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西方名著同人)福爾摩斯花瓶小姐

正文 第56章

    “門開了?人在哪呢?”莫里亞蒂張開雙手,一副眼神只如看小丑一般看著他,莫里亞蒂實在不明白雷斯垂德到底在做什麼白日夢,以為邁克羅夫特能來救他們。

    雷斯垂德呆呆望著外面的那片冰湖,白色的冰雪在日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是敞亮而又顯而易見的。毫無疑問,他們的面前什麼都沒有!

    雷斯垂德︰“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他反復低語著呢喃了幾聲,甚至一只腳踏了出去,踩在極為濕滑的冰面上。

    正如莫里亞蒂之前所說的那樣,四處空曠的不像話,除了這片冰湖上的小木屋以外,什麼都沒有。

    荒涼的讓人絕望而又窒息。

    莫里亞蒂看著一臉沮喪的雷斯垂德,也緊隨其後走到了冰面上。莫里亞蒂剛剛開口嘴邊的白霧便也接著吐露出來,他饒有興趣的看著雷斯垂德這充滿挫敗感的失落表情。

    而正當莫里亞蒂沉浸在勝利者的喜悅中,享受著自以為智商超過邁克羅夫特與歇洛克這等天才的同時,阿西娜也在為自己的生命尋找著出路。

    雖然放眼望去這座小木屋里實在沒有任何趁手的工具,但坐以待斃永遠是不能夠解決任何問題的。最終,阿西娜還是將目光落在了壁爐旁的那根鐵棍上,她趁著莫里亞蒂與雷斯垂德說話不注意的空當,悄然走了過去,小心翼翼的拿起鐵棍。

    哪里知道,那鐵棍就放在壁爐旁被火烤的實在是滾燙,若不是阿西娜及時用衣服包住了差點就直接掉在地上,發出聲響了。

    阿西娜謹慎回過頭,莫里亞蒂還靠在門框旁笑著︰“邁克羅夫特,這個自以為是天才的家伙。從來不把任何放在眼里,在他的眼中這個世上所有人甚至不配讓他高看一眼。可現在呢?”

    雷斯垂德無力地靠在門板上,最終還是滑了下來直接坐了下來,從醒來至今已經有一會兒了,可身上的無力感卻沒有得到任何的減輕,反而連同從昨日到今天的疲乏越來越重。

    “你到底給我用了什麼?為什麼我……渾身上下用不上一點勁兒?”雷斯垂德喘著粗氣說道︰“只是注射了適當劑量的麻藥而已,別夸張了!你簡直像是個嬰兒一樣,抱怨個不停。

    雷斯垂德,我們該進去了!我可不想一直陪你在這里等什麼奇跡的出現,等歇洛克在銅山毛櫸案的莊園接出華生後,他們自然會獲得這里的地址找來的。”

    說著他伸出手拉扯著雷斯垂德肩膀處的大衣,拖拽著想要將他弄回屋子里去,畢竟如果在這里就凍死了,那接下來的游戲還有什麼意思呢?

    阿西娜見莫里亞蒂開始起身,知道這是她最後的機會,如果現在不能把握住機會讓莫里亞蒂喪失主動權,那自己和雷斯垂德就徹底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只握著手上的鐵管用力向著莫里亞蒂的後腦勺揮出一擊。

    ……

    可……預想中那鐵棍敲擊在人腦上的聲音,卻並沒有出現。她根本就沒有打中,但同時莫里亞蒂全身又突然像失去了動力的傀儡木偶一樣,頭朝著冰面直接栽了下去。

    “你做了什麼?”雷斯垂德看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用盡全力掙扎著起身,一腳踩在莫里亞蒂的身上整個人就坐了上去。

    而阿西娜還呆呆的站在原地,她看著自己手上的那根鐵棍,疑惑的說道︰“我什麼也沒做啊?我都沒打中他啊!什麼情況?”

