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章

    剛來學校的這幾天還沒開始正式軍訓,除了偶爾開一下班會、領教科書之類的事情,江聞宋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在寢室,或者是跟著室友們探索一下學校周圍,熟悉環境,過得閑散極了。

    江聞宋靠在椅背上,搭著腿正打著打游戲,手機叮咚一聲,看到了沈星文發過來的消息。

    原本這人口口聲聲聲稱自己只是去外面拿個快遞的,但是最後還是沒忍住在小吃街的燒烤攤上坐下了,順便還給江聞宋和姜遙發了消息。

    江聞宋看到消息後才知後覺地看了一眼陽台外面,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

    不過姜遙沒在宿舍,估計是和女朋友約會去了,江聞宋利落地結束一局游戲,簡單收拾了一下,拿上鑰匙和手機出了門。

    小吃街就在學校南門對面,是整個大學城的寵兒,每天晚上都生意很好,就算到了半夜也是熱熱鬧鬧,燈火通明。

    依舊帶著些燥熱感的夜風吹開了額前的散發,江聞宋眯著眼,看向不遠處燈火通明的小吃街。

    穿過馬路,小吃街陣陣食物的香味便霸道地鑽進了鼻尖,就算原本不餓現在也被這誘人的香氣勾起了食欲,江聞宋打量著不遠處的店鋪,搜尋著沈星文說的那家燒烤店。

    江聞宋邊走邊尋找著沈星文的身影。

    走了一會兒,前面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人影一邊招著手一邊朝著自己走過來,江聞宋反應過來,下意識地連忙揮手回應。

    待走近了些,江聞宋眯了眯眼楮,猛地發現迎面走過來的人似乎不是沈星文,也不是在跟他招手,他尷尬地頓了頓,迅速地收回手。

    這實在是太不巧了,迎面朝自己走過來的是對面寢室那個很凶的男生,在搖酸奶……

    賀明煦看著朝自己揮手打招呼的江聞宋,覺得這個人對待前男友的方式實在是很神奇。

    他盯著急忙收回手的江聞宋,慢慢停下腳步,又看著他慌慌忙忙地假裝沒事似的往對面的馬路去了。

    跟在賀明煦後面正雙手插兜閑逛的高承挑了挑眉,琢磨著這江聞宋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發現自己認錯人的江聞宋咬牙,反思自己應該去配一副隱形眼鏡。

    他有200度左右的近視,平時看些比較近的東西和人、待人接物基本沒什麼大問題,但是看遠一些的地方就比較模糊了,但他不習慣戴眼鏡,也就慢慢適應了。

    但是……那個男生的眼神實在是太凶了,江聞宋有些忌憚地想,果然是體育大學……

    沈星文坐在燒烤攤上,已經吃了一盤的串串了,看到江聞宋皺著眉一個人走過來的時候,連忙揮手,“小宋!這兒!”

    “走就你一個啊?”沈星文看著江聞宋,發現江聞宋皺著的眉毛,琢磨了一會兒,估計他是因為姜遙見色忘義而生氣。

    沈星文同仇敵愾,“姜遙又約會去了?嘖……別氣了,就你這長相想找個女朋友還不簡單?”

    原本還陷在尷尬里的江聞宋被沈星文打岔了思路,只好無語地解釋,“不是,剛才我沒戴眼鏡認錯人了。”

    江聞宋三言兩語說完。

    “搖酸奶?”沈星文頓了頓,發出了無情的嘲笑。“啊?那你好煞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不如不跟沈星文說呢。

    兩個人坐在街邊吃烤串,沈星文突然悄悄捏了捏肚子,一陣強烈的心虛忽然涌上來,“這幾天稍微有些過分了。”

    “只是這幾天嗎?”江聞宋調侃。

    “哦,還有暑假的兩個多月。”沈星文撇撇嘴。

    高考完,他是真的在家里樂不思蜀。

    江聞宋點點頭,又寬慰,“沒事,過兩天就開始軍訓了,能瘦回來。”

    其實江聞宋屬于天生吃不胖的類型,但是他不想說出來給原本就不開心的沈星文雪上加霜。

    沒過兩天,軍訓就開始了,體貼的學校特意在軍訓前留了兩天給大家修整,雖然也只不過是徒增焦躁感罷了。

    沈星文不情不願地套上質量極其一般的軍訓服,開始對著陽台洗手池前的大鏡子唉聲嘆氣。“這樣哥的帥氣簡直減少了一半。”

    “帥毛。”姜遙在一邊利落地換衣服。

    沈星文撇嘴。

    江聞宋低頭研究著腰帶上的塑料扣,束好腰帶再帶上帽子,最後涂上防曬霜。

    “小宋,你用什麼牌子的防曬霜?”沈星文打量了兩眼江聞宋白皙的皮膚。

    “不知道,我小姑給的。”江聞宋看了眼那一串英文。

    “哎。”沈星文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防曬霜,“小白菜,地里黃,沒人疼,沒人愛。我的是我姐用剩下的。”

    “因為她說一點也不防曬。”

    “哈哈哈哈哈。”江聞宋和姜遙很不客氣地笑起來。

    學校提前將各個系和班級軍訓的位置通知下來,舞蹈表演專業的安排在東田徑場,破滅了沈星文想要靠近主席台便于遮陽的想法。

    “學校也太不體貼女孩子了!要是站西田徑場主席台旁邊,下午還能遮掉點陽光!”沈星文邊說,一邊又掏出了手機,決心想看看到底是哪個專業站在了那塊風水寶地。

    “是什麼專業啊?”姜遙也有點好奇。

    “……學外語的那幫……那幫女孩子……”說到最後氣勢就弱了下來,不過頓了頓,沈星文又怒︰“怎麼了學舞蹈的不是女孩子了?!”

