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1章

    “找到沒?”江聞宋在浴室里問。

    “嗯……”賀明煦應了一聲,把不小心滾出來的瓶瓶罐罐重新塞回包里。

    浴室門拉開一半,江聞宋伸出手。

    雖然已經經過了幾個月的大澡堂生活,但在有條件的情況下,江聞宋還是保持著十幾年來保守害臊的習慣。

    賀明煦還在思考著那幾瓶藥罐子,一下子沒回過神,也沒看江聞宋接沒接住衣服,就松了手。

    “啊!!!”江聞宋連忙伸手虛無地撈了一下,看著自己的白體恤掉到了地上,瞬間就濕了一半。

    “我就帶了這一件T恤……”江聞宋氣弱。

    賀明煦听到江聞宋的大叫,才看向地上的T恤,慢慢反應過來,“我給你拿一件我的。”

    重新在自己的包里掏了一件黑色T恤遞過去,賀明煦看著重新關上的門,慢慢挪到了床邊,盯著江聞宋半開的包。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擦著頭發,一派輕松的從浴室里出來。

    見賀明煦扭頭定定地看向自己,江聞宋轉轉眼楮,擦頭發的手頓了頓,“又咋了?”

    賀明煦挪開視線,轉移話題,“衣服挺合適的。”

    “還行,就稍微有點長。”畢竟體型差距擺在那,江聞宋繼續擦頭發,“你去洗吧。”

    賀明煦點點頭,慢騰騰地起身。

    江聞宋看他兩眼,覺得看起來莫名情緒不高的樣子。

    趁著賀明煦洗澡的時間,江聞宋掏出放在包里的瓶瓶罐罐,吃了藥,然後趴在床上開始寫日記。

    因為不喜歡用吹風機吹頭發,他用毛巾把頭發擦得半干,就直接趴到了床上,等著自然風干。

    腳踝的疼痛感也已經減輕了很多,江聞宋看了眼腳踝,轉了轉,其實腳踝在剛扭的時候有點疼之外,之後就還好了。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出了浴室。

    江聞宋翻了個身,“來一局游……”

    話還沒說完,江聞宋看著裸著上身的賀明煦,不自覺地就停下了想要說的話,睜著圓溜溜的眼楮很認真地看。

    賀明煦沒穿上衣,就穿了一條寬松的黑色長褲,上身肌肉線條流暢又不夸張,漂亮的人魚線一直延伸到……

    江聞宋視線往下。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的視線,心情莫名其妙地有些膨脹。

    江聞宋看了一會兒,“要不我把T恤還你吧,反正你是直的,看我也沒關系。”

    頓了頓,江聞宋繼續看著賀明煦的腹肌,“我就比較有關系了……”

    說完江聞宋坐起身,伸手握住T恤下擺,打算脫掉還給賀明煦。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露出半截白皙的腹部,走近了些伸手握住江聞宋的手,重新把翻起來的T恤扯了下去。

    “誰說我沒關系。”

    江聞宋雖然皮膚白,但是因為長期練舞,身上的該有的肌肉一塊也不少,腰線看起來勻稱又精瘦。

    “你穿著吧。”賀明煦顏色沉沉的,低頭看著江聞宋。

    “你有什麼關系?”江聞宋抬頭看他。

    賀明煦像是嘆了口氣,“江聞宋,你到底懂不懂?”

    江聞宋張了張嘴,思考了幾秒,慢慢皺起眉。

    不會吧,賀明煦是不是被他直掰彎了吧?!

    由于這個過于震驚的想法,江聞宋也跟賀明煦一樣,陷入了沉思。

    直到半夜也沒睡著,躺在床上就跟挺尸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

    山腳下的民宿隔音著實不怎麼樣,江聞宋側了個身,壓住一邊的耳朵。

    旁邊的賀明煦似乎也沒睡著,在旁邊了一陣,便又沒了聲音。

    江聞宋不敢睜眼,因為他覺得賀明煦似乎就在他旁邊。

    又過了一會兒,果然又听到了賀明煦走開的腳步聲,還有陽台門打開的聲音。

    確認房間里沒聲之後,江聞宋睜開眼,看到了站在陽台吹風的賀明煦。

    雖然是深夜,但是民宿周圍依舊點著不少有氛圍的路燈,淡淡的燈光從陽台灑進屋子里,江聞宋逐漸適應了黑暗。

    看著賀明煦的背影,思考著這人大半夜出去吹什麼風,不會是听著听著把持不住了吧……

    真是年輕氣盛啊……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江聞宋睡得很淺,次日,睜開眼楮的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看了眼時間還很早,江聞宋起身打了個哈欠,動了動腿,又捏捏已經沒有疼痛感的腳踝,打算壓一會兒腿。

