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0章

    小長假還有好幾天,江聞宋想著,與其閑著還不如去好好看看江平這座對他來說陌生又新鮮的城市。

    江聞宋從小在平原長大,家鄉根本見不到山海,所以一直對山啊海的很有興趣。

    兩人一大早換上輕便適合爬山的裝備,就利索地出發前往江平最有名的浦南山了。

    浦南山雖然有纜車,但是江聞宋對爬山更感興趣些。

    江聞宋在網上訂的民宿就在浦南山的山腳下。兩個人先去了一趟民宿把行李放下,然後開始了辛苦的爬山。

    山里草木郁郁蔥蔥的,空氣清新,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星星點點地灑在石階上,耳邊還能听到林間小鳥的清脆叫聲。

    江聞宋心情舒暢地爬了一會兒,站在石階上往下面看,不知不覺已經爬了很高,下面的石階看起來十分陡峭。

    賀明煦跟在後面,舉著相機拍照。

    江聞宋看到原本拍著風景的相機慢慢朝向自己,心情很好地擺了一個pose。

    雙手張開,像是要擁抱世界,跟個老大爺似的拍照姿勢。

    賀明煦摁了幾張,江聞宋轉過身重新開始爬山,問道︰“拍的帥嗎?”

    “像個爬山的老大爺。”賀明煦低頭看照片,毫不留情地評價。

    “……”

    爬到半山腰的時候,有個觀景平台,賀明煦再次給江聞宋拍照。

    可惜,江聞宋的拍照姿勢除了剪刀手和張開雙手擁抱世界就沒別的姿勢了。

    年紀輕輕就帶了點大爺的氣質。

    江聞宋別別扭扭地拍了幾張就不樂意了,他面對著鏡頭一下子就會變得百分百僵硬,笑容也尷尬地跟個不合格禮賓員似地假笑。

    放棄拍照,江聞宋專心欣賞景色。

    平台上人很多,大家似乎都趁著秋高氣爽的好天氣出來玩了,周圍很熱鬧。

    觀景平台旁邊還有兩三家飯店。飯店的裝修很有特色,選擇的是更貼近大自然景色的原木裝飾,不說味道,氣氛是第一。

    兩人在室外靠欄桿的座位就坐,欄桿外就是觸手可及的山間景色,下面還能望見一條潺潺的小溪。

    飯菜更偏向于農家菜,清淡可口。

    江聞宋邊吃飯邊發呆,腮幫子鼓鼓地看著旁邊的景色,有一口沒一口的吃飯。

    大致欣賞完景色,江聞宋轉過頭又嚼巴幾下咽了下去,很明顯心思根本沒在吃飯上。

    “江聞宋!”

    听到熟悉又聒噪的女聲時,江聞宋還以為出現了幻听。

    扭過頭,看見陳桃桃和劉奕朝著他們走來。

    陳桃桃一眼就看到了江聞宋,然後又掃了一眼對面低著頭玩手機的賀明煦。

    她一下子沒認出來,只以為江聞宋開竅了交了男朋友出來玩了,笑眯眯地問江聞宋︰“男朋友?”

    “我咋不知道呢天天一起練功跳舞呢你不告訴我?!”

    “不是……”

    陳桃桃一屁股在江聞宋旁邊的板凳上坐下,這才看清了剛好抬起頭的賀明煦。

    “……”陳桃桃眨眨眼,尷尬地笑了兩聲,“哈哈,是煦哥啊,好巧啊,我剛才開玩笑的,哈哈哈開玩笑。”

    “咳……”陳桃桃覺得嗓子有點干,扭開礦泉水灌了一口。

    如果可以,江聞宋真想把陳毛桃從這里丟下去。

    賀明煦點點頭,“你好。”又轉頭看向站在一邊的劉奕。

    “你好,我是桃桃男朋友,劉奕。”劉奕長得很干淨秀氣,還帶著一副金絲邊眼楮,看著就就像個知識分子。

    雖然陳桃桃說劉奕戴上新買的這幅眼鏡像個漢奸。

    “你好,我是賀明煦。”賀明煦看了眼陳桃桃和劉奕,難得笑了笑。

    打完招呼,陳桃桃心虛地不看江聞宋,利索地起身,坐到了一旁的空桌子上。

    吃完午飯,兩人繼續不放棄不拋棄地往上爬。

    山上有很多亭子,累了還可以在亭子里修整,只不過賀明煦體力很好,大多數都是江聞宋吃不消了才在亭子里休息。

    賀明煦抱著胸站在一邊看他,江聞宋以為賀明煦要說他幾句。

    不過還好,賀明煦也就只是用眼神嫌棄嫌棄他。

    雖然這也已經充分打擊到自尊心了。

    江聞宋越爬越慢,感覺腳步越來越沉了,一邊邁腿,一邊在心里叨咕不愧是江平最難爬的山。

    “快點,照你這個速度天黑都爬不上去。”

    江聞宋有氣無力地反駁,“我爬的上。”

    走在前面的賀明煦皺著眉听到江聞宋的自說自話,轉過頭看他,“什麼?”

    江聞宋听到賀明煦問他,忽然頓住腳步,喘著氣看向賀明煦。

    像是被凍住一般站了好一會兒,江聞宋挪開視線,習慣性地露出笑容,“沒啥,我給我自己鼓勁呢,繼續爬吧!”

