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6章

    江聞宋捏著玩偶挺認真的想了一會兒,抬頭看了眼賀明煦。

    心里像是被疑問堆滿了似的有點堵。

    沒道理,他以前為什麼要送一個直男這種東西,而且他也不喜歡做手工。

    江聞宋想了半天,果斷地起身,拉著賀明煦往外面走。

    兩人走到圖書館的樓道里,樓道里安安靜靜的,江聞宋看著賀明煦,又看了眼玩偶,有些懷疑,“這玩意兒真是我做的?”

    “嗯。”賀明煦肯定地點點頭。

    雖然只是手工課的一個作業,因為辛辛苦苦做了半個月,江聞宋把這個送給他當禮物的時候還挺舍不得。

    江聞宋糾結了一會兒,“那我們倆以前就只是同學?”

    都到送禮物的程度了。

    賀明煦懶洋洋地靠牆站著,聞言頓了一秒,搖搖頭,“不是。”

    “不是?!”江聞宋驚訝地瞪起眼。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的眼楮,認真地問︰“你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江聞宋的神情慌亂了幾秒,眉頭微微皺著,像是在回憶。

    看著江聞宋糾結的樣子,賀明煦放緩了神色,笑了笑,“放心,我會讓你想起來的。”

    江聞宋抬頭看他,像是想說些什麼。

    他想要問清楚,又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問。

    所知的記憶只是一個角落,就算听賀明煦的講述,大概也無法產生共鳴,更不會覺得那真的是自己的事,就像現在這樣。

    “別想太多。”賀明煦又對他說。

    沉默了很久,江聞宋的語氣有些悶,“對不起,我都不記得了。”

    “沒關系。”賀明煦回答的很快。

    真的沒關系,只要讓我知道你的消失不是因為我。

    賀明煦低頭看著江聞宋,覺得有種失而復得的期待。

    江聞宋是想問他是不是知道了他的失憶狀態,但是話到嘴邊又問不出來,只好換了個也很重要的問題問。

    “那天你為什麼親我?”

    “想親。”

    “……”

    “為什麼想?”江聞宋又問。

    “沒有為啥,哪有這麼多為什麼。”賀明煦看著江聞宋,跟個流氓似的,“我現在還想親你。”

    “?!”江聞宋被他認真的語氣嚇地心髒漏跳一拍,急忙轉頭看樓道里有沒有其他同學。

    “你變態?”江聞宋罵他。

    “這哪里變態,想親親都不行?”賀明煦理直氣壯。

    “你不是直的嗎?!”

    賀明煦好像挺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可能被你掰彎了,記得負責。”

    江聞宋滿臉不解地看著賀明煦。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無語地說不出話來,惡趣味地笑了。

    江聞宋第一次覺得賀明煦像個無賴,像是被打開了一個什麼開關似的,曾經對他的高冷好像都不見了。

    雖然賀明煦說會讓江聞宋想起來以前的事,不過臨近期末,兩個人都忙著各種大大小小的考查課考試或者是訓練,倒也沒那麼多的見面時間。

    晚上,江聞宋和沈星文兩人拿著羽毛球拍,為了期末的體育課期末考核,不情不願地相約體育館。

    學校堪稱空間管理大師,體育館在籃球場旁邊還設了幾個羽毛球的場地,所以周圍盡是地板摩擦的聲音與打籃球的吵鬧聲,非常熱鬧。

    因為嘈雜的環境,兩個人為了發泄情緒只好拎著嗓子吐槽對方。

    “江聞宋,就是你不行!有你這麼發球的嗎?!”

    “放屁,沈星文你好意思說我?上次把球發網里的不是你?!”

    兩個人你一嘴我一嘴誰也看不上誰的技術,隔著網邊打邊罵。

    揮灑了一會兒汗水,兩人身心俱疲地在一邊的凳子上靠牆坐下。

    沈星文癱坐著,眼神發愣,“要不是當時搶課沒搶上,也不會淪落到這個老師手里……”

    江聞宋喝了口水,還記得當時沖去機房搶課的時刻是多麼絕望。

    他們兩個人平時對羽毛球沒啥涉獵,再加上摸了一學期的魚,忽然得知期末考試難度這麼高,只好來臨時抱佛腳了。

    “別的體育考核都那麼水,怎麼就他這麼認真。”

    “這樣下去不行。”沈星文一個起身,“咱們找兩個技術好一點的陪練,兩條咸魚怎麼互相翻身。”

    沈星文低頭翻通訊錄,過了三秒就放下了手機,笑容滿面地道︰“搞定了。”

    “誰啊?”

    “煦哥!”沈星文齜牙一笑,“煦哥就是夠朋友!”

    “……”江聞宋又喝了口水。

    過了沒一會兒,賀明煦就來了,依舊是一身運動的打扮,走近把東西放下,就脫掉了外面套著的灰色外套,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寬松背心,手臂上的肌肉好看又性感。

    江聞宋看了一眼賀明煦,就心虛地挪開了視線。

    “江聞宋,走。”賀明煦看著江聞宋,揮了揮拍子。

    “哦。”江聞宋想了想,覺得自己也沒啥好心虛的,于是故作鎮定地拿起拍子。

    賀明煦轉頭看沈星文,“你再等會兒,我讓高承來陪你練,不過他可能現在心情不太好,好好打。”

    “啊?!”沈星文愣住。

    話音剛落,又高又壯的高承就抱著球拍來了,雖然神色看起來不太晴朗,但還是挺友好的上來就勾住沈星文的肩膀,中氣十足,“來,咱倆打。”

    賀明煦轉頭看向江聞宋,江聞宋剛才為了接沈星文的球滿場跑,熱的滿頭大汗,臉也紅紅的。

    “你臉怎麼這麼紅?要不休息……”賀明煦話還沒說完,就被橫來的籃球打斷了。

    朝著江聞宋飛過來的籃球被賀明煦眼疾手快地一手攔斷,原本心情挺好的賀明煦一下子就像被點燃了□□,單手抓著籃球朝那男生猛地丟回去,“你他媽打球不要眼楮要不要給你挖了?”

    那男生自知理虧,站在不遠處喊了一聲不好意思。

    賀明煦看著還想說幾句,江聞宋連忙打斷,“打球了打球了,我不休息。”

    聞言,賀明煦扭頭,緊皺的眉頭還沒來得及松開,下意識地點點頭,“噢。”

    高承勾著沈星文的脖子正好還沒走,看了眼神色瞬間柔和的賀明煦,感慨地搖搖頭。

    這哥暴躁的脾氣真是遇上江聞宋就沒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