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5章

    賀明煦原本想直接沖進去把江聞宋給拉出來的。

    但是高承非說他這樣太丟面子,怎麼能在情敵面前這麼慌亂呢。

    賀明煦只好不情不願地坐到了正對著那咖啡店的炸雞店里。

    “咱們學校對面的咖啡店是個貓咖嗎?”高承撐著下巴,看著江聞宋抱著的那只貓,疑惑的問。

    “哦,貓是那個帥哥的。”高承看清楚了。

    “哪里帥?”賀明煦瞥他。

    “嘶……”高承抱臂往後靠著椅子,一臉思考地歪了歪頭,“我看著挺帥的啊。”

    賀明煦不屑地翻了白眼,單手拉開了一罐飲料,轉頭又看了眼對面江聞宋手里的那只貓咪。

    江聞宋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貓,以前還送過他一只貓咪的掛件,賀明煦想著,轉了轉手里的易拉罐,

    兩個人聊天的時間比賀明煦想象的時間久多了,高承甚至還在趴在桌上睡了一個午覺。

    不過最後被新晉女神的電話鬧醒,匆匆拎著包就走了。

    也不知道那只貓有什麼好看的,兩個人對著那貓愣是聊了一下午。

    賀明煦就這麼坐在對面,觀察了一下午的敵情。

    夜幕慢慢落下,天空變成深沉的藍色,看起來很憂郁的樣子。

    賀明煦把手機摸了得有百八十回,終于一下子抓起了手機。

    “滋滋滋。”

    手機在桌上一陣快速地震動,江聞宋拿起手機,意外地看見了屏幕上賀明煦的頭像,思考了三秒,摁下了接听鍵,“喂?”

    “綜合訓練館門口,十分鐘後見。”

    說完,江聞宋還沒來得及問為什麼,賀明煦就酷酷地掛了電話。

    江聞宋看了眼屏幕上已經掛掉的電話,又發了消息過去,“怎麼了?”

    賀明煦瞥了眼消息,並不打算回復,抱著手臂看著對面的江聞宋。

    龐嘉澤看了眼江聞宋,“怎麼了?”

    江聞宋低頭看著沒有回復的界面。

    “有事的話就去吧,芝麻正好也快到飯點了,我回去喂飯。”龐嘉澤摸了摸芝麻的肚皮。

    芝麻舒服地眯上了眼楮,憨態十足。

    “嗯有人找我,那我送你到地鐵站吧。”江聞宋摁掉手機,背上斜跨包,又彎腰摸了摸芝麻的小腦袋。“芝麻再見。”

    對面的賀明煦見兩人終于走出了咖啡店,糟糕的心情終于緩和了一些。

    龐嘉澤走出咖啡店,又停下了腳步,轉過頭道︰“你直接回學校就行,地鐵口也不遠,我們下次再約。”

    “那行。”江聞宋也沒墨跡,點點頭。

    晚上夜風有點大,江聞宋被吹亂的碎發扎到了眼楮,眯了眯眼,看著好像還有話想要說的龐嘉澤。

    龐嘉澤看著眯著眼楮的江聞宋,好像被逗笑了,忍不住伸手撥開了他的劉海。

    動作很慢,慢到江聞宋有了些奇怪的感覺。

    江聞宋只好尷尬地偏了偏腦袋。

    “江聞宋!”

    賀明煦雙手插著口袋,隔著些距離站在江聞宋後面,抬著下巴睨著不遠處的龐嘉澤。

    江聞宋听到熟悉的聲音,扭頭看到賀明煦,應了一聲,“來了。”

    “那我先走了。”江聞宋朝著龐嘉澤點點頭,就小跑著朝著賀明煦過去了。

    賀明煦看著跑到自己身邊的江聞宋,大手一伸就攥住了江聞宋的手。

    江聞宋看了眼牽住自己的大手,抬頭發出疑惑的聲音,“啊?”

    賀明煦沒理他,大力地拉著他往學校走。

    “什麼急事兒啊?”

    賀明煦力氣大,腳步也邁地又大又急,江聞宋不禁也跟著邁大了腳步,看他表情很沉,還以為有什麼大事,皺著眉頭緊張地問。

    但是賀明煦似乎不想回答他的問題,只一言不發地往前走。

    江聞宋見他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又看了眼牽著的手,稍微用力想要掙脫,這樣走在大學校園里怎麼看著也有些奇怪吧。

    剛用了點力,就被賀明煦更大力地握住了。

    江聞宋看著兩只相握的手,眼神晃了晃,只好心虛地看了眼周圍的學生。

    賀明煦一路一言不發地把他帶到了綜合訓練館,江聞宋皺著眉,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七拐八拐地進了一個角落,江聞宋被拉進了一間破舊的屋子,賀明煦砰地關上了門。

    還上了鎖。

    “……”江聞宋看了一圈這間滿是灰塵的器材室,咽了咽口水,覺得情況不太妙,他轉頭靠著慢慢靠近地賀明煦,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磕磕巴巴地,“我……我不打架啊……”

    賀明煦盯著江聞宋,一步一步走近。

    “呃……”江聞宋一時語塞,看著賀明煦一臉想要干架的樣子,又往後退了幾步,“別……別打架,有事好好說!我可以道歉!”

