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6章

    大約出于對兩塊巧克力的感謝,江聞宋最近這幾天看到賀明煦,都會主動笑眯眯地問好,雖然賀明煦也不怎麼搭理。

    軍訓著軍訓著大家倒也不覺得那麼難熬了,不知不覺就到了軍訓成果匯報的日子。

    明明為期半個月的軍訓終于結束了,但匯報成果這天大家又是激動又是不舍的。原本覺得漫長又艱辛的一段日子,好像一晃也就過去了,原本覺得跟惡魔似的教練,一下子看起來也有些和藹可親了。

    終于不用再穿著丑巴巴的軍訓服,沈星文樂得開心。

    這幾天沈星文和賀明煦關系更上一層樓,甚至有時候賀明煦還會主動來找他們一起去吃早餐。

    坐在人聲嘈雜的食堂里,江聞宋喝了一口皮蛋瘦肉粥,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賀明煦。

    飯桌上大都是王浩浩和沈星文兩個人巴拉巴拉地聊天,賀明煦偶爾也會插幾句話。

    江聞宋和向學文都是不怎麼插話的類型,就光是看著王浩浩和沈星文兩個人拌嘴也挺有意思。

    “哎吃早飯呢!”高承遠遠走來,就看到了埋頭啃包子的賀明煦,走過去熟稔地打了個招呼,順便還在賀明煦的餐盤里順了一個包子,往嘴里一塞。

    賀明煦眼皮都沒抬,繼續吃早飯。

    “你們好啊,我是高承。”高承拍拍賀明煦的肩膀,又笑眯眯地看向旁邊的王浩浩和沈星文,不過原本笑著的神情在看到江聞宋的時候頓了一下。

    江聞宋自然看到了高承一瞬間愣住的表情,雖然奇怪,但還是笑了一下,禮貌地打招呼,“你好。”

    “你好。”一邊的沈星文急忙咽下嘴里的煎餃,扭頭朝著高承開朗地點點頭。

    “嗯嗯。”高承恢復好表情,笑眯眯地寒暄幾句。

    聊了一會兒,高承拍了拍賀明煦的肩膀,又朝著他們點點頭,“我上課,先走了。”說完便轉身跟著另外幾個男生走出了食堂。

    高承轉頭出了食堂,就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機問賀明煦他和江聞宋怎麼回事兒,咋還坐在一起心平氣和吃早飯了呢?

    過了半天,賀明煦才簡潔的發來回復︰對面寢室,順便。

    高承看到消息愣了愣,對面寢室?挑了挑眉,這還真是孽緣。

    軍訓完沒幾天,慌慌張張地對照著地圖滿校園轉著上課,過了幾天生疏的大學生活。很快就迎來了學校的迎新大會。

    今年正好是建校70周年,學校搞得很隆重,場所在江平體育中心體育館,整的跟個演唱會似的,帶著入場券入內還附贈倆發光海綿棒。

    沈星文老早就從他眾多的朋友里從內部拿了票,還分給了對面寢室,姜遙笑他,對煦哥倒是真心。

    沈星文听完也沒有不好意思,反而挺起胸脯,“那自然!”

    內部票位置很好,都在前排靠中間,因為太激動,沈星文挺早就迫不及待地拉著江聞宋去了場館,順便還在路上買了三杯奶茶,另外一杯自然是給賀明煦的。

    至于姜遙,沈星文特意給了他兩張隔他們幾排的位置,冷酷地把他發配了,他可不想被情侶喂狗糧。

    原本他們以為來的夠早了,可沒想到場館外面早就已經排起了入場的隊伍。等到他們舉著倆海綿棒坐到座位上的時候,天已經開始擦黑了。

    江聞宋好奇地環顧著巨大的場館,一邊喝著奶茶往里走,一邊無聊地揮著手里的海綿棒。

    “煦哥!”走在他前面的沈星文高興地打了聲招呼。

    江聞宋聞言,也朝著旁邊的座位看去。

    賀明煦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帶了一個黑色的鴨舌帽,帽檐壓得有點低,懶散地靠在椅背上,正低頭玩著手機,看不清表情。

    听到沈星文的聲音,賀明煦抬起頭,應了一聲。

    “煦哥!”沈星文小跑過去,把手里的奶茶遞給賀明煦。

    賀明煦沒想到沈星文還給他帶了奶茶,頓了頓,伸手接過,“謝了。”

    “不用謝!”

    “ ,沈星文你咋不給我帶一杯呢!”王浩浩有些眼紅。

    聞言,沈星文也沒一點不好意思,斜了一眼王浩浩,“你要是能借我游戲機啥的我也給你買!”

