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4章

    賀明煦不知道那個女孩子是誰,但是直覺上告訴他,他們兩個是很親密的關系。

    他盯著江聞宋毫無所覺的側臉,看了半晌,皺著眉挪開了視線。

    王浩浩還在一邊嘰嘰喳喳,“算了,還是原諒那幾個男生了!畢竟到時候還得找他們問女孩子聯系方式。”

    賀明煦根本沒在听王浩浩的絮叨,他對心下冒起的無名火不滿極了,懶得再去關注江聞宋。

    “嗶——”一聲響亮的哨聲,又開始集合訓練了。

    前兩天的軍訓是最難熬的,江聞宋每天軍訓完都跟一只泄了氣的皮球似地癱在椅子上,再加上天氣炎熱,一到飯點食堂就是人擠人,這兩天他連食欲都下降了不少。

    “小宋你又不吃晚飯?”沈星文拎著他點的外賣進門,“這幾天運動量這麼大,我每天不到飯點就餓了。”

    “嗯……不餓。”江聞宋坐在椅子上,靠著牆盤腿坐著,舉起一邊的冰鎮果茶喝了一口。

    沈星文咬著筷子,一邊打開外賣盒,扒了一大口,又開始絮叨︰“這兩天不知道怎麼了,這層樓的男生對我忽然有點殷勤,全找我來加聯系方式。”

    “我理性分析了一下,”沈星文頓了頓,“我看他們是想要通過我要我們班女孩子的聯系方式。”

    江聞宋聞言,覺得有趣,贊同地點點頭,“正解。”

    “嘖,”沈星文說完又扒拉一口飯,“幸好我已經把全班人的聯系方式都加了。”

    “……”江聞宋有些無語地看著他。

    江聞宋一般不會主動加別人的聯系方式,畢竟社交圈越廣,他記得東西就更多了,他才不想平白增加自己的負擔。

    姜遙和女朋友吃完晚飯回到宿舍,手里還拎著半個大西瓜,打開門招呼兩個室友,“冰鎮西瓜,吃不吃?”

    “一號選手準備。”沈星文拿著勺子,端正地舉手。

    姜遙和江聞宋被沈星文的傻樣逗笑。

    三個人啃完西瓜,便又匆匆地穿上軍訓服,參加晚上的拉練去了。

    晚上的拉練輕松很多,不是像白天那樣的正經訓練,大家都席地而坐,他們和對面的體育專業的連隊一起面對面坐著,跟著兩個教官學唱軍歌,氣氛熱烈。

    雖然說氣氛熱烈,但還是不允許玩手機,江聞宋盤著腿,撥弄地上的野草,無聊地發呆。

    操場對面的兩個連隊,氣氛也是熱烈異常,似乎是有人在才藝表演,引得一陣尖叫。

    江聞宋好奇地仰著脖子朝那看。

    他們兩個連隊的教官教完軍歌,湊在一起不知道低聲嘀嘀咕咕什麼,過了一會兒,對面的教官大手一拍,“來,我們對面這個舞蹈班的學生,上來也才藝表演一下?”

    話音還沒落,對面的男生就跟狼嚎似地捧場。

    前面的妹子們又是中國舞又是現代舞地跳完,大家氣氛更加熱烈了。

    “哎,這幾個學舞蹈的男生,也上來。萬花叢中幾點綠啊。”教官笑眯眯地打趣。

    江聞宋頭大,一陣非常不妙的感覺就涌上來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小時候逢年過節家長們知道你在學舞蹈之後,非要拉著你上去當眾秀一段的心情。

    幾個為數不多的男生硬著頭皮被喊了上去,還被要求一起捎上了舞伴。

    沒上場的同學們看熱鬧不嫌事大,友好地用手機放了音樂,周圍的眼神全集中在他們身上。

    體育舞蹈不同于其他的舞蹈,因為是競技性舞蹈,舞蹈爆發力強、富有技巧、風格也很強烈,伴隨著充滿熱情和節奏的音樂,很容易就能調動起在場的熱情和氣氛。

    跳舞時的江聞宋和平日里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平日里江聞宋看起來清秀靦腆,但在音樂響起來的那一刻,原本溫潤的神情一下子就神采飛揚起來,有力的舞姿下,認真的神情和張弛有度的舞姿讓整個人看起來帶這些性感。

    縱使是穿著略顯寬大的軍訓服,也能穿出挺拔帥氣來。

    音樂逐漸到了高潮,幾組舞伴們配合默契,動作收放自如,干脆帥氣,每一個動作的力量都恰到好處,踏著音樂的節奏,輕快又穩健。

    一曲畢,周圍立刻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賀明煦看著昏暗燈光下舞蹈的江聞宋,在一片掌聲響起之後,才後知後覺慢慢地舉起手拍了拍手。

    舞跳完,江聞宋好像又變成原來那個靦腆的樣子了,感受到太多的視線,他抿了抿嘴唇,抬袖擦掉自己額角的汗水,臉慢騰騰地紅起來了。

    重新回到連隊里席地而坐,江聞宋勻著呼吸,緊張又尷尬的感覺好受了一些。

    教官的熱情顯然還沒有結束,問對面的還有沒有願意上來才藝展示的。

    大一新生剛進入新環境,正是愛展現的時候,沒一會兒就放下害羞,一個接一個地上來表演節目。

    “我去,任子軒這哥們兒街舞跳的可以啊,真沒看出來。”過了一會兒,沈星文忽然道,語氣里還帶著那麼一絲酸溜溜。

    原本江聞宋正在琢磨路燈投下來的影子,這路燈前後左右都有,愣是把他的影子照成了六個,由深到淺,整整齊齊。

    他正發著呆,突然听到周圍一陣激動地起哄聲,移開視線,好奇地抬起腦袋。

    又听到沈星文的評價,江聞宋有些驚訝,“你認識啊?”