    說著他便拿著鐵棍,走了過去,還未等她彎下身子看個究竟,只見冰面上突然出現一片鮮紅的血色。

    雷斯垂德費勁的將他脖子轉了過來,這時兩人才發現莫里亞蒂的額頭上有一處正在冒著血的槍眼,高聳的鼻子也因為猛然砸在冰面上,而鮮血淋灕。

    莫里亞蒂睜著大大的眼楮,仍舊還殘留著一絲氣息。但雷斯垂德顯然並沒有給他任何生還的機會,只將他的腦袋重新按回了被砸出坑的冰面里。

    甚至沒有給他留出一口求救的機會。

    雷斯垂德喘著粗氣,望著遠處光耀的所在,突然失笑︰“他還是來了!我就說邁克羅夫特那樣聰明的人,是不會做任何沒有意義的事情的。”

    阿西娜長長舒了一口氣,方才泄了勁兒渾身軟著坐了下來,只靠在雷斯垂德身邊也不知怎麼的就紅了眼楮。

    低著聲音,輕輕說道︰“那邁克羅夫特為什麼不來救我們啊?倒是找了一個神槍手來……”

    雷斯垂德將阿西娜摟進自己的懷里,顫抖抬起手撫摸著她的臉頰,“現在知道害怕了?”

    “我才不害怕呢!”阿西娜昂起頭倔強的不肯承認,眼淚卻悄無聲息的流了下來,雷斯垂德看著頭一次這樣脆弱的她,卻反而笑了起來。

    “我還是頭一次見你這樣!”雷斯垂德低沉而又溫柔的聲音從阿西娜的鬢角處傳出,聲音是那樣的溫暖卻又帶著些不易察覺的笑意。

    他是覺得開心的,不僅僅是劫後余生的幸運,更是如今能夠正大光明相依偎的溫馨。縱然身邊還躺著個苟延殘喘命不久矣的莫里亞蒂,他也是覺得心里從未有過這樣的寧靜。

    天上的暖陽籠罩著這片荒無人煙的冰湖,懷里的阿西娜偶爾發出啜泣的聲音,她結結巴巴的說著︰“為什麼我就這麼倒霉啊?我就是想開開心心吃喝玩樂都做不到,怎麼變態殺手都追著我跑?”

    雷斯垂德輕聲笑了笑,側著頭只親吻著她的鬢角小聲道︰“如果不是因為這些糟心的事情,我又怎麼會遇見你呢?”

    阿西娜卻明顯不吃這一套,撇著嘴似乎更傷心了,“那遇見你的代價未免也太大了,再說了……你又不是什麼大貴族,有錢人!”

    阿西娜傲嬌的昂著頭,說著與內心不相符合的反話。

    雷斯垂德卻只是淡淡笑著,顯然已經習慣了阿西娜總是反復說的這些廢話了,總不過就是口是心非而已。若在平時雷斯垂德或許听一耳朵就過去了,可今天卻偏生要逗她似的。

    他輕輕哼了一聲,柔聲說道︰“那你就去找個大貴族!有錢人!反正我也不指望你會嫁給我了,我就……”

    “你就怎麼?”阿西娜突然轉頭看著他,捏著雷斯垂德的臉頰沒好氣的說道︰“我還沒成功勾搭你呢!你想怎麼樣?”

    雷斯垂德看著她嘟著嘴生氣的樣子,明明臉頰上還掛著淚痕,此刻又凶得像是個小老虎。

    雷斯垂德抬起手捏著她凍得冰涼的鼻尖,一把抱住她威脅著的說道︰“否則啊!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就算你一輩子不嫁人,我一輩子也跟著你了!”