    賀明煦起床的時候就看見江聞宋對著牆壁,把腿壓得筆直,緊貼著牆壁。

    看了一會兒感覺很神奇,怎麼會這麼軟。

    軟得讓人容易產生想象。

    淦,賀明煦罵了一聲,摸了一把臉,移開了視線。

    兩人簡單地收拾了一下之後,就去了附近的另外一個景區漂流。

    好像只有玩的時候才能把煩惱暫時地拋在腦後,順著湍流向下,帶著平時感受不到的刺激感。

    雖然兩個人跟落湯雞似的,在秋天還怪涼的。

    漂完流,下午體力耗盡的兩個人就乘地鐵回到了學校。

    江聞宋洗漱完平躺到宿舍的小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也許是江聞宋那些下意識的舉動發酵了兩個人的關系,他對待賀明煦的方式變得輕松了很多,甚至這些轉變對于兩個人來說都沒有任何不適,仿佛本來就應該這樣。

    江聞宋回想這兩天自己幻听和時不時在腦海閃現的回憶,亦或者是自己和賀明煦相處時的感覺。

    他和賀明煦,以前肯定認識吧。

    無論曾經是怎樣的關系,在茫茫人海中時隔兩年在一個陌生的城市重新相遇,都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情。

    原本沒有打算想起的過去,好像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江聞宋忽然想起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明明是老同學相見,賀明煦看著他的眼神卻一點都沒帶著曾經的同學再次相見的感動,反而像是見了仇人似的。

    思及此,江聞宋一下子從床上彈坐起身,不會是他在高中的時候干了什麼壞事兒吧?

    後幾天,鑒于江聞宋懷疑自己高中時期干了什麼壞事兒,他一直沒敢主動找賀明煦。

    正好小長假也順利結束,江平的幾所大學組織的體育舞蹈比賽舉辦在即。

    江平這個由幾所大學組織的比賽已經辦了很多年,在大學城里很有名氣,這幾年也吸引了很多業余或者是專業的選手來參加比賽,賽事逐漸變得更加正式也更加有含金量。

    今年正好是由他們學校來來組織今年的賽事,所以學校方面也很重視。

    時間不多,要準備的舞還比較多,作為進入大學以來的第一場比賽,江聞宋索性就拋開亂七八糟的想法,全心全意投入了練習。

    比賽當天,學校來了很多校外其他學校的選手,場館里一下子就擠滿了人,不過學校提供給選手們候場的地方很小,大家都在一間大房間里席地而坐,屋子里鬧哄哄的。

    沈星文肩負他們班女孩兒的重任,握著手機,穿梭在各個學校之間,努力建立起友好關系。

    陳桃桃一邊掰著面包吃,一邊嘀咕,“來這里上大學之前,我們比賽的時候大家都差不多認識了,現在來了江平,這里的舞者真是一個都不認識。”

    以前他們也經常會參加許多比賽,在比賽的過程中就會結識很多其他的舞者,一來二去大家就算不熟也能混個面熟。

    “啊!看到一個!”陳桃桃話剛說完就騰地一下站起身,跟只猴子似地撲騰揮手,“璐璐!!!”

    那個叫做璐璐的女生轉過頭,一眼就看到了陳桃桃,發出同樣激動的尖叫,“桃桃啊啊啊!”

    江聞宋起身,朝那個女生和她的舞伴點了點頭。“你們好,我是陳桃桃的舞伴,江聞宋。”

    “啊你好!我是郭筱璐,這我舞伴,龐嘉澤。”

    “你好。”站在郭筱璐旁邊的男生看著江聞宋,笑著點了點頭。

    郭筱璐和龐嘉澤兩個人都很高,感覺得比他和陳桃桃得高了半個頭,江聞宋這麼想著,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半步。

    “你找到舞伴啦!!你這身高可太不容易了!”陳桃桃打量了兩眼龐嘉澤。

    “嗯!真的超級不容易!我跟你說啊……”

    距離比賽時間還有一段時間,陳桃桃和郭筱璐在一邊坐下,嘰嘰喳喳地開始聊天。

    “你在哪個學校啊?”

    “江平藝術學院啦哈哈哈。”

    “哇,我听說……”

    江聞宋看了眼干站在一邊的龐嘉澤,“咱們也坐下吧。”

    完全陌生的兩個人坐在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不過龐嘉澤這人出乎意料還挺健談,聊得也都是大學城里比較新鮮的話題。

    倒也沒太尷尬。

    聊了一會兒,龐嘉澤起身,問道︰“我去給大家買飲料吧,喝啥?”

    “我也一起吧。”江聞宋也站起身。

    “仙女只喝露水。”陳桃桃笑眯眯地說。

    “兩瓶礦泉水。”江聞宋拍拍沒听懂的龐嘉澤,“走吧。”

    “切……”陳桃桃對著江聞宋切了一聲,看著兩個走遠的身影,忽然扭頭朝郭筱璐眨眼楮,“你的新舞伴看著很不錯啊?”

    “有機會嗎?”陳桃桃問。

    “沒有。”

    “為啥?”

    “是個同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