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13章

    沈星文覺得這幾天江聞宋情緒都不太高,思前想後,按照他的戀愛腦來看怎麼想也還是覺得小宋是缺少一段戀愛的滋潤。

    于是沈星文趁著被唐甜邀請去吃燒烤玩游戲,就順帶把江聞宋也一帶拉上了。

    沈星文就跟江聞宋說是一起去吃燒烤,沒想到到了地方,一桌子的人朝他們打招呼,看起來熱熱鬧鬧的。

    江聞宋愣了愣,面對著一大桌子人,只好笑著點點頭。

    沈星文熟絡地朝著坐在桌邊的同學們打了聲招呼,然後扯著江聞宋在空位上坐下,貼著耳朵快速解釋。

    江聞宋眼皮跳了跳,對沈星文的“貼心”無言以對,原本以為是玩笑話,沈星文竟然還挺認真。

    簡單來說就是一場大學生的聯誼。

    桌上大約有八九個人,男男女女,很熱鬧。

    沈星文低頭在手機上打字,“女孩子都是甜甜的室友或者同班同學,我的甜甜除外,其他你看看~”

    江聞宋頭疼,根本懶得回復。

    沈星文的女朋友唐甜是外語系學英語的,所以帶來的朋友也都是外語系的妹子,各個都長得漂亮又會打扮。

    可惜了,性別不對,沒法談,江聞宋喝了一口可樂。

    女孩子們想玩的游戲時劇本殺,是一個根據劇本角色扮演然後一起找出凶手的游戲,就是要人多才好玩。

    提供劇本的是一個微信公眾號,所以在游戲之前,大家還互相加了微信。

    江聞宋的頭更大了,直覺今天晚上得要去熬夜記筆記了。

    一開始大家互相還有些尷尬,但是沒過一會兒,大家就都沉迷到游戲里去了,江聞宋也不例外。

    玩的是有些詭異的劇本,劇本很好,劇情與邏輯齊飛,玩著玩著大家都覺得既毛骨悚然又費腦子。

    每一局的游戲時長都不短,玩了兩局之後時間就有些晚了,一幫人依舊沉浸在游戲里。

    沈星文和對面的妹子斗嘴斗地不可開交,還在討論劇情。

    江聞宋玩的頭大,只覺得自己智商不夠,按了按漲漲的太陽穴。

    十字路口的紅燈跳綠,一幫人又有說有笑地過馬路。

    沈星文眼楮尖,老遠就看到了從對面走過來的賀明煦,遠遠地招了招手,“煦哥!”

    正在發愣的江聞宋抬起頭,正好看到了走近的賀明煦,像是忽然清醒了一點,抿起嘴角朝著賀明煦笑。

    賀明煦微微眯著眼,像是不經意地打量了幾眼他們這群人,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後舉起手里的易拉罐仰頭喝了一口,擺擺手錯身走了。

    後面跟著的高承抿了一口冰啤酒,慢吞吞地走過來,挑眉看了眼江聞宋,笑眯眯地問︰“喲小宋,聯誼吶?”

    “啊?”江聞宋被他問地措手不及,在擦身而過的時候,慌忙否認,“不是……”

    高承似乎也不關注他的答案,喝著啤酒笑眯眯地朝他擺擺手,就跟著賀明煦走向小吃街了。

    過了馬路,沈星文旁邊那幾個女生仿佛才回過神,“那個灰色衛衣帥哥誰啊?!”

    “噢,我對面寢室的。”沈星文撓撓頭,頓覺不妙。

    “有聯系方式嗎?”女生們笑嘻嘻地繼續轉頭看還未完全消失的背影。

    “他不加人。”沈星文繼續撓頭,是真的不加人。

    “沒關系,你先告訴我們嘛。”女孩子們不依不饒。

    “那我問問他吧。”沈星文打著太極。

    “那好吧。”

    高承喝完一罐冰啤酒,把罐頭準準地扔進一旁的垃圾桶,扭頭看了眼,又回頭看了眼賀明煦,像是想說點什麼,過了片刻,又什麼都沒說,繼續插著兜跟著賀明煦朝著外面的日料店去了。

    吃飯的時候,高承問,“你下學期真的不住宿了?”

    “大概。”賀明煦點點頭。

    高承從喉嚨里發出一聲笑,“是叫任子軒嗎?這人還挺搞笑的。”

    賀明煦懶得討論他,只點點頭。

    高承還是好奇地很,滿臉八卦,“他上次真的把女的帶你們寢室來了?”

    高承看了半晌賀明煦懶得多說的臉色,笑出聲來,“真厲害。”

    任子軒開學以來女朋友不知道換了幾輪,還經常夜不歸宿,不過這也就算了,最神的是上次賀明煦他們晚上打完籃球回到寢室,就看到任子軒壓著女朋友在櫃子上熱吻。

    要是他們沒回宿舍,看樣子都快本壘了。

    這人的興趣愛好估計就是借錢裝逼,直接把寢室的人借了個遍,賀明煦雖然平時對待朋友挺大方,但也不是個冤大頭,這人借了錢從來不還,王浩浩跟他要,他還陰陽怪氣的要說一陣王浩浩小氣,直接把王浩浩氣的半死。

    可惜王浩浩又窮又慫,半句話也說不出。

    除此之外,任子軒表面看起來光鮮帥氣,私底下個人衛生簡直一團糟糕,比王浩浩還過分。

    看賀明煦眉頭皺得越來越緊,高承夾了一塊壽司塞進嘴里,轉開話題,“那你不住宿了豈不是也見不到對面寢室的小宋了?”