    半是威脅的語氣里,卻已然充斥著是戀人之間才會有的撒嬌語氣,阿西娜縮在屬于他獨特溫暖的胸膛里,不禁笑了出來。

    即便自己不結婚,她也已然確定雷斯垂德會是她這一輩子的戀人了。

    三個月後。

    “你一定要搬進來嗎?”阿西娜趴在窗台上,微笑看著樓下的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卻只抬起手,大聲回道︰“沒辦法,沒了母親的資助我可租不起那麼好的房子。怎麼?和你相愛的戀人一起住很丟人嗎?”

    說完雷斯垂德便拎著箱子直接走進了貝克街,他將皮箱遞給了早便侯在門口的梅琳娜,又摘下帽子方才向著二樓走去。

    阿西娜裹著一身華麗的睡衣,頭發凌亂的像是剛剛才睡醒一樣,她懶散的下了樓還未說話便張開雙手先擁抱了雷斯垂德。

    溫熱的嘴唇貼在他的下巴上,微青的胡茬刺得她微微皺了眉頭,但很快便又尋到了雷斯垂德的薄唇貼了上去。

    雷斯垂德溫柔的回應著,就像是呵護著自己心尖上最珍貴的那朵薔薇一般,連搭在她腰間的手都不敢過于用力。

    “咳咳咳……哎呀!今天的天氣不錯嘛!”不知從哪里鑽出來的哈德森太太看著客廳里的華生夸張的打著招呼,華生咬著塊面包苦兮兮的看著正熱吻的兩人搖頭晃腦的說道︰“我也想擁有一個可以親吻的愛人!”

    哪里知道他的話音剛落下,廚房里帶著護目鏡的歇洛克便大呼小叫的喊著︰“約翰!約翰!我要開始燒豬頭了,別站在外面看這些活色生香的場面了,這對解決你個人的需求沒有任何好處。如果實在是找不到體面的淑女,你也可以像我一樣將純粹的一生奉獻給事業!”

    約翰撇著嘴,憤恨的咬下一口面包,指著歇洛克便道︰“你好意思說我?你昨晚上去哪了?是不是又去找艾琳了?說!你都背著我干了什麼好事?”

    “什麼什麼好事?我只是單純的和艾琳探討了一下這個豬頭案件而已!收起你那骯髒的思想,禁止幻想……”

    樓上的歇洛克和華生仍在濤濤不絕的爭論著,樓下的梅琳娜和哈德森太太正在商議著晚餐要做點什麼以來歡迎雷斯垂德探長的到來。

    雷斯垂德與阿西娜這對情侶就夾在這樓上樓下之間,安靜的擁抱著彼此。阿西娜握著他的手憨笑道︰“你住進來,可就要忍受這些無盡的吵鬧了!這里可一點都不安靜,歇洛克大半夜還會朝著牆上開槍,說不定哪天走火射到我們的房間里來也是不一定的!”

    “那就盡管放馬過來好了,你親愛的我可是甦格蘭場最年輕的警督。”雷斯垂德說罷突然拉起她的手,只奔著臥室兩人就走了進去。

    從第一天來倫敦起,說是短暫的住一住貝克街221,她便以為自己很快能回到邁克羅夫特的蓓爾美爾街去居住。可阿西娜哪里會料到,不僅蓓爾美爾街沒能回去,如今倒是又迎來了雷斯垂德……這個一天到晚就喜歡粘著自己的愛人。

    是的,她的生命中迎來了新的參與者。不再是什麼一夜激情後就迅速離開的炮友,也不是什麼談個三兩個月就膩歪了的男朋友。

    雷斯垂德對她而言,是永遠都不會膩的愛人啊!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大概會有小天使覺得莫里亞蒂死得有些倉促哦!但我就是想寫一個沒有廢話不逼逼,一槍要你命的結局。神經質的反派總喜歡給自己加戲瘋狂水台詞,我自己看的時候每次都覺得很煩來著哈哈哈哈……所以我自己的小說里,一槍就拜拜哈哈哈!

    到這里就完結了,後面番外的話大家有沒有啥想看的?邁哥,歇洛克或是場花和阿西娜的生活?有啥想看的在評論中留言告訴我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