    “很高興認識你。”

    “啟明星先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