    他們學校雖然名字是體育大學,但其實是一所綜合性大學,並不全是體育專業。

    “那在我們旁邊訓練的專業是什麼?”江聞宋眯著眼,看著前方隱約的一大批大高個子。

    “運動訓練、體育教育……”沈星文忽然大聲,“行唄我知道了,欺負咱們專業人少呢,我就說呢,我這幾天在寢室串門,發現周圍寢室一墨色的全是體育專業的,都沒見著其他舞蹈專業的男生宿舍,看來是哪里空出來地兒來就把我們往哪里塞唄。”

    江聞宋沒認真听,走近了,只覺得那些男生更高了,他不自覺挺了挺腰背。

    他自我感覺不算矮,有179,穿雙鞋平時他就說自己180,在南方算個子蠻高的那撥了,但是這幾天,他就已經重新認識了自己的身高。

    “算了,反正好多人我都混熟了。”沈星文吐槽了一會兒又放下手機,朝運動訓練專業那邊望望。

    他們舞蹈表演專業的組成一個連隊,舞蹈表演專業又分了舞蹈方向和體育舞蹈方向,本來班級的人就沒混熟,這下兩個班的人站在一起,以寢室為單位,互相都跟隔了楚河漢界似的保持著距離。

    所幸教官沒給他們多少時間尷尬,直接嗓子一吼,集合了。

    軍訓第一天軍訓內容很簡單,但因為天氣太熱,就算是再簡單的訓練也不好受,江聞宋看著前面那個人的後腦勺放空自己,感受著汗珠從額角滑到脖子里,又從脖子里滑到了胸口。

    陽光暴曬下的塑膠跑道味道刺鼻極了,就這麼站在跑道上一動不動,所有的感官都放大了一般,周圍安靜得能听到不遠處樹叢沙沙的聲響,還有不時從街邊傳來的喇叭聲,南面吹來的微風一陣一陣的,江聞宋抿著唇,計算著下一陣微風到來的時間。

    “嗶——”

    不知道哪里傳來了一聲響亮的哨聲,修整時間到了。

    江聞宋松了口氣,原地坐下。

    “ ,”沈星文比江聞宋稍微矮一點兒,所以就站在他旁邊,他扭頭看向江聞宋被曬得通紅的臉,“小宋,你這臉,白里透紅的?”

    而且不是有點紅,是相當紅,看起來像中暑了一樣,沈星文忍不住伸手想捏捏他的臉蛋。

    “嗯……”江聞宋皺著眉躲開,他在太陽底下曬久了皮膚就會變紅,跟猴子屁股似的,真是太難看了。

    周圍的女生正趁著難得休息時間補涂防曬霜,陳桃桃看著擠在手心里的一大坨防曬霜大叫,詢問周圍的妹妹還有沒有沒涂的,見精致的妹妹們都搖搖頭,陳桃桃苦惱地嘖了一聲,突然轉過腦袋,起身朝著江聞宋走過去。

    “江聞宋。”陳桃桃很不客氣地叫他大名。

    “干……”江聞宋抬起腦袋,“嘛”字還沒吐出來,就被陳桃桃抹著防曬的手呼嚕了一臉。

    “多了,給你了。”還沒抹勻,怕被教官發現的陳桃桃就快速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陳毛桃!”江聞宋感受到臉上的粘膩,咬牙怒聲道。

    陳桃桃對這個稱呼可太敏感了,下一秒就轉過腦袋瞪向江聞宋,以示威脅。

    沈星文坐在旁邊,看著這一出,沒听清江聞宋低聲罵了句什麼,看著陳桃桃氣急敗壞的樣子,歪歪腦袋好奇地問他講了什麼。

    江聞宋搖搖頭說沒啥,氣呼呼地把臉上的防曬抹勻,安慰自己,不能浪費。

    陳桃桃在家里是毛字輩,家里也講究這個,所以原來的名字取得是陳毛桃,後來小學六年級畢業的時候陳桃桃一哭二鬧三上吊成天哭著要改名,她媽媽沒辦法,最後拖著她去改了名。

    想到這里江聞忽然又有些抑郁,他失去的記憶斷斷續續,明明小的時候芝麻大小的破事還記著,來北方讀高中的那一年的記憶卻全忘了,只留下一些不知道什麼意義的物件。

    他寧願忘的是小的時候那些破事兒,畢竟誰願意記得陳桃桃原名叫陳毛桃呢。

    賀明煦在的連隊就在江聞宋連隊的旁邊,他這幾天覺得,有些事情還真的只能用巧來形容。

    坐在一邊的王浩浩自從休息以來,那雙眼楮就差要粘到旁邊那些女生身上去了。

    王浩浩打心底里覺得覺得學校這軍訓位置安排的實在是太絕了,他秉承著大學一定要談一次戀愛的信念,覺得這是老天爺給他的一次絕佳的機會。

    他看了半天小心翼翼地伸出胳膊肘戳戳賀明煦,“煦哥看那邊,全是學舞蹈的女孩子,你看看那身段!”

    賀明煦原本靠著自己強大的意志力不打算再看那個曾經的初戀對象,只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

    誰知道王浩浩又大驚小怪地低呼一聲,“臥槽這幾個舞蹈班的男生也太享福了吧!”

    賀明煦聞言,還是忍不住抬眸瞥了一眼。

    正巧看到陳桃桃將手心離開了江聞宋的臉。

    “呵。”賀明煦冷笑著扯扯嘴角。

    王浩浩以為賀明煦跟他一樣也眼熱,瞬間同仇敵愾,“真的太可惡了,老子平時連個小姑娘的小手都摸不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