    賀明煦握著筷子的手頓了頓,“誰要見他。”

    “哦~”高承抑揚頓挫地哦了一聲。

    坐在對面的賀明煦覺得這聲哦簡直像雞叫一樣難听。

    高承又埋頭吃了一會兒,閑聊道︰“你說高二開學的時候,江聞宋消失地還真是徹徹底底,說實話,我當時還覺得挺奇怪的。”

    班級上的人不知道,手機聯系不上,班主任也是在開學的時候才順口提了一句江聞宋轉學了。

    高承去問,老師只說她也不知道,只是開學前突然收到了家長的申請,急急忙忙地辦了手續。

    賀明煦的筷子停下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高承看他一會兒,撇撇嘴,繼續埋頭吃飯了。

    沈星文這幾天努力幫江聞宋脫單,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江聞宋甚至連微信都不想加,簡直就是消極對待。

    “你到底喜歡啥樣的呀?”沈星文皺起眉頭,恨鐵不成鋼。

    江聞宋塞了一大口飯,咀嚼了幾下咽下去,別說沈星文煩,他這幾天也被沈星文煩得不行。

    也不知道為什麼沈星文在這件事上這麼積極。

    “小沈,我說你還是努力錯了方向。”江聞宋學著沈星文的語氣說完,又扒了一口飯。

    “什麼方向?”沈星文問。

    “性別方向。”江聞宋塞完最後一口飯,端起盤子往倒盤子的地方去。

    沈星文愣在位子上,眨眨眼楮。

    江聞宋看他還在發愣,忍不住出聲催促,“走了,趕不及上課了。”

    “哦……”沈星文木木地應了一聲,起身往倒盤子那邊走,還一腳磕到了桌椅,忍著疼蹦蹦跳跳地過來了。

    兩個人快步走了一段路,沈星文慢慢反應過來,湊過腦袋小聲問,“小宋,你是gay啊?”

    “嗯。”江聞宋點點頭,回答地輕松。

    “哦……”沈星文除了剛開始的驚訝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別的情緒了。

    可能也虧了高中班級里那些女孩子吧,是叫腐女?沈星文撓撓頭,隔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問,“你是攻還是受啊?”

    江聞宋瞥他一眼,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懶得回答他。

    沈星文看著大步走在自己前面的江聞宋,打量了一會兒那身板,暗自琢磨。

    街舞社的專場就設在周五晚上的小劇場,活動辦得還挺像模像樣的,提前很多天買了統一的服裝,專門制作了入場券等等。

    當天,街舞社的社員很早就換好了衣服,到小劇場開始場地布置和彩排。

    學姐們用小彩燈和彩色氣球簡單裝扮了一下舞台,然後就開始了緊張的彩排。安排了大約也有十幾個節目,中間還有幾輪抽獎活動。

    江聞宋進了後台,下意識地張望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靠在牆邊的賀明煦。

    “煦哥~”江聞宋今天興致挺高,尾音都帶著些歡快。

    賀明煦抬起頭,看他一眼,點點頭,又低下了頭。

    江聞宋早就習慣了賀明煦的高冷,自顧自地聊起天。

    說著說著,見賀明煦也就是嗯嗯兩聲,江聞宋又閉了嘴,獨自思考了一會兒自己什麼時候從沈星文那兒學會了這話多的本領。

    賀明煦听旁邊的小麻雀沒了聲音,抬起頭看江聞宋。

    江聞宋正皺著眉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賀明煦又看了看江聞宋身上的衣服,帶了點奇怪的感覺。

    兩個人今天都穿了統一的服裝,乍一看,還挺像情侶裝的。

    江聞宋回了神,扭頭正好瞧見賀明煦盯著自己看,眼神沉沉地,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了?”江聞宋眨眨眼,又低頭看看自己。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眨了眨兩把小扇子似的眼睫毛,眼楮又大又亮地看著自己,看起來又清純又無辜。

    他不確定清純這個詞放在男生身上合不合適,但是放在江聞宋身上倒是正合適。

    賀明煦搖搖頭,從斜挎包里掏出一盒水果糖,扭開蓋子遞給江聞宋,“吃不吃糖?”

    “你還愛吃糖啊?”江聞宋看著遞過來的一盒五顏六色的水果糖,有些驚訝地問。

    賀明煦沒回答,一瞬不瞬地看著江聞宋。

    江聞宋的神情很自然,仿佛真的很驚訝賀明煦還愛吃水果糖。

    “嗯……”江聞宋看著各種口味的水果硬糖,糾結了一會兒,拿了一顆淡黃色的,應該是檸檬味,味道應該出不了差錯。

    賀明煦的手頓了頓,好一會兒才收回了盒子,看著堆在盒子里佔絕大多數的白色硬糖,看了一會兒,蓋上了蓋子。

    “你不吃啊?”江聞宋把糖果塞進嘴里,他喜甜,吃了糖心情變好了些,好奇地問︰“這糖是什麼牌子?還挺好吃的。”

    賀明煦看著手里的糖,像是在思考。

    過了幾秒,賀明煦抬起頭,盯著江聞宋看了好一會兒,把盒子重新遞給他,“送你了,自己看。”

    “唔……一串英文……”江聞宋接過糖果盒子,皺著眉看了一會兒。

    “後面有中文的標簽。”賀明煦說完,拎著包朝一邊走去,“去彩排了。”

    “好。”江聞宋來不及仔細看,將糖果放進了包里,急忙跟了上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