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4章

    江聞宋搞不懂賀明煦的表情,又怕自己講話太大聲,拿了本子寫,“怎麼了?”

    賀明煦又看了眼江聞宋的筆記本,持續不滿,拿過本子刷刷刷寫下︰“你在筆記本上寫這種話干啥啊?”

    “……鼓勵自己唄。”江聞宋理所當然地翻翻前面看了看,又寫下一句補充,“高中的時候不都挺中二的嗎?”

    “這和中二有什麼關系啊……為啥不給上啊……”賀明煦懶得用本子寫,忍不住用氣聲說,越說聲音越小,心情不好地重新趴到了桌子上。

    因為聲音太小,江聞宋沒听清,也沒懂賀明煦在糾結什麼,扭頭就看見賀明煦又趴在桌子上了。

    兩個人對視了一會兒。

    江聞宋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一間教室。

    賀明煦就坐在他的左手邊,後面是裝滿綠葉的窗口,陽光透著綠葉泛著淡淡的黃綠色,窗口的風從外面溜進來,吹動著書桌上的試卷,嘩啦啦地輕響。

    賀明煦對他說,我睡一會兒,老師來了喊我。

    江聞宋沒听到自己的回答。

    只看見賀明煦閉上眼,真的睡過去了。

    江聞宋眼神有些恍惚,重新聚焦的時候,眼前的賀明煦還真趴在圖書館桌上睡過去了。

    看著賀明煦發愣了好一會兒,江聞宋平復了一下突然跳急的心跳。

    江聞宋回想著記憶里的賀明煦,現在的賀明煦似乎黑了一點,壯了一點,更男人了一點。

    看了一會兒,他撐著下巴,低聲嘟噥,“我們是同班同學嗎?”

    圖書館安安靜靜,是個睡覺的好地方,賀明煦睡了一覺醒來,就看見旁邊的江聞宋握著筆低著頭正著咬手指。

    賀明煦伸手把江聞宋咬著手指的手撥開,“別咬。”

    江聞宋被打斷了思路,轉頭看他,也沒惱,只低頭看了眼手表。

    一個上午還沒學進點啥,就又到飯點了。

    兩個人晃晃悠悠地到了食堂,點了飯端著餐盤找了個清淨的角落坐下。

    江聞宋吃了一會兒,抬眼看賀明煦幾眼,還是忍不住問︰“我們以前,在高一的時候,是不是認識?”

    賀明煦的筷子突然停下,抬頭看向江聞宋,像是有點怔愣,好久才問,“你記得啊?”

    過了幾秒,賀明煦又補充,“不是,我以為都過兩年了,你給忘了……”

    江聞宋沒察覺什麼,聞言笑了一下,“是有點模糊……”

    “嗯。”賀明煦點點頭,像是在對自己說,“兩年,也很久了。”

    江聞宋抿了抿唇角,“咱們以前是同桌?”

    賀明煦點了點頭,看上去目光很平淡,但深色的瞳仁里又難以自制地流露出了些期待。

    “那應該關系還挺不錯的吧?”江聞宋問,總應該不會有什麼摩擦吧?他想。

    江聞宋顯然沒想起更多了,賀明煦壓下心里的失望,“挺好的。”

    江聞宋放下心,低頭扒了幾口飯,像是不經意似地說︰“高一我小姨帶我回南方上學的時候,給我換了手機和電話號碼,所以和之前的同學都聯系不上了。”

    賀明煦微微低頭,又慢慢地點點頭,“怪不得……”

    江聞宋低著頭,碎發遮蓋下來,稍微遮住了眉目,抿著嘴角,還是沒把想說的話說完。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皺著眉思考的樣子,忍不住出聲打斷,“吃飯。”

    關于江聞宋的那些小藥瓶子,名字賀明煦一下子沒記下來很多。

    不過把記住的兩個在網上搜完,這件事就一直壓在了他的心上。

    賀明煦再一次忍不住瀏覽起相關網頁,看了好一會兒,伸手啪地關上筆記本,抿著嘴角起身拎起一邊的運動背包,一個人去了游泳館。

    高承到游泳館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扎在游泳池了來回游的愣頭,也不知道一個了游了多久。

    等了一會兒,賀明煦游泳池里出來。

    高承抱著胸一言不發地看他。

    賀明煦擦著頭發,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

    “之前,我看見他吃的藥了。”賀明煦低著頭,雙手搭在膝蓋上,握著拳頭。

    高承抱著胸繼續一言不發地看他。

    過了會兒,賀明煦抬頭看他,“你他媽吃啞藥了?”

    高承無奈地嘆口氣,在賀明煦旁邊坐下,“真失憶了?把你也忘了?”

    “嗯。”

    “為啥啊?”高承滿心疑惑。

    “不知道。”

    高承沉默了一會兒,終于思考了一會兒,“好像也不能直接問他,你為啥失憶了吧?”

    賀明煦懶得回答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嘖……”高承摸了摸下巴,“你說,那他為啥離開呢?他還喜歡你不?”

