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10章

    江聞宋沒把賀明煦酒醉後胡亂說的話放在心上,過了幾天就忘了。

    隔了幾天,江聞宋後知後覺地發現學姐對自己的打趣不是空穴來風,微信上加他聯系方式的忽然多了不少。

    特別是吉他社的公眾號發了一篇推文之後,就連陳桃桃都拿著截圖來問他了。

    只不過還沒等江聞宋N瑟幾秒,陳桃桃很快就又發過來消息。

    “臥槽!!!往下翻竟然還有這麼帥的帥哥!好眼熟啊!是不是就是我們綜英課那個和我一面之緣的帥哥!這誰啊?!!!”

    “你知不知道?![流口水]”

    照片里的賀明煦抱著吉他看著前方,碎發遮擋了些眼楮,軟化了平時的稜角,平白多了幾分溫柔的氣息。

    他不知道陳桃桃記憶里竟然這麼好,這麼多人一起上綜英課,她竟然還記得。

    一個偌大的教室,他們班上課坐得跟滿天星似的,陳桃桃倒也沒發現江聞宋其實總是坐在賀明煦附近。

    “干嘛?你跟劉奕分了?”江聞宋沒好氣,敲了回復過去。

    “滾!我們好著呢!我幫林艾雯問不行?”陳桃桃發了一張白眼的表情包。

    林艾雯是陳桃桃的室友兼新好朋友,此時也正握著手機尖叫欣賞帥哥。

    “哦……”

    “你到底認不認識啊?!不都是吉他社的嗎?聯系方式有沒?”

    “不認識……”

    “滾!”

    與陳桃桃的和諧聊天就此結束。

    江聞宋放下手機,沒深究自己為什麼不想給陳桃桃聯系方式。

    但江聞宋沒想到陳桃桃還挺執著的。

    上早功的時候就不死心地圍著江聞宋打轉。

    “你們不是一個社團嗎?應該有加群吧?怎麼會沒有聯系方式?原始人嗎?你先加他試試嘛~”陳桃桃小聲地絮叨。

    江聞宋被她煩得不行,又一時之間找不到方式拒絕,只好勉為其難地點點頭,敷衍地點點頭,“知道了知道了,我幫你試試。”

    話是這麼說,私自把別人的微信號推給別人也不太好,江聞宋想了又想,只好趁著街舞社訓練的時候直接問賀明煦。

    賀明煦听完抬頭看他一眼,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雖然表情沒什麼明顯的變化,但是江聞宋還是覺得周圍的氣氛一下子就冷下來。

    安靜了一會兒,江聞宋以為賀明煦不喜歡隨便把自己的聯系方式給別人,于是擺擺手,“不行就算……”

    “可以。”賀明煦忽然點點頭。

    江聞宋收了另一半話,過了幾秒,點點頭,“好的。”

    見賀明煦又低下頭看手機,江聞宋只好閉上嘴,低頭拿起手機回復陳桃桃,然後把賀明煦的微信號推給了她。

    江聞宋發完,暗暗地往賀明煦那看,見他低頭劃拉了幾下手機,但屏幕太暗,江聞宋也沒能看清。

    不過隔了一會兒,陳桃桃興高采烈地發來一條消息,看她那激動樣兒,估計是她的妹加上聯系方式了。

    江聞宋也沒再多在這件事情上費神。

    過了幾天,陳桃桃“邀請”江聞宋出去吃燒烤,江聞宋左右琢磨半天,也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估計是想要打探一點賀明煦的消息,為了防止尷尬,他順便拉了能說會道的沈星文去。

    陳桃桃和林艾雯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被陳桃桃消息連番轟炸的江聞宋催著慢吞吞的沈星文,趕緊往校門口去了。

    到了校門口左右看了一圈,一眼就發現了站在路邊精心打扮的兩個女孩子,只不過似乎與一個私家車車主產生了爭執。

    江聞宋走近了,才發現那個中年男人正拉著林艾雯和陳桃桃往車里塞。

    “草!”江聞宋難得吐了聲髒話,趕緊跑過去拉開了中年男人的手。

    中年男人見自己的手被扯開,極其不爽地眯起眼楮,看向一旁的江聞宋。

    “你他媽誰啊?!”

    中年男人不高,但是特別壯實,穿了一身黑色的T恤,身上的肌肉緊繃繃的,乍一看像是電視里面混黑道的混混。

    “你們在干什麼?”江聞宋拉開林艾雯和陳桃桃,沒回答中年男人的問題,轉身問陳桃桃。

    跑上來的沈星文也有些摸不清情況。

    “我干什麼關你屁事!拿了我放在車蓋上的水瓶還不跟我走?有毛病?你他媽給我閃開!”中年男人伸手推開江聞宋。

    中年男人力氣很大,江聞宋身體往旁邊歪了歪,但又馬上伸出手攔在男人面前。

    他沒听懂男人什麼意思,車蓋上的水怎麼了?

    “你他媽還不閃開!”

