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15章

    賀明煦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很多關于江聞宋的事情。

    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江聞宋站在講台上自我介紹,身材不是特別高但也不矮,安安靜靜地站在那里看起來挺拔精神。

    用南方口音靦腆地跟他打招呼的時候看起來很緊張,但還是笑盈盈地坐在他旁邊跟他聊天。

    皮膚很白,大概因為天氣太熱,臉蛋紅紅的,賀明煦感覺他和以前見到過的男生都不一樣。

    往後的日子好像每一天每一天都記得很清晰,第一次去大澡堂,第一次跟自己生氣,第一次被自己惹哭,第一次擁抱,第一次牽手……

    懵懵懂懂地互生好感,一切生動地就好像發生在昨天。

    回憶了這麼多美好的事情,但就算是夢境,也不願意給他一個美好的結尾,忽然和江聞宋失去聯系的心悸一下子涌上來,賀明煦猛地睜開眼,周圍的感官一下子清醒過來。

    宿舍里的老舊電風扇還在吱呀呀地轉,卻感受不到一點涼風,四個男生住著的小宿舍里縱使是在秋天也室溫也不低。

    走廊上微弱的燈光照射在宿舍里,賀明煦適應了幾秒,無言地坐起了身。

    坐了好久,還是沒想明白,為什麼江聞宋看起來一副完全不記得以前的樣子。

    街舞社的專場結束,訓練就放松了許多。

    大學生活也逐漸進入了狀態,快要過半的學期也迎來了期中測試,于是江聞宋就把主要的重心放到了練舞上。

    不得不說練舞這事兒,一天都松懈不得。

    “怎麼大學還有期中測試呢!”沈星文靠著牆嘆氣,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

    最近每天練舞都跟復健似的難熬。

    江聞宋正看著鏡子練動作,練了一天了,眼里早就沒什麼精神了,只無奈地搖搖頭,“聞所未聞。”

    他確實是天真的以為大學沒有期中考試,還覺得大學的期末考試就算掛科也不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但是上了大學才發現這些在高中時期流傳甚廣的句子都是一派胡言。

    掛科所需要補交的費用不低,誰沒事願意做那種冤大頭,還得準備補考,吃力不討好。

    “淦!”沈星文罵了一聲,繼續直起身練動作,練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叨叨︰“運動會也推遲了,這啥天氣啊?”

    江聞宋看了一眼窗外,雨淅淅瀝瀝地還在下,窗外的景色模模糊糊的。

    練了一會兒,沈星文仰躺在地上,側頭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好餓,吃飯去不去?”

    “一樓鐵盤盤嗎?”江聞宋有氣無力。

    “大哥不然還想吃啥,還要稱體重啊。”

    “你還記得要稱體重啊?算了不吃了,給我帶杯冰咖啡吧。”江聞宋雙手向後撐著地板,坐在地上休息。

    沈星文□□著爬起身,拿起放在一邊的外套,“知道了,走了。”

    過了沒一會兒,沈星文就拎著兩杯冰咖啡回來了。

    “這麼快?”江聞宋停下動作,轉身看他。

    “嗯,我也冰咖啡。”沈星文懨懨地舉舉手里的咖啡,“我對我的體重還有最後的良心……”

    期中考試最後一門在周五結束,也許是前幾天壓的太狠,練舞也是從早練到晚,考試一結束,三個人就直奔小吃街開葷去了。

    吃完肚子撐得難受,三個人又繞到學校操場散步去了。

    夜晚的涼風習習,但也不到冷的地步,江聞宋插著口袋,悠閑地一邊散步一邊聊天。

    學校操場周圍很熱鬧,操場上還有很多體育生在拉體能,足球場、籃球場都在附近,熱鬧的打球聲填得操場熱熱鬧鬧的。

    三個人走到籃球場附近遙望,看了一會兒,沈星文自慚形穢地直搖頭,“沒點技術我還真不敢去咱們學校打籃球,你看看那幾個我去,好猛。”

    “嘖。”姜遙一臉一言難盡地搖搖頭。

    江聞宋眯著眼仔細看,粗粗地看到幾個脫了上衣的男生,下意識地走近了點,贊賞地點點頭,“這腹肌……”

    “……”沈星文沉默了幾秒,扭過頭看江聞宋,抿著嘴鄭重地點點頭,過了一會兒拍拍江聞宋的肩膀,“懂了!”

    江聞宋頓住,“你懂啥啊。”

    “反正我懂。”沈星文一個人哼哼唧唧地往前走。

    不知情的姜遙看看兩人,問江聞宋,“他懂啥啊?”