    兩個人你來我往地又互懟了幾句才停下來。

    江聞宋覺得好笑,笑著在沈星文旁邊坐下。

    沈星文落座之後就一直歪著腦袋絮絮叨叨地跟賀明煦聊著天,內容大都是游戲。

    江聞宋劃拉了一會兒手機,覺得有些無聊,嗦著奶茶看著舞台發起呆來。

    舞台上又是紅又是藍的燈光照在臉上,忽明忽暗,夜風一陣一陣地回過來,微微吹亂了碎發,配上精致的五官,倒是一下子充滿了少年氣的張揚。

    沈星文看看左邊的賀明煦,又看看右邊的江聞宋,嘆了口氣,感覺自己一下子矮了下去。

    因為提前了太多,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迎新大會總算慢騰騰地開始了。

    節目內容還是很豐富的,除了學校里面各個社團,學校還請了些小有人氣的歌手和樂隊等,沒一會兒,現場的氣氛就熱起來了。尖叫聲和歡呼聲一浪比一浪高。

    不過,江聞宋還沒嗨多久,就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這里的蚊子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他今天還穿了短褲,沒一會兒,他就光榮地成為了蚊子們的晚餐。

    舞台上正好中場,主持人正在講一些無聊的場面話。

    “這蚊子也太咬人了!”顯然受難的不只是江聞宋一個,沈星文暴躁地扭過手臂撓癢,轉頭就看到了在狂撓腿的江聞宋。

    “你也蚊子咬?”沈星文看他撓完左邊撓右邊的。

    “嗯。”

    江聞宋撓了半天,那兩條白生生的小腿都已經紅了一片。

    “爺瘋了!”沈星文皺著眉,拍蚊子拍的啪啪響。“看老子不拍死你們!”

    賀明煦看了眼聒噪的沈星文,又看了眼江聞宋,往口袋里掏了掏,伸出手,手心里還放著兩枚防蚊貼,“防蚊貼。”

    “哇,煦哥你怎麼還隨身攜帶這種東西?”沈星文不可思議地道,伸手拿過了驅蚊貼,發現有兩枚,就自然而然地遞給了江聞宋一枚。

    江聞宋愣了愣,伸手拿過了防蚊貼,低頭看著手心的驅蚊貼。

    “得救了……”江聞宋松口氣,利落地拆開包裝,又側了點身,朝著賀明煦道︰“謝謝。”

    江聞宋圓圓的眼楮看起來很單純,笑起來的時候眼楮彎成兩個小月牙,看起來親和又有魅力。

    “嗯。”賀明煦沒抬頭看江聞宋,只是低著頭玩手機。

    “還是煦哥有先見之明~”沈星文貼好防蚊貼,繼續吹彩虹屁。

    “這種地方不帶防蚊貼也不噴驅蚊水,這不是上趕著喂蚊子嗎?”賀明煦依舊靠坐到椅背上,低頭玩著手機,也不知道是在懟誰。

    沈星文笑眯眯地厚臉皮道︰“還是煦哥高明!”

    “……”坐在一邊的江聞宋低頭摁了摁防蚊貼。

    迎新大會一直到晚上八點鐘才結束,江聞宋他們跟隨者人潮走進地鐵,一眼望去,全是學生。

    好不容易擠上地鐵,擁擠得就跟沙丁魚罐頭似的。

    王浩浩今天挺激動,出了地鐵口,招呼著問要不要一起去吃燒烤。

    幸好沈星文還有點自覺,咬著牙搖搖頭,苦大仇深地說過幾天還得稱體重呢,得減肥。

    王浩浩聞言倒是沒想到這一茬,只好伸手拍拍他們倆的肩膀,幸災樂禍地假意安慰幾句,又喜滋滋的和賀明煦和徐文成一起去小吃街了。

    “哎——”沈星文看著他們悠閑的背影大嘆一聲。

    江聞宋拍拍沈星文肩膀,搭著一起走回了寢室。

    大學剛開學,新鮮事不少,課程也比高中松很多,大都是靠自覺了。

    學校里面的社團和部門的招人小廣告滿天飛,沈星文早就已經加好了系里的學生會組織,每天都握著手機和學長學姐交流感情,忙得不行。

    江聞宋對學生部門倒是沒什麼興趣,學校的社團倒是翻來覆去看了幾遍,挑了幾個有興趣的畫了個圈。

    社團招新日設置在周六全天,地點就在學生食堂對面。

    他們學校不像別的學校,食堂這一個那一個的,他們就這麼一個食堂,教學樓也是,就只有兩棟,其余的地基本上都是排球場籃球場足球場之類的運動場所給佔了。

    社團招新這天,食堂前面那個小廣場,幾乎擺滿了社團的小帳篷。

    各個社團把自己的攤位裝飾的花里胡哨,還有穿著玩偶服的學生分發招新紙,用盡力量博人眼球。

    不過里面最博人眼球的還是街舞社了,小小的帳篷前圍了不少學生。

    江聞宋和沈星文在一邊看了一會兒免費表演,沈星文用手肘推推江聞宋,“你看看,跳這麼帥,女朋友還用愁嗎?”

    他們學校的街舞社一直在大學城里算是上等水平,還參加過不少街舞比賽,也是學校的重點社團。

    “嗯……是挺帥的。”江聞宋點點頭。

    “走不走?”沈星文又問。

    “走。”江聞宋點點頭。

    等著,街舞小王子絕對就是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