    “他要是哪天記起來和你還有過一段,他會膈應嗎?”

    “誒,你們倆現在在談嗎?你不是還在追他嗎?”高承跟個突擊搶似地突突突地說了一大串,盡是些賀明煦不想听的。

    賀明煦沉默了好一會兒,一時間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反駁。

    “……”高承一陣無言。

    “你說點有用的行不行?”賀明煦看他。

    “那他還喜歡你嗎?”高承雙手撐在椅子後面,扭頭看向賀明煦。

    高承看著賀明煦陷入了沉思,長長地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能不能打個直球大哥?”

    周日一大早,江聞宋從床上坐起來,伸手順了順炸毛的頭發。

    皺著眉頭困倦地坐了一會兒。

    清醒了一點之後,江聞宋重新睜開眼楮,打量了一圈周圍,歪了歪腦袋,一陣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就襲了上來。

    伸手摸了摸枕邊的手機,江聞宋眯著眼楮看著過于明亮的屏幕,首先確認了一下今天的日程。

    [下午一點半,學校南門,龐嘉澤,見面,貓咪。]

    這一次忘記的似乎要更多一些,他甚至忘記為什麼會和龐嘉澤會有這個約定了,江聞宋揉了揉太陽穴,看了筆記勉強串了串。

    江聞宋足足在床上坐了一個多小時。

    原本輕松的心情忽然就變得沉重了,原本以為這段時間能夠時不時記起來一些回憶,是一個向好的征兆。

    江聞宋今天整個人行動的速度都變慢了不少。

    刷牙前在想哪個牙杯是自己的,去食堂的時候還拿出了地圖復習了一遍,吃早飯的時候溜達了一圈才找到要幫沈星文和姜遙帶的早飯。

    “小宋你沒睡好啊?”沈星文咬了一口大餅,看著江聞宋憔悴的樣子。

    “嗯,有點。”

    “看著怪憔悴的,昨晚干嘛去了。”

    “做賊去了。”江聞宋晃了晃頭,懶洋洋地坐到了椅子上,開始看和龐嘉澤的聊天記錄。

    也不知道兩人是怎麼打開話題的,話題就移到了貓身上,聊天的次數一下子就多了起來,不過內容大都是關于貓咪的。

    下午的時候,江聞宋準時在學校南門等待,等待的時間還仔細看了眼手機上的照片,他已經記不清龐嘉澤的樣子了。

    照片還是從學校的公眾號上截來的,是上次頒獎的照片,有些模糊。

    “江聞宋!”

    听到聲音,江聞宋抬起頭,關掉了手機,看向迎面走來的高大男生。

    龐嘉澤穿著休閑的牛仔外套,前面還背著一個寵物貓背包,一只肥肥的英短在里面探頭探腦。

    江聞宋的眼楮在看到貓的瞬間亮了起來,甚至忘記了先跟龐嘉澤打招呼,“哇!”

    龐嘉澤走近了,笑眯眯地看著背包里的英短,“叫芝麻,很可愛吧?”

    江聞宋直點頭。

    圓乎乎的腦袋,圓溜溜的眼楮,眼里充滿了好奇,還有胖乎乎的爪子在扒拉背包上的小窗戶。

    兩個人到了小吃街的一家咖啡店坐下,龐嘉澤把芝麻抱了出來。

    “她很乖的。”

    江聞宋直直地盯著芝麻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圓圓的腦袋。

    芝麻稍稍動了動腦袋,江聞宋連忙收回手。

    “哈哈哈沒事。”龐嘉澤見狀,爽朗地笑了。

    過了一會兒,一人一貓相互熟悉了一些,江聞宋終于成功對芝麻上手了,芝麻乖乖地趴在他的大腿上,毛茸茸的一團,可愛的像一只玩偶。

    “今天就只帶了芝麻過來,我媽在家里還幫我養著其他兩只。”龐嘉澤拿出手機給江聞宋看其他兩只貓的照片。

    一只布偶還有一只領養的白色流浪貓。

    江聞宋湊近了看,眼里不知不覺就流出笑意,“都好肥啊哈哈哈。”

    “是的,他們長得真的很快,小的時候真的很小,但不知不覺就這麼大了。”龐嘉澤看了眼靠近的江聞宋,抿著嘴角笑起來。

    “誒誒誒!”高承走著走著,忽然用胳膊肘捅了捅賀明煦。

    賀明煦扭頭看著伸長脖子往對面咖啡店里張望的高承,下意識地往對面看去。

    一眼就看到了湊的很近的兩人,很近,超級近。

    “那大個子誰啊?感覺個頭跟你有的一拼啊。”

    賀明煦雙手插著口袋,眼楮微微眯著,渾身散發著不太好惹的氣息。

    高承扭頭看了眼看起來超級生氣的賀明煦,差點沒笑出來。

    高承無奈地晃了晃腦袋,伸手拍拍賀明煦的後背,“直球啊兄弟直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