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章

    江聞宋因為高一下學期那場意外的車禍患上了片段失憶癥,時不時地就會忘記一些人或者事,癥狀輕重也不穩定,雖然跑了很多醫院看病,但還是沒什麼太大效果。

    不過有問題就會有解決的方法,江聞宋在適應了幾個月之後便開始天天寫日記,時時寫筆記,寫到現在已經有幾本厚厚的日記本了。

    經過兩年的磨合,他自認為已經有了一個非常完美的筆記系統。除了紙質日記,有了手機後,他還有手機上的筆記軟件,就算是癥狀復發,也能讓他短時間內回顧前陣子周圍的人或事。

    雖然有時候也不能做到事無巨細,但是整體上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安靜了下去,記完零碎的事情,江聞宋將吃完的泡面整理掉,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

    他做這種事情熟練很多,畢竟初一母親去世之後就一直自己照顧自己的生活,所有的活兒都得他自己來干,不可能不熟練。

    傍晚的時候,宿舍里的舍友都到齊了,也沒了家長,宿舍里就陡然安靜下來了。

    畢竟是第一天見面,氣氛還是有些尷尬,互相簡單地自我介紹之後,三個人便結伴一起去吃晚飯了。

    剛開學的時候大家都是和室友一起,成群結隊地行動。

    江聞宋雖然話不多,但是兩個舍友沈星文和姜遙都還算是健談的性格,特別是沈星文,他不時附和幾句,也挺搭得來的。

    最近的天氣,天氣還是很熱,此時太陽還沒全落下去,天空的深藍色與落日周圍的亮橙色交融在一起,將近處的建築物襯出了明顯的輪廓。

    周圍來來往往的學生很多,一邊興奮地打量著校園,一邊和旁邊新認識的朋友們聊天。周圍鬧哄哄的,盡是聊天聲與笑聲。

    江聞宋是南方人,雖然高一的時候在北方待過短短一年,但因為早就忘記了那段記憶,所以對北方的城市還是帶著一股新鮮感。

    這股對全新環境的新鮮感一直持續了兩天,就連晚上睡覺都睡不好。

    一大早,江聞宋頂著兩個黑眼圈起床,沒睡好,但精神依舊很亢奮,雖然今天明明是要听一天枯燥的新生講座。

    和室友們一起去食堂吃了熱乎乎的早飯,又慢吞吞地到了新生講座的地方。大家在外面按著班級排隊,江聞宋終于見到了自己的同班同學們,以及他的舞伴。

    陳桃桃今天涂著兩個大紅腮幫子,帶亮片的眼影整得兩個眼皮閃亮閃亮的。

    江聞宋皺著眉看她一眼,“怎麼?今天有什麼大比賽我不知道?”

    “滾。”陳桃桃毫不客氣地拍了江聞宋一掌。

    江聞宋靠著多年來積累的經驗穩穩地奪過一掌,又問︰“你涂得這麼花枝招展,小心我告訴劉奕。”

    劉奕是陳桃桃男朋友,在隔了兩條街的一所理工大學上大學。

    “!不行!”陳桃桃怒目,甩完江聞宋一個眼刀以示警告,過了會兒便又繼續湊到她剛認識的妹旁邊討論今天的妝容和昨天看見的帥哥了。

    談戀愛怎麼可能影響她們欣賞帥哥?

    江聞宋聳聳肩,懶得再搭理她。

    陳桃桃和他從小開始就是舞伴了,不過他跟著他爸來北方讀書那一年,沒能在一起練舞,直到他小姨再次把他從北方接到南方上學,才重新開始一起練舞。

    陳桃桃和她男朋友也是為數不多知道江聞宋性向的人了,所以江聞宋才能免于被劉奕的醋缸淹死。

    整個班人齊了之後,便浩浩蕩蕩地入場了,一邊的沈星文在短短的時間內,已經跟班級里的同學們加好聊天方式了。

    江聞宋在旁邊看了一會兒,覺得沈星文很有交際花的潛質。

    講座的位置都按照系別和班級排好了位置。

    江聞宋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面對無聊的講座,他的倦意便像潮水一樣涌上來了。

    他睡得不自覺地搖頭晃腦,迷迷糊糊地一個點頭,只覺得自己撞到了什麼,江聞宋猛地一個清醒,轉頭看向坐在他旁邊的人,是個女生。

    江聞宋急忙退開,馬上道歉,“不好意思。”

    “沒事。”女孩子靦腆地搖搖頭。

    江聞宋不好意思地點點頭,盡量往沈星文那邊靠。

    沈星文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看了一眼江聞宋,揶揄地朝他捅捅胳膊肘。

    江聞宋面無表情地按下沈星文躁動的手肘。

    “哎。”高承手里拿著兩瓶冰飲料晃晃,伸手遞給坐在前面的賀明煦一瓶,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這狗屁講座,竟然要講一整天。”

    “嗯……”賀明煦看著前面,心不在焉地應了一句,伸手接過了飲料。

    “怎麼了?”高承打量了一下發小的眼神,順著方向看過去。

    搜尋了半晌,沒發現什麼特別的人物,打趣道︰“干嘛?你覺得這老頭的講座蠻有趣的?哈哈,我倒是覺得他那假發套挺有趣的,沒見過這麼假的。”

    賀明煦沒理他,擰開手里的冰飲料灌了幾口。不自主地又看了一眼前面困得打瞌睡的江聞宋。

    坐在身後的高承見他不理人,也不再問,朝後靠著椅背開始打游戲。

    盯了一會兒賀明煦挪開視線。

    不過是和初戀在大學再遇罷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一上午冗長的講座開完,整個講座廳內的學生們都松了口氣,浩浩蕩蕩地去食堂吃飯。

