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3章

    再次睡下後,沒過幾個小時,江聞宋就又醒了過來,迷迷瞪瞪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在一個溫暖的懷抱里躺著。

    江聞宋抬起頭看想看看是誰,抬頭的時候毛茸茸的頭發掃過賀明煦的下巴。

    賀明煦沒睜眼,伸手圈著江聞宋的腰,抱得更緊了些。

    江聞宋還沒完全醒,眨了眨眼楮,反應過來後,推了推壓著自己的肩膀。

    他還在思考,是誰抱著他。

    賀明煦動了動,低頭看他,“不再睡兒?”

    江聞宋抬頭看向賀明煦,帥氣的臉和自己咫尺之間,他嚇了一跳,一下子坐起了身。

    賀明煦看著他驚慌的神色,也跟著坐起來,“怎麼了?”

    江聞宋扭頭看房間里的布置。

    “我們在酒店,一起回松奉了。”賀明煦看他困惑的神情,解釋道。

    江聞宋看完房間,又轉頭看向賀明煦。

    賀明煦眉頭皺得很緊,臉上的神情像是有些擔心。

    江聞宋點點頭,又安安靜靜地坐了一會兒,挪過去靠近了賀明煦一點,像是想要抱一抱賀明煦。

    手臂軟軟地搭在賀明煦的肩膀上,賀明煦伸手,攬過了江聞宋的腰。

    江聞宋靠在賀明煦的肩膀上,眼神有些空。

    “我又忘記了。”

    江聞宋說的很輕,語氣里充滿了挫敗。

    “沒事……”賀明煦覺得自己應該多說一些安慰的話,可是張口卻發現自己除了說一句沒事,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江聞宋確實是對自己很失望,趴在賀明煦的肩膀上好久,于是他嘗試安慰自己,“但也沒有全忘記。”

    “還記得你呢。”

    江聞宋不敢說其實第一秒他發現自己躺在賀明煦懷里時嚇了一跳。

    賀明煦摸了摸江聞宋的腦袋。

    也許是覺得靠著賀明煦很安心,江聞宋不知不覺話就多了起來。

    “我總是忘事,”江聞宋好像在重復說這件事,“但是我有去看病。”

    “不是什麼大病,”他說完又急于解釋,“我只是比較容易忘事兒。”

    “其實我還恢復的不錯。”

    “其實……”江聞宋說著,又停了下來,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其實他是想說他自己沒有那麼差勁的。

    賀明煦沒打斷他。

    可江聞宋不願意再說了,挺直身,看著賀明煦,想問他,如果我有一天把你給忘了咋辦。

    可是他轉念一想,他已經把賀明煦忘過一次了呀。

    江聞宋皺著眉想問題,賀明煦覺得房間太暗,轉身拿起遙控板把窗簾拉開,燦爛的陽光就這麼灑進了屋內。

    江聞宋被陽光刺地眯了眯眼楮,看著賀明煦,想到了一個很好地方法。

    因為賀明煦逆著光,手機里拍起來不那麼清晰,但又帶著些朦朧的帥氣,燦爛的陽光很好地勾勒出了賀明煦的剪影,賀明煦看著他,帶著一絲不解。

    江聞宋舉著手機心滿意足地拍了一張,遞給賀明煦看,“是不是很帥?”

    雖然背著光,但是手機的自動調光還是把光線調整到能看清臉的程度,雖然照片里的賀明煦只是沒什麼表情地看著鏡頭,但隨便一拍也還是足夠帥氣。

    江聞宋也不等賀明煦答話,自顧自地把手機拿回來,把賀明煦的照片設成鎖屏壁紙。

    他確實很滿意這張照片,照片上方是曝光過度的白色陽光,剛好可以完美的顯示黑色的時間,賀明煦的人影整體比較暗,不仔細瞧也看不太出來這是賀明煦。

    “設成壁紙做什麼?”賀明煦看著江聞宋的手機壁紙問他。

    “怕忘記你了。”江聞宋低著頭,還在搗鼓,弄了一會兒,他忽然想起來了,抬頭問賀明煦,“你怎麼不好奇我為什麼會忘事兒?”

    “我好奇。”

    “那你怎麼不問?”

    “你想跟我說嗎?”

    “就是出了一場車禍。”

    江聞宋說完的時候才發現其實說出來沒太困難,就是八個字的事兒。

    “出了一場車禍,”江聞宋嘀嘀咕咕地又重復了一遍,也許是因為說出來了,他就索性又多說了幾句︰“然後就被我小姑帶回南方上學了,手機電話號碼什麼的都換了。”

    他說完,低著頭擺弄已經弄好的手機,沒看賀明煦的表情。

    “對不起。”賀明煦說。

    江聞宋詫異地抬起頭,看向他,不知道賀明煦為什麼跟他道歉。

    賀明煦的神色太沉了,江聞宋不喜歡他這個表情,平時就已經酷酷的了,這下看起來更讓人害怕了。

    “沒關系,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道歉。”江聞宋搖搖頭,不想再說這個讓人心情不愉快的話題了,他轉頭看了眼外面的陽光,調整好了心情說︰“去吃早飯吧。”

    也許是把埋在心里好久的事說出來了,江聞宋覺得好受不少,心無旁騖地吃完早飯,抬起頭才發現賀明煦幾乎沒怎麼動。

    “別浪費糧食。”江聞宋指責他。

    說完,他看著賀明煦還是算不上晴朗的神色。

    賀明煦動了動筷子,很快扒了幾口飯,然後說︰“待會兒收拾行李。”

    “嗯?”江聞宋以為他們會一直住在這個酒店。

    賀明煦原本就是想直接把江聞宋帶回家的,要不是他媽前幾日偏偏沒出去旅游,今天才刷到朋友圈他媽曬的機票,終于又出去旅游了。

    江聞宋問他直接去家里會不會不太好。

    賀明煦搖頭,解釋說家里沒人。

    江聞宋知道賀明煦家里條件不錯,但是看到這棟小別墅的時候還是吃了一驚。

    在松奉市中心的小別墅,江聞宋一邊咂舌,一邊帶著點興奮跟著賀明煦走。

    別墅區的綠化很好,每幢間都隔了幾棵郁郁蔥蔥的樹。

    拎著行李進了別墅,江聞宋好奇地打量,家里整體都是木制家具,看起來有些年代感了,整理的干淨整潔又不乏生活氣息。

    “賀小少爺,今晚我睡哪里啊?”江聞宋朝著賀明煦打趣。

    賀明煦伸手想要拎過他的箱子,“三樓最里間,洗干淨在我床上等我。”

    “……”

    “是這樣,我覺得白日宣yin不太好。”江聞宋捏著箱子不松手。
Back to Top