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29章

    “高承的字也太丑了吧。”江聞宋好像有點不滿意。

    “我感覺老張一定能看出來的,畢竟其實我的字是很好看的……”

    江聞宋一個人好像有很多話,但也沒說多久,就因為嗓子太疼而閉上了嘴。

    走到樓梯口,賀明煦蹲下身,讓江聞宋趴上來,“上來。”

    江聞宋晃晃悠悠的站不穩,被賀明煦一拉就趴上去了。

    高熱的側臉靠在賀明煦的頸後,炙熱的呼吸就輕輕地扇在賀明煦的耳邊。

    像是找到了一個舒適的位置,江聞宋很快就閉上了眼楮,有些昏昏欲睡了。

    直到賀明煦把他抱進出租車里,江聞宋才再次睜開眼,好像又清醒了一些,第一反應就是想要下車,“不用去醫院,吃點藥就成了……”

    賀明煦手臂一伸,就把江聞宋擋了回去,坐上車,就招呼著司機去醫院了。

    江聞宋見反抗無效,便卸了力氣似地重新靠向了後座。

    賀明煦轉頭看他,伸手觸了觸他的額頭。

    車外明明暗暗的光線射進昏暗的車里,江聞宋歪著腦袋,隨著車子一點一點地晃著腦袋,眼楮緊閉著,眉頭微微蹙起,看起來很不好受。

    賀明煦伸手把江聞宋胡亂晃著的腦袋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出租車很快就到了醫院,雖然是半夜,但是人依舊不少,賀明煦陪著江聞宋做完所有的檢查,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等單子。

    周圍鬧哄哄的,孩子的哭鬧聲,大人之間的吵鬧聲,一下子在寂靜的夜里就顯得格外清晰。

    江聞宋靠在椅子上止不住地咳嗽,臉燒得紅紅的,只覺得檢查的過程也是那麼漫長。

    賀明煦用食指觸了觸他的臉頰,低聲問︰“難不難受?”

    江聞宋囁嚅一聲,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答。

    賀明煦看著他,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他紅彤彤的臉頰。

    也許是捏疼了,江聞宋很生氣地從喉間呼嚕了一聲。

    賀明煦心虛地松開手,看向別處。

    兩人拿完所有的單子,索性不用輸液,做完檢查的時候天空依舊沉黑,夜晚的風還是很涼,賀明煦一手拎著醫生給配的藥,一手扯了扯江聞宋的領子。

    賀明煦擔心江聞宋後半夜反復,于是就帶著江聞宋去了附近的賓館打算暫時歇下。

    興許是吹了涼風,江聞宋清醒了一些,看著賀明煦坐在對面的椅子上低頭看藥的說明書。

    漲疼的腦海里一下子就撞入了許多記憶。

    賀明煦整理好藥,攤開掌心,把藥片和涼好的溫水遞給他。

    見江聞宋定定地看著自己,“怎麼?”

    江聞宋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背,“怎麼沒有膠帶……”

    剛才不是在醫院里打點滴嗎。

    “什麼?”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又搖了搖頭,意識到剛才想起來畫面的大約是曾經的記憶,“不是……”他抬起頭看向賀明煦,“你以前也陪我來過醫院啊?”

    “嗯。”賀明煦拿著藥的手頓了頓,伸手把藥遞給他,“吃藥。”

    江聞宋乖乖吃了藥,本來想要分析一下新想起來的片段的,但是因為太累了,腦袋一沾上枕頭就睡了過去。

    賀明煦坐在旁邊,就這麼看著沉沉的睡過去的江聞宋。

    天快亮的時候,賀明煦被江聞宋含糊的囈語吵醒。

    賀明煦微微直起身,俯身去听。

    江聞宋說的含糊,不成詞句,他听了一會兒,又直起身,貼了貼江聞宋的額頭,果然熱度又上來了。

    賀明煦把擰好的毛巾貼到江聞宋的額頭上。

    江聞宋終于念叨了一句能听清的夢話,“小籠包。”

    賀明煦重復了一遍,“小籠包?”

    窗外的天色逐漸亮了,早上的時候江聞宋的熱度又退了下去,江聞宋醒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睡了好久,沒了飄乎乎的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有了實感,

    “醒了?”賀明煦就坐在床頭,看到江聞宋迷茫的眨眨眼,把放在旁邊的早餐遞過去。

    “吃早飯。”

    “還沒刷牙。”

    “吃完再刷。”

    江聞宋對自己的沙啞的嗓音很感興趣,又啊啊啊了幾聲,“我好man。”

    “……吃飯。”

    “怎麼買這麼多大包子?”江聞宋被賀明煦手里的包子吸引了視線,拎起一袋個頭踏實的包子。

    賀明煦臉色變了好幾變,“這是小籠包。”

    “小籠包?”江聞宋神奇地再次拎起這袋包子,仔細地看了看,忍不住笑出聲,完全不信,“哪有這麼大的小籠包。”

    賀明煦把外賣單子丟給他。

    江聞宋看了眼單子上端正打印著的小籠包三個字,又看看有掌心大的包子,“大概這就是北方小籠包的規格吧。”