    江聞宋坐在位置上,等著最外面的人一個一個走出去。

    “那……那個……”

    江聞宋剛站起身,便感覺到自己的袖子被扯了扯,他轉過腦袋,是剛才那個靦腆的女孩子。

    她身後的女孩也從後面探出頭打量江聞宋一眼,看起來活潑多了,看著朋友那個了半天也沒吐出一句話,笑嘻嘻地幫忙道︰“可以加個微信嗎”

    此時周圍的同學們都站著等退場,一下子周圍的視線便聚了過來。

    江聞宋頓了頓,感受到周圍的視線,又看了眼面前緊張的女孩子,猶豫地點點頭,雖然他喜歡的是男孩子。

    但大庭廣眾之下,拒絕會讓女孩子很沒有面子。

    “哦——”八卦的沈星文在後面探著腦袋,發出八卦的雞叫。

    江聞宋快速地加完聯系方式,推著雞叫的沈星文趕緊走了。

    沈星文邊朝著門口走,一邊感嘆,“啊……我發現了,就憑這顏值,小宋肯定是我們寢室最快脫單的。”

    “大學!果然是太躁動了!”沈星文神情激昂地下結論,眼神亮晶晶的,像是很向往。

    姜遙在一邊沉迷游戲,根本沒抬頭。

    沈星文看了姜遙一眼,相處了幾天,他已經能很輕松地開玩笑了,“姜遙就和游戲談去吧。”

    姜遙似乎正好結束了一局游戲,抬起腦袋,“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沈星文張了張嘴。

    姜遙似乎覺得沈星文驚訝的樣子很有趣,補充道︰“我舞伴。”

    “……”沈星文好像有些喪氣,不說話了。

    姜遙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高承覺得他這發小今天看起來似乎比平時還要暴躁。

    比如說現在,賀明煦看著前面,因為咬著牙,稜角分明的臉側的骨頭微微動了動,看起來相當不好惹,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去干架,而不是去食堂吃飯。

    賀明煦雖然脾氣挺暴躁,但是露出這麼一副想打人似的表情也不多見。

    高承實在是有些好奇,他在後面盡量保持和賀明煦一個角度,朝那方向看去。

    那邊似乎發生了什麼,雖然所有的人都擠在一起,但是他個子高,看得清楚,很快就找到了焦點,像是一個女孩子在問一個男孩子要聯系方式。

    高承眯眯眼楮,直接打量那個男孩子,看了片刻,忽然低低地罵了一聲,這他媽不是江聞宋?!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前面的賀明煦已經抬腿走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發小,關于賀明煦的性向,他當然知道,甚至他和江聞宋談戀愛,後來被江聞宋轉學給甩了他也都知道。

    高承忍不住又扭頭看了江聞宋一眼,好家伙,長得比高一的時候更好看了。

    下午又連續听了兩個講座,到了下午四點半才結束。

    江聞宋覺得自己听的頭都大了,在手機上點了外賣之後就和沈星文他們一起回宿舍了。

    送外賣的速度很快,他們在樓下等了一會兒就到了。

    到了寢室門口,江聞宋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對面打開著門的寢室,但是沒看到昨天那個長相又凶又帥的男生。

    也不知道從哪里升起一股失望,江聞宋把這股情緒歸為沒見到帥哥的小失望。

    沈星文到了宿舍也閑不下來,端著外賣就去串寢室聊天了。

    但沒過一會兒,又急匆匆地端著已經空了的外賣盒進了寢室,嘟嘟囔囔,“這群人戰斗力也太強了!”說著又拎了一大袋零食走出了宿舍門,開心地聊天去了。

    江聞宋看著他,忍不住笑了一聲,覺得沈交際花很有趣。

    他點了麻辣燙,要了微辣,但是這辣度明顯比他想象的要辣多了,特別是後勁翻上來,吃了沒兩口,江聞宋眨了眨眼,想要把溢出來的眼淚收回去。

    “我去……辣死了……”江聞宋放下筷子,抽了張餐巾紙擦眼淚。

    他懷疑店主是不是把辣椒罐子給撒了。

    他起身拿起自己的杯子,打算去打一杯水拯救他辣麻的舌頭。

    江聞宋吐著舌頭呼氣又吸氣,剛出門,听到走廊上由遠及近的聊天聲,抬頭看了一眼。

    是昨天那個很凶又很帥的男生。

    今天看起來也很凶很帥……

    賀明煦看著面色粉紅、不住吸氣的江聞宋,下意識地頓了頓腳步。

    “你好。”江聞宋尷尬地抿嘴笑了笑,忍住想要吸氣的沖動,故作鎮定地打了聲招呼。

    太辣了,他覺得他的眼淚又要出來了。

    賀明煦瞪著眼盯著嘴唇嫣紅、眼楮水汪汪的江聞宋看了會兒,皺了皺眉,沒搭理,徑直進了宿舍。

    “砰!”門被大力關上的聲音響起,仿佛地面都震了震。

    江聞宋站在原地尷尬了三秒,默默地去水房打水,在手機里記下。

    [今天跟對面寢室的那個男同學打了招呼,但是沒有理我,看起來這個同學好像不希望我跟他打招呼。]

    因為還不知道名字,江聞宋給的備注是——對面寢室的有點帥帥哥。

    雖然這個有點帥帥哥,是真的很帥。江聞宋握著手機又發了會兒呆,思考著在他短暫的十幾年人生里這樣的帥哥有幾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