    “認識啊,他就住在我們對面寢室啊。”沈星文成天串寢室,當然是從最近的寢室開始友好訪問了。

    “嗯。”江聞宋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沒想起任子軒,但是又想起對面寢室那個帥哥了。

    真的是個帥哥,感覺哪里都長在他的審美上。

    旁邊的沈星文還在旁邊絮絮叨叨。

    今天晚上名義上的拉練實際上的才藝表演到了晚上八點左右才結束,直到回了寢室,沈星文還在聊。

    “我說,跳中國舞的左邊第二個,真的好看。”他又琢磨一會兒,“嘖,唱歌的那個也還好……”

    說完,沈星文見也沒人回應他,姜遙就不說了,但江聞宋跟他一樣是單身啊,他朝江聞宋問,“小宋覺得呢?”

    “啊?”江聞宋正在玩游戲,聞言,抬頭假裝回憶了下,搖搖頭,“我不記得了,臉盲。”

    臉盲也是江聞宋經常用的借口。

    沈星文覺得很掃興地瞥了他一眼,過了一會兒又待不住,串寢室去了。

    次日,軍訓的第四天,江聞宋睜開眼,第一時間拿起手機刷新天氣預報,盼望著能出現一朵帶著小雨珠的雲朵。

    “唉……”輕輕嘆了口氣,不情不願地下床了。

    三個人快速地洗漱完,一起出了寢室。

    “哎王浩浩!”沈星文剛出門,看到了對面寢室也正好出門的王浩浩。

    “早。”王浩浩看見沈星文,也打了個招呼。

    江聞宋還是有點困,迷迷糊糊的。聞言也轉過腦袋,也不知道沈星文喊的王浩浩是哪個,看著對面一寢室的一群大高個,一瞥就看到了那個帥哥。

    江聞宋笑眯眯地朝著那個帥哥,“早上好啊~”

    賀明煦看他一眼,像是沒听到似地低頭玩手機。

    江聞宋臉上的笑容頓了頓。

    “哎那正好一起去吃早飯吧。”沈星文看著兩個寢室的人,提議道。

    沈星文和王浩浩本來就都是自來熟,你一言我一語,兩個寢室的人也打開了話題。

    一幫人在食堂坐下。

    “哎你們都是哪里人啊?”

    詢問各自的家鄉,這大概是大一新生經常聊天的話題之一了。

    接下來順其自然地就是問高中了,江聞宋被問到的時候,思考了一會兒,“唔,在北方上過一年高一,後來又回南方讀高中了。”

    “還在北方上過學?在啥學校啊?”王浩浩是個北方人,聞言好奇地問。

    “松奉高中。”江聞宋回憶了一下學校名。

    好巧不巧坐在江聞宋對面的賀明煦聞言,抬眼看向他,慢吞吞地道︰“這麼巧,我也是松奉高中的。”

    “啊?這麼巧?那你們還當過一年的校友吶?”沈星文睜眼,覺得很不可思議。

    江聞宋腦子一頓,有些緊張起來,他沒想到竟然還能遇到那個時候的校友。

    他思考了半晌,想要掐斷這個話題,丟失了記憶的他可不想因為敘舊而穿幫尷尬。

    江聞宋故作爽朗地尬笑幾聲,“哈哈哈哈是挺巧的。”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變來變去的神色,看了一會兒,冷漠地挪開了視線重新玩起了手機。

    江聞宋低頭看著盤子,暗自松了一口氣。

    旁邊的沈星文早就又轉變了一個話題,和王浩浩、姜遙聊得火熱。

    “真的!我這幾天曬黑幾個度就算了,還曬傷了!”沈星文的語氣里大為不滿。

    他們對面四個體育生,那全都是健康的小麥色,倒是對皮膚白不白早就沒什麼講究了,只是覺得這幾天的太陽確實毒得很,就算皮膚黑,曬傷也確實難受。

    沈星文說著說著又看向了江聞宋,“小宋就不一樣,他都沒怎麼曬黑!”

    說著,江聞宋的手就被沈星文一把抓起來。

    白皙的手臂上還能看見隱隱約約的青筋,江聞宋看著自己的手臂,倒是覺得男人還是健康的小麥色比較好看。

    他曾經也為了那樣的膚色努力過,只不過每次都以曬傷告終罷了。

    沈星文看著江聞宋的手臂,非常羨慕的搖頭,過了會兒又看向對面,看到了賀明煦隨意擺在了桌面上的手臂。

    然後江聞宋的手臂就被沈星文摁著貼到了賀明煦的手臂上。

    “哈哈哈哈哈你跟煦哥這色差也太明顯了!”沈星文看著這一黑一白的手臂,擺在一起就更明顯了。

    江聞宋尷尬地頓住,看著一黑一白相疊在一起的手臂,手臂下似乎還能感受到賀明煦手臂傳來的溫度還有繃緊的肌肉,有些燥熱。

    王浩浩坐在一邊看著賀明煦一下子看上去不算太好的神色,提示一般的看了沈星文一眼,不敢搭腔。

    沈星文是個會看眼色的,自然看到了賀明煦僵硬的神情和周圍有些安靜下來的氣氛,下一秒便松開手,打著哈哈轉移了話題。

    總之一頓早飯下來,沈星文就跟個只麻雀似的,嘰嘰喳喳的永遠有新鮮話題,飯桌上的氣氛還挺輕松愉快。

    江聞宋覺得雖然覺得對面寢室的帥哥有些冷酷,不過至少他知道帥哥叫賀明煦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