    賀明煦看他胃口不錯,彎腰伸手試了試體溫。

    江聞宋咽下嘴里的包子,擺擺手,“已經退燒了,我感覺還好。”

    “嗯。”賀明煦點點頭,重新坐回位子。

    江聞宋看他,覺得賀明煦看上去很累。

    “上來睡。”江聞宋挪挪屁股,拍拍床。

    賀明煦確實很累了,點點頭,脫了外套,躺在了旁邊。

    沒一會兒,就睡過去了。

    江聞宋吃完包子,輕聲下床,洗漱完吃了藥,又輕手輕腳地爬回了床上。

    賀明煦均勻的呼吸聲就在耳邊,江聞宋側了身,看著他稜角分明的側臉,發了好久的呆,才發現賀明煦的眼睫毛原來很長。

    想著想著,江聞宋也睡了過去。

    兩個人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

    江聞宋窩在賀明煦的懷里,迷糊地動彈兩下,才意識到自己被賀明煦圈在了懷里。

    圈得太緊,江聞宋動了動,又放棄了掙扎。

    賀明煦一下子就睜開了眼楮,下意識地伸手把江聞宋圈地更緊了些,過了幾秒,才慢慢松開了,好像清醒了些,問江聞宋,“醒了?”

    “嗯,松松。”江聞宋拍他。

    賀明煦嗯了一聲,低頭用額頭觸了觸江聞宋的額頭,確認退燒之後,才放開了手。

    江聞宋雖然退了燒,但是整個人還是懶洋洋的。

    慢吞吞地套上外套,跟著賀明煦,兩人一前一後地出了賓館。

    “先去吃午飯吧,想吃什麼?”賀明煦問他。

    “吃不下。”江聞宋搖頭,剛才吃了太多包子了。

    “那先回學校吧。”

    江聞宋扭頭看向賀明煦,突然叫他,“賀明煦。”

    “嗯?”賀明煦應了一聲,腳步也沒停。

    江聞宋又叫了一聲,“賀明煦。”

    “有屁快放。”

    “謝謝。”

    賀明煦像是懶得理他,根本連頭都沒回。

    江聞宋心想,自己要原諒賀明煦這種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于是小跑幾步跟了上去。

    兩人到學校後直接回了宿舍,江聞宋聯系了沈星文和姜遙,得知已經幫忙請好假之後,就更心安理得地休息了。

    傍晚的時候,沈星文是一個人回來的,神色神神秘秘的,合上宿舍門,拎著椅子旁江聞宋旁邊一放,鄭重其事地坐了下來。

    江聞宋已經好了很多,正在吃遲到的午飯。

    沈星文看他,琢磨著怎麼開口,“咳。”

    “有屁快放。”江聞宋活學活用。

    “……”沈星文醞釀了一下,“你把煦哥掰彎了?”

    “噗……”江聞宋嗆了一口,猛烈地咳嗽起來。

    “哎!”沈星文反而被他嚇一跳,連忙給他倒水。

    江聞宋緩了一會兒,覺得沈星文這個問句有問題,索性答非所問,“我們在一起了。”

    沈星文久久說不出話,過了好久才扼腕道︰“太可惜了!”

    江聞宋皺眉,“你可惜什麼?”

    “我為我的姐妹們可惜!”沈星文看起來好像確實挺受到打擊的,拖著椅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江聞宋伸手拿過鏡子照了照,嘀咕,“有什麼好可惜的……”

    吃完午飯,江聞宋又覺得困了,就又摸上了床,打算睡個午覺。

    賀明煦來宿舍的時候,沈星文已經平靜了點情緒。

    平靜地坐在椅子上看著賀明煦徑直走向江聞宋的床,站在床頭問江聞宋藥吃了沒。

    江聞宋大概真的很困了,回了一句待會兒吃。

    又安靜了會兒,賀明煦敲了敲床,“下來吃藥。”

    江聞宋動了動往里面縮,把被子重新給自己蓋上了。

    “下來吃藥。”

    江聞宋躺在床上安安靜靜的,好像真的睡過去了。

    坐在旁邊的沈星文覺得氣氛緊張極了,起來又坐下,想著要不要自己把藥給小宋遞到床上。

    總之,賀明煦站在床頭低頭搗鼓了好一會兒,然後伸手把手機丟到了江聞宋床上。

    與此同時,喜慶的歌聲在寢室里響起。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好運帶來了喜和愛~好運來~我們好運來~”

    過于響亮又突兀的歌聲讓江聞宋一個鯉魚打挺地坐起身,困意消散了百分百。

    “吃藥。”賀明煦看他。

    江聞宋摸索著摸到了手機,關掉音樂,也沒惱,就磨磨蹭蹭地下床了。

    看著江聞宋吃完藥,賀明煦又很酷地離開了寢室。

    江聞宋坐在位子上打了個哈欠,也利落地上床繼續睡覺了。

    沈星文坐在座位上,看著兩個人仿佛帶著火星的和諧,就覺得,就覺得離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