    “懂屁。”江聞宋無語。

    江聞宋這幾日出去練早功的時候,總是能偶遇剛晨跑完的賀明煦,兩人偶爾還會順道一起去食堂吃早飯。

    他跟著賀明煦嘗了很多以前從沒吃過的北方特色早點,出乎意料地每一樣都很合口味。

    不過賀明煦最近好像經常發呆,時不時地就會盯著他愣神,像是陷入了什麼思考里,就連面色看上去都很凝重,明明只是在吃早飯而已。

    運動會的時間已經大體定了下來,體大的運動會不同于其他的普通大學,運動會作為一年一度的重點學生活動,項目多,時間跨度也很長,除了一般的田徑運動會,擊劍、體操、羽毛球、游泳等等都會展開比賽。

    賀明煦的專項是游泳,比賽前幾天就加強了訓練,就連平時吊兒郎當的王浩浩也開始全身心地投入訓練了。

    晚上在宿舍,王浩浩倚著門框跟他們聊天,“記得欣賞我的英姿啊你們,當然了幫我跟你們班級的女孩子介紹介紹就更好了~”

    王浩浩裸著上身,顯擺了幾下身上的肌肉。

    “王婆,這邊滾。”沈星文伸手,朝著門口指指。

    整天王婆賣瓜自賣自夸。

    江聞宋盤著腿嗑瓜子,沒搭理王浩浩的話,自顧自地問︰“煦哥也參加比賽嗎?”

    “參加啊。”

    江聞宋點點頭,打開筆記記下時間。

    游泳比賽在周三的上午八點半開始,江聞宋和沈星文早早地就坐到了看台上,找了一個視線絕佳的位置。

    看台位置很快就填滿了人,游泳館里一下子就嘈雜起來。

    比賽項目不少,日程排的很緊,簡單的開幕式之後之後,就開始了激烈的比賽。

    江聞宋今天為了看清比賽,特意戴上了不常戴的眼鏡,一個簡單的黑色方框眼鏡。

    大大的眼鏡襯得臉更小了,沈星文說他就算說是個初中生也不過分。

    江聞宋推推眼鏡,不放在心上,看著不遠處的運動員候場處。

    “開始了開始了!50自由泳!”沈星文激動地拍拍江聞宋,“煦哥三道!”

    江聞宋挺直背,仰著脖子,“哇……”

    賀明煦人高腿長,看起來高大健壯,晶瑩的水珠順著性感的腹肌往下滑去,肌肉線條清晰又不夸張。

    不知道手感怎麼樣。

    沈星文听到江聞宋的贊嘆聲,扭頭看到江聞宋的眼神,滿臉嫌棄。

    江聞宋推推眼鏡,咳嗽一聲。

    發令員發出信號,50米很短,幾十秒的工夫,運動員們就已經以迅速流暢的姿態游到了對岸。

    “是第一嗎?差距都很小啊……”沈星文盯著大屏幕,沒太看清楚,在賀明煦的名字顯示在第一的時候松了口氣。

    江聞宋沒看大屏幕,看著站在一邊披上毛巾的賀明煦,又看了眼遞毛巾的女孩子。

    沈星文扭頭看到江聞宋盯著賀明煦看的視線,眨眨眼,過了幾秒仿佛頓悟一般,“不是吧不是吧,江聞宋你!你他媽胃口好大啊……”

    江聞宋扭頭一把捂住沈星文的嘴,“大哥,你能別胡說嗎?!”

    “唔唔唔……”

    “唔唔!”

    比賽還在繼續,賀明煦還參加了100的自由泳和200的混合泳,王浩浩也參加了仰泳的比賽,沈星文很快就被緊張的比賽吸引了注意力。

    “王浩浩還可以啊哈哈哈哈!”沈星文舉著手機拍完視頻,重新坐下來,“小組第一!”

    沈星文難得夠義氣,把視頻剪輯了一下發朋友圈了,供朋友圈的各位美女們物色。

    現場的氣氛很熱烈,加油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上午的比賽結束,沈星文和江聞宋站在游泳館門口等賀明煦和王浩浩兩個人一起去吃午飯。

    賀明煦的頭發還有點濕,身上背著包,一邊擦著頭發一邊往外面走,王浩浩還在一邊分析著今天比賽的成績。

    江聞宋和沈星文遠遠打了聲招呼,走近了些。

    “今天夠帥啊王浩浩同學!”沈星文朝著王浩浩打趣。

    “嘖……”王浩浩一臉臭屁的不行,轉眼看到站在一邊戴著眼鏡的江聞宋,打量兩眼,驚訝道︰“哇小宋,你這樣也太嫩了吧?像小學生……”

    王浩浩手賤地伸手拍拍江聞宋的腦袋。

    江聞宋揮開王浩浩的手,“滾,你才小學生。”

    賀明煦插著褲兜站在一邊,脖子上還掛著白色的毛巾,濕漉漉的頭發還向下低著水珠,默默看著江聞宋這一身打扮,一下子感覺又回到了高一的時候。

    “再擦擦吧,別感冒啊煦哥。”江聞宋扭頭看賀明煦。

    沈星文站在旁邊,悄咪咪地打量兩眼江聞宋,又看看賀明煦的神色。

    “走啊別墨跡了,吃飯去吧~”王浩浩勾住沈星文的脖子,大步往食堂走。

    賀明煦拿起毛巾擦了擦頭發,也伸手勾住江聞宋的脖子,“走吧,吃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