    對不起他實在是太慫了。

    好在賀明煦終于停了下來,開了金口,“江聞宋你是不是傻?”

    江聞宋張張嘴,以為太慫了,沒敢回答自己不傻。

    “今天那男的啥意思你不知道?”賀明煦又問。

    江聞宋聞言,越來越摸不著頭腦了,賀明煦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想和自己干架?因為龐嘉澤?

    賀明煦看著滿臉迷惑地看著他的江聞宋,圓圓的眼楮總是很亮,微微朝下的眼尾什麼時候看著很無辜。

    “那你知不知道我對你是什麼意思?”賀明煦壓低嗓音,又走近了些。

    江聞宋看著忽然靠的很近的賀明煦,低沉的嗓音在安靜逼仄的小房間里顯得尤為明顯,他不爭氣地又听到了自己心髒咚咚咚的跳動聲。

    賀明煦伸手捏住江聞宋的下巴,好像在打量。

    “呃……”江聞宋想組織一下語言。

    看著眼前微張的唇,賀明煦微微俯身,沒讓他有說話的機會,就低頭貼了上去。

    軟乎乎的觸感一下子就從唇瓣傳到了心頭,原本暴躁的心情一下子像是被埋進了又軟又甜的棉花糖里,消失不見了。

    一切感官都放大了,門外教室里的學生訓練的吵鬧聲、談笑聲,都清晰地在傳到了房間里。

    突如其來的親吻讓江聞宋措手不及,原本就圓乎乎的眼楮瞪得更圓了。

    賀明煦挪開了點距離,看了眼江聞宋依舊微張的嘴唇,忍不住低頭又啄了一口。

    然後退開一步,伸手狠狠地揉了揉江聞宋的碎發。

    看著江聞宋愣著的神情,賀明煦心情挺好地又問他,“你現在說說,我是什麼意思?”

    說實話江聞宋已經不記得自己回答了什麼,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寢室的。

    最後寫日記的時候,江聞宋刪刪減減,最後在筆記上打下了一個親親的表情符號。

    賀明煦回到寢室,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面帶微笑地回憶了好久。

    以至于王浩浩路過的時候忍不住問他,“煦哥,遇到啥好事兒了?”

    賀明煦甜美的回憶被打斷,看了王浩浩一眼,“嗯,吃到一塊好吃的糖。”

    王浩浩不解地歪歪腦袋,沒整明白吃到一塊好吃的糖算是啥大好事兒,但還是點了點頭。

    賀明煦沒管他,拿起手機朝高承發消息。

    [=3=]

    高承拿起手機看著手機屏幕上那愣子發過來的一個親親的表情,給整笑了。

    [傻逼,這麼久才親個小嘴兒。]

    高承很不客氣地發完消息。

    賀明煦心情很好,看著消息也沒惱,繼續發消息。

    [=3=]

    發完消息,賀明煦又握著手機思索了一會兒,最後撥了個電話。

    “喂。”

    “誒兒子啊,怎麼啦找媽?”

    “媽,你能幫我書房里,書桌左邊最下面那個櫃子里的上鎖的小箱子給寄過來嗎?”

    “啊?媽沒空啊,媽在旅行呢,你給許阿姨打個電話吧,讓她幫你寄。”

    賀明煦听著手機對面的海浪聲,“行吧,那我掛了。”

    賀明煦扣了扣桌面,繼續撥電話。

    之後幾日,江聞宋冷靜了幾天,勉強提醒自己臨近期末,得要打起精神。

    更早的時間,江聞宋出門,捧著書打算去圖書館。

    賀明煦最近幾日心情好,連帶著對學習也看得順眼了些,到對面寢室看了一眼確認人沒在之後就果斷地抱著書去了圖書館。

    一層一層地逛過去,最後在六樓看到了坐在窗邊的江聞宋。

    賀明煦咬著棒棒糖,在江聞宋對面的座位上坐下,遞了根荔枝味的棒棒糖過去。

    江聞宋抬頭看了眼賀明煦,故作鎮定地點點頭,打了聲招呼。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把書包放到了桌子上。

    江聞宋拿過桌上放著的棒棒糖,看到了賀明煦書包上掛著的玩偶。

    是一只小貓的掛件,毛茸茸的很可愛。

    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江聞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的神情,把掛件取了下來,遞給江聞宋。

    江聞宋下意識地接過掛件,捏了捏軟乎乎的小貓,小聲地嘟噥了一句,“這個我可是做了半個月才做好的……”

    說完,連他自己都頓住了,仿佛是從記憶深處說出來的話,然後連帶著把記憶里斷斷續續的記憶也翻了出來。

    頓了幾秒,江聞宋意識到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自己為什麼要做這玩意兒,還在賀明煦手里?

    “想起來了一點?”賀明煦雙肘撐在桌上,把寫好的小紙條遞給他。

    “我做的,為什麼你這兒?”

    “你送我的啊。”賀明煦理所當然地寫下。

    “我為什麼送你?”

    “你說呢?”賀明煦好像還帶著點得意。

    江聞宋看著玩偶,不是吧,難道自己高一就對賀明煦起了賊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