    賀明煦看他一會兒,最後轉過頭,繼續爬山。

    兩個人慢慢悠悠地爬到山頂的時候,已經快要日暮了,整個天空像是一塊巨大的畫布,渲染著無與倫比的大自然的顏色。

    賀明煦把手機擺在旁邊的石頭上,摁下拍照鍵之後站到江聞宋旁邊,伸手搭住了江聞宋的肩膀,就像以前那樣。

    拍完照片,在山頂一邊休息,一邊看著這絕美的景色,不過沒能休息太久,兩人開始原路返回,打算到纜車點坐纜車下山回民宿。

    不知道是不是景區為了刻意營造神秘自然的氣氛,路邊的路燈都是暖黃色,看起來很昏暗。

    江聞宋今天爬山爬得腳酸,下石階的時候一腳深一腳淺地有氣無力,再加上有些石階上還長著青苔,因為勞累而失去精力的江聞宋沒個注意就崴了一腳。

    不過不是很嚴重,江聞宋大喇喇地坐在地上,心情不爽地揉著腳踝。

    賀明煦蹲下身握住江聞宋白皙的腳踝,確認確實沒有大礙之後,轉身蹲下。

    “上來背你,再不趕緊纜車要關了。”

    “我去……”江聞宋連忙爬到賀明煦背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一聲令下,“沖!”

    賀明煦差點想把江聞宋給丟下去。

    兩人回到民宿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賀明煦背著江聞宋放到床上,然後坐到另外一張床上掏出手機在APP上買藥和點外賣。

    過了沒一會兒,外賣盒藥就一齊到了。

    江聞宋原本躺在床上玩手機,看到拎著東西進來的賀明煦,坐起身問,“你點外賣了?”

    “嗯。”賀明煦把外賣拆開放到一邊的桌上,然後拆開了另一包裝藥的袋子。

    “ 麻辣香鍋,我愛吃。”

    “嗯,微辣沒放香菜。”賀明煦一邊看著手上的藥品說明書一邊道。

    江聞宋看著色澤誘人、香氣撲鼻的麻辣香鍋,“感覺好像都是我喜歡吃的。”

    “當然。”賀明煦肯定地點點頭。

    江聞宋頓了頓,然後伸筷子開始吃飯。

    “伸腳。”賀明煦拉過另外一把椅子坐下。

    江聞宋看他,伸腳搭在賀明煦的大腿上。

    賀明煦握住腳踝,低頭上藥。

    江聞宋看著他因為認真而抿著的嘴唇,叫他,“賀明煦。”

    “嗯?”

    “干嘛?”

    賀明煦看他叫了名字也不說話,一邊按揉著,一邊抬頭看他。

    “我是彎的。”江聞宋看著他,很認真的講。

    賀明煦就這麼看著他,一點驚訝也無。

    “我是說我喜歡男的。”江聞宋以為他不懂,又解釋。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點點頭,“我知道了。”

    語氣平淡地就像江聞宋宣布自己是個男的。

    “……”江聞宋不懂他為什麼這麼淡定,“你也會給王浩浩這麼揉腳?”

    “不會,他腳臭。”賀明煦搖頭。

    “那你給我揉腳干嘛?”

    自己還就這麼自然地搭過去了?!江聞宋總覺得自己最近一直都在做一些下意識的、完全沒有經過思考的行動。

    聞言,賀明煦好像在思考,低頭看著江聞宋的腳踝。

    “你也是彎的吧?”江聞宋踹他一腳。

    賀明煦也沒躲,握住江聞宋的腳,“我不是。”

    他對別的男生沒感興趣。

    “……”江聞宋不可否認地失落了一下,收回了腳。

    “還沒好。”賀明煦又要抓他。

    “我的手殘廢啦?”江聞宋拿過一邊的噴霧,轉了個方向自己弄。

    賀明煦看著他明顯生氣的背影,難得看起束手無策地嘆口氣。

    上完藥,江聞宋跟個大爺似的架著腿吃飯。

    不得不說,賀明煦點的確實都是他愛吃的,江聞宋今天體力消耗過大,吃的腮幫子鼓鼓的,“賀明煦。”

    不知道怎麼的,他現在覺得叫賀明煦順口多了。

    “說實話,你是不是偷我放宿舍門口的外賣盒子,看我外賣單子了?”

    “點的都是我平時愛點的。”

    賀明煦看他一眼,不想回答這個明顯潑髒水的問題。

    這只是因為某個人這麼幾年,麻辣香鍋的口味根本沒怎麼變。

    江聞宋忙著吃,也不在乎賀明煦回不回答他的問題。

    悶頭吃完,江聞宋打了個飽嗝,休息了一會兒扯開自己的書包,拿了換洗的衣物,就翹著腳進浴室了,好像有人跟他搶,“我先洗了!”

    賀明煦將吃完的外賣盒子整理好,丟到了垃圾桶里。

    明明民宿外表看起來樸實無華,浴室這玻璃卻做的有點色情,半遮不掩隱隱約約的,賀明煦瞥了一眼就挪開了視線,然後看到了床頭放著的safe套和閏滑擠等。

    “賀明煦。”

    “嗯?”賀明煦驚慌地一個起身。

    “我體恤好像塞包里忘拿了,幫一下忙,白色的。”江聞宋在浴室里悶悶地喊。

    賀明煦伸手翻了翻包,掏出了那間白色體恤,順帶還滾落了幾盒瓶瓶罐罐。

    拿著衣服的手一頓,賀明煦的視線落在了那幾瓶瓶瓶罐罐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