    江聞宋抿著唇,思考著男人剛才說的話。

    “你他媽什麼意思啊你!”沈星文護著陳桃桃她們,看不下去地出聲。

    林艾雯已經快要被嚇哭了,她覺得委屈極了,她看這大叔的車蓋上放了一瓶礦泉水,還以為這大叔忘了放好,才好心拿下來遞給他,沒想到這大叔二話不說就把她往車上拽。

    “讓不讓開?”中年男人根本沒理睬沈星文,他猛地舉起拳頭,動作凶狠地往江聞宋臉上砸去,“找抽啊你!”

    江聞宋擋在陳桃桃和林艾雯前面,反應不及,悶哼一聲臉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拳。

    沈星文他們沒想到這中年男人竟然會動手,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反應。

    周圍的學生們看到了動靜,漸漸地圍聚在一旁。

    “讓開!”中年男人看江聞宋捂著臉暫時還沒反應過來,便跨過他朝著林艾雯他們走去。

    “啊!!!”林艾雯嚇得只好尖叫。

    沈星文連忙護住。

    江聞宋慢慢反應過來,男人用了十分的力氣,砸的他腦袋嗡嗡的響,捂著已經腫起來的臉,轉身想再次阻止那個中年男人。

    不過卻有人先他一步,一拳直接把那中年男人砸倒在了地上。

    一拳下去之後,便又是利落地第二拳、第三拳,中年男人毫無反擊的機會,躺在地上直哼哼。

    江聞宋愣了一會兒,才看清來的人是賀明煦,後面還站著人高馬大的王浩浩和向學文,估計正好去小吃街吃晚飯。

    中年男人見這三個強壯的體育生,捂著臉哎喲哎喲地直叫喚,撒潑似的︰“大學生打人啦!”

    不過沒過一會兒,學校的保安就來了。

    保安大叔還以為又是男生打架,氣勢洶洶地過來,在看到倒在地上的中年大叔時楞了一下,抬起頭又看到了在一邊欲哭的陳桃桃和林艾雯,大聲問道︰“怎麼回事?!”

    那中年大叔見到這幾個保安,氣勢也沒低,死皮不要臉地潑髒水,“你們學校大學生打人啊!”

    陳桃桃勉強鎮定下來,斷斷續續地說完,大概地把事情經過給講了出來。

    這中年大叔想找個女大學生睡,于是就在車頂上放了瓶水,等著女大學生上鉤,林艾雯和陳桃桃兩個女生涉世未深,哪懂得這種見不得人的彎彎繞繞,以為就是這大叔忘記了放在上面,還好心地拿下來遞給他。

    中年大叔見這兩個年輕又好看的女大學生,哪還管她們到底懂不懂這瓶水的意思,拉著兩人就想往車里塞。

    保安大叔總算弄清楚來龍去脈,睜大雙眼,顯然也是第一次听說這車上放水的骯髒規矩,先是溫聲安慰了兩個女孩子幾句,然後氣呼呼地架起那中年男人,直接報警了。

    一場鬧劇轟轟烈烈地結束,站在周圍看熱鬧的學生們也逐漸散了。

    陳桃桃握著手機給劉奕打電話,對著電話好一通哭訴。

    林艾雯此時倒是稍微冷靜了點,站在一邊怯怯地看了一眼江聞宋,又看了一眼站在旁邊拳頭握得緊緊的賀明煦。

    王浩浩此時覺得那中年男人實在是惡心極了,“我去這傻逼,開這輛小破車就敢來我們大學勾搭女生?長這麼一副慫樣媽的!老子下次見一次打一次!”

    江聞宋右邊的側臉已經完全腫了起來,嘴角還帶著點血絲,此時正齜牙咧嘴地忍著痛,但又不放心走。

    賀明煦站在旁邊,看了眼側臉泛著青紫的江聞宋,皺著眉道︰“沈星文你先送這兩個女孩子回去吧,我送江聞宋去醫院。”

    說完,又轉過身對王浩浩和向學文道︰“你們也先回去吧。”

    賀明煦直接叫了一輛出租車,江聞宋捂著臉坐上車,後知後覺地看向旁邊坐著的賀明煦,過了半晌又轉回腦袋,有些頭疼,迷迷糊糊的。

    剛剛站在旁邊腦袋嗡嗡嗡的,听著陳桃桃旁邊的女生和保安的對話,卻一點也思考不上來,就這麼站在原地等著自己腦海的嗡嗡聲消停些,他甚至有一瞬間想不起發生了什麼。

    賀明煦盯著江聞宋看,抿著嘴角,看上去情緒不太好。

    江聞宋捂著臉,皺著眉,覺得腦袋也隱隱發疼。

    “疼不疼?”賀明煦看了江聞宋很久。

    江聞宋抬起頭看他一眼,先回答了問題,“疼。”

    “忍著。”

    江聞宋忍不住又看他一眼,心想這人怎麼這麼說話。

    但是沒過一會,盯著前面路況的賀明煦又忍不住出聲對司機說道,“師傅,能再快點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