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7章

    不得不說,雖然賀明煦不是羽毛球專業的,但是技術也遠在他之上,是個相當合格的發球和接球機器。

    他再也不用為了接住沈星文歪斜的發球而滿場亂跑了,一場下來球沒打著幾個,全在撿球了。

    江聞宋和賀明煦兩個人打了好幾場,自認技術上升不少,坐在一邊中場休息。

    “什麼時候考試?”賀明煦問他。

    “明天。”

    “……”賀明煦扭開了頭,又灌了幾口水。

    “干嘛?”江聞宋看到賀明煦不想多說的表情,語氣不善。

    他也沒那麼垃圾吧?

    賀明煦看他,江聞宋的頭發因為剛才的運動而亂蓬蓬的,現在瞪著眼楮看著自己,感覺像一只正在齜牙的小獅子。

    看了會兒,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

    “啪!”江聞宋心情不順地拍開賀明煦的手,發出清脆的聲音。

    打完,江聞宋又有些愣住,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把手給揮過去了,還用了實打實的力氣。

    賀明煦好像也沒生氣,好像眼里還帶著一點笑意。

    江聞宋看著對他笑著的賀明煦,心情忽然又柔和下來,拿起拍子戳了他一下,“繼續。”

    力道不輕,賀明煦揉了揉腹部,拎著拍子起身去做一個合格的發球機器了。

    兩個人又練了一會兒,賀明煦拎著拍子繞過網,走到江聞宋旁邊。

    “你這個手,還有身體的姿勢要這樣……”賀明煦握住江聞宋的手腕,帶著他揮了幾下。

    賀明煦的手心很粗糙,還覆著一層薄薄的汗。

    江聞宋抿著嘴角,順著他的方向揮了幾把。

    “記住。”賀明煦松開手,撩起衣服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江聞宋是沒怎麼跑,全是他在跑,就為了接住江聞宋的球。

    看著江聞宋揮了幾下,賀明煦還算滿意地點點頭,覺得自己所有的耐心都花在江聞宋身上了,“差不多了,就這樣吧。”

    “行。”江聞宋點點頭,又看了眼旁邊的高承和沈星文,“他們呢?”

    賀明煦看都沒看,“估計得再練會兒。”

    走出體育館的時候,突然下起了大雨。

    江聞宋沒帶傘,理所當然地以為賀明煦也沒帶,二話不說頂著球拍袋就打算往外沖。

    賀明煦一只手掏出傘,另一只手眼疾手快地把邁了一腳的江聞宋給拎了回來。

    大掌自然而然地攬住江聞宋的肩膀,兩人一起往外面走。

    雨很大,砸在傘面上咚咚咚地響,旁邊的路燈透過傘面露出一點光亮。

    走了一會兒,江聞宋第一次覺得體育館通往寢室的路還挺長的。

    “冷不冷”

    突然下了雨,風又很大,江聞宋穿的又薄。

    “還好。”江聞宋縮著脖子搖搖頭,扭頭看了眼賀明煦,明明兩人都只穿了一件厚衛衣。

    賀明煦卻伸手把他的衛衣帽子往上一翻,還用了扯了一下兩個繩子,緊緊地裹住了江聞宋的腦袋。

    “草你干嘛?”江聞宋掙扎了一下,覺得賀明煦很幼稚。

    “怕你感冒。”賀明煦更大力地抱住江聞宋的肩膀。

    “你感冒之後太粘人了,我受不了。”

    “你別仗著我記不住,胡亂捏造。”江聞宋簡直聞所未聞,當然他也很少感冒就對了。

    賀明煦沒說話,把傘遞給江聞宋,“拿著。”

    空了手之後就掏出了手機,在相冊里翻翻找找。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握著手機遞給江聞宋看。

    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張照片,像是從上往下拍的,看不見臉,只能看到一個黑色的腦袋,頭發亂蓬蓬的,像是窩在某個人的頸間。

    賀明煦劃了一下,又切到了下一張照片。

    江聞宋的腳步慢慢停下來,看著照片里明顯年少的自己,亂蓬蓬的黑發遮住了大半張臉,只露出了高挺的鼻子和紅紅的嘴唇,白皙的臉蛋因為靠在某個人身上而看起來圓嘟嘟的,看起來睡得很香。

    肩膀上還覆著一直骨節分明的大手,年少的自己被穩穩地圈在了懷里。

    “我?”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其實是肯定的。

    江聞宋又看了一會兒,看著自己靠著的那個人,雖然只露出了一截脖子和手背,“你?”

    “嗯,”賀明煦點點頭,有些期待地看著江聞宋問,“想起來什麼了嗎?”

    江聞宋看了很久,很久之後,緩慢地搖了搖頭。

    雖然記不起來,但怎麼想,看這姿勢也不像是兩個正常男同學會有的姿勢。

    江聞宋緊緊地盯著照片,因為兩人的親密莫名覺得開心。

    賀明煦頓了頓,收回了手機,“是我的問題。”

    他忽然覺得自己很莽撞,對著已經沒有那份記憶的江聞宋來說。

    江聞宋轉頭看向賀明煦,看到了他沉下來的神色和皺起的眉頭。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又道︰“要是我這樣讓你不舒服,你記得跟我說。”

    江聞宋慢慢地搖搖頭,好像懂了賀明煦在想什麼,看著賀明煦很認真地說,“沒有。”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的眼楮,像是在確認真假。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看著賀明煦絲毫沒有緩和的神色,鼓起勇氣,抬起頭親了親賀明煦的下巴。

    親完,又立即害羞了。

    但是還是紅著臉,眼楮亮亮地看著賀明煦,把想說的話說了。

    “如果你也要問我我親你是什麼意思。”

    “那就是和你一個意思。”

    肢體語言有時候往往比言語更直接明了,不需要再有別的解釋,兩個人好像在一瞬間就從對方的眼神里看懂了對方的意思。

    燈光太暗,江聞宋沒看清賀明煦的神情,但是卻很明顯地感受到了賀明煦的愉悅。

    軟乎乎的觸感仿佛還停留在下巴上,賀明煦輕咳一聲,故作鎮定地看一圈周圍的風景,又低頭看向正仰著頭看著自己的江聞宋。

    只覺得心里的不確定好像被填滿了,擔心過去的記憶會給江聞宋帶去負擔,擔心一切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江聞宋之後問賀明煦。

    他們倆現在算不算在談戀愛呢。

    賀明煦臉一下子就臭了,看起來好像挺生氣地問江聞宋。

    你想賴賬

    江聞宋雖然立刻搖了搖頭,但也沒明白這怎麼就